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鬟酥腰孙珩沐浴庄怀菁 云鬟酥腰孙珩是男主吗

admin
admin
admin
803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18日01:48:12 评论
摘要

孙珩抱着庄怀菁,让她的腿轻轻抬起来,又一步步走上来。却依旧不允许她睁眼,水声哗啦作响。她浑身被水湿浸,单薄的衣服有些透,贴着曼|妙的身子,水顺着罗裙边角一直往下掉,地毯都沾了水。她或许是吃得补药多,身子长高,腰线盈盈,早早便开始发肉,拥雪成峰。庄怀菁在外已经有美人的称呼,肤质凝透,睫毛纤长。如果是别的男人,她或许会觉得尴尬,但孙珩不一样,她只要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熏香便觉得心安。

云鬟酥腰庄怀菁跪下 云鬟酥腰车在第几章 第 48 章

庄怀菁双手抱膝, 身子微蜷,双眸盯着地上的红叶,心想侍卫究竟什么时候到。今天没出太阳,山风拂过来,确实有些凉人,但她没脸用太子的衣服。

山石上的落叶不时飘下来,树叶摩挲发出沙沙声,有种别样的寂静。她肤色白皙,处处生得精致,就连蹙眉的样子,也让人心颤得发抖。

庄怀菁心中叹了口气,倒也没法怪谁。太子不近人情,却也还是好的。他素来克己守礼, 偶尔的那点小差池, 也只是被她钻了空子。

他已经许久没去凝水涧,张妈妈心惊胆战派人来问了一回, 只怕是得罪了太子, 日后会不好过, 庄怀菁告诉她没事,只是太子府上来了位琴师。

这位琴师是不是太子自己, 庄怀菁不敢问, 她实在喜欢得紧。

他和孙珩的风格很像, 便是她心偏向孙珩, 也不得不说一句, 那个琴师要略胜一筹。

庄怀菁轻轻抿嘴,乌黑的长发披在细肩上,从前孙珩擅弹琴,她最喜欢听,一直想让他教。但他没有多少闲暇的时间,干什么去了,庄怀菁也不问。等最后他无奈答应的时候,她又不太好意思了。

他教得认真,当真是手把手教她,他们亲近惯了,无人的时候很少拘谨。他的腿是热的,庄怀菁坐在上面,觉得耳后的呼吸都在烫人。

孙珩那双大手骨节分明,指尖精致,覆在她柔白的手上,好似可以握在手心打量。孙珩宠她,庄怀菁也爱和他在一起。

现在想来,他们其实算是过线,她那时已经十四,嘉朝经历战争才十几年,人丁不旺,女子十三岁便可在官府记录成婚。

但他们没有那种避嫌,庄怀菁觉得他是最好的哥哥,比谁都好。有次他沐浴的时候,她去找他玩,小厮出去放衣服,恰好不在,她便径直走了进去。

他有个浴池子,热气腾上云雾缭绕,看不清人影,地上有些湿,庄怀菁只看见他的背脊,兴冲冲跑上前,有话想和他说,脚底突然打滑,径直摔了水池子中。

她不会水,被呛了好几口水,幸好他发现得快,搂住她的腰抱在怀里。她鼻尖全是他的味道,要抬头时,又被他单手按在宽厚的胸膛前,眼前一颗净透的水珠慢慢流下。

浴池子是大理石的,洁白牢固,有上去的台阶,一层层干净。他在她耳边温声说道“闭眼睛,别说话。”

庄怀菁听见他的话,也立马猜到了原因,微红的脸,闭上了眼。小厮要拿衣服进来,孙珩说了句出去,小厮愣了片刻,往里面看了一眼,没什么异常,这才没进来。

孙珩抱着庄怀菁,让她的腿轻轻抬起来,又一步步走上来。却依旧不允许她睁眼,水声哗啦作响。

她浑身被水湿浸,单薄的衣服有些透,贴着曼|妙的身子,水顺着罗裙边角一直往下掉,地毯都沾了水。

她或许是吃得补药多,身子长高,腰线盈盈,早早便开始发肉,拥雪成峰。庄怀菁在外已经有美人的称呼,肤质凝透,睫毛纤长。

如果是别的男人,她或许会觉得尴尬,但孙珩不一样,她只要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熏香便觉得心安。

酸枝木圆桌旁摆四个圆凳,刻双鱼纹路,光润圆滑,帷幔用铜制横钩挂在红柱旁,右边有七扇镶嵌玉心长围屏,黄花梨木架子上挂着衣物。他把她放在床上,轻轻拍了拍肩膀,让她继续闭着眼。

庄怀菁知道他现在一件衣服都没穿,她不是胡乱闹腾的性子,知道怎么样让人不难堪,应他一声,闭着眼转头。

孙珩去围屏后随意披了两件衣服,出来后才让她睁开眼,他颇为无奈,不知道拿她怎么办,只好说“以后走路小心些,都是大姑娘了。”

幸好那时候天气还好,闷热得不会让人感觉发冷,只是庄怀菁脸红了一点,心觉以后不能再这么毛毛躁躁。

孙府没多少人,庶女已经出嫁,只剩下孙太傅和孙珩,偌大的孙府空旷旷,她在那也有处别院,布 置用心,倒也不用湿着身子回相府。

庄怀菁最近总是会想起以前的事,她的下巴靠着膝盖,闭上眼,呼出口气。

天不容人,也是他的命,强求不得。

程启玉似乎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慢慢抬头,开口问她“想什么?”

庄怀菁缓缓睁了眼,摇摇头,她还没开口,突然就听见了狗叫,夹杂一些其他声音。她倏地一愣,与程启玉对视一眼。

有人来了。

她慢慢搀扶太子起来,程启玉一手撑住石头,另一手臂上绑着撕下的衣衫,上面还有些血迹,他沉声说道“先别着急,这时候进山,应该是自己人。”

庄怀菁没敢说话,点头应他。

他们在这里等候,庄怀菁提着一颗心,手攥住程启玉的衣袖,连呼吸都慢了一些。程启玉的手搭在她的小手上,让她不要过多紧张。

庄怀菁咬了咬唇,还是放松不下来。如果来的是刺客,被他们发现,必死无疑。

幸而他们运气是好的,也正如程启玉预料那样,来的确实是皇宫里的一队侍卫。

……

庄怀菁下了山后,才听人说皇帝那里出了事,有刺客下毒,随后又放火烧了皇帝寝宫,闹得人仰马翻。

既要灭火又要派人进山寻太子庄怀菁,还得抓刺客,御林军统领急得如火上蚂蚁。

他先派一半侍卫搜山去找太子,灭完火之后,最后又派人护住皇帝,让剩下的人继续去找太子,这才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

庄怀菁身子没什么伤,太医诊脉后也只说让她好好休息。她累得手脚都不想动弹,坐在马车上,背靠着结实的马车壁,闭眼歇息。

太医正在外面帮太子治伤,小湖山的落脚处架有一个亭子,道路宽敞,右后侧有处水井。

庄怀菁听太医问程启玉身体,又听见外面侍卫巡逻的脚步声,最后困得不行,睡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加了张绒毯,归筑坐在马车旁泪眼朦胧,见她醒来就扑过来哭着喊小姐。

归筑运气好,躲在凉亭里没出去,那些刺客没关注她,她捡回条命,但也吓得不轻。她一直在院子里等庄怀菁的消息,时时怕她出了事,连闭眼睛都不敢。

现在看她完好无损,哭得连气都喘不匀,手上的巾帕都哭湿透了。庄怀菁无奈,说了好几声没事。

侍卫早就传了消息回来,归筑已经让宫女备好热水。庄怀菁在外一天一夜,身上的衣服已经沾了土,脏得不行。

归筑抹了眼泪,给她披了件斗篷衣,扶她下马车。程常宣在外面等她,他手里拎一包祛风寒的药,他勉强朝她一笑,没有上前,只是让侍卫交给她,转身离去。

庄怀菁有些奇怪,归筑低声同她说“听说刺客好像和柳贵妃有些关系,二皇子听您出事的时候也出找您了,但是被御林军带了回来。”

庄怀菁心中一惊,问道“可是真的?柳贵妃怎么会做这种事?”

归筑眼眶哭得红,搀着庄怀菁摇头道“奴婢也不知道。”

青石板地铺得整齐,地上有几片红叶,道路两旁种品种各异的秋菊,相隔不远便有红叶枫树,她们后面跟着一行宫女。

庄怀菁葱白的玉指拢住斗篷衣,微微皱眉,也没闲心想那么多。

她和太子昨天有过一夜,身子现在还没清理,张御医说她不能喝药,她也不敢作践身子。

庄怀菁只觉自己是鬼迷了心窍,心中暗暗懊恼,都那种时候了,怎么还会顺了太子?

后面一个小太监小跑过来,手里拿个香囊,叫住庄怀菁道“庄大小姐,您的东西掉马车里了。”

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2月18日01:48:1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4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