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侃网文掌中之物劲爆情节 掌中之物床上

admin
admin
admin
3995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13日00:37:01 评论
摘要

  何妍不敢想象,甚至只要想一想都忍不住胆战心惊。如果说她已被傅慎行扯进漆黑的地狱,那她无论如何也要把梁远泽留在光明之处。她带着泪微笑,双臂紧紧地搂住丈夫的脖颈,低声喃喃:“我想你,远泽,我只是很想你。”

掌中之物第几章男主睡了女主 掌中之物床上部分是哪几章 第11章

何妍在酒店里住了五天,周日晚上才敢回家。进门的时候梁远泽正在书房里上网,听见动静出来查看,抱着肩斜靠在门口,俊朗的面容上带着一丝微笑,嘴里却是说道:“臭丫头,你还知道回来啊?”

她站在门口不说话,眼圈忍不住慢慢红了。

梁远泽一愣,再顾不得装酷,忙上前一把抱住了她,轻拍着后背柔声哄她:“乖,宝贝,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

熟悉的味道,温柔的声音,这一切都叫何妍觉得安心,却又令她倍感委屈,眼泪止也止不住地往下掉。梁远泽被她吓坏了,拇指轻轻抹着她脸颊上的泪水,关切地问她:“怎么了?妍妍,出什么事了?”

她真想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他,可她却又不敢,不是怕他嫌弃自己,而是不愿把他再牵扯到危险中来。没有一个丈夫可以忍受自己的妻子遭受那样的伤害与侮辱,即便温润如梁远泽,他也不能。他会怎么去做?而傅慎行那个混蛋又会怎么对付他?

何妍不敢想象,甚至只要想一想都忍不住胆战心惊。如果说她已被傅慎行扯进漆黑的地狱,那她无论如何也要把梁远泽留在光明之处。她带着泪微笑,双臂紧紧地搂住丈夫的脖颈,低声喃喃:“我想你,远泽,我只是很想你。”

他也想她,很想很想,先是他离家半月有余,回来后她又不在五天,加起来二十多天的时间,这还是他们自相识以来最长的一次别离,真是想得叫人快要发疯。他抱着她,哄着她,手先是在她后背上抚摸,摸着摸着就往下去了。

“瘦了!”他懊恼地说道。

她不敢说实话,只嘿嘿傻笑,“减肥呢。”

“减个屁!”梁远泽忍不住骂了脏话,手上却已急不可耐地剥她的衣服。

两人从玄关纠缠着往里走,只才坚持到沙发那里就滚倒了。

一个热情得似火,一个却近乎疯狂,到后来他不得不用手钳制住她的腰,何妍面色潮红,啜泣着哀求:“吻我,远泽,吻所有的地方,哪一处都不要漏下。”

她要他吻他,要他用自己的气息驱逐那些混蛋的痕迹,涤荡她的灵魂。

夫妻两个半夜疯狂,第二日早上起床,何妍不免腰肢酸痛,她那撑着腰,步履蹒跚的模样逗得梁远泽直笑。他系好领带准备出门,走了两步又回头看她,似笑非笑地问:“还能开车吗?要不要我送你去学校?”

她一时忘记了所有的悲伤和苦难,抓了手边的发带去丢他,恨恨道:“滚蛋!有本事晚上回来再战,看到底谁怕谁!”

他笑着转回身来,走到餐桌旁俯下身又给了她一个绵长的深吻,意犹未尽地咂摸着滋味, “今天的橙汁不够甜,回头换别家买。”

“好的,我记下了。”她也一本正经地应下,又不忘嘱咐他:“晚上尽量早点回来,咱们去爸妈那边吃饭。”

送走了梁远泽,何妍开车去学校,先去了销假,然后又给班里的学生干部开会,安排新年晚会的事情。有人提到许成博歌唱得好,班长却是面露难色,“他兼职挺多,对参加集体活动没什么热情,怕是请不动。”

何妍缓缓点头,一边记录下刚才几个学生干部提到的建议,一边替许成博解释:“也可能太忙没时间吧,毕竟打了几份工,也挺不容易的。这样,你回头告诉他一声,叫他抽时间来找我一趟,我和他试着说说看。”

班长应下了,中午的时候,许成博就来了办公室找何妍。

当时办公室里没别人,她就从内锁了门,把两部手机都拿出来小心翼翼地拆开,对比着查看内部构造。两者看起来并无什么不同,她仔细观察一会儿,基本上确定傅慎行没往她手机里装什么窃听器,只是用软件在控制。

她心中大概有了点数,赶紧又把手机组装好重新开机,就在这时,许成博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她吓了一跳,看清来电号码这才松了口气,告诉他直接到办公室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许成博就跑来了,模样却像是不大自然,垂着眼问她:“何老师,您找我有什么事?”

由于自身的遭遇,何妍现在与人接触极为敏感,甚至有些草木皆兵,她很快就觉察到了许成博的异样,一面和他说着新年晚会的事情,一面留心他的神色,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突然问道:“怎么申请到离学校那么远的店去打工?”

许成博的眼角飞快地抖动了一下,这细微的表情并未逃过何妍的观察,她又试探着问道:“是因为在傅氏发生的事情?”

许成博沉默了片刻,答道:“是。不想再和那个公司的人有接触。”

何妍对之前的那件事一直心存怀疑,闻言打量他,“还没顾得上问你,那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那位秘书小姐之前就认识吗?”

“以前不认识,就是她前段时间接连叫了几次餐,都是我送去的,这才稍稍熟了些,不过之前也没看出什么来,就那天突然就和我动手动脚,我吓了一跳,就跑了。”许成博有些尴尬地答道。

“是落荒而逃。”何妍笑了笑。

许成博也忍不住笑起来,神色比刚才自然了不少。

何妍趁机又问他道:“她之前知道你是咱们学校的学生吗?”

“应该不知道吧,我不是很清楚。”许成博不知道她为何会问到这里,又解释道:“后来是公司保安处的人问我是哪里的学生,我才您的电话告诉了他们。何老师,我不是故意要给你找麻烦的。”

这分明就是一环套着一环的圈套,最终的目标是她,许成博不过是引她入套的诱饵。可傅慎行又是从哪里找到许成博并加以利用的?何妍暗中疑惑着,面上却是笑了笑,道:“没什么,你是我学生,有事情找我是应该的,这不叫麻烦。”

何妍停了一停,又状似不经意地问道:“班里有谁知道你在那家快餐店打工吗?”

“好多人都知道。”许成博答道。

何妍不觉挑眉,有些意外,“嗯?”

许成博不好意思的笑笑,解释道:“我经常会发一些工作时的照片到朋友圈,所以班里不少同学都知道我给人送餐的。何老师,我穷,所以要各处打工挣钱,可我不觉得这是丢人的事情。”

何妍不觉有些感动,微笑着赞道:“许成博,你很棒。”

突然间,她又恍然大悟,傅慎行调查她,一定少不了要查她现在带的班级,通过网络调查的确是很便利的手段,就如她之前在网上搜寻他的资料。

如此看来,许成博也许真的是被利用了,当然也可能是他演技实在太好。

何妍暂时不打算再问下去,她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怀疑,于是就只笑了笑,“好了,没事了,你赶紧忙你的去吧。对了,管院的一位教授需要个翻译,难度不是很大,酬劳却是不错,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给你推荐。”

许成博有些惊喜,“我可以吗?”

“我觉得应该没问题。”何妍回答,又道:“这样,我先推荐你过去试一试再说,怎么样?”

许成博连忙应下了,又谢何妍。

何妍笑着挥了挥手,示意他快走,“你快去上课,不要打扰老师我工作。”

许成博这才起身离开,人到门口却又停下了,回过身来看她,犹豫了一下,问道:“何老师,您和您爱人感情很好,是吗?”

何妍被他问得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扬眉,“嗯?”

许成博神色有些局促,“我听班里女生说的,她们说您爱人长得很帅,你们是从高中开始相恋,长跑了十来年才结婚的,大家都很羡慕。”

何妍不知他为何会提这些,缓缓点头:“是这样。”

“我听了也挺羡慕的。”许成博说话没头没脑,深吸了口气,像是鼓足了勇气,这才又说道:“我觉得现在这社会,能有这样一份感情特别不容易,应该好好珍惜。”

“谢谢。”她听出了他话外有音,缓缓收起了脸上的微笑,问他:“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许成博直视着她,眼中有着少年人的倔强,“何老师,我觉得傅先生那人不像是个好人。”

何妍愣了愣,才明白过来,他应该是误会她和傅慎行的关系了。她没觉得他这种近似于教诲的话是一种冒犯,相反,她心里还有些发暖。这是个倔强而善良的男孩子。她默默和他对视着,良久之后才说道:“我和傅先生并不熟悉,他是于嘉的表哥,曾来学校给于嘉办理休学手续,这才认识的。”

“于嘉的表哥?”许成博的脸上露出惊讶,“于嘉有这样的一个表哥?”

何妍心中一动,问他道:“你和于嘉熟悉吗?”

傅慎行为了不露痕迹地接近她,接连利用了她两个学生,许成博这里看来只是单纯利用,那么女生于嘉那里呢?她才不信他会真是于嘉的表哥,他又是怎么说动于嘉退学的?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是威逼,还是利诱?

如果这件事能查清楚,是否以后也能成为她揭穿他身份的一条证据?

许成博返身走了回来,答道:“不是很熟。”

这答案叫何妍有些失望。

“不过,我打工的时候曾经遇到过她。”许成博说到半截就停了下来,像是很犹豫了一番,这才说道:“何老师,于嘉可能有在外面做过坐台小姐,我不想多这种嘴,而且也不能肯定,不过我的确撞到过她两次。”

这事真是出乎何妍意料,可细一想却又觉得是那样的合乎情理。

许成博不了解傅慎行是个什么人,只又道:“如果于嘉有傅先生那样的表哥,怎么还可能去做那事?傅先生也不能允许啊。”

何妍脑子里有点乱,她迫切需要一个人静下来仔细思考一下这整件事情。而且,如果许成博只是单纯的被傅慎行利用,她也不想把他牵扯进这件事情里来。她抬眼看着他,沉吟道:“这样吧,你先回去,这件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说。”

“何老师,您想想,如果傅先生不是于嘉的表哥,却冒充她的表哥来帮她办理休学手续,这不是正好说明他不是个好人吗?”许成博像是在极力向她证实傅慎行不是个好人。

何妍自然知道傅慎行不是好人,他岂止不是个好人,他简直就是个人渣。她笑了笑,“我来处理这事,你不要再管了,好好学习。”

许成博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闭上了嘴,低着头出去了。

整个下午,何妍一直在思考到底如何调查傅慎行。网络上能够查到的信息太少,她必须从现实中着手,可她该从哪里入手才对?于嘉吗?会不会被傅慎行察觉?又或者是先去暗中查“傅慎行”这个人?可她是被傅慎行监控了的,她的手机会把她所有的行踪都暴露给她,稍有不慎就会打草惊蛇。

而如果她不能动,还有谁可以值得信任,可以丝毫不引起傅慎行的注意和怀疑?一时间,何妍苦思不得。

临下班时,她又接到了傅慎行的电话,他只简单的一句话:“何老师,晚上陪我参加一个应酬吧。”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2月13日00:37:0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