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之物不许吐吞下去 惊世之作掌中之物咽下去

admin
admin
admin
334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13日00:45:32 评论
摘要

 良久之后。傅慎行才又勾起唇角,嘲讽一笑,淡淡说道:“何妍,我承认现在对你的身体有兴趣。可这不代表着我会一直想上你。如果我是你,我就会抓紧这个机会,想方设法地从我这求得一丝欢心,没准以后我会念点露水情分,放了你,或者给你一个痛快。而不是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掌中之物床上部分是哪几章 掌中之物坐上来吞下去  第23章

她猛然间意识到自己的愚蠢,逞一时口舌之利只能激怒他,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她应该更理智,更冷静,哪怕他真的是上她上出了瘾,她应该做的也是紧紧抓住这一点,加以利用,而不是在这里和他打嘴仗。

何妍闭紧了嘴巴,沉默下来。

两人之间重又回到之前死一样的凝滞中,一如被那小姑娘出言打断时的情景。她咒他恶有恶报早晚会下地狱,永不超生,而他说他就算下地狱也会带着她,与他作伴。

良久之后。傅慎行才又勾起唇角,嘲讽一笑,淡淡说道:“何妍,我承认现在对你的身体有兴趣。可这不代表着我会一直想上你。如果我是你,我就会抓紧这个机会,想方设法地从我这求得一丝欢心,没准以后我会念点露水情分,放了你,或者给你一个痛快。而不是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信他会说到做到,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垂下了眼帘,半晌过后,这才轻声说道:“谢谢你的提醒。”

“不客气。”他回答。

她紧握着房卡,转身离开。不想刚回到服务台那里,就有女学生凑过来兴奋地问她:“何老师。那位先生是谁啊?真是太帅了啊,好想扑过去跪舔啊!”

她竟无言以对,想要神色如常地笑上一笑,可几经努力唇角都沉得抬不上去,正为难时,许成博却不知什么时候到了身边,不露痕迹地替她接过了话去,笑着和那女生道:“我知道他是谁,你请我吃饭,我就告诉你。”纵圣何号。

那女生自然是一口应下,舍了何妍往许成博旁边凑,催问他道:“快说快说。”

许成博笑笑,没再卖关子,答道:“他是傅氏企业的总裁傅慎行,我们班那个于嘉你认识吗?傅先生是她表哥,于嘉休学就是他去学校帮忙办理的,是吧,何老师?刚才有和傅先生说到于嘉吗?她现在怎么样?”

他自然而然地解释了何妍为何会与傅慎行认识,何妍又如何听不出来,她情绪也已平稳了许多,闻言淡淡一笑,应道:“是,傅先生是于嘉表哥。”

会务组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一共分了两班,头一班先去吃晚饭的人已经回来,许成博两句话应付完那个缠着他问个没玩的女生,转过身来招呼何妍:“何老师,咱们一起去吃饭吧。你说的,不吃白不吃的。”

何妍心不在焉,慢了半拍才抬头看他,“呃?哦,不了,我还有点别的事情,你先去吧。”

公共休息区那边,傅慎行已不在那里,不知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迟疑了一下,握着手机出了酒店大门,找了个靠着水池的无人角落坐下来,给梁远泽打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他先“喂”了一声,然后就笑着说道:“妍妍,我还没到家呢,你吃饭了吗?晚上能回来吗?”

“没吃饭,晚上不能回去。”她回答,抽了一下鼻子,没头没脑地说道:“远泽,我想你,特别想你。”

话筒里传来梁远泽爽朗的笑声,紧接着还有隐约的喇叭声,过了几秒钟,才又听得他说道:“傻丫头,说得好像离我有千万里一样,你等着我,我这去找你。不许你们回家,我去住酒店总行了吧?”

她只是心里难受想和他说说话,听他这样说反而害怕了,忙道:“你别开玩笑,有钱没地方花了?要来这浪费这个钱!再说酒店房间早订满了,现在根本就订不上房间!”

梁远泽却只是笑,“不试试怎么知道订不上?”

她真是着急,赶紧又道:“不行,真的不行,被人知道影响太不好了,好远泽,你别和我闹了,你要是再闹我可生气了啊!”

“好,不订房间,只过去看看你,总行了吧?”他先妥协下来,却也提了新的条件,不等她拒绝,就又说道:“妍妍,我车已经拐过来了,你不要再多说了,现在赶紧去找管事的请个假,一个小时就行,我知道那附近有家很好吃的烤鱼店,带你去吃,怎么样?”

她抬碗看表,瞧着时间尚早,咬了咬牙,应他:“好。”

半个小时后,梁远泽的车子这才到了酒店,何妍已换下了志愿者的衣服在外面等着,上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却是催促他开车,“快走,不要去吃烤鱼,在附近找个快捷酒店,我们去开房!”

他被她吓了一跳,随即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妍妍,我们先去吃饭,好不好?”

“不好。”她拒绝,一脸认真地盯着他,“我不想吃饭,我现在就想要你。”

 梁远泽开始只是笑,以为她在和他玩闹,可瞧她一直这样的严肃,便就也慢慢停住了笑,定定地看她片刻,突然伸手扣住了她的后颈,把她拽过来,侧头亲了上去。她自然热情地回应他,两个人激烈地吻在一起,可紧接着车后就传来了催促的喇叭声,他不得不先放开了她,深深看她一眼,然后打转方向盘,把车子重又开上了辅道。

“搜一下最近的酒店在哪。”他说。

根本就用不到搜,车子开出去几百米远,路边就有那种连锁的快捷酒店。他们把车子往路边一停,如同热恋中的情侣,牵着手往酒店里跑,便是在服务台作登记时都不肯松开,惹得那服务员频频地拿眼偷瞄他们。

梁远泽只是笑,从服务员手中接过房卡,拉着何妍往楼上跑。两人刚开了房门就忍不住亲在了一起,他反脚勾上房门,将房卡胡乱地往取电槽一插,然后就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压在墙壁上用力吻她。

她热烈地回应着他的,喘息着要求:“抱我,远泽,用力抱我。”

他将她抱得越发得紧,勒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来。两个人一路纠缠撕扯着往床边走,一同栽倒在床上,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在她抑制不住的哭泣声中,他这才释放在她的身体里。

梁远泽喘息着从她身上翻下,连连亲吻她的额发,低语:“你个小妖女,是不是对我下了什么咒,怎么就叫我爱你爱得要发疯,为你死了我都愿意?”

她还仍陷在余韵中回不过神来,微微张着唇喘息,闻言只是迷茫地看他。他也低头,看着看着就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再一次翻身压上她,低下头亲吻她,哑声道:“我们再来一次!”

她这才回神,也仰起头去亲他,可亲着亲着却忽地停了下来,双臂搂着他,头埋在他的怀里,放声痛哭了起来。他被吓了一跳,慌忙翻身下去,把她揽入怀里柔声哄着,有些紧张地问她:“怎么了?宝贝?你别吓我,告诉我出什么事了?”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2月13日00:45:3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3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