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倾天下83章无乱码 精品美文情倾天下山洞是哪一章

admin
admin
admin
3459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15日01:56:42 评论
摘要

约过小半个时辰, 四阿哥也下了宴席回来换装, 见我倚在梅花骨子小帐内和衣假寐,便挽着腰放我躺下,温语道:“要安憩就解了衣裳好好睡, 尽这么捱着算什么话?”他替我松了衣带,说是换衣, 他贴住我的手心却渐渐发起烫来。我迷朦着眼,将想好的话拿出问他:“你还记得一废太子那年十四阿哥的事么?”

情倾天下女主跟了几个 情倾天下明珠无删减全文阅读 第八十三章

约过小半个时辰, 四阿哥也下了宴席回来换装, 见我倚在梅花骨子小帐内和衣假寐,便挽着腰放我躺下,温语道:“要安憩就解了衣裳好好睡, 尽这么捱着算什么话?”

他替我松了衣带,说是换衣, 他贴住我的手心却渐渐发起烫来。

我迷朦着眼,将想好的话拿出问他:“你还记得一废太子那年十四阿哥的事么?”

四阿哥拿枕垫在我身下:“记得。那年皇阿玛驾幸热河, 特旨命八阿哥不论班行走, 随刻监督于御前,我们其他皇子都分为三班行走,而十四阿哥抵死欲去, 屡次奏请。皇阿玛责观其尔抵死欲去之意, 岂欲随着皇阿玛,亦不过欲随八阿哥去罢了。十四阿哥想法设法乔装混迹, 后轮至第三班, 皇阿玛特旨令其停止,他仍不肯遵,毕竟随去。结果皇阿玛留八阿哥在京,命带十四阿哥前去,而十四阿哥又设法留京。那时八阿哥理宜劝止十四阿哥, 竟不行劝止,一任十四阿哥屡次触忤皇阿玛,非令皇阿玛稔知他与十四阿哥多么要好不可。”

“嗯。那你看十四阿哥至今一点反应也无, 不觉得奇怪么?”

“你几时这样关心起十四阿哥来了……”

我咬了咬下唇:“轻一些。”

四阿哥低头看着我脸色:“疼么?”

我叫了声“王爷”,也不肯说疼,也不肯说不疼。

“跟我这么久了,怎么还是这样怕?”他放出手段,nong得我浑忘了自己是谁。

我从床头取了软巾拭净,明知他是为了今晚我提早退席而心存不悦,也不说破,枕着他手臂非梦非醒地睡了一回,夜半朦胧觉得他翻身压上,自觉无论如何承受不住,又寻不出推辞,而慌乱间他将一只手抚按上我小腹:“三年来我对你宠幸不减从前,你却再无受孕,这是什么缘故?”

帐外烛火跳了一跳骤然泯灭,黑暗中我紧紧握住他的手,良久无言,直到他拉我倚在他的肩头。

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清晰:“明天是二十二阿哥的整一岁生日,皇阿玛命在永和宫设小型家宴庆生,你同纳拉氏一起去凑凑喜气吧。”

寿日当天,永和宫一改往日安宁,才过中午就贺客盈门,熙熙攘攘,笑声彼绝此起,人人喜形于色,无非是赚取欢心,将一墙之隔的良妃旧居延禧宫衬得越发冷清,对比四阿哥、八阿哥今昔处境,更添唏嘘。

二十二阿哥胤祜本是庶妃色赫图氏的亲生子,但清宫惯例,皇子出生后或交由官员抚养,或交由嫔以上的后宫主位抚养,总之一言以蔽之,为防后妃预事或外戚祸国,皇子诞下之后独不可付与生母抚育。

而德妃乌雅氏当初在选秀进宫次年便生下四阿哥,还是一般的宫人常在,既不能养育自己的亲生儿子,更没有资格抚育其他的皇子,恰巧那一年孝昭皇后钮祜禄氏刚刚去世不久,因康熙担心自己克后,孝昭皇后过世之后十数年间一直未立新后,后宫之中只有皇贵妃佟佳氏以副后身份统摄后宫,位份尊贵,备极荣宠,临终又被立为懿仁皇后,所以四阿哥自小为佟佳氏所养育,子凭“母”贵,对于生母乌雅氏的态度也由于养母的存在、在宫廷之中生存立足的需要及祖宗的成法而不能过分亲近,如今风水轮流转,德妃身为一宫之主,受康熙钦命担负起二十二阿哥的养责,于情于理,连四阿哥四福晋、十四阿哥十四福晋都到场随喜,再有带侧福晋也可,只是这种场合我的身份难免尴尬,实不知四阿哥心存何意?

小皇子过生日,别人送的寿礼大多是些“活计”装饰品,包括眼镜套、荷包、扇袋、挂镜等,用以装入寿礼之盒,中有七件、九件之分,亦含苏绣、缂丝、抽纱、堆砌等精巧的工艺品,也可做小孩抓周玩耍之用,都是宫中习以为常的琐礼,唯独十四阿哥别出心裁,拣德妃喜爱欣赏的盆景特意造了一件带来。

这件镶宝石九重□□图盆景,四面中央为铜镀金錾花沿开光,内嵌彩绘西洋人物景致的画珐琅片,开光外上下和四角掐丝花卉纹主景为桃树,金蕊染牙花,桃实则以碧玺、芙蓉石、玉、黄料等多种玉石制成。树下周围衬有孔雀石、芙蓉石、染石山子等,工艺精湛,意态生动,设景主次分明,错落有致。镀金桃树干固然显现出一派富贵气象,各类宝石制做的桃实也是玲珑可爱。

十四阿哥引杜甫《奉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中诗句“午夜漏声催晓箭,九重□□醉仙桃”,将此桃树盆景寓诗中“九重□□”之欣欣向荣太平景象,桃与寿石配景又含祝寿之意,引得德妃合不拢嘴,四阿哥含笑旁观片刻,带了十四阿哥出去说话。

德妃看着他们兄弟并肩而出的背影,问陪坐的四福晋与十四福晋笑道:“我一生之中,得了这两个儿子,很是满足。”

四福晋和十四福晋均站起身来,惶恐谦辞。普通的天伦之情到了帝王之家一概变为歌功颂德皇恩浩荡,也算司空见惯,只不过一个是亲王福晋、一个是贝子福晋,所穿冬朝服自有高下之分,德妃目光流连,却还是在十四福晋身上更多顾惜,一如四阿哥和十四阿哥出去时,德妃口中说得公平,视线始终分给十四阿哥为多一样。

言谈间乳母喂完了奶,将二十二阿哥抱过来逗耍,尽管我正经穿着格格品级的旗装,和一屋子的满清妇女同志也没什么共同语言,别人削尖脑袋涌上凑趣,我只觑空抽了身到后院歇口气。

后院自遂初堂往北是符望阁,再往北为倦勤斋,是一座极精美的小楼,周围墙壁皆为木构件雕成竹节状,窗格上贴有雕成蝶形的粉红寿字,室后另有锦棚,绕以栏杆,凭栏置雅座,内悬纱帘,更显幽静,我推门而入,才踏进脚,不其然听到一把小孩子的娇嫩声音:“额娘。”

“额娘。”

我恍然抬首,眼前却是王府通房格格钮钴碌氏前年为四阿哥所生的小四阿哥弘历,身后还站着一名刚掩起衣襟的乳母,正对我下拜行礼。

这次入宫给皇二十二阿哥祝寿随喜,因德妃喜爱孙子,四福晋和十四福晋分别从府里带了小阿哥来热闹,只不过皇家规矩森严,女眷陪德妃闲话,小阿哥们都由乳母领着在别屋玩耍。

虽然弘历的生母地位不高,但纳拉氏格外钟爱于他,三年来一直收在万福阁亲手抚育,而四阿哥最为清楚当年我失去小阿哥的锥心痛楚,想必四福晋亦有所知,平日我与她相处,她从来不将小弘历放在身前,我在府中又有意避免跟这些小皇子照面,是以尽管明知弘历就是将来的乾隆皇帝,照样毫无兴趣,连每年他做生日都是由四阿哥命人替我打点了送去。

我信步走到此处,未曾料到这么巧弘历就在倦勤斋,明知他是将我错认作纳拉氏才叫了“额娘”,但心头偏是一阵没来由的狂跳。

乳母俯身轻轻教弘历改称我为玉格格,弘历却只管蹒跚着短腿走到我身边,胖藕似的一双小手扯住我衣摆贴面蹭了蹭,又仰起脸冲着我呵呵一笑,他刚刚吃足了奶,一张小脸白是白,红是红,扑闪着黑漆漆亮晶晶的眼睛,逗人可爱。

小孩子的眼睛就像纯净无瑕的琉璃世界,我下意识回以一笑,又觉异样——这孩子,像煞一个人。

我半跪半蹲下身,抬手贴住弘历面颊慢慢摩挲,他也不避我,过了一会儿举起他的小胖手轻触我的脸,又凑上来与我贴面相亲,奶声奶气地说了一个字:“香……”

他身上的奶味和小孩子那种独特的纯真气息混杂在一起,强烈地涌入我鼻端,我忽然发现他的生命和我的生命比起来是那么新鲜、活跃。

地上纱帘的影子有些晃动,面向门口的乳母率先跪地行礼,请雍亲王爷安。

弘历久经做惯规矩,脱开我的怀抱,像模像样给四阿哥行了全礼。

我听着弘历口称四阿哥为阿玛,有限温存,无限辛酸。于是我站起身,掉头出门,我站起来的时候,四阿哥深深看了我一眼,我走向门口时,他又看了我一眼。

鬼使神差的,我停下脚,回望四阿哥。

四阿哥挥手令乳母退下,乳母低头领着弘历出去,弘历步伐小,我的眼角余光看到他一路走一路回头看我,可我没有动。

门被关上的同时,我张口问四阿哥:“他是谁的孩子?”

三年来,我从没想过我会用这样的一句话问出这个问题,仅仅因为弘历和我的小阿哥同岁。

令我更惊异的是他的表情,他沉默了片刻,道:“看到过他的人都知道他像足你十成,只有你不知道。”

“我只问你一件事。”我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当晚,紫碧山房东楼失火,究竟是医鬼所为?还是你布的局?”

他的语气很平静:“你很聪明。”

明白?如果说三年前我还不明白,那么三年后我也已经从康熙许婚又不提婚事的态度中看出了端倪。但我不能接受的是——

“你清清楚楚知道我一直以为小阿哥死了……我也想过他是不是被你藏起来了,我不敢问你,因为我不想听到我不想听的答案,这样我会好过一点,但是现在、你居然告诉我小阿哥就在我身边,你把我的孩子当成别的女人的孩子,而我不知道?”

四阿哥看着我,他脸上有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神气:“如果我手中没有剑,我就不能保护你,如果我手中有剑,我就不能抱紧你。我所争取的全是为了你,还有我们的孩子。”

他张开手要拥我入怀,但在他触到我之前,我腾腾连退数步,和他对视,对峙,直到我的眼泪一点一点漫下来。

“千!”

四阿哥的声音在我身后,我走得很快,有几次,他似乎要够到我了,但是没有。

脚步急促,心跳紊乱,我完全不辨方向,只要有路可走我就走,开始是走,渐渐是跑,我穿着旗装,几次差点扭到脚,他要追我一定追得上,可他就是不,我知道他紧跟我身后,但我做不到回头面对他——他也无法面对我么?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2月15日01:56:4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