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停第一次是闻劭 精品美文破云闻劭江停做过吗

admin
admin
admin
708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9日03:33:57 评论
摘要

闻劭的手微微一顿,随即放下了那根藤鞭。他返回桌前,取出了抽屉里余下的几样工具,而后整齐地码放在江停面前,“好了,时间宝贵,我们进入正题吧。你喜欢哪个,就从哪个开始。”江停的目光从那些大小不一、功用各异的工具上一一掠过去,神色不见一丝异样,可迟迟不肯伸出的、失控颤抖的手指偷偷出卖了他崩塌的冷静。他清楚那些东西是什么。不是刑具。是他多看一眼都恨不能横死当场的,性具。

破云闻劭怎么死的 江停为啥那么恨闻劭 破云闻劭结局

闻劭手上的动作既温柔又仔细,可听上去温和的低语,裹挟着浓浓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意味。

江停的眉梢微不可查地颤动了一下。

闻劭转身放下手中的毛巾,拉开桌子的抽屉,取出早已准备好的一根藤鞭走到江停面前,用尾柄将江停几丝汗湿的鬓发掠去耳后。

他永远都有种跟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耐心,即便是现在,他要逼问江停究竟和谁互通了哪些消息,他也能温声细语,深渊般的眼底,恍惚竟闪烁着柔和的光泽:

“来,把你的上衣解开。”

江停的手指僵硬了一瞬,眼神错开闻劭的视线,投放到其他的角落,没有对此做出回应。

“哦对,差点忘了你现在身子太弱。那我帮你。”闻劭手里的藤鞭从江停的领口一路滑到裤腰,又原路返回到顶点,骤然发力。

江停上衣的纽扣一颗接一颗被闻劭用藤鞭挑开,崩裂的扣子滚落在地,混合成一小串清脆的合奏。

被冷汗打湿了几块的衬衫,半遮半敞地挂在江停肩上,里面平滑白皙的□□身体上,零散着几道深色的疤痕。

曾经江停还是缉毒支队长的时候,庄严肃穆的警服下,包裹着精壮有力的身躯。而今,紧实的肌肉被漫长的昏迷风化成平缓的线条,虽然不至于给人虚弱可欺的错觉,但也再没有昔日那种无坚不摧的感觉了。

闻劭满意地打量了一会,藤鞭的顶端抵在江停胸前一处子弹擦出的伤疤,“现在这个样子的你,比披着警服、端着手枪的样子更迷人。”

江停嗤笑了一声,那声音很轻,像是夜深人静时,有人无心遗失了东西,掉进深井的微弱回声。

闻劭的手微微一顿,随即放下了那根藤鞭。他返回桌前,取出了抽屉里余下的几样工具,而后整齐地码放在江停面前,“好了,时间宝贵,我们进入正题吧。你喜欢哪个,就从哪个开始。”

江停的目光从那些大小不一、功用各异的工具上一一掠过去,神色不见一丝异样,可迟迟不肯伸出的、失控颤抖的手指偷偷出卖了他崩塌的冷静。

他清楚那些东西是什么。

不是刑具。

是他多看一眼都恨不能横死当场的,性具。

他深吸了一口气,别过头,伸出的手随便朝向一样东西。

闻劭握住他悬在半空中、冰凉的手,“选不出来也不要紧,我们可以一个一个来,总能有一个让你满意的。”

江停无动于衷的淡漠,终于出现了令他满意的裂痕。

闻劭伸手一拉,把江停揽进怀里,让他以一个斜靠着他的姿势按在身前,低声道:“至于你的腿,目前受不了剧烈的活动。不过不要紧,我帮你看着它。”

闻劭说着,动作轻柔地拖起江停受伤的左腿,套进连接在医用床上的软皮环中固定好,顺势按趴在床上,绑住了江停的另一条腿。

他在江停隐藏着惊恐的注释下,拿出了两只□□,把江停的双手分别铐在床头,补充道:“熟悉吗?这个,是你以前用过的。另一个,是我还在当‘铆钉’的时候用的。”

闻劭甚至贴心地用棉花围着江停手腕缠了一圈

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2月9日03:33:5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2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