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至欢孟德的小公主的小说 都市新书余生至欢小说余知欢

admin
admin
admin
2904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10日15:20:12 评论
摘要

不得不佩服母亲大人的观察能力,余知欢突然都有些肃然起敬的感觉。她认识穆至森这么久,一直觉得他不爱笑,天天冷着脸,以为是他天生如此。但自从她发现了那瓶药以后,她才知道,原来这些都是可溯源的。不过,她并不想让母亲知道这些,那是他的童年阴影,连她也不敢轻易触碰。

小说余生至欢 余生至欢(1v1 双c)全文 余生至欢免费阅读 第63章 牛郎织女

幸好,余长滨并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自己两杯酒下肚,也没有劝过穆至森一口酒。

余知欢刚松一口气,母亲周美青便开口了。

“小穆是吧?”周美青此时脸上的表情倒是和煦了不少,还挑了一只最大的螃蟹放到穆至森的碗里。

不得不说,父亲的那声“青青”,果然起了作用,余知欢暗自窃喜。

周美青也给余知欢挑了一只螃蟹,并且一边剥,一边接着问道:“欢欢工作的穆氏集团,是你家的吧?”

这才高兴不到一秒,余知欢就又着急起来。

“妈……”

她刚要制止,便被母亲用半只螃蟹堵住了嘴,“我和小穆聊天呢,你吃你的螃蟹!”

穆至森看了一眼身边已经无能为力的余知欢,心一横,便准备全部招供了。

“是,阿姨。穆氏集团是我家的产业。不过,我现在已经暂时离开那里了。”一口气说完,穆至森反倒没那么紧张了。

“暂时离开?为什么?”刚刚余知欢没能回答的问题,周美青希望可以从他这里听到答案。

穆至森没有马上接话,因为他并不想正面回答这个问题,“阿姨,如果您和叔叔赞同我和知欢的关系,我会努力再回去的。回去后,我们就办婚礼。”

活了大半辈子的周美青,不用继续问都大概猜到了他离开穆氏集团的原因。门不当户不对,又怎么能凑成一对?电视剧里的豪门情仇可都是这么演的,周美青爱看,却不想这种事发生在自家宝贝女儿身上。

“你家的条件不用你介绍,我们都了解。但我们家的条件,你家里人了解吗?”

周美青一句话,就把穆至森刚刚回避过去的问题,再一次提了出来。

那张极俊逸的脸上渐渐地呈现出忧郁,让周美青一时也有些心软。

“嗐,这样吧,我和欢欢的父亲找个时间去一趟松城,你把你的父母约出来,我们两家人一起吃顿饭,大家认识一下,你看怎么样?”可以说,周美青能这样做,已经是很大的妥协了。说心里话,她并不想让女儿嫁入什么豪门,她只希望女儿能找个好人,对她好,不让她吃苦,也就够了。

可她并不知道,这个在普通人眼里看似合理的提议对穆至森来说,是比登天还难的事情。穆至森不知该如何回应,他为难的表情被余知欢看在眼里,让余知欢好一阵心疼。

“妈,你来一下。”

余知欢放下手里的螃蟹,把母亲叫到了卧室里。

门刚一关上,余知欢便有些怨责地说道:“妈,能不能别总想着两家人见面吃饭的事儿?之前的谢非是这样,现在的穆至森你又这样?”

周美青那两条早年纹过的眉毛,疏淡地拧在了一起,“怎么了?你们想要结婚,两家人不需要见面的吗?我不见见他的父母,看看他们的态度,万一你嫁过去受苦了怎么办?”

虽说自己时常催婚,但一旦真正地想起这些,周美青便有些难过。

余知欢见母亲有些哽咽,那种难受的情绪便被更加放大了。

“妈,我知道您是担心我,可是……”余知欢一面心疼母亲,一面心疼穆至森,“可是他的情况和谢非不一样。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什么?”周美青愣了一下,“去……去世了?”

“对,去世了。他从小和爷爷一起生活。”余知欢知道,母亲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常常看到路边的流浪汉,她会一边唠叨着市容市貌问题,而又不忘掏钱去施舍救济。因此,穆至森这样可怜的身世绝对能引起她的同情。

“妈,”余知欢拉了拉母亲的手,撒娇道:“您就别为难人家了,没爹没妈的,能长这么大多不容易啊……”

“去去去,蹭我一身螃蟹味儿!”周美青嫌弃地拍了拍女儿的手,“你别看我心软,就可劲儿在这儿装可怜啊!既然他父母不在,那我和你爸就去他家看望看望他爷爷,这样也是应该有的礼数,免得你回头嫁进门以后被人家瞧不起。”

“妈,您就饶了我吧,行不行?”余知欢被母亲搅得头都大了,“八字没一撇呢,嫁人嫁人的,您是多想我嫁出去啊!”

“我这是为你好!余知欢,大人说话啊,你就得听,否则回头……”

“哎,妈,打住,咱先打住!”余知欢赶紧叫停母亲的喋喋不休,“我就问您一句,不管别的,您觉得就他这个人来看,怎么样?”

“这个人吧……”周美青微眯起那双带着一点点鱼尾纹的桃花眼,挺认真地边想边说道:“样貌上……那是没什么可挑的,面皮白净,五官出众,说话做事也都很有涵养,可着咱渲州找,也找不出这么一个来。”

余知欢扬起嘴角,得意地挑了挑眉梢,比夸她本人还要高兴。

“不过呢……”

“不过什么?”母亲一个转折,让余知欢又紧张起来。

“这孩子是不是心思有些重?看着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不得不佩服母亲大人的观察能力,余知欢突然都有些肃然起敬的感觉。

她认识穆至森这么久,一直觉得他不爱笑,天天冷着脸,以为是他天生如此。但自从她发现了那瓶药以后,她才知道,原来这些都是可溯源的。不过,她并不想让母亲知道这些,那是他的童年阴影,连她也不敢轻易触碰。

“妈,您想多了,他那是紧张的。”余知欢敷衍母亲道,“所以,您对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对吧?”

“不错是不错,就是他这个……”

“妈,有这句话就行了!我出去了,吃螃蟹去了!”

余知欢得了想要的答案后,便想开门逃走,亏得周美青识得她的伎俩,一把将她抓住!

余知欢回头,便看到母亲明厉的眼神,不禁有些心虚。

“妈……您……您干嘛……”

“余知欢,你听好了。我同意归同意,未婚先孕的事儿,你可想都别想!”

“……”

饭后,余知欢被赶到自己的卧房,穆至森则被安排在了客房。

两人之间,隔了一个主卧,隔了一个厕所。就像天上苦命的牛郎织女,被王母娘娘的簪子划了一道银河,只能遥遥相望,盼着七夕相见的夜晚……

可说来也巧,那晚还真是七夕……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2月10日15:20:1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