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之物扎避孕套哪一章 全城轰动美文掌中之物傅慎行扎避孕套

admin
admin
admin
823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8日19:09:27 评论
摘要

  傅慎行一直盼着她怀孕,盼着何妍能为他生一个孩子,和他再扯不断干系。为此,他百般算计,连哄带骗,甚至连针扎避孕套这样可笑的法子都用上了。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欣喜若狂的,可很奇怪,此刻心里却只觉得空荡荡的,喜悦被一种莫名的恐惧压在了心底,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露头。

掌中之物小说扎避孕套哪一章 傅慎行扎避孕套 掌中之物哪一章最劲爆 第130章

傅慎行一时没有反应,像是没能听清楚她的话,剑眉微扬,只是愣愣看她。

何妍冷笑。问他:“这是高兴傻了?”

傅慎行一直盼着她怀孕,盼着何妍能为他生一个孩子,和他再扯不断干系。为此,他百般算计,连哄带骗,甚至连针扎避孕套这样可笑的法子都用上了。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欣喜若狂的,可很奇怪,此刻心里却只觉得空荡荡的,喜悦被一种莫名的恐惧压在了心底,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露头。

他在她的眼睛里看不到半点为人母的喜悦。她的双眸着异样的光彩,可那与爱毫无关系。从没有像这一刻,他无比清晰地认识到,她对他不会产生半分半毫的感情,以前没有,以后也绝不会有。

傅慎行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心如死灰。

他这样的人。杀过人,放过火,横行世间从来无所畏惧。而此刻,他却感到了害怕,怕得无以言表。他伸出手,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扯到近前。说道:“别做傻事,阿妍,不管有什么事都冲着我来,别对孩子下手。”

她轻挑秀眉,嘲弄地笑了笑。

陈老太太的生命终究没能抢救过来,病房里传来陈家亲戚的哭声,何妍没有进去,就在门口静静地站着,傅慎行怕她出事,握着她的手腕丝毫不敢松手,口中只低声说道:“你先跟我回去。这里的事情会有人处理。”

何妍没拒绝,竟就真的跟着他回了公寓。

傅慎行寸步不离、黑白不分地守着她,夜里时候,瞧她真是睡的熟了,这才敢到外间的沙发上来坐一坐。吸两支烟来提一提精神。第三天晚上,他人耗得的就有些脱形了,阿江看得心惊,小心地劝道:“不行就把何小姐的父母接过来吧,有他们陪着,估计何小姐的心情会好很多。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傅慎行不是没有想过把何妍的父母找回来,叫他们一家人团聚。可是他不敢,怕何妍会认为他这个时候把两位老人找来是要挟她,怕引起她的过激反应。他曾答应过她,不论怎样都不对她的父母下手,那是她的禁区,他不敢贸然触及分毫。

傅慎行唇角微扯,淡淡苦笑,“不要再去惹她了,再惹急了还不知道要闹什么事。”

阿江嘴巴动了动,可到底是没把话说出来。其实,他很想问傅慎行一句,何妍孕期才刚刚开始,你这样日夜守着,什么时候才能守到她生?而且公司里还有那么多事情,东南亚丹约将军那边也不得消停,你就是个铁人,也分不成三个人来用。

第四天头上,陈家祖孙的丧事才算全部处理完毕,陈家亲戚特意来向何妍表示感谢。按照南昭的风俗,这样的事是不能进人家家门的,陈老太太的远房侄女和侄女婿两个人就在电梯外的小厅里,连连向何妍鞠躬,直道感谢。

何妍问他们以后的打算,陈老太太侄女就说道:“先在这里住下,等给我姑烧完七七再回老家去。”

何妍略略点头,道:“以后有什么困难就说话,我能帮的会尽量帮。”

陈老太太侄女和丈夫对望了一眼,磕绊着开口,“还真有事要再麻烦您。昨天警察通知我们说撞到果果的肇事司机已经抓到了。昨晚上那司机的家属也去找我们了,想要和我们私了。我们不懂这些事,也没经历过,何小姐帮我们拿拿主意吧。”

何妍有些意外,转过头诧异地去看旁边默坐的傅慎行。他面上并无波动,淡淡说道:“这已经构成犯罪,不是你们想私了就能私了的。不过对方若是能积极赔偿,再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的话,量刑时会得到从宽。”

陈家亲戚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样啊。”

傅慎行又道:“你们自己回去商量一下,这事别人没法替你们拿主意。”

陈家祖孙的丧事多亏了傅慎行派人主持料理,陈家亲戚自是对他感激万分,听他这样说,又表示了一番感谢,这才离开。何妍送他们进电梯,待电梯下去,这才回身去看傅慎行,冷声问:“你又找了什么人去替你顶罪?”

傅慎行看她两眼,忽地扯起唇角笑了笑,道:“何妍,我以前的确是做过很多杀人放火的事,以后也不能保证不再去做。可是,陈禾果不是我找人撞的,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事实就是这样。我没必要对你撒谎,我手上的人命已经够多,不缺她这条命,也不多她这条命。”

好一个光明磊落的杀人凶手,她闻言,冷笑不语。

他似是看透了她的心思,忽冒出自暴自弃的念头,嘲弄地一笑,身体轻轻倚向后面的墙壁,问她:“何妍,你知道自己怎么怀孕的吗?因为我把每次使用的套子都提前扎破了,每个上面还不只戳了一个洞,就是为了要你能尽快怀孕。”

她面色沉得快要能拧出水来,只站在那里冷冷看他。

“恨我?”他笑笑,又道:“何妍,你告诉我,如果不是我这样死盯着你,如果我叫你可以自己选择,你是会好好地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还是立刻跑去医院把它打下来?”

“打下来。”她毫不犹豫地回答,冷笑着反问:“我为什么要生个杂种下来?”

“杂种”这个词叫傅慎行的眸子一黯,可他很快就又笑了,唇角上挂着几分玩世不恭,道:“你看,你也选择打掉这个孩子,只不过是没得到机会。那为什么我就得容忍陈禾果去生那个孩子?没错,我是和她上床了,可那是她自愿的,我没强迫她。事后也明确表示了不想要孩子,给了她药吃。是她自己背着我吐掉了药,非要怀上这个孩子,然后要死要活地去生。我凭什么要惯着她?”

“她有没有告诉你,说她要这个孩子只是舍不得,以后绝不会来打扰我的生活?”他轻笑着问,说出的话凉薄而又无情,“你真的信吗?这个孩子生下来真的能和我全无半点关系?既然这样,她偷偷一个人跑去生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让我知道?何妍,如果你能信她的话,那么我现在告诉你我只想要你的孩子,等你生下这个孩子我就放你走,以后再不会去打扰你的生活,你信吗?”

何妍只觉心头一阵阵发冷,竟是半句话都答不出来

。她明知道他讲得都是歪理,他是错的,可是,她却不知该如何反驳。她唇瓣几次张合,最后只能缓缓吐出几个字来,“傅慎行,你真无耻。”

“不只无耻,我还卑鄙霸道。”

傅慎行突然想他和陈禾果其实并无两样,都是试图想用孩子绑住一个心在别处的人。他自嘲地弯弯唇角,抬手过来拂她脸侧的碎发,指尖从她略显苍白脸颊上轻轻划过,轻声说道:“阿妍,我们结婚吧,你肚子里的孩子将是傅氏唯一的继承人,它不是杂种。”

何妍有料想到傅慎行会提出结婚这事,只是没想到会这样快。“结婚?”她意外地镇定下来,抬眼看他,问:“怎么个结法?是偷偷去领个证,还是广宴宾朋,给我办场风光的婚礼?”

“你想要什么?”他反问她,莞尔一笑,“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婚礼,越大越好。”她平静答道。

“好啊。”他应下她,深深地看她一眼,又试探地问道:“把你爸妈接过来可好?如果知道你还活着,他们----”

“我早已经死了!”何妍声音尖利地打断他,话一出口似是自己也觉得太过激动了,停顿了片刻,这才重又冷静下来,“他们的女儿早已经死了,就在法国,和他们的女婿梁远泽一起。傅慎行,你忘记了吗?现在活着的我和他们毫无关系,还是不要再去打扰他们的平静了。”冬央双才。

傅慎行缓缓点头,面容平静,心底却是一片死寂与荒凉。所谓婚礼,不过是她的一场报复。可这又怎样呢?她想报复就叫她尽情的报复吧,只要她高兴就好。“你想要怎样都行,只是别动这个孩子。”他把她拉进怀里,手罩上她平坦的小腹,在她耳边一字一顿地说道:“阿妍,这是我仅存的一点人性了,你别毁掉它。”

何妍的身体僵了一僵,应道:“好。”

他不再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她,竟放了她出去和田甜出去逛街。后面自然还是有保镖跟着的,不过和从前并无两样,只是远远地跟着,并不上前来打扰她们

何妍拎了一件裙子出来比给田甜看,问她:“我穿怎么样?”

田甜真无法理解她怎么能到了这个时候还这样淡定从容,胡乱扫了一眼,应付地点头,答道:“行,你身材好,裹床被单都好看。”

何妍笑笑,拎了衣服进试衣间,关好门后抬头把里面打量了一番,却没有急于换衣服,而是先从包里摸了手机出来。那是陈禾果的手机,何妍自己也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这部手机会对她如此重要。

她先开机,看到了许成博通过微信发过来的那条信息,他说:“事情办好,东西已放回原处。”

何妍心中略松,回了一条信息过去:“谢谢。把所有的聊天记录全部删除,不要再联系我。”

许成博很显然就在线上,信息几乎是立刻就回复过来,问她:“何老师,我还能为您做些什么?”

“删除记录,不要再回复我,也不要通过任何方式联系我,切记。”何妍回复,想了一想,又写到:“有事情我会找你。”她等了十来秒钟,许成博给她回了一个“好”字。何妍抿了抿唇角,把手机上的记录尽数删除,又关机后放进皮包暗袋里,这才不紧不慢地试那件裙子。

何妍换好衣服出去,漫不经心地打量镜子里的自己,瞧到那保镖站在店门外,这才把陈家的住址告诉田甜,叫她重复了一遍,确定她真是记住了,又嘱咐道:“东西就在楼道拐角的杂物堆里,你自己找一找,是个档案袋。去的时候小心着点,别叫人看到,里面的东西你不要看,先替我保管着。”

田甜不免有些紧张,点头应下,“你放心,我会把东西给你放好的,人在东西在。”

“不用。”何妍淡淡一笑,眸子里有着异样的神采,“如果傅慎行找你要这东西,你就给他,不要和他对抗。”

田甜却是不懂了,这样做贼一般取回来的东西,怎么能随随便便就给傅慎行?而且说的好像已经预料到傅慎行会去要一般。她不解地看向何妍,而何妍却没有解释的意思,只道:“你别问为什么,只要听我的做就好了。”

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2月8日19:09:2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