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之物男主强陈禾果 陈禾果和傅慎行第一次是第几章精品美文无错

admin
admin
admin
334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2日16:15:39 评论
摘要

这女孩子的声音她听到过,那是陈禾果的声音。何妍的手不受控制地发抖,几乎连手机也要握不住。她不知道那孩子为什么会和傅慎行在一起,为什么还到了他的床上!何妍不知道,她的脑子已乱成一团。听筒内,傅慎行的声音低沉含笑,他缓缓说道:“可是,我不想放你走。”电话,就在这个时候断掉了。

掌中之物陈禾果跟男主是第几章 傅慎行醉酒上陈禾果 傅慎行陈禾果哪一章 第64章

没有人知道明天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能确定的,只是今天做过了什么,然后。接受它将为你带来的一切。

何妍送于嘉去了医院,请医生替她处理完伤口之后,又开车送她回住处。时间已经很晚,小街上的行人没有几个,于嘉下车的时候,无意间瞥了一眼夜空,忽地惊喜叫道:“流星!何老师,你看,有流星!”

何妍下意识地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夜空昏暗发黄,在这个灯光污染严重的都市,星空都已快要不见,哪里又能看得到什么流星。她目送于嘉的身影没入夜色,开了车穿过破陋的街道,转到宽敞明朗的大路。这才寻了个路边地方暂时停车,暗自思量今晚的事情。

很显然,她做的事情有些过了,超越了傅慎行的底线,这很不明智。那么现在呢,她是否要采取什么措施补救一下?还是坚持着强硬下去,和他展开一段新的拉锯战?如果继续冷战,那么她能依仗的是什么?是傅慎行对她身体的迷恋,还是那丝若有若无的喜欢?


她不屑他的喜欢,更厌恶他的纠缠,可是,她现在绝对不能真正的激怒他,否则后果不敢想象。也许,她应该给傅慎行打个电话。说上两句软话,甚至诉上几句委屈,也好给他一个台阶下。何妍冷静而理智的分析着,几次拿起了手机又放下。就在她再一次拿起手机时,却是有电话打了进来。是傅慎行,她很惊讶,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主动给她打过电话来,他想要做什么? 

怀着疑惑。何妍摁下了接听键,正想“喂”一声的时候,却听到手机内传来的声音有些不对。那是一对男女肉搏的声音,不是电视里发出来的背景音,而是真实的、正在发生着的事情。女孩子似是一直在挣扎,先是求救,然后哀求,声音时断时续,或清晰或含混,偶尔还会冒出一两声惊叫。

    何妍先是惊了一下,随后便就觉得傅慎行幼稚可笑,他在做什么?故意要她听这些东西,是想要她妒忌吃醋。还是想要她惊怒气愤?可惜不论是哪一种心情,她此刻都没有,她只觉得恶心,觉得无聊。

也许,他此刻是真的在对另外一个女人施暴,可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她自身尚且难保,又能去做谁的救世主?何妍冷笑,不愿意再继续恶心自己,移动了手指正要去摁“挂机”键,却听得电话里传来女孩子一声清晰的哭喊,“不要!求你了,我不要!”

这声音叫何妍的动作不觉一顿,紧接着,电话里就传来了傅慎行低低的笑声,他轻佻地说道:“别怕,知道你是第一次,我会轻着点的。”

女孩子的声音惊慌而错乱,只一叠声地哭求:“不要,我不要,求你了。”

傅慎行依旧是笑,似是有意在逗弄她,问道:“你不要,那为什么要上我的床?”

“傅先生,是他们弄错了,不是我要来的!”女孩子慌乱地解释,又央求:“求求你放我走,我还在上学呢。”

不同于之前含混不清的哭喊,女孩子的这些话十分清晰,一句句响在何妍的耳边,如同惊雷一般,震得她魂飞魄散。这女孩子的声音她听到过,那是陈禾果的声音。何妍的手不受控制地发抖,几乎连手机也要握不住。

她不知道那孩子为什么会和傅慎行在一起,为什么还到了他的床上!何妍不知道,她的脑子已乱成一团。

听筒内,傅慎行的声音低沉含笑,他缓缓说道:“可是,我不想放你走。”

电话,就在这个时候断掉了。明明是寒冬腊月的天气,何妍的掌心却都被汗浸湿了,她缓缓地伏倒在方向盘上,慢慢地吸气吐气。冷静,现在最首要的,就是先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把事情按照轻重缓急,一件件的排上序号,逐一解决。

首先,和傅慎行在一起的女孩子到底是不是陈禾果?

其次,如果真的是陈禾果,那此事是早有预谋,还只是一次巧合?傅慎行的这个电话,是不小心错拨了出来,还是有意打给她听?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为了叫她听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还是已经知道了她和陈家的交往,用这个电话来向她宣告什么?

最后,如果这真的是傅慎行的一种宣告,告诉她,他已尽晓她与陈母做的事情,那么,她该怎么办?

何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手机回拨给傅慎行,那边却是已经关机。她思量了一下,又循着记忆拨打陈禾果的手机号,也是关机,意料之中的关机。她不得不打陈母的电话,良久之后,老人才接了起来,很意外这深夜里的来电,诧异道:“何老师?”

纵是何妍努力压抑,何妍的声音里还是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丝颤栗,她问:“陈妈妈,果果有没有在家?”

陈母心中隐隐升起不详之感,却仍是镇定地答道:“她说最近几天期末考试,要留在学校复习功课。”

“能联系到她吗?”何妍又问,“马上给果果宿舍打个电话,确定一下她有没有在学校。”掌中之物:.

“出什么事了?”陈母问道。

何妍艰难答道:“果果现在可能和傅慎行在一起。”

不过片刻工夫,陈母的电话就回了过来,老人再无了往日里的从容淡定,声音中透着难抑的惊慌与焦急,“何妍,果果没在学校,她现在在哪里?傅慎行在哪里?报警,我们报警可以吗?”

何妍半晌沉默,她不知该如何回答老人,更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是赌这只是一次巧合,任由着陈禾果被傅慎行祸害,经受她曾经受过的一切,还是默认傅慎行已经知晓一切,如他所愿的返身扑上去,步入他的陷阱?

傅慎行到底知道了多少?而她,现在又能做些什么?

而电话那端的老人似乎深知何妍的犹豫与矛盾,抖着声音央求道:“何老师,老太婆求求你,伸手救一救果果,她还是个孩子。我儿子死了,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孙女,不图她给我养老送终,只求她好好的,能叫我死了有脸去见我那短命的儿子。”

陈警官,那个因她而死的陈警官。何妍不觉缓缓闭目,涩声应道:“陈妈妈,您放心,我会把果果带回去的。”

她毅然决然地挂掉陈母的电话,从手机上翻出阿江的号码,打过去,二话不说。冷声问道:“把电话给傅慎行!”

阿江似是愣了一下,回答她道:“傅先生已经睡下了。”

“把电话给他!”她厉声叫道。

“抱歉,何小姐。”阿江的声音平静而冷漠,“傅先生说了不许人打扰,任何人都不行。”

何妍咬牙,只得又问:“在哪?他现在在哪?”巨豆池扛。

阿江并不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情,瞧何妍这般情形,还当她是因为傅慎行睡别的女人而吃醋抓狂,正犹豫着要不要答她,就听得何妍又继续说道:“我就在公寓门外,你快点过来给我开门!”

阿江不知中计,不觉松了口气,答道:“何小姐,我们没在家里。”

“醉今朝,你们还在醉今朝。是吗?”何妍又问,冷笑道:“好,你去找傅慎行,告诉他我马上过去。”

她不等阿江应答就挂掉了电话。醉今朝,傅慎行在醉今朝,她一人孤身前去,根本就救不出陈禾果的地方。可现在就报警吗?那样大的一个地方,他们随便找个地方把人一藏,她就是带了警察去又有什么用?没有真凭实据,警察不可能为了她就对醉今朝大肆搜索。

何妍把车开得飞快,脑子也在不停地转动着。她需要帮手,一个胆大的、遇事镇定、不慌不乱的帮手。陈母显然不行,她的腿脚不便,而且事关孙女。老人也绝对保持无法冷静。还有谁?还有谁能够在这个时候帮她?

何妍脑海里忽地冒出一个名字来,她一面开车,一面给许成博打电话,心中暗暗祈祷着:别关机。别关机!

幸好,许成博并未关机,他接起电话来,也是惊讶,“何老师?”

“现在。什么也不要问,立刻出来,打车往醉今朝来。”何妍沉声说道,又问:“知道醉今朝在哪里吗?”

“知,知道!”许成博回答,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何妍的声音告诉他,事情很紧要。他立刻清醒过来,从床上一跃而起,胡乱地穿着衣服,不顾舍友的抱怨,只问她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带好钱,手机。尽快出来。”何妍说道,停了一下,又解释道:“我要去里面救个女孩子,我会尽量和你保持着通话,会告诉你我的位置,如果可以,我会自己把人救出来,只要情形不对,你就立刻报警,带着警察进去救人,明白?”

许成博人已经跑出了宿舍,闻言想也不想地说道:“何老师,你不去冒险,你等我一下,我进去救人!”

何妍此刻已把车子开入了醉今朝,顾不上再和许成博细说,只道:“听清楚了吗?换成耳机,不要叫人发现,还有,不要再出任何声音!”

许成博依言换上了耳机,听到了车子紧急刹车的声音,大力开关车门的声音,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的急促而清脆的声音,一下紧似一下,仿佛敲在了他的心上。

何妍的手机就揣在大衣口袋里,下了车径直往大堂里疾走,随手揪住了个领班,冷声问道:“客房都在哪?”

醉今朝的经理闻讯赶来,那样个八面玲珑的人物,自然认识何妍,也知道傅慎行今夜没走,同阿江一样误认为她是过来捉奸的,虽惊讶何妍的蛮横,却也不敢得罪于她,忙着上来拦她,陪着笑劝道:“何小姐,您先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

何妍之前在傅慎行的包厢里见过这人,再看他的穿着,猜到他应是醉今朝的经理,一把揪住他的领带,扯近了,低声说道:“明人不说暗话,我来这干吗你心里清楚,要是在这就闹开了,谁面子都不好看。你还不如告诉我傅慎行在哪,我自己找他闹去,房门一关,我和他在里面闹成什么样子,都和你们没关系。”

经理苦笑,说道:“何小姐,您别为难我个打工仔。”

“就是不想为难你,才和你说这个,你一个打工的能把老板的女人怎么样?打不能打,骂不能骂,拦不住才是正常事。”何妍冷笑,又道:“经理你想清楚,你今儿就是在这为傅慎行卖了命,这是你的本分,他也不会记你的好,可我不一样,我记仇得很!”

那经理眼珠子转了转,赔笑道:“何小姐,您消消气,后园那么深,您这样一路闹进去,就得把所有的客人都惊动了,傅先生一定会生气的。”说着,眼神有意无意地往大堂左侧瞟了一眼。

聪明人之间说话从来不用说透,何妍扯了下唇角,猛地一把搡开了那经理,怒声叫道:“你特么少拦我,滚!真当我不知道傅慎行在哪?”

她转身便往左侧冲去,经理似是愣了一愣,忙急声吩咐身边的小弟道:“赶紧给江哥打电话,说何小姐往后面去了!”掌中之物:.

只这么一会儿的耽误,何妍已疾步绕过回廊,从后门走出了会所大楼。穿过一个小小的花园,后面都是一座座精致的小楼,她沿着昏暗的甬道,往最深处跑,口中不时地念一遍自己走过的地方,直等到达最深处那栋别墅前,这才停住了脚步。

经理等人从后面追了上来,压低着声音急声叫她道:“何小姐,何小姐!”

而眼前,阿江也已经打开了别墅大门,面无表情地看看何妍,又看向后面追来的经理等人,不等经理开口解释,便就冷声说道:“你们先回去做事。”

经理忙点头,又小心地看一眼何妍,这才转身离开了。

可能因为激烈的运动,也许只是因为紧张害怕,何妍心脏跳得如同擂鼓,可她面上却冷笑着,镇定地从阿江身边走过,目光在四下搜索着,口中却是冷声问道:“傅慎行呢?傅慎行!你给我出来!”

她大喊着,径直往二楼冲,连撞开几扇房门都是不对,正欲砸下一扇时,门却从内被打开了。傅慎行就站在门口,身上已穿上了简单的衬衣长裤,他垂目看她,眉头微皱,面沉如水,冷声问道:“何妍你发什么疯?你想做什么?”

这话叫何妍心中一动,脑子里忽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也许,那个电话只是一个意外,这件事只是一个巧合,傅慎行根本就不知道陈禾果的身份,也未发现她和陈家的合作。也许,她可以不动声色地把陈禾果救走。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2月2日16:15:3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0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