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喜美文情倾天下花田那段 情倾天下三十三章

admin
admin
admin
813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15日02:31:21 评论
摘要

十三阿哥咳了一声,脚步一动,似要说话,偏偏杨御医好死不死抢道:“年医生……我在京时常听孙院使夸你心灵手巧,能触类旁通,十八阿哥又一向看重你,皇上圣明,由你服侍,再好不过……你害羞什么?大家不都是男、男人……”杨本田这个人是个老实人,可惜就是太老实,除本行外,人情世故都是拎不清,真不晓得孙之鼎当初收他为徒是不是看中他傻,他平时就是闷棍也打不出个屁来,没想到逼急了还有这么一番话,可惜不通的很。

情倾天下 马背 明珠 情倾天下十三马上 第三十四章

来不及了, 这次我跳得比仔熊更快, 左手匕首交右手,步法蕴劲,一侧腰抖腕, 全力将最后一样武器飞刺向仔熊后颈弱处,但是仔熊猛地一甩头, 避开匕首,怒吼着向我扑上。

妈呀, 小时候我还在马戏团看过狗熊骑自行车、摩托车、吹口琴呢, 鼓掌鼓得可欢了,也算跟棕熊的亲戚有点交流吧,敢情它还真吃我啊!

我跑不动了, 下意识闭紧双眼, 耳边只听的“砰”的一声巨响,仔熊“啊呜”极嚎一声, 一阵扑通响动, 安静下来。

“喂,你没事吧?”十四阿哥冲上来拉住我,扳着我的头前后左右检查。

“我有事……头昏……”我睁开眼,一眼见着眼前地下仔熊被炸丸轰掉大半个头颅的血淋淋尸体,差点就要吐了, 晃悠悠避开十四阿哥的手,不用去找十八阿哥,他已经一扑扑到我怀里, 抱着我,手指一旁高地叫道:“小年子你看,是皇阿玛!”

我随之环视了一圈,岂止高地,四周或高或低峭壁上黑鸦鸦地都到满了全副武装的人,其他皇阿哥们,蒙古王公、太吉们、武将侍卫们,全到了——这些人早干什么吃去了?拍黑社会电影啊?警察永远最后一个到场?

但所有人中,最显眼的还是骑着御马的康熙,他手中的□□兀自冒着青烟,就像天神一样威风凛凛,而他策马过来,略略低脸俯视我的那个样子,ohgod!my sun!

此时此刻,只有一句话能表达我激动的心情: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you aresuper star!

距离我第一次在御花园见到康熙,已经有大半年了,我有种奇妙的感觉:我和康熙的一切联系是因十八阿哥而起。

而康熙至今对我而言,仍是最琢磨不透的人,他的眼睛,深过最深的海。

但很快的,我意识到自己注视康熙太久、已经超过了被允许的范围时,于是我垂下头。

四周很静,只有风声很响,没有人敢抢在康熙之前说话,除了十八阿哥:“小年子,你刚才对熊唱的是什么?你一唱,熊就不动了,真厉害!你会念咒吗?”

我叩首答道:“回皇上,回十八阿哥,奴才不会念咒,奴才只是在唱拜熊歌。”

十八阿哥奇道:“拜熊歌?”

我的冷汗涔涔而下,降音唱了一遍:“熊爷爷——熊奶奶——对不起,不是我们要请你——是乌鸦老贼要吃你——”

这种词套在《我的太阳》唱出来,杀伤力可想而知,听者无不发笑。

十八阿哥捧肚道:“这词儿和你刚才唱的不太像啊?”

可怜我早饭还没吃呢,实在黔驴技穷,心力交悴,又叩了个首以拖延时间,正想着格记死透了,十八阿哥忽然自问自答:“哦!我知道了!你之所以唱歌都跑调了、词也记不明白了,一定是害怕对不对?”

一点不夸张的说,我现在真的很怕很怕,没给熊揍死,眼看要被十八阿哥玩死了,这小肉包子脸怎么如此亢奋?老盯着我采访干嘛?万一赶明儿不管谁猎熊都拉我去唱个歌先,那我还不如直接拿根绳子上吊干净。

十八阿哥才说到这里,康熙当真下马朝我走近一步。

“小年子!”十八阿哥真正诲人不倦,竟一把上来搂住我脖子,贴耳说给我一人听,“你不用怕!等我很快长大,我保护你!我也能像十三阿哥一样只用拳头就捶死一只大老虎!”

我倒是第一次听说十三阿哥打死过一只老虎,好极了,十三阿哥是武松转世,那么边个是林冲大哥?边个又是潘金莲?

十八阿哥的身子忽重了一重,我及时抱住他,侧光下,他脸上漾着昏暧的光晕,微嘟着唇,十足一名小小安琪儿。

这年纪的小孩子,说睡就睡,也是常事,何况他也真是累极了,十四阿哥欠身从我手里接过他,亲自抱送过随驾御医那边给他包裹脚伤。

我手上一松,这才觉出膝盖跪得发麻,康熙的黄缎面靴子就在我眼前,似乎没有移动过位置,而他的声音缥缈得就像从天上传过来一样:“十三阿哥,把你挖出的熊胆赏给小年。”

我足足用了三个晚上才勉强将那些人把熊皮剥下来,把熊的五脏煸谑魃希梦谘焕闯浴4煤缋创档目植谰跋笄鲐危乙廊灰徽鲅劬透∠质8缛∫煌胨矗士鸹粕艿ǎ畹愕稳胨岩惶跸咴谒性俗绶桑俪滞胛刮液认碌那榫啊

貌似当时在场的很多人还很羡慕我有此“殊荣”,因为据说第一碗熊胆汁只有皇上才可以喝。

我的确太荣幸了,快荣幸“死”了。

有生之年,我不会再碰荤腥,哪怕因此每天早上起来犯低血糖毛病我也在所不惜。

事实上,由于熊战第二天清晨,康熙的主力队伍就拔营往北开去,晕车、缺乏睡眠加上营养不足,没几天我就又瘦了一把,然而雪上加霜的是,十八阿哥比我先病倒了。

八月初八,大队开至永安拜昂阿地方行宫,十八阿哥突发“大嘴巴病”。

因十八阿哥猎熊之后,连着几日夜惊症发作严重,这一段路程都是康熙亲自带着他一同起居。

而我有名晕车狂人,为防着冲突圣驾,十八阿哥身边伺候人只有方公公跟着过去,反正康熙那边人才济济,不缺人手。

一到行宫,我还未及安顿停当,康熙身边的副总管太监邢年便来传我,且只传了我一人。

我之前已听人传闻十八阿哥生病,总料他跟着康熙,不至病重到如何,及见了面,好不被他唬了一跳:好模好样的小肉包子脸变成了被打肿脸的胖子。

要不是那么多御医和方公公都在旁边跪着,我还真不敢认这就是十八阿哥。

我到场时,御医们应该刚刚复诊汇报过,康熙坐在卧榻边的环椅上皱着眉一言不发,脸色极是难看,又见大阿哥、八阿哥、十二阿哥、十三阿哥、十四阿哥都侍立在康熙身侧,也一个个愁眉不展,我心里打个咯磴,刚跟在邢年身后打手请了圣安,还没给阿哥们见礼,本在榻上闭目而卧的十八阿哥忽然踢一踢腿,嘴里含糊道:“小莹子……”

康熙对我点一点头,榻前御医们分列让开通路,我小心走上前去,看得更加分明。

什么“大嘴巴病”,十八阿哥得的就是“痄腮”,记得在现代我小时候不肯听话吃饭,我妈就拿这个吓我,说什么隔壁家小孩就是不听话吃饭得了“痄腮”,结果想吃饭也吃不了、只能喝粥。隔壁家的小孩生病我也看见的,深怕如此,很是揣揣了一阵子,后来长大才知道这跟吃饭乖不乖根本是两码子事,没想到来了古代竟然又会得碰上。

看来十八阿哥发病总有两、三天了,两侧耳下均已出现以耳垂为中心的肿块,向前、后、下发展,边缘不清,状如梨形,典型腮腺炎初期症状,估计是真的不能咀嚼吃饭菜了,且面额发红发得也不正常,最起码也在低烧当中。

“小莹子……老虎……”倒难为他在这种条件下还能可怜巴巴地说话,见他念念不忘打老虎,我一时鼻子酸了酸。

因他明显是在梦呓,我也不敢碰他,身才一动,要给康熙回话,十八阿哥忽然伸手攥住我搭在卧榻边沿的右手的食指,他的眼睛被肿脸挤得只剩下两道细缝,光采大不如前,但他眼皮子掀开我是看到了,忙止住动作,垂首注视他。

“不、不准走……”十八阿哥没办法侧脸看我,只能望着头顶天花板说话,但他的手抓我抓得很紧,可见意识是清楚的。

我顺势在榻边跪下,轻道:“奴才在这里。”

十八阿哥似没听清,仍喃喃道:“不准走……”

康熙起身过来,抚着十八阿哥额首,爱怜地道:“朕命小莹子伺候十八阿哥,一步也不准离开你。”说着,他转脸沉沉地瞧了我一眼,我抽不出手,只靠榻认真叩了个响头,以便十八阿哥听到。

御医们的诊断结果是十八阿哥这次发病是由于风温邪毒从口鼻侵入人体后,传至足少阳胆经,使经络不通,气血运行受阻,积结不散,而导致耳朵下两腮部漫肿坚硬疼痛等症状的发生,又由恶寒发热,头痛,轻微咳嗽,舌苔薄白等症推断出热毒蕴结较轻,并未内陷心肝,尚属温毒在表。

这类病症最紧要卧床静养,除配方内服药剂外,每日还需人用如意金黄散以水调匀,在其肿胀部位按时外敷三次,好减少局部疼痛,帮助消肿,且相应使手法按揉风府、太阳、曲池穴各一遍,提拿肩井穴五次,清肺经三百次,刺激宜轻不宜重,以便速愈。

今次跟十八阿哥出京,虽说是他随行医士,但我这点份量谁都有数,诊脉看病没我的份,做小保姆、按摩女郎则舍我其谁,但这两件事上我也的确有天分,学的卖力,也能现学现用。

于是小护士年同志服侍了两天三夜下来,十八阿哥腮腺肿胀已渐有消退迹象,发烧热度也不那么厉害,张口进食比之前亦利落些。

而这种病起病较急,一旦熬过开始好转,就大致无碍的了。

御医们固然额手相庆,康熙也甚欢喜,为了十八阿哥的病势,大队人马已经在此行宫耽误了几日,便于八月十一继续行围,只于一干必要御医外,又特地留下十二阿哥、十三阿哥在行宫照应。

十八阿哥的病要注意通风,保持空气流通,三秋凉气尚微,室中当户,酌疏密之中,以帘作里,蓝色轻纱作面,夹层制幕而垂,若当晴暖,则钩帘卷幕,日光掩映,葱翠照入几榻间,所谓“翠帘凝晚得”也,可以养天和,可以清心目。

每日清早,御医晨检完毕,因十八阿哥静养之院室不许一般宫人出入,我往往自己亲手洞开窗户,扫除一遍,以驱室内一晚积闷郁蒸药气,又常时用木屑微润以水,以黏拌尘灰,不使飞扬,这还是住随园时养成习惯,费力多些,不过倍加洁净,扫完也不用再拿抹布抹地。

十八阿哥仍要卧床,但精神已好多,又开始作怪。

我有时扫地扫到外面院子里,只一离开他视线范围,他就蹬脚“呜呜”乱响,哼哼唧唧地非吵到我跑回去看他不可,但看了他,又没事,他连话都懒的说,只比划出剪刀手要我笑一个给他看而已。

因他一贯嫌药苦,不肯老实喝,我一直是叫人熬同样两份药,我和他一人一碗,我先喝光给他看碗底,他才愿意喝。

而我第一次在他喝完药后主动对他比了个剪刀手笑赞他勇敢之后,他就迷上了这个动作,并且是迷到变态的地步,从此我又多一项任务,呜呼,作茧自缚,唯此也。

十二阿哥一般在午后来看十八阿哥,院中虽然阳光照灼,但另有剪松枝带叶作棚,他端坐其中,展卷朗朗而读,时觉香自风来,亦是妙哉。

他跑到这里来读书是读给十八阿哥听,想必出自康熙授意。

康熙对儿子的教育抓的这么紧,i服了他,不过由此也可见康熙对十八阿哥的重视,老实说,我觉得这样真是苛刻了点,到底才是八岁的孩子嘛,不过十八阿哥听得很投入,我也只好当这些“之乎者也”是背景音乐,不过也亏十二阿哥每日这么一来,让我有机会靠在窗下撑手作听书状以行瞌睡之实。

而十三阿哥又和十二阿哥不同,他一天到晚不知道在行宫忙什么,来的时间从来不固定,但抓我偷懒是一抓一个准儿,甚至有一次我在偏室换衣服竟也被他撞见,还好当时才脱了一件,他不道歉不说,居然还怪我没把门关好,我大人有大量,看他是阿哥就不跟他计较罢咧,等十八阿哥病好了,我迟早撺掇他偷看十三阿哥洗澡才解恨。

眼看十八阿哥病势趋缓,我这一向劳累过度,又不沾荤腥,不免常有眼黑头晕现象,这日早上刚起身,就咕咚栽了一跤,吓得十八阿哥拍床叫人,把十二阿哥、十三阿哥一起惊动。

我磕的不巧,额头肿了一方,连唇角也被咬破,御医检查了一下,好歹没有脑震荡,给我贴上膏药完事。

十二阿哥和十三阿哥商议了一下,我原是连日在十八阿哥病室内搭地铺贴身照顾,现在就暂时搬入后院东厢房休养,仍调回方公公伺候。

我口上不说,其实已经真正撑不住,满心打算饱饱睡足两天,将之前熬通宵欠下的帐统统补回来。

谁知我才窝在东厢房过了一夜,十八阿哥那边又起风波。

小太监是凌晨拍门把我叫醒,我睡眼惺松急披衣光脚下床,只听得“十八阿哥不好了”几个字,脑子便嗡的一声炸开来,束结停当奔到正屋,四周点的灯火通明,方公公带着几个小太监均趴在十八阿哥榻下磕头高呼“小主子”,十八阿哥曲腿在榻上滚来滚去,一张小脸疼的变了形,有一声没一声地叫:“小莹子!小莹子——”

我一个箭步抢上去,抱他在怀里,先安抚了两句,忙转头问方公公:“御医呢?怎么还没来?”

不料方公公愣了一愣道:“小主子刚才梦中疼醒,一直在叫年医生,还没顾得上请其他御医……”

从上次猎熊事件到“大嘴巴病发”,方公公因为照看十八阿哥“不当”,康熙十一日行围前当众给了他重话,要不是他平日服侍十八阿哥有些经验,十八阿哥一应用度的小意儿上他还能体贴到,只怕当场就拿下押回京城再作论处,很是没脸了好一阵子,现在竟又小心的过头,十八阿哥发急症到这样,只叫我一个有什么用?

按说方公公是宫里待了有年的太监,也有品级的,地位在我之上,我素日也敬他面子,如今见他如此不经事,带头乱了方寸,不禁又气又恨,也没空计较,只点了三个面相伶俐的小太监指挥道:“你,去请御医,哎,记住头一个要紧请杨御医过来!你,你,分别去十二阿哥和十三阿哥那边通知到,你两个算好时间,最好把他们请到一起进门,勿要分了前后早晚!”

方公公省悟过来,也要跟了去请御医。

——他一走,这里仅留下些小的,万一十八阿哥再有什么状况,等人来了,我一张嘴怎么说得清?

因叫住他,要他上来帮忙扶住十八阿哥,我则预检引起十八阿哥急痛的根源。

我诊脉不行,但眼睛会看,十八阿哥的症候不像受冷发抖,倒是寒战模样,他这一向低烧仍然未退,此时面红唇青,而他两侧耳垂下的漫肿虽然瞧上去跟昨日差不多,但局部皮肤绷的紧张发亮,轻触之,坚韧有弹性,且他一碰就呼痛,大是一反这几日常态。

出去的小太监没把门带好,有暗风侵入,我从地上拾起他蹬掉的小薄被,刚欲给他盖上,忽见他面带痛苦,一手捂着下腹部紧紧不放,心中一凛,想起杨御医一次谈及的此病可能并发症候,一时顾不得许多,扳开他的小手,松开腰带,小心把他裤头拉下一些,只见一侧皮肤显著水肿,里部透红,而他又说下腹疼痛,十有八九便是并发炎症了。

杨御医跟我交待到这个注意事项时,曾用了一个文绉绉的词来代替,好像是“前阴门”之类的,但他也是孙之鼎的学生,看过西洋传来的彩色人体解剖图,手那么一比划,我也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只是这类症候照我想来多并发在青春期男子身上,十八阿哥到底还小,我也没把这放在心上,不料越不上心,越是发生。

当下急出一身冷汗,却也无奈何,只得把十八阿哥的手控好,不许他乱抓乱摸,加重病情,因他嚷口渴,一面又让方公公把长备的温白水倒一盏来,亲手把他喝下。

此时日已出而窗未明,我拉被环抱十八阿哥坐在床头,恍惚之间,我竟不知道出京这一路是他依赖我呢?还是我依赖他?

以杨御医为首的五、六名御医先后赶到,他们前脚到,十二阿哥和十三阿哥同时进门,而十八阿哥又突发了一场呕吐,脸烧得更加通红,望之心颤,这么多人围绕着一个孩子打转,忙乎到近午,才略安顿下来,可他腮部的漫肿似乎不减反扩。

御医们诊断清楚,跟两位阿哥说十八阿哥剧烈发热发抖,舌质红、苔黄,小腹肿胀疼痛,小便短少,腮肿扩散等症都是邪毒内陷厥阴脉络迹象。

其他杂七杂八的他们还说了一通,我在一旁听下来,有明白的,也有不明白的,总之结果一个:大大不妙。

若说别症,或可留待观察,但这次十八阿哥发病在三阴交会,且突发高热、伴剧烈触压痛,病变极剧,到了下午要紧处已经有上皮显著充血、及出血斑点,搞不好会影响十八阿哥日后不育,事关重大,十二阿哥和十三阿哥紧急密商,当日便给正在森济图哈达地方行围的康熙发了飞鹰传书。

康熙虽在外继续行围,但他时刻惦念十八阿哥,每日都和驻守行宫的两位年长阿哥有几番传书往来,以了解情况,因此一听闻十八阿哥病情加重的消息,居然连夜匆匆赶回,于八月十九日晨御驾到达永安拜昂阿行宫,同行的还有大阿哥、八阿哥、十四阿哥,而九阿哥同十阿哥留后与一众觉罗、廷臣、蒙古王公等大队人马一道返回。

康熙一入行宫,便直扑十八阿哥养病静院,说也奇怪,他一踏进室内,偏巧红日满窗,仿佛永昼,令人精神一振。

十八阿哥两腮肿胀扩散的并不快,但比起康熙十一日离开时仍要大些,康熙一见之下,不禁忧心如焚,焦急万分,亲自上来从我手里接抱过刚吃了药、正昏沉欲睡的十八阿哥,就坐在榻上听杨御医汇报病况。

我和方公公跪在一旁地下,康熙有时倒还问我几句情况,对方公公则是理都不理,其它就都在跟几位年长阿哥用满语对话。

就这么问来答去,不觉到了巳时,该给十八阿哥换敷新药。

一名小太监捧上托盘,上置净手用银水盆、药膏及软布,另一名小太监在十八阿哥身边榻上支起一件高仅及肘的小炕屏,挡住其腰部以下。

因十八阿哥发热出汗,容易冲淡药性,一日一夜间他已换足五次药,而每次只要碰到他下身痛处,必要哭叫挣扎,大蹬其腿,若非有我在前头多少还能抱稳他,不知要大费周章多少倍。

康熙要看杨御医如何给十八阿哥换药,别的阿哥还罢,十二阿哥和十三阿哥是亲眼见过现场直播的,均把带有几分同情的目光暗投向杨御医。

杨御医第一次敷药就被十八阿哥甩硬枕砸了头,那个惨啊,就差满地找牙了,单众御医中只他是小儿科方面的“专家”,手法算得最轻了,他尚且搞不定,别的御医哪个敢领这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

现在十八阿哥抱在康熙怀里,也没谁大脑秀逗了上去跟康熙说“小心十八阿哥乱扭啊您呐”,一时杨御医执药膏的手都在微微发颤,原因很简单:地球人都知道,这要是当着康熙的面被十八阿哥一脚踹下床去了,绝对影响仕途,叫妈也没用。

谁知这时十八阿哥正好醒来,一眼瞧见小莹子换了皇阿玛,才对康熙楚楚可怜的眨了眨眼睛,一偏头,又瞧见站了满地的阿哥兄弟,特别是一迎上手持药膏“凶器”绕到榻后要解开他裤腰带的杨御医,这还了得,马上“呜呜啊啊”地哼起来,并且用仇恨的目光注视着杨御医的手,要不是碍着康熙,我怀疑他就要拖着病体扑上去咬了。

这种状况下,杨御医不得不把求助的眼神投向我。

但他的眼神做得太明显,连康熙也把目光移到我脸上,打量不止。

十八阿哥就更损了,小手拍床含糊道:“阿玛……我不要他……我要小莹子……”

我崩溃。

——我该把求助的眼神投向十三阿哥、还是十四阿哥?

然而在我做出可能正确也可能错误的选择之前,康熙金口一开:“杨本田,你把药给小年。”

我二次崩溃。

开什么玩笑,我还没嫁人呢,众目睽睽下亲手给十八阿哥抹药,这算不算亲密接触啊?

十八阿哥虽是小孩,到底皇家子孙,他的“那个”好歹也是“龙根”吧?总不见得被我白摸?看来十八阿哥不用费心打老虎了,赶情康熙见他病的凄惨,就打算直接把我赏给他做跟前人了,不然怎么会公开叫我做这种事?

十三阿哥咳了一声,脚步一动,似要说话,偏偏杨御医好死不死抢道:“年医生……我在京时常听孙院使夸你心灵手巧,能触类旁通,十八阿哥又一向看重你,皇上圣明,由你服侍,再好不过……你害羞什么?大家不都是男、男人……”

杨本田这个人是个老实人,可惜就是太老实,除本行外,人情世故都是拎不清,真不晓得孙之鼎当初收他为徒是不是看中他傻,他平时就是闷棍也打不出个屁来,没想到逼急了还有这么一番话,可惜不通的很。

不过说起来我也的确算康熙御指给孙之鼎的小徒弟,这些时日相处下来,杨本田亦曾当真一本正经叫过我几次“小师弟”,若非如此,我只道他存心忽悠我呢。

我抬起头来,只见大阿哥早转过脸去对着窗外,十四阿哥半垂着首,看不清面上表情,站在他身边的八阿哥的眼光轮流在他和我身上打转,至于十三阿哥则对着杨本田弹眼落睛,大有以眼杀人之势,而十二阿哥已经陷入半痴呆状态,其实就算杨本田不知道我是女的,这些阿哥哪个听了他的话不觉好笑,只因十八阿哥病重,没人敢放肆罢了。

其他御医们跪在对面碰肩使眼色的功夫,方公公指挥下,小太监已换了水,捧过银水盆到我面前,我看一眼十八阿哥,他腰间那块始终不肯除下的白玉老虎玉牌跃入我眼帘,我暗叹口气,孽债啊孽债,想当初当着四阿哥的面,口对口人工呼吸我也给十八阿哥做过了——不管怎么说,这次只是用手而已。

我卷起两只袖管,净个手,擦干,坐在榻尾,让小太监帮我除下鞋,这才正式上榻,跪坐在炕屏后,从杨本田手里解过药罐,旋开盖子,放在膝边备取。

十八阿哥上过几次药,已有点经验,见我打开裹在他下身的几层干净薄布——为防压痛,从昨日起御医就不给他穿裤子了,反正换完药之后的手续跟包上“嘘嘘乐”差不多——他居然还对我挤出了一个小小的笑脸。

看到十八阿哥在我面前表现得如此之乖,我听到了杨御医心碎的声音。

我努力告诉自己眼前所见的是一只白白的小雀儿,仅仅是头上长了大红包而已,还是很可爱的……

“十八阿哥,奴才要先把上次的余药洗净,可能清凉,不会疼……好,现在要上药了,请十八阿哥放缓呼吸,好,很好,奴才已预先将药膏在掌心搓热,揉上来也许会有一点刺痛,但感觉到痛是好事,说明药力被吸收进去,越是这样越能好得快些……唔,这一块较难忍受些,不过奴才会动作很快,一下就过去……好了,十八阿哥最担心的已经过去,奴才不能保证后面一点不痛,但是最容易引起疼痛的地方已经上好药,接下来……”替十八阿哥包好最后一块布,我才擦手抬眼看他。

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2月15日02:31:2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3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