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之物男主找人轮女主 都市美文掌中之物女主跟多少人做过

admin
admin
admin
334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6日00:26:29 评论
摘要

傅慎行抬腕扫了一眼时间,漠然说道:“停下吧,把视频剪辑一下,咱们看看效果怎样。”专业的录像师拍摄出来效果自然极好,不论是何妍之前激烈的挣扎搏斗还是后面的迷乱纠缠,当图像被投放到影音室宽大的屏幕上,细致的特写再加上全环绕的立体声,画面甚至比现场看起来更能令人面红心跳。何妍身上裹着浴袍,深陷在宽大的沙发里,唇瓣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分明告诉自己不要哭,可眼泪却是一直往下流。傅慎行就坐在旁边不远处,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她,“看不出来,你倒是很上镜。”

掌中之物男主有多渣 掌中之物何妍真的被轮了吗 第6章

过度的惊恐导致何妍无法发声,她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双手用力去压桌面,想要制造出足以惊动他人的声响,更想站起来夺门而出。可一切都是徒劳,她的身体瘫软在椅子里,手上的力气都不能把餐盘从桌上扫落。

眼前一阵阵发黑,在临近昏迷消失之前,她看到他坐在那里静静看她,嘴角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目光漠然无波。

不知过了多久,何妍从黑暗中惊醒过来,映入眼帘的一盏大得夸张的吊灯,水晶吊坠纷纷繁繁,折射着刺目的光。

“醒了?”他问。

她挣扎着起身,本能地向着远离声音的方向瑟缩。房间很大,傅慎行坐在远处的一张沙发里看她,唇角轻轻扬着,带着一丝愉悦的笑容,“何老师,你的身体素质很好,比我预料的早醒了足有半个小时。”

何妍不光身体素质不错,她有着超乎常人的心理素质,否则也不可能在四年前的那次事件中逃生。恐惧叫她惊慌错乱,可理智却在催促她要尽快冷静下来,她用力闭了下眼,再睁开时已是接受了此刻的境况,只颤声问道:“你是人是鬼?”

傅慎行发出一声轻轻的嗤笑,讥诮:“聪慧果敢的何老师怎么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这个问题的确很愚蠢,充分暴露出她此时的恐慌。这个世界没有鬼,沈知节也不能死而复生,那么唯一可能的就是他根本就没死。他没死,他来找她复仇了!

曾经的梦魇变成现实,她深深惧怕的魔鬼就在她面前。

像是一下子又倒回到四年前那个场景,他坐在那里冷眼看她,淡漠的目光凌厉如刀,他说:“干净点,别留后患。”

不!这甚至比四年前还遭,他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厉鬼,专为复仇而来。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身体更是抖得不成样子,可她毕竟不是个只知哭泣哀求的女人,她盯着他,声音虽还打着颤,内心却是渐渐坚毅,“你想要怎样?杀了我?”

“杀你?”他轻笑,缓缓摇头,“我要想杀你,何须还费这些周折?”

既然不是要杀她,那就要折磨她了,哭泣哀求绝不管用,反而会令其更加变本加厉。她压抑着恐惧,心中飞快地盘算着,尝试着另外的求生之路。“沈知节,我们都冷静下来,理智地说些话,怎么样?”

他微微眯着眼睛打量她,和四年前的表现截然不同,这个女人每次都能叫人出乎意料。 “说什么?”他饶有兴趣地问,“说我应该放了你,而你也绝对不会去报警,我们两个都该忘记过去的事情,重新开始生活?”

她原本的确是想这样说的,何妍抿了抿唇角,转而说道:“不是,我是很好奇,你是怎么从监狱里逃出来的?”

他稍觉惊讶,轻轻扬眉,“何老师,你真是屡次叫我感到意外,这叫我更加肯定我们接下来的游戏会更加有趣。”

何妍摸不透他的心思,只能小心地应对:“什么游戏?”

他坐在沙发里,两条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姿态轻松懒散,“把一位家世清白的淑女,驯养成一个放荡低贱的女人。”

她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冷颤。

这个反应取悦了他,他缓缓勾起唇角,“何老师,你有着清白的出身,受过良好的教育,还从事着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这么光鲜亮丽的人,却被一点点的玷污,直至肮脏无比。你说这是不是会很有趣?”

这是这世上最卑劣的恶毒,最肮脏的报复。

门外传来轻轻的扣门声,三四个男人从外面鱼贯而入,其中有人手中还提着摄像机。何妍感觉到了危险,从宽大的床上滚落下来,又继续往后缩去,直至背抵冰冷的墙壁。

傅慎行起身走过来,在她身前不远处站住,将一把刀子丢到她面前,“拿着,叫我看看你是怎么杀的人。”

那是把水果刀,短小而锋利,一如她四年前用过的那把。

有个身材瘦小的男人走上前,扯住了她往床上拽。她拼命地挣扎着,手抓到了地上的那把刀子,可那刀子还不曾扎到男人,她的手腕就被抓住了。铁钳一样的手指攥着她的手腕,毫不费力地往外一掰,那刀子就“当啷”一声落到了地上。

拳头落下来,她的头被打得歪向一侧,耳边嗡嗡作响,所有的事物都晃动起来,忽大忽小。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了举着摄像机的男人,看到了默立在一旁的围观者,还看到了坐在沙发里注视着她的傅慎行。

她不再挣扎,慢慢闭上了眼睛。

傅慎行姿态懒散地倚坐在沙发里,语调一如既往,“只有这点本事吗?真没意思,我们还是换个花样吧。”

干瘦男人从床上爬下去,却另有两个男人向她围过去,摁住了她的四肢,强行把一支针剂注入她的体内。她如同身坠地狱,口中发出绝望地呜咽声,再一次疯狂地挣扎,“你杀了我,沈知节你杀了我!”

他露出冷漠的神色,轻轻摇头:“不,我说过了,我不杀你。”

针剂的药效很快就起了作用,神智渐渐消散,身体被药物控制,只余下了生理上的本能。这场面比之前还要不堪,空气中充满着淫靡的气息,粗重的呼吸里夹杂着引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整个房间里,似乎只有傅慎行还能做到面不改色,心静如水,他瞥一眼身旁蠢蠢欲动的人,淡淡说道:“阿江,这女人碰不得,不吉利。”

阿江双手搭在一起遮挡着身体的反应,有些尴尬地解释:“我,我没想碰她。”

他飞快地瞥了床上一眼,弯下腰,小心地问傅慎行:“傅先生,这要拍到什么时候?这人可是我专门从岛国请回来的职业人士,只要不喊停,能一直做下去。”

傅慎行抬腕扫了一眼时间,漠然说道:“停下吧,把视频剪辑一下,咱们看看效果怎样。”

专业的录像师拍摄出来效果自然极好,不论是何妍之前激烈的挣扎搏斗还是后面的迷乱纠缠,当图像被投放到影音室宽大的屏幕上,细致的特写再加上全环绕的立体声,画面甚至比现场看起来更能令人面红心跳。

何妍身上裹着浴袍,深陷在宽大的沙发里,唇瓣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分明告诉自己不要哭,可眼泪却是一直往下流。傅慎行就坐在旁边不远处,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她,“看不出来,你倒是很上镜。”

“是吗?谢谢。”她慢慢回应,声音嘶哑粗涩,如同裂帛。

傅慎行有点惊讶,看她两眼,又问:“你回去后会报警吗?”

“你拿着这个东西,我怎么敢去报警?”她几乎猜到了他接下来的打算,困难地弯起唇角,想要轻蔑地笑,可眼泪却流得更凶。

他不在意地笑笑,道:“我就知道何老师是个聪明的女人,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就把以后的游戏规则定下来,很简单,你要随传随到,怎么样?”

活下去!活着离开这里!有个声音在她脑子里嘶吼着,何妍抖着唇瓣,深深地吸了口气,配合着他往下问:“还来拍这些东西吗?”

“应该不会。”他轻松地回答,偏头思考了一下,说道:“坦白讲,拍这个东西费时费力,而我暂时又没有把你打造成AV女星的想法。以后有可能会叫你帮我去陪一下客人吧,有人可能会喜欢你这一类型。”

她闭上眼默默流泪,不再说话。

傅慎行叫了那个叫阿江的壮汉进来,吩咐道:“时间不早了,送何老师回家吧。”

他竟然真的要放她走!何妍内心紧张而又激动,怕眼睛泄露出内心情绪,忙垂下眼帘遮住了视线。她甚至都不敢表露得太过急切,扶着沙发吃力地起身,动作缓慢。阿江没耐心等她,伸手将她一把从沙发上提了起来,扯着往外走。

傅慎行却又突然叫住她,“何老师。”

她停下来,心惊肉跳地等待着,只怕他又突然改了注意。不想他却只是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道:“别报警,不然你会后悔的。”

这听起来是一个警告,可其中却又像藏着点其他的意味,她尚来不及思考,阿江就已经把一块浸了药物毛巾捂住了口鼻。

再次醒过来时何妍已在自己家中,似是与往常无数个清晨醒来并无什么两样,她身上盖着薄被,脱下的衣服就搭在床边的椅子上,连手机都按照她的习惯摆放在床头的空格里。

窗外天色明亮,看日光起码已经有九、十点钟。

她缓缓地闭眼再缓缓地睁眼,一遍遍地和自己说昨夜里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可身体的不适却残酷地告诉她那不是梦。她用被子盖住了头闷声痛哭,探出手从床格里摸过手机,里面有梁远泽的一个未接来电,还有一条信息:妍妍,以后手机不准胡乱丢,打电话都没人接。还有,早点休息,不许熬夜。

时间显示是昨天夜里十点半,那时她正在那个魔鬼的手中。

何妍抖着手给梁远泽拨电话,可电话里却一直响着忙音,她呆愣片刻之后,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来,不顾身体的痛楚,拽过衣服飞快地穿了起来。

车子就停在甬道旁的停车位上,再远处,三两个大妈正带着孩子在小区花园里玩耍。何妍深吸了口气,尽力使自己表现得平静。她开着车出了小区,不停地通过后视镜观察车后,确定没人跟随,毅然把车拐向了警局。

“您说什么?”面前的工作人员露出惊讶的神色,问她:“你先别急,请先冷静一下,慢慢说。”

何妍根本无法叫自己冷静下来,自从进入这里,她反而失去了之前的冷静理智,“沈知节没死,他现在叫傅慎行,你们快去抓他,快去抓他!”

工作人员像是更糊涂了,“沈知节是谁?傅慎行又是谁?”

她半张着嘴,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把事情讲清楚。“陈警官!我要找陈敬言警官!”她大声叫道,像是终于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知道是怎么这是怎么回事!”

工作人员的表情有些古怪,他看着何妍,似是犹豫了一下,说道:“陈敬言警官前几天出了车祸,已经去世了,局里昨天才给他举行过追悼会。”

何妍一下子僵住,怀疑是自己听错,“你说什么?”

工作人员有些同情地看她两眼,起身给她倒了一杯热水过来,安慰她道:“何女士,您别着急,有什么事慢慢说,就是陈警官不在了,我们也帮您的。”

不,没有人能帮得了她!

先是父母突然中了旅游大奖出门旅行,然后是梁远泽出国培训远在异国他乡,她孤立无援,就连以为可以求助的陈警官都在几天前车祸身亡。这些都只是巧合吗?怎么可能都会这么巧?

她呆愣愣地不说话,工作人员忍不住问道:“何女士,您没事吧?”

何妍抬头,目光呆滞地看面前的年轻警员,脑子里突然就响起了傅慎行说的那句话,他说:“别报警,不然你会后悔的。”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2月6日00:26:2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