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美文插翅难飞小说63章《插翅难飞》陆进初云

admin
admin
admin
803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13日11:57:59 评论
摘要

“陆进,她刚才说——”初云回过神,急急伸手握住陆进撑伞的大手,想告诉他刚才听到的消息。“我知道,别担心”,陆进伸手把她搂进怀里轻拍着她微微颤抖的瘦弱肩头。那个电话,也是他突然赶回来的原因。他从未在林司令身边安插过自己的人,但两个小时前,岩当紧急通知他说有个非常不利于他的电话,具体谈话内容不清。和上刚才林蓓蓓的转告,他大概已经猜出是怎么回事了。初云伸手紧紧抱住陆进的腰,抬起靠在他胸口的脸,急切的开口:“陆进,我们走吧!”

陆进沈初云 插翅难飞八天没出去主卧 插翅难逃 作者:阿陶陶 第63章

林蓓蓓悲伤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蒙蒙雨雾中。

初云望着她消失的方向,只觉得眼底同样酸涩一片,手中的雨伞早已跌落到了地上。

陆进弯腰拾起雨伞,撑开遮住飘落到她身上的小雨。

“陆进,她刚才说——”初云回过神,急急伸手握住陆进撑伞的大手,想告诉他刚才听到的消息。

“我知道,别担心”,陆进伸手把她搂进怀里轻拍着她微微颤抖的瘦弱肩头。

那个电话,也是他突然赶回来的原因。

他从未在林司令身边安插过自己的人,但两个小时前,岩当紧急通知他说有个非常不利于他的电话,具体谈话内容不清。

和上刚才林蓓蓓的转告,他大概已经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初云伸手紧紧抱住陆进的腰,抬起靠在他胸口的脸,急切的开口:“陆进,我们走吧!”

“我们带着昊昊离开这里,回中国好吗?我们可以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行吗?”初云盈盈大眼一眨不眨的看着陆进,眼底全是恳求。

陆进低头,黑眸静静凝睇她渴求的双眼。

“可是我除了打仗和杀人,什么都不会呢”,陆进微笑回答。

初云大眼里立刻闪出晶灿光彩!

“没关系,我可以去工作!我可以唔——”她的急切开口突然被陆进俯头吻住。

青色雨伞和漫天细小雨丝,将两人贴合在一起的身影遮挡得朦朦胧胧。

陆进修长十指顺着她粉颈一侧,向上滑行,没入她脸颊边的柔细发丝里,轻轻捧住她小小的脸蛋,深情无比地吻进她唇中。

她真是他的傻宝贝。

事情哪有她想的那么简单啊。

他的身份,早已是各国列入高度关注的对象,怎么可能说走就走?这么敏感的时刻,又有哪个国家愿意冒着被人指责破坏和谈的罪名,接受他的政治避难?

更何况,不战而退,从来都不是他陆进会做的事。

“我会先送你和昊昊离开”,陆进缓缓离开她的柔嫩甜美,薄唇贴在她唇角低低开口。

“那次山寨遇袭后,我就已经有这个念头了。”

“放心宝贝,我都安排好了”。

巨额资金,私人海滩,蓝天白云。

有飞鸟,有海豚,无聊了可以游在成群结队的彩色小鱼中间,累了可以躺在游艇甲板上看满天繁星,晚上可以听着哗哗的海涛声入睡。

她可以在成片的绿树草坪上给昊昊讲故事,书里冰天雪地,书外艳阳高照。

昊昊可以躺在林子里大大的吊床上看树上漂亮的蓝尾巴小鸟。

没有战争,没有黑暗,没有血腥。

他会让她和昊昊,得到最好的生活和最好的保护。

“不,你和我们一起走,去哪里都可以.....”初云望着陆进急切摇头,美目含泪。

她不要离开他,更不要在这种时候离开他,他不想带她回中国没关系,他们可以去别的地方,到时候再跟小姑姑她们联系就是了。

“乖,你们在这里,我没有办法安心处理这个事”,陆进单手将她搂进自己胸口,下巴抵在她发顶,静静望着伞外的雨幕低沉开口。

他当然也不想和她们母子分开,但有了牵挂,他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生死不惧了。

“陆进,这里,你摸摸这里”,初云哽着喉头的抽泣,伸手拉过陆进的大掌,贴上自己平坦的小腹,一道热泪缓缓划下她精致的脸庞。

“我们又有孩子了”。

初云仰头望向陆进俊魅的脸,美眸含泪,微笑着告诉他她的小秘密。

陆进不确定自己听到什么似地瞪视她。

初云微笑与他对望,望入彼此的灵魂。

陆进在她绝美的微笑中愣住,突地,胸口就涌起一波又一波的热流。

他亟欲搜寻适当的字眼,告诉她他此刻的感觉,但他找不到。

她竟在这个时候,送给他如此珍贵的礼物。

“所以你跟我们一起走好不好?我和孩子需要你”,初云伸手摸上他俊魅脸庞,柔柔低语。

陆进深深地望着她。

他的口袋里,电话不住震动发出微弱的嗡嗡声,提醒他必须赶快去处理这次危机。

而他的宝贝,正仰着眉目如画的小脸痴痴的望着他,脸上那份全然的信任、全然的依赖,让他的心揪成了一团,

“我要走不是那么容易的宝贝”,他捧起她的小脸吻啄安抚,用自己的脸颊摩挲她泪湿的容颜,然后,他叹息着告诉她——

“你要跟我走,除非,这世上再无陆进沈初云”。

“我不愿意,我想你也不会愿意”。

“所以,你跟昊昊先离开,让我安心的处理这件事好吗?我保证,在我们第二个宝贝出生之前,我会赶到你身边”。

口袋里电话不住的催促,陆进只得再次紧紧的搂了怀中的娇躯一下,用力得几乎要将她融为自己的一部分,然后在她呆怔的小脸上狠狠吻了一下,招手叫来警卫护着她进屋。

陆进的车很快滑进暗夜雨雾中。

大门口,初云抖着小手摸上脸上濡湿之处呆呆地伫立,望着车子离开的方向,许久都出不了声。

独立军和KAI武装政权联合总部会议室

“我们不能答应,这么做会寒了下面人的心”,长长的会议桌前,只坐了寥寥两人,林志贤面色平静的开口,但他搭放在桌子上的手指却不住的轻敲桌面,显示着他内心其实并不像他的脸色来的这么平静。

会议厅里只打开了长桌顶上的一盏大灯,除了长桌处,其余的角落都是昏暗无比。

长桌一侧,紧急赶来的杨司令听完他的话后却沉默了下去。

林志贤也不再出声,整个会议室只闻几声浅浅呼吸声。

过了一会,一身戎装的杨司令突然起身,慢慢步向身后的窗边,负手望向窗外的黑色天空。

静默了一会后,寂静而空旷的会议厅里,突然响起杨司令略微苍老的声音——

“一百多年前,这片土地属于清朝,后来,划归英属印度的缅甸殖民地,清宣统三年和中华民国三十六年的那两块勘界碑,是我们永远的耻辱”。

“60年代,因为中缅确定了边界条约,这里的中国人被划分到两个国家。此后,军阀、土司混战,内战延绵,抗日战争,我们和中国人民一起打击日本侵略军,又牺牲了多少优秀儿女”。他并未回头,只沉默地注视着窗外的无尽黑暗,思绪飞往远处连绵的群山中。

林志贤抬头望去,只见到他脑后花白的头发。

“很多人都遗忘了,我们其实是华人,一百多年来,我们以自己的方式生存在这片大山的深处,努力地想摆脱贫穷,战争和毒品,如果说,曾经的纷乱是一场宿命的话,今天,我们已看到了掌握自己命运的希望”。

“可以有独立的政权,可以拥有自己独立的军队。未来,我们的政权设置和施政纲领将与中国大陆一样,官方语言和文字是汉字汉语,最主要的流通货币是人民币,手机信号是中国移动和联通,电话区号是云南区号......”。

“这正是我们一直为之努力和奋斗的——华人政权,高度自治。”

“我们打了几十年,才争取到了这个机会,决不能就这么放弃”。

杨司令收回望向窗外的视线,转身看着林志贤,神色冷静的说。

“我们也可以继续打下去,为了边境平稳,中国政府会继续给那边施压”,林志贤微蹙眉头跟他对视,慢慢开口。

“不能再打了”,杨司令缓缓摇头。

“为了争取国际各国还有中方的支持,我们杜绝罂粟搞替代种植,结果呢?种甘蔗卖不出去,种香蕉全部没成活,种荔枝全部爆皮,种玉米刚要收成,又全部被老鼠吃光,好不容易木薯获得大丰收,却因为没有加工厂全烂在了地里......”

提到这些年的艰辛,杨司令脸上路轨般的皱纹,仿佛突然被加深。

“要寻找一条新的生路,对只会种罂粟的人民来说,真的,太不容易了!我们的人民,再也经不起战争了!打仗,只会让人民越来越穷”。

“穷并不可怕,缺医少药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因为穷,得不到知识,学不到技术!”

“100个孩子里,有80个没有上过学。长此以往,我们会越来越落后。”

“我们需要国际社会的援助,但是,如果这次和谈因为我们的拒绝不成功,支持我们的国际势力会对我们大失所望,甚至有可能会放弃对我们的暗中支持!”

“我打了一辈子的仗,我不怕打仗,但是,如果只牺牲一人就能换来人民的安居乐业和大业的所成,有何不可?”

杨司令伸出背负在身后的双手,垂目望了望自己掌心厚重的老茧和斑驳的手纹,然后抬头,神色平静地看向眼神犹豫的林志贤。

林志贤和他对望一眼,咽了咽口水,有些干涩的开口:“但是,这么多年,阿进为我们打下近半的地盘,为了和谈成功就牺牲他,世人会......”

“世人怎么说都冲我来好了”,杨司令突地打断他的话。

“生死,功过,全由我来承担”,他淡淡的开口。

“志贤,其实你一直都在忌惮着陆进,何必遮掩”,杨司令望着林志贤依旧犹疑的眼睛,突地开口说出两人心知肚明却从不提及的话。

林志贤眼角猛地一缩,一直温和无害的目光瞬间变得锐利起来!

“你养的这只虎崽子已经太过强大,你再不出手,总有一天,独立军会识陆不识林”。杨司令眯起老眼盯着林志贤,两人同样锐利的眼神在半空中倏地碰撞!

许久,林志贤收回眼神,收起了放在桌面上的手,缓缓搭在宽大木椅的扶手上。

脸上,再无温和之意。

“你心机多变,处事圆滑,面软心硬,审时度势,天生就是个政治家”。杨司令苍老面容浮起满意神色。

若和谈成功,未来特区将在政府军、临边大国、境内数支割据武装的夹缝中求存。

那个时候,才是真正考验领导人才能的时候。

他们这些军人从来就是用枪讲话,打仗也许可以,玩政治,永远不是别人的对手。

“我老了,这次和谈成功后,我会退居二线,特区,以后就是你当家了”,杨司令石破天惊地抛出了自己的承诺。

林志贤脸颊猛地抽搐了一下,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依旧站在窗前的老人!

两军结盟,未来谁来做这个真正意义上的领导人,特区没成立前,这个敏感话题谁也不敢提起,但不代表他心底没有去想过!

论年纪,论资历,论经验,都不该是他,但如今,杨老竟自己先开了口!

窗前,年事已高但身形依旧挺拔的老人负手伫立与他对视,再不开口。

在他头顶,通风口吹出的微风轻轻吹拂起他灰白的头发。

陆进不会束手就擒,他一旦反击,只怕独立军就是一场兵变”,得到了他的承诺,林志贤不再迂回,直击重点。

“政府军只要一个交代,这个交代,可以是活的陆进,也可以是他的尸体”。杨司令朝他摇了摇头,眼底闪过一丝悲悯。

“你是说......”林志贤目光闪了闪,有些不确定的看向他。

杨司令眯眼,望向了大厅的一角阴暗处。

一个身形矫健的男人从一开始就如幽灵般隐在那处。

“尤拉,这个任务只有你出手我才放心”,杨司令低沉下达命令,

“三天之内完成任务推到克邦联盟身上去”。

闻言林志贤眼底闪过精光!

克邦联盟,缅甸境内受西方某国支持的一只武装政权,因不愿独立军和谈成功曾炸桥暗杀政府军官员搅混池水引起战争,这一次,杨司令把陆进的事推到他们身上去,既能给政府军一个回答,也能让军中陆进的追随者有个发泄的目标。

以后,就算是内-幕曝光,也是杨司令下的令,他的人动的手!

只是——

“尤拉,听说你和陆进私交颇好......”心情不再沉重的林志贤靠向身后大椅背,双手交握放在膝上,温和笑问。

隐在黑暗角落的尤拉向前几步,走进吊灯光晕中,向两人行礼。

“领军合作,自然会有接触”,放下手,尤拉淡淡回答,光晕下,他五官显得更加邪魅深刻。

“那这个任务?”林志贤目光如鹰,盯着尤拉的脸。

“三天”,尤拉面色阴沉,眼神冷酷。

“任务成功完成,以后陆进的军权,你接手”,窗边杨司令看着尤拉淡淡开口。

闻言,站定在灯光下的尤拉邪气双眼突地闪出精光!

但很快他就收回了眼底的惊喜,只一言不发的朝两人微微额了一下首。

长桌前,林志贤微微笑了起来,窗前,杨司令眼底闪过满意神色。

果然。

只要是男人,就会受到诱惑。

权力,这个东西,谁不爱?

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2月13日11:57:5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