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之物落地窗情节 都市美文掌中之物摁在落地窗

admin
admin
admin
2904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5日23:54:19 评论
摘要

“傅慎行,我求求你,你慢点,轻点,我真的受不住了。”傅慎行动作这才轻柔了些,换了种手段,慢慢地磨她,直等何妍身体润泽滑腻,这才又继续下去,嘴里却是不干不净起来,喘息着说道:“谁叫你这么紧,活该你吃苦头。梁远泽是个废物吗?干了你四年,还叫你紧得跟个雏一样,要是换了我??”

掌中之物哪一章最劲爆 掌中之物第76章 掌中之物无删减全文 第76章

这个吻突如其来,凶狠霸道,近乎报复,不只何妍本能地去反抗。车外的许成博在最初的震愕之后,也是又惊又怒。他从台阶上冲了下来,一把拽住何妍那侧的车门,用力拉也没能扯开,这才意识到车门被锁住,就又从半落的车窗伸过手臂来,试图打开车锁,口中怒声叫道:“你放开她,畜生!”

傅慎行放开何妍,漠然地看一眼车外的许成博,坐回身去。何妍尚在惊怒,待瞥见他的动作,心中却是一凛,想也不想地转过身去,慌忙把许成博的手臂往车窗外推。口中急声叫道:“快闪开!”

她话音未落,傅慎行已是一脚油门踩到底,发动机低吼一声,车速瞬间飚了上去。许成博的手臂还不及完全从车窗内收回,人一下子被车挟带着往前栽去,踉跄了几步,这才狠狠地摔倒在地上。

何妍转头去看一眼趴在地上不知生死的许成博,向着傅慎行怒声叫道:“停车!快停车!傅慎行,你又发什么疯!”巨记吗巴。

傅慎行绷紧了唇角,却是不肯理会她,车子非但没有停下,还加速开上了主干道。何妍又惊又怒,却又不能去和他去抢夺方向盘,愤恨无奈之下。只从皮包里翻出手机来打许成博的电话。幸好那电话才响半声许成博就接了起来,不等何妍开口,就先焦急着问她道:“何老师,你没事吧?”

听到他的声音。何妍那颗心这才略略放下来,问他道:“你伤到没有?”

“我没事。”许成博说道,气息明显急促,可见情绪也极度不稳,“何老师。你别害怕,我马上报警!”

“别!”何妍慌忙说道,她下意识地瞥向身旁的傅慎行,他唇角微微勾起,带着一抹冷笑,闻言睃了她一眼,却没说什么,复又转过头去开车。何妍稳了下心神,沉声和许成博说道:“你放心,我没事,不用报警。”

许成博瞧见刚才那情形,怎么可能放心,又道:“他带你去哪里?我去找你!”

“真的没事了。”何妍再次强调。顿了一下,撒谎道:“刚才可能是有些误会,他现在已经没事了。这样,你先回学校,等一会儿我再给你打电话,可以吗?”

许成博无可奈何,只能暂时应下:“那好吧,我等你电话,何老师。”

何妍收起电话,先拉过安全带系上了,这才转头看向傅慎行,冷声道:“傅慎行,请你别光顾着发疯,先找个地方停车,行吗?”

傅慎行只是冷笑,把车子开得更快,车子沿着主干道一路往西,直驶出市区这才转向南去,又颠簸片刻,这才在一条昏暗僻静的小路上停下了。不远处能看到粼粼水波,车子竟是开到了江边。何妍不觉冷笑,问他道:“怎么?这是想杀人抛尸了吗?”

他不理会她,双手搭在方向盘上,默默坐得片刻,忽地动手调动身下的座椅。她冷眼瞧着,心生诧异,正打算出声问他,他已是欺身过来,解开她的安全带,铁钳一样的手掌紧紧握住她的双肩,把她整个人提起来拎了过去。

“傅慎行!你要做什么?”她惊怒问道。

“你说我能做什么?我要干你!”他冷笑着回答,强迫着她跨坐在自己身上,一手去解自己裤扣,另只手却往她裙底探过去,撕扯她的衣物。她爱漂亮,冬天也多穿裙子丝袜,本来极为结实的连裤袜在他手下却如同薄纸,“嘶啦”一声便就被扯破了。她又惊又怒,挺直身体去推拒他,却被他紧扣着腰跨,强硬地摁坐下去。

毫无准备的身体干涩紧致,愤怒又使她僵硬紧绷,这样被他强行贯穿,就仿佛有巨物楔入体内,感觉整个人都要被劈开了。她忍不住痛呼出声,再顾不上那只带伤的手腕,双手用力撑在他的肩头,涩声叫道:“疼,傅慎行,我疼。”

傅慎行动作顿了一下,才又坚定地进行下去,口中却是说道:“想少吃苦头,就听话些!”

今晚上的怒火来得毫无征兆,她摸不到半点由头,咬牙忍受着他凶狠地侵犯,捱到难捱处,只能向他示弱,颤声央求他道:“傅慎行,我求求你,你慢点,轻点,我真的受不住了。”

傅慎行动作这才轻柔了些,换了种手段,慢慢地磨她,直等何妍身体润泽滑腻,这才又继续下去,嘴里却是不干不净起来,喘息着说道:“谁叫你这么紧,活该你吃苦头。梁远泽是个废物吗?干了你四年,还叫你紧得跟个雏一样,要是换了我??”

何妍再耐受不住屈辱,扬手往他脸上抽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两人俱都一怔,傅慎行怔怔看她片刻,神色忽变得狠厉起来,再不顾忌她半点,将她两只手臂??别向身后,用一只手钳住,另只手握住她的腰肢,狠命地横冲猛撞。

时间仿佛倒流,一眨眼又回到了之前,他钳制着她,把她摁在光滑如镜地落地窗前,肆意凌辱。可就在昨夜,他们还那样亲密着,他忍着**抱她入睡,早上小帐篷支得那样高都舍不得动她,宁可自己起身去冲凉水澡。掌中之物: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叫他突然又这样对她?她不懂,也猜不到。手腕痛,身下更痛,泪眼朦胧中,他的面容已有些扭曲,待发觉他顶撞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她这才意识到他似是快要到了,竭力往上抬身,试图挣脱他的钳制,慌乱叫道:“别,别在里面!”

他却充耳不闻,非但没有抽身而出,反而用两只手紧扣住她的腰肢,死死地压在他身上,抵在她身体的最深处,激射而出。那感觉太真切,也太绝望,她被他烫得痉挛起来,整个人都战栗着,在他的怀里抖成一团。

好一会儿,他绷紧的身体才松缓下来,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人往座椅上躺倒下去。她似乎也已平静,咬着牙从他身上爬下来,重新回到副驾驶座上,简单地清理过身体,蜷在那里把自己缩成了一团。半晌之后,她忽地轻声嗤笑了一声,哑声说道:“傅慎行,你说的没错,你每次不都是发泄,有时候,你只是为了施暴。”

傅慎行侧过头默默看她片刻,没有说话,取过纸巾清理了一下自己,然后便就调整好座椅,开了车沿原路返回去。两人一路俱都沉默,何妍更是把头转向车外,看都不再看他一眼。直到车子进入市区,路边的霓虹灯渐多,她这才又淡淡说道:“麻烦找家药店,停一下车。”

他仍不说话,只沉默地开着车子。

眼瞧着一家尚在营业的药店在街边一闪而过,何妍猛地转过头,愤怒说道:“傅慎行!请你停下车,我需要买事后避孕药!”

傅慎行瞥她一眼,却是不急不怒,只淡淡说道:“没必要。”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2月5日23:54:1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1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