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美文慕安然叶非墨免费无弹窗阅读 一婚嫁了凤凰男二婚逃婚小说

admin
admin
admin
327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16日01:20:44 评论
摘要

我故意把她会还钱的话透露给婆婆就是要让婆婆以后问她要这笔钱,以婆婆的贪婪,她一定不会去告诉刘浩明,而郝思嘉这个贱人不敢得罪她,只能乖乖的给这笔钱。大概是心里担心住院费的问题,郝思嘉过一会就睁开了眼睛,很虚弱的“啊”了一声。 一直在讨论病房奢华的婆婆公公和小姑压根没有发现她醒过来,我也装作不知道,马上走过去和刘家人讨论病房的豪华。而一直站在我身旁的保姆吴玲竟然也没有听见。

一婚嫁了凤凰男二婚逃婚全城耻 一婚嫁了凤凰男慕安然刘浩明 第49章 爱与性的抉择1

“什么事情?”我控制住自己想把他撕成碎片的感觉。

“思嘉在家里摔了一跤,已经送到医院去了。”

“啊!”我故意惊呼一声,“怎么会摔倒?严重吗?”

“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我正赶往医院。”刘浩明的声音非常的急,很显然他现在非常担心。

“送去什么医院了?我也马上去看看?”尽管心里恨得要死,但是必须做的表明工作我还是要做的。

“美丽说送去了德馨。”

“知道了,我马上也过来。”

挂了电话我和许安安对视一眼,许安安听见了我和刘浩明的对话,奇怪的问:“这个贱人怎么也送到这边来了?”

“也行是德馨医院是离我家最近的医院吧。”我猜测。

“丫的,怎么不摔死这个贱人,连着她肚子里的孽种也一起摔死!”许安安恶狠狠的骂。

“摔死她你不觉得太便宜她了吗?”我冷笑,“死了一了百了,活着才能享受痛苦,我要让他们把我经历的痛苦从头来过。”

“然然,你打算怎么做?”许安安有些担心的看着我。

郝思嘉不是送到德馨了吗?我正好去看看她啊?”

“你现在行吗?”许安安看着眼睛红红的我。

“怎么不行?我现在这个样子不正符合担心郝思嘉的样子吗?”

“你现在别冲动,对付那两个贱人得一步步来。”许安安还是担心我的情绪,怕我不小心把自己的目的暴露出来,“要不我陪你去?”

“不用,你和郝思嘉水火不容,怎么可能会去看她?再说了,如果我连这件小事情都不能应付,又怎么谈报复?”

见我坚持许安安只好同意了,不过还是叮嘱我一定要冷静,我们正说着话,就听见一声刺耳的刹车声。

我和许安安看过去,看见了刘浩明的保时捷冲进了停车场。

我看见刘浩明慌慌张张的下车,也不顾自己的形象,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快速的跑出了停车场。

这和平时那个冷静自持的刘浩明是截然不同的,都说人在慌乱时候才会呈现他最真实的一面。

刘浩明对郝思嘉的真心可见一斑!

我又在车上坐了一会,这才慢悠悠的拎着包下了车,下车后我给刘浩明打了电话,问他现在郝思嘉的情况如何。

刘浩明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很担心,“还在抢救。”

还在抢救就是郝思嘉是真的摔得很严重,我加快步伐进入电梯,心里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这群贱人现在的样子。

手术室门口聚集了一群人,公公婆婆,小姑,刘浩明,还有吴玲,刘浩明一家人都死死的盯着手术室的门,很显然里面的人对他们非常的重要。

吴玲先发现了我,“然然你来了?”

听见吴玲的声音刘浩明一家人这才回头,我快速走过去,声音哽咽的问:“思嘉怎么样了?”

看我眼睛红红的刘浩明以为我很担心马上把情况和我说了下临了安慰的拍拍我的肩膀,“老婆,别担心!思嘉一定会没有事情的!”

我在心里冷笑,我担心,我担心你个大头鬼,真正该担心的是你自己吧?

心里这样冷笑我嘴里也说着一些担心的话,“思嘉真是可怜啊,希望她和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事情,要不我怎么向她死去的男朋友交代!”

听我这样说,婆婆的脸有些扭曲,她自然是最忌讳死的,“这个时候说什么死不死的?晦气!”

“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我压住心的怒火,“思嘉怎么会摔倒?”

“我怎么知道?”婆婆没有好气,扫了一眼吴玲马上接一句,“肯定是地板太滑了。”

这个老贱人,在这个时候竟然不忘记阴一把吴玲。吴玲也不是好欺负的,“郝小姐摔倒的地方可没有地板。”

“是吗,她在哪里摔倒的?”我感兴趣的接一句。

“我发现她的时候她躺在你们的房门口。”吴玲接过话

我房间门口铺的是地毯,郝思嘉怎么会在地毯上面滑到?“思嘉怎么会在地毯上面摔倒?难道地毯上有油?”

我是顺嘴一说,却发现吴玲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正常,她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说了提出另外一个问题,“不知道郝小姐怎么会摔倒在你们房门口。”

这话有些意思,郝思嘉好好的怎么会摔倒在我们房门口?她的房间和我们的房间之间可是相隔有一段距离的,我正想说话,婆婆白了一眼吴玲,“现在说这个干什么?还是多为思嘉祷告吧!”

又等了一会,手术室的门打开了,郝思嘉被推了出来,看见郝思嘉出来,刘浩明的父母马上迎过去,“医生,孩子不要紧吧?”

他们的关切和直白让刘浩明脸色有些不好看,他掩饰的上前,“孕妇没有事情吧?”

“目前还好,住院观察几天吧。”推郝思嘉出来的护士回答。

我明显的察觉到了刘浩明松一口气的感觉,这个时候我自然也不能干站着,于是也装模作样的挤上去关心的询问。

“都堵在这里干什么?赶快把病人送进病房啊?”一个不悦的声音响起。

我抬头看见了陈晓,为郝思嘉做手术的人竟然是陈晓,看见我站在门口陈晓很显然的吃了一惊,我抢在她开口之前堵住了要说的话,“医生,我朋友的情况怎么样啊?”

“经过手术不要紧了,安心养一段时间回恢复的。”陈晓回答,显然她很奇怪我对她的称呼怎么会是医生而不是陈主任。

“谢谢医生了!”我一副感激的样子,转头看着刘浩明,“浩明,我们还是为思嘉安排病房吧?”

浩明两个字让吴玲看了眼刘浩明,她是一个聪明人,马上明白我装作不认识她的原因了,“是啊,你们还是马上安排一下病房吧,看看是住好一点的病房还是普通病房……”

“当然是住好病房。”刘浩明接过话,说完才发觉不妥当又看了我一眼,“老婆。你说呢?”

“老公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笑着回答。“陈医生你们医院目前最好的病房是多少一天啊?”

“目前我们医院还剩下两间套房,一间一万五一天。”一旁的护士接过话。

“一万五?抢钱啊?”婆婆惊呼,她虽然担心郝思嘉肚子里的孩子,但是更心疼钱,“刚刚手术的钱还是我交的。”

我装没有听见她的话,“老公,为了思嘉和孩子,我们就住一万五的病房吧,你马上去办住院手续吧。”

听见一万五一天,刘浩明的表情也有些讶然,我知道他刚刚的意思,他所谓的好病房应该是指单间,顶多几百块一天,却没有想到,我竟然坚持要让郝思嘉住一万五一天的病房。

见我让刘浩明去办住院手术婆婆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然然你为什么不去?”

“是啊,嫂子你为什么不去?”小姑也接过话。

“我要陪着思嘉啊?在这种时候思嘉最需要的就是我这个朋友了,还有我和浩明是一家人,谁去办不一样啊?”我的话让婆婆和小姑无法反驳。

的确,从表面上看,我才是郝思嘉的朋友,他们只不过是外人而已。

刘浩明犹豫了一下转身去办住院手续了,我则和婆婆公公小姑一道把郝思嘉送进了病房。

看着病房里的设施,婆婆惊讶得张大了嘴,“这哪是病房,分明比我们家还豪华。”

“这就是特等病房,专门为有钱人准备的。”小姑接过话。

“这也太烧钱了。”婆婆心里一定是比剜肉还难过,她把目光看向我,“然然,我可把丑话说在前面,这思嘉是你的朋友,这笔钱可不能让浩明出。”

她的意思是想让我出这钱,这个老贱人,我和他儿子还没有离婚呢,她就分得这么清楚,我笑了,“放心吧妈,这钱思嘉会还的。”

我说完这句话后看见病床上的郝思嘉眼皮跳了一下,这个贱人果然在装睡。

其实刚刚在我和陈晓说病房的时候我就发现她的眼皮就在动,那时候我就怀疑她已经醒了。

既然她那么想装我就让她体验一下特级病房的待遇,这个贱人刚刚一定在心里认为我会傻乎乎的为她出这笔钱吧。

如果是在不知道她那么无耻之前,我肯定会做这个冤大头,但是现在,她是在做梦,我今天就让她知道装的后果有多严重。

我故意把她会还钱的话透露给婆婆就是要让婆婆以后问她要这笔钱,以婆婆的贪婪,她一定不会去告诉刘浩明,而郝思嘉这个贱人不敢得罪她,只能乖乖的给这笔钱。

大概是心里担心住院费的问题,郝思嘉过一会就睁开了眼睛,很虚弱的“啊”了一声。

一直在讨论病房奢华的婆婆公公和小姑压根没有发现她醒过来,我也装作不知道,马上走过去和刘家人讨论病房的豪华。

而一直站在我身旁的保姆吴玲竟然也没有听见。

郝思嘉见没有人理会她只好开口说话,“水,我要喝水。”

一直等到她提高声音说了三次,我才一副惊讶的样子看向她,“思嘉,你醒了?”

见我这样说吴玲马上走过去,很关切的看向郝思嘉,“郝小姐,你醒了?”

看见吴玲这副样子我一愣,刚刚郝思嘉的那声“啊”我听见了,站在我身旁的吴玲不可能听不见,那么她不理睬难道是因为我,吴玲已经看出来了我对郝思嘉的厌恶,她这是在唯我马首是瞻?

我心里一惊,如果我的心思连一个保姆都能看出来,那么刘浩明也能看出来,不行,从现在起我得伪装好,不能掉以轻心。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2月16日01:20:4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3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