论开挂的正确姿势 百度网盘 逆袭美文论开挂的正确姿势bl

admin
admin
admin
764
文章
0
评论
2021年1月31日17:56:41 评论
摘要

陈昕因为陈母要求的原因,从来不会开启终端的防窥视,而殷子平也没注意终端还有这功能。所以他正在浏览的东西一下便映入了都明的眼帘。都明本来不打算看殷子平身前的投屏的,但里面的几个名词让他不自觉多看了两眼。也是这两眼,让他明白过来之前这个Omega是真的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已经很晚了。”他开口道,“你怎么在这?”

论开挂的正确姿势快穿格格党 论开挂的正确姿势网盘 论开挂的正确姿势by元透安君 第2章

殷子平担心人以为就是普通发动机,于是又补充了一句:“是核聚变发动机。”

系统的声音十分微弱,似乎下一刻就要暴毙了:“平平,我们还是别学这个了吧,求求你尊重一下你最起码的性别人设,你好吓人啊平平……”

见对方挺认真的,都明沉默了会,问:“理由?”

“我热爱学习。”殷子平冷静答道。

都明看着面前Omega如黑曜石一般坚定有力的双目,半晌,道:“我知道了。”

语毕,他越过殷子平就离开了。

系统稍微活了点过来:“我就说最好不要说学这个嘛,你看人家都没兴趣,连你名都没问。”

“为什么要问我的名字?”殷子平反问道,“他想查随时能查到。”

转过身,无数锐利的视线像刀一般刺向殷子平。这群被留在宴会里的Omega们轻轻挥着手里的羽毛扇,彼此细声细语地交谈着。

“上将都要走了还去拦人,这还真是连基础礼仪都没有。”

“可不是呢,这位也从来没见过。真不知道怎么放进来的,也没有人管管。”

“呵呵,也不是所有人都有条件受教育呢。”

陈母把陈凝安排好,提着裙子就打算上来教训殷子平。只是她手都扬了起来,又忽然记起这里不是在家,更何况刚才都听到别人拿陈昕礼仪说事了,她更做不得这事。

扬起的手改成了抓,她不好意思地冲周围人抱歉而又尴尬地笑笑,把殷子平扯到另一个角落。

“你刚才干什么?”陈母低声质问道,“你是嫌给我们惹的事还不够多吗?!”

“我只是和都上将说几句话。”殷子平淡淡答道。

“还就只是说几句话?”陈母气急,“你一点规矩都没有了?!”

“真不该带你过来!果然是下贱东西,看了Alpha就没皮没脸。”

殷子平垂下眼没说话,这陈昕家里偏爱小他一岁的妹妹偏的没边的事他可是知道的,说了也没用,不过是让自己身上的锅更多而已。

宴会散了之后,陈母还一直骂骂咧咧地说着殷子平,加上陈凝旁边添油加醋地说自己因为殷子平的事怎么被上流社会排斥,还未到临时住的酒店,陈母便将殷子平从飞行器上赶了下去。

大冬天的,殷子平一个人站在商业区的街道上,呼出了一口热气。

之前他就知道陈家对陈昕并不好,甚至陈昕在来帝星路上突然死亡也与陈母他们脱不了关系,只是这时候被连续针对着实有些麻烦。

他四处看了看,找了个有中央空调的地方坐了下来。

陈昕以前一直住家里,性格又怯懦,常年闭门不出,所以也没什么信用点。他没办法住宾馆,也没钱坐车回去,身上穿的室内的礼服又太过于单薄,只能先这么应付一下。

系统出声问道:“你要不要走回去啊?可以用终端导航的。”

“不用。”殷子平坐在一个商场的公共休息区域,刚好能搁着玻璃看到窗外的马路,说,“我不回去了。”

“刚好在酒店里她们还吵,打扰我做事。”

说着,他又打开了自己的终端机,借用投屏迅速浏览起自己感兴趣的学科。

他之前主要研究的量子物理在这个世界也有了不小的进步,单是浏览一些大学的课程简介都能猜想到是有了哪些变化。

不过既然有机会,他还是想学之前最想研究的可控核聚变。

当初因为身体问题被刷下来,只能进行偏理论的研究的时候殷子平就一直抱有着遗憾。

没想到穿越的第一个世界就能接触到这些他想要学习而又没有机会学习的东西,某种意义上来说,当初系统给予他的承诺也算是兑现了。

他想要一直学下去。

之前穿过来几乎一直是在陈母和陈凝的监视低下,他一看这些东西就要被陈母骂,还差点因此被没收了终端机。

此时一个人在外面肆意地浏览资料反而让他更不大想回去了。

借着自己生日宴的名头,都明将帝星有名望的Omega全部集中到自己家之后,派兵同警区那边突袭,将帝星的一潜伏到高位的奸细捉了起来。

消息估计等宴会散了才会发布,而并不知情的那奸细的Omega则会由警部处理妥当。

刚好地点离自己家不远,都明婉拒了下属送自己回去,刚好趁人少在街道上呼吸一会新鲜空气。

帝星的雪景很美,万物披上白衣,一切都很安静,都明很享受这种空寂感。

路过商业区,都明忽然记起来前几天他的下属兼好友偶然提起过这边有一家不错的甜品店,而正巧现在没什么人,都明心想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就自己去买了。

然而出来的时候,却忽然发现在一旁休息区里坐了一个眼熟的人。

他看了看时间,皱起了眉,拎着刚买的小蛋糕走到了那人身后。

陈昕因为陈母要求的原因,从来不会开启终端的防窥视,而殷子平也没注意终端还有这功能。所以他正在浏览的东西一下便映入了都明的眼帘。

都明本来不打算看殷子平身前的投屏的,但里面的几个名词让他不自觉多看了两眼。也是这两眼,让他明白过来之前这个Omega是真的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已经很晚了。”他开口道,“你怎么在这?”

殷子平从自己的资料深渊中回过神,下意识揉了下眉心,才抬眼看向他:“都上将?”

都明莫名其妙觉得面前的人很适合戴上一副眼镜,他浑身的气质就和那些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一样,冰冷且笃定。

他点头,答道,“是我。”顿了顿,他又说,“你该回去了,十点钟后有对Omega特定的宵禁。”

“是吗?”殷子平并不知道这件事,他想了想,却还是没有动。

都明见状,不由又问了一句:“你不走?”

“不走。第一,我不知道住的酒店的位置;第二,我现在衣服穿得很少,不适合走回去;第三,我没有办法在规定时间内走到。”殷子平视线又停留在自己面前的投屏上,说,“综合来说,现在的最优方案是在这里继续等待,等检查宵禁的警官送我回去。”

是真的挺有趣的。

话说回来,如果他真的很想学那些的话,都明其实也挺愿意帮他的,当然如果前提不是以他的婚姻作为条件的话。

正常来说都明并不会多管闲事,但不知为什么,他见那Omega单薄的身体却笔直地坐在高椅上时,没由来地一冲动,问道:“要不然我送你回去吧?”

殷子平闻言又回头看向他:“你开飞行器过来的?”

“没有。”

“那算了。”殷子平十分干脆地拒绝道,“太冷了。”

本来开口就有点后悔了的都明安静了一下,拿起终端就给自己下属发了条短讯。

五分钟后,他敲了敲殷子平面前的桌子:“走吧,现在有飞行器了。”

殷子平也没问他怎么突然又有飞行器了,关了自己的终端就跟都明离开了。

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一样。

都明将自己内心对于这个Omega的影响再调整了一下,坐上飞行器的驾驶位问道:“你住在哪?”

“帕森格酒店。”殷子平答道。

飞行器速度够快,从商业区到酒店也不过七八分钟,殷子平从飞行器上下来的时候,礼貌地朝都明道了谢就准备离开。

都明却忽然叫住了他:“你之前说的合作是认真的?”

“我从来不开玩笑。”殷子平回身答道,“都上将想通了?”

“有一点兴趣而已。”都明看着他。

殷子平微微点头,道:“你认为可以再联系我就好。”

语毕,他便进了酒店。留下来的都明见他那干脆利落又无情无义的行事风格,不由失笑了声,驾驶着飞行器离开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个Omega和自己也是一丘之貉……不过,他叫什么来着?

回去之后都明就将这次来宴会的客人数据梳理了一遍,把那个“大逆不道”的Omega从中找了出来。

陈昕。

“啊啊啊啊——!平平真有你的!那个上将好像也有点这个意思啊!”系统一路嚎叫着。

殷子平在电梯里按好了房间号,心说:“我研究过他的战役,他和我很像,所以我的计划成功率很高。”

都明的那几场有名的逆风战殷子平可都好好做过功课的,不论是以少数换多数,还是潜伏歼敌,都充满了一种极度理智且疯狂大胆的意味。

那个男人对自己很有自信,同样他也很敢做。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赢面,是那人战场上最为显著的特点。

“军事上即使学透我也没有办法打出他那样的战役。”殷子平说道。

“叮咚”一声,电梯到了他家里租的那个大套间。

电梯门缓缓打开,系统问道:“为什么啊?”

它可是把殷子平的努力都看在了眼里。而单单是勤奋还不可怕,可怕的是天才勤奋。

“因为我有‘道德限制’。”殷子平走出电梯,目视着面前特意装饰地十分复古的厚重木门,说,“我的‘道德’让我没有办法像他一样冷血。”

他推开门,应声而开的门后,这具身体的父亲正拿着一根鞭子,看着他。

“但同样,我也没有办法理解陈昕为什么不离开。”

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月31日17:56:4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0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