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之物女主被很多人 都市美文掌中之物女主和谁做过

admin
admin
admin
774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2日16:00:38 评论
摘要

傅慎行此刻也无法解释自己的行为,他想可能是酒精麻痹了他的大脑,也可能是楼下那些活色生香的男女纠缠激发了他的男性荷尔蒙,又或是何妍她之前的那个疯狂的吻诱惑了他,他一时失去了自制,他不但碰了这个女人,还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畅快淋漓,却又惊险刺激。他本想折辱她的灵魂,而现在他只一心要征服她的身体。她不知怎地摸到了那把手枪,在他有所反应之前顶在了他的胸口上,咬牙切齿地,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掌中之物傅慎行强女主片段 傅慎行给何妍口是哪一章 掌中之物何妍第一次做 第8章

傅慎行的笑容僵在了唇角,他默默看了她片刻,这才又浅浅一笑,“当然可以用。”他说着,又去看那张老板,轻笑着提醒:“何老师老公明天就要回来了,张老板手上有点轻重,千万不要叫人家夫妻闹矛盾。”

他果然一切都知道,知道梁远泽明日就要回来,所以特意赶在今天来作贱她,他故意留出破绽,想引诱着她去孤注一掷,然后再观看她拼命抗争却又无可奈何的惨状,一如猫在杀死老鼠之前的戏弄!

她不会让他如愿,永远不会!

人往往只有在被逼入绝境时,才会爆发出超乎寻常的孤勇,把内心的一切恐慌与怯懦都压入角落,去直面所有的痛苦与折磨。

她收回视线,把目光落到面前的肥硕男人身上,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似是在克制着羞涩,轻声请求他:“张老板,我们换个地方怎么样?我不想被他们看。”她说着,轻轻咬住下唇,抬起身凑到男人耳旁:“他们看了又不给钱。”

那男人愣了一愣,忍不住哈哈大笑,一把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来,往二楼走。她顺从偎在男人的怀里,越过他的肩膀看窗边的傅慎行,他也在看她,微微笑着,缓缓举起酒杯向她致意。她回以轻蔑的笑,告诉自己只要熬下去,所有的苦难终将过去。

熬下去,不论将面对什么,她都要坚持下去,等待着他防备松懈的那一刻,然后击败他,把他送回地狱。

夜渐深,黑暗把所有的肮脏与不堪都拥入怀中,淡漠地看着一张张扭曲的面孔和相互纠缠着的躯体,狂欢还再继续。

何妍从房间里冲出来,扑到洗手台上,一遍又一遍地漱口,用力地搓洗唇瓣,她控制不住地干呕,可由于晚上不曾吃过任何东西,即便身体呕得几乎抽搐,除了满脸的眼泪,她连水都吐不出来。

抬起头时,她在镜子里看到了傅慎行

他侧身倚靠在墙壁上看她,眼神淡漠无波,唇角却向上轻轻扬起,讥诮地问她:“怎么?真是叫人意想不到,何老师还是个全才。”他缓慢地上下移动视线,打量她尚算完整的衣装,又叹:“竟能从虐待狂手里全身而退,何老师也算有点本事。”

她看着镜中的他,慢慢地直起身来,用手背擦干净了脸上的泪水和嘴角的水渍,神色也变得同他一般冷漠,“傅慎行,杀人不过头点地。”

他缓缓点头,“是,所以我不杀你,那太简单了。”

她盯住他,眼睛里冒着狼一样的狠光,良久之后,才回过身来,一步步地走到他的身前,在他的注视中伸出手,拽住他的领带,仰起头看他,“傅慎行,四年前,你躺在我的车前装死,我好心停车救你,你却要杀我灭口,恩将仇报的是你。我杀你兄弟,也不过是为了自保,我不欠你。”

他惊讶地扬了扬眉,问她:“你在和我讲道理?”

“不,因为和畜生讲不通道理。我是想告诉你……”她嘲弄地笑,踮起脚尖,挑衅似地一点点逼近他,就在他眉头微皱的那一刻,猛地堵上他的嘴。

这变故来得毫无预兆,他甚至从未想过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一时愕在了那里,几秒之后才想起来要去拽她。可她的手紧紧揪着他的领带,另只手死死地勾着他的后颈,身体贴得他那样紧,像块牛皮糖一样扯都扯不落。

他一时竟被她搞得有些狼狈,双手钳制她单薄的肩头,这才能使劲把她扯离,向后搡去,恼怒地问她:“你疯了?”

“疯?我没疯。”她眯着猫一样的眼睛,香软诱人的身体无力地靠在洗手台上,伸出舌尖意犹未尽地舔自己的唇瓣,慢慢地,一点点的,像是在品味着什么至高美味。

这妖媚的模样实在太过勾人,甚至叫一向冷静自持的他都觉得些发胀,他少有的心烦意躁,冷笑着问:“怎么?想勾引我?”

“勾引你?哦,不,勾引你还不如去勾引一条狗。”她弯起唇角,嘲弄地看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只是想让你也尝尝那个味道,怎么样?滋味如何?”

傅慎行愣了一愣,这才明白了她的意思,眼中杀意瞬间暴涨,她都没能看清楚他的动作,额头上就被他用枪抵住了。

“想死,是吗?”他黑着脸,寒声问她。

她被他用枪顶得微微仰头,表情里却不见丝毫惊惧,“开枪,傅慎行,你要但凡还有点种,就一枪打死我。”

怒意在他眼中风暴一样地酝酿着,他盯着她,手指缓慢地拨开了保险栓。就在她以为他会一枪崩掉她的时候,他情绪却又意外地冷静下来,怒火从他眼中慢慢散去,冷漠重又覆盖上来,他忽地笑了笑,问她:“你想激我杀了你,然后一了百了,是吗?”

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泄露了她的心思,她却强硬地不肯示弱,咬着牙,冷笑着,反问他:“你还没告诉我滋味如何?”

他并没有被她激怒,唇边露出危险的冷笑,沉默看她片刻,忽地伸手抓住她的头发,把她往走廊里拖去,抬脚随便踹开一间房门,把她扔了进去。房间里一对衣衫半褪的男女正在翻滚,男人难免邪火冲天,正欲破口大骂,待看到门口的傅慎行却是愣住了,“傅先生?”

“滚!滚出去!”傅慎行拿枪的手往门外指了指。

那对男女被他手中的枪吓到了,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傅慎行抬脚踢上了房门,回过身把何妍拽到床边,用枪口轻点她的额头,“不怕死,是吗?我倒要看看你有多么不怕死!”他打开了保险栓,冷声命令她:“跪下!”

她动也不动,梗着脖子瞪他。

他怒极而笑,勾了勾唇角,似笑非笑地问她:“怎么?非要我派人去把你父母也请过来,是吗?”

她的身体一下子僵住,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紧紧地咬着牙,半晌后,才一点点地弯下膝盖,直到跪在他的脚下。

他淡淡一笑,声音却冷酷无情,仿若来自深冷的地狱,不带丝毫的温度,“既然有胆激怒我,就要能承受住后果。来,我想亲自请教一下何老师的本事”

她咬着唇瓣忍受屈辱的样子令他感到满意,又令他莫名地兴奋,他站在那里,低下头,眯着眼看她,手掌沿着她温润滑腻的脸颊缓缓往下,最后停在她的下颌处,托起她的脸庞,强迫她露出细白的贝齿,轻声威胁:“请一定管好你的小尖牙,千万别叫它给你惹祸。”

她整个身体都在发抖,眼泪在眼眶里不停地打着转,唇瓣更是不受控制地战栗,他几乎以为下一刻她就要忍不住泪流满面失声痛哭了,可她却就是倔强地咬着唇,努力地瞪大了眼,强行压下眼中的湿意。

他不觉轻轻一笑,又问她:“你很恨我,是吗?何妍,记着,这只是个小教训,以后别再尝试激怒我。”

她没说话,缓缓闭上眼睛。

这感觉很奇妙,那个你深恨的、倔强又狠厉的女人,她曾高高在上、光鲜靓丽,而现如今,她却屈辱地跪在你的脚下,怀着不甘与愤恨,为你做最私密的事情……这个女人,她能带给你更多的兴奋和刺激,远甚其他女人。”

“记住了,这是我的味道。”他又说。

她挣扎着,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如果目光能够有形,他想他的身体一定已经被她刺得千疮百孔了。可这目光却叫他感到兴奋,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要烧了起来,想驯服她的念头更加强烈。

她眼睛里的恨意在燃烧,被迫着去凑近他,用温暖湿润的唇瓣触碰他。几乎只是眨眼间,那刚刚才退却的欲念复又涌上来,他就像是昏了头,抛却了冷静与自制,把手枪随手一丢,推着她。

何妍拼命地挣扎起来,“你别碰我!”

他压制着她,把她的双腕固定在头顶,稍稍抬起身看她,问:“为什么?因为你老公要回来?怕身上留下痕迹?”

她不肯回答,转过头不看他,泪水再也忍受不住。

这模样看得他冷笑不止,故意加重了的劲道,在她身上肆虐妄为,留下数不清的青紫痕迹,胸前,腰腹,大腿,甚至后背⋯⋯她一直没有停止挣扎,哪怕到后面他已经进去,可这反抗却只能叫他更兴奋。

傅慎行此刻也无法解释自己的行为,他想可能是酒精麻痹了他的大脑,也可能是楼下那些活色生香的男女纠缠激发了他的男性荷尔蒙,又或是何妍她之前的那个疯狂的吻诱惑了他,他一时失去了自制,他不但碰了这个女人,还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

畅快淋漓,却又惊险刺激。

他本想折辱她的灵魂,而现在他只一心要征服她的身体。她不知怎地摸到了那把手枪,在他有所反应之前顶在了他的胸口上,咬牙切齿地,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也是在同一时刻,死亡的威胁带给了他从未有过的震撼刺激,他身体不受控制地紧绷,灵魂在地狱与天堂之间穿梭。

他甚至冒出了一个念头,他现在感受的,就是瘦猴当时的经历,死亡在带走他生命的同时,也给他带来的快乐。

意料之中的枪声却没有响起,上着保险的手枪只发出“咔”的一声轻响,她愣了一下,他已一把攥住了枪身,单手迅疾地卸下了弹夹。

快意如潮水一般,还在一层层地冲刷着他的身体,在无尽的畅快中,他低下头看她。像是还没能从刚才的变故里反应过来,她惊愕地瞪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他,脸上全没了以往的不屈与漠然,反倒有些不知所措的茫然。

几乎是鬼使神差地,他忽地低下头,用力覆住了她的唇。她的唇瓣柔嫩软糯,微微有些发烫,许是因为红肿,吮在嘴里格外地有弹性。再往里去,唇齿间,口腔中,舌尖上,他的味道无处不在。

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2月2日16:00:38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0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