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之物梁远泽手指哪一章 情难自禁美文掌中之物找断指第几章

admin
admin
admin
327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13日00:57:25 评论
摘要

  何妍的身体隐隐战栗着,她不敢再去回忆,用力咬住了唇,好叫自己不要哭出声来。不能哭,再不能哭了,哭有什么用呢?哭能换回梁远泽的手指,能把傅慎行他们送进地狱吗?不能,哭泣只能表露她的软弱,只能宣泄她愤恨的情绪。她有恨,满满的恨,可她的恨需要的不是宣泄,而是报复。

掌中之物梁远泽 断指 掌中之物何妍找手指 第43章

手指是车子开着的时候扔到车窗外的,谁也没留意到底是扔在了哪里,只能估摸一个大概的范围。小五和光头赶紧带着人重返旧地。一行人分配了路段,沿着路边仔细寻找,可夜沉天黑,哪里又能找得到。

不一会儿的功夫,何妍也开车赶了过来,从光头他们停车的地方找起,弯着腰一步步地往前走。走不多远她就迎面遇到了光头他们,光头尴尬地挠了挠脑勺,没心没肺地说道:“何小姐,前面都找过啦,没有。可能是被野猫野狗地叼走了吧。”

小五不想他能说出这话来,远了几步又来不及阻止,只得无奈地抬手掩住了眼睛。

大家都以为何妍会发疯,会扑过去厮打光头。可不料她却只是冷冷扫了一眼光头,甚至连腰都不曾直起,就又从他身边绕过,继续往前找了去。

傅慎行就在后面不远处,斜倚着车身默默看她,看着她一步步地往前找。看着她把所有的可疑的东西都捡起来看,看着她的身形渐远渐小,忽在某个地方停下了下来,先是慢慢地蹲下去,然后就势又跪倒下去,瘦削的身子一点点地佝偻成一团。

她终于找到了梁远泽的那节断指,没有被猫狗叼走。却是被汽车碾压过了,变成了扁扁的贴着地皮的一层血肉。拾都拾不起来。

难怪他们会说找不到。

何妍慢慢地弯下腰去,额头触到冰冷的地面,将自己蜷成小小的一团。她犹记得第一次见梁远泽的情形,那时她刚刚进入大学,又漂亮又骄傲,因高中同学邀请去那所闻名的理工院校观看迎新晚会,然后就看到了舞台上自弹自唱的梁远泽。

他穿一件白衬衣,简单的牛仔裤,坐在舞台角落的钢琴前,唱一首老旧的英文歌。实话讲,他唱得不算多么好,起码不至于叫人惊艳,可她就是被他吸引住了目光,痴迷地看着他,看他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流畅地跃动,看他轻缓地摇摆身体,那样从容自若地唱着歌。

直到他下台,突然响起的掌声才叫她回过神来,她跑了过去,在台下拦住正欲离开的他,没羞没臊地自我介绍:“同学你好,我叫何妍,可以交个朋友吗?”

他先是惊愕,随后就涨红了脸??

何妍的身体隐隐战栗着,她不敢再去回忆,用力咬住了唇,好叫自己不要哭出声来。不能哭,再不能哭了,哭有什么用呢?哭能换回梁远泽的手指,能把傅慎行他们送进地狱吗?不能,哭泣只能表露她的软弱,只能宣泄她愤恨的情绪。她有恨,满满的恨,可她的恨需要的不是宣泄,而是报复。

是的,她要复仇,要把傅慎行送回地狱,要叫他失去一切,痛苦绝望,生不如死。

傅慎行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何妍身边,他垂目看她,半晌后冷声命令:“起来。”

她身体轻轻一颤,慢慢地直起身来,转头看他一眼,又沉默地回过头去,用手撑地缓慢起身。可她到底是身体虚软,身体未及站起就又往下栽倒了过去,多亏傅慎行眼疾手快,一把抄住了她,这才没有栽倒在地上。

他略一迟疑,索性将她打横抱起,大步往车边走。

她很轻,轻飘飘地蜷在他臂弯里,仿佛连只猫的分量都比不上。许是实在没有气力,她将头轻轻地倚靠在他的肩头,口中缓声问道:“傅慎行,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恨你吗?”

他毫不在意地勾唇嗤笑,问她:“有多恨?”

她回答:“恨不得一口口咬下你的肉,细细嚼碎了,慢慢地咽。”

他闻言停住了步子,低下头默默看她,片刻后却是冷笑,道:“好啊,只要你有这么硬的牙,只要你能有这手段。”

她不语,只死死地盯着他,竟是真的张口往他肩上重重咬了下去。她有一口利?,也的确下了狠劲,一口咬下去,虽然隔着衬衣西装,却仍是几乎立刻就见了血。

很快就又血迹浸透了出来,可他却是面色不惊,仍这样低头看她,看着她发狠地咬着他,喉间发出愤恨的沉闷的吱唔嘶吼,咬着咬着却又像突然脱了力,头就伏在他的肩上,手臂环着他的脖颈,痛哭失声。

他静静站着,过得一会儿却是将她放了下来,一手扶在她的腰后,一手抬起她的脸庞,也不顾她脸上泪涕横流,重重吻了下去。

她挣扎着,口中含混地叫道:“傅慎行,我早晚有一天会杀了你!”

“好啊,我等着。”他答,钳制着她,仍是不肯放过她的唇?。她的口中有血的腥甜,那是他的,这气息叫他感到兴奋,却又觉得不够,于是又强行勾过她的舌尖,?间稍一用力,轻轻咬破了,叫两人的血气混在一起。

她初时只是挣扎躲避,待到后来似是意识到自己躲无可躲,避无可避,愤怒之下竟就反击了回去,不再躲避,而是勾住了他的脖子,仰起头迎上去啃噬他的唇舌,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远处,小五和光头等人俱都瞧得惊诧莫名,倒是光头先面红心跳地转过了身去,等小五也回身避嫌,又忍不住问小五道:“五哥,你说那两人玩的是个什么套路?我怎么都看糊涂了呢?”

小五习惯性地去扇他的脑勺,低声骂道:“你这蠢货,别想这么高深的问题,你那点脑子不够用!”

光头认服地点头,却又有些憨人的精明,问答:“哎?五哥,你说这何小姐不会记恨我剁她前夫的手指吧?她要是恨上了我,时不时地给傅先生吹点枕头风,我光头岂不是要倒大霉了?”

小五一时愣住,也不知道该说这人是精是傻,正打算教育他几句,兜里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电话是他留在医院暗中监视梁远泽的小弟打过来的,只说了两句,小五面色已是微变,回身瞥一眼正扯着何妍往车边走的傅慎行,迟疑了一下,几步走过去,低声道:“行哥,梁远泽报警了。”

傅慎行嘴角上有着新添的伤口,掌中,何妍的手腕明显地颤了一下,他转头看她,似笑非笑地说道:“不是我不肯放他一条生路,是他自己在不停地作死。何妍,你说我该怎么办?”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2月13日00:57:25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