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鬟酥腰无殿下不要 全城轰动美文云鬟酥腰镜里片微博片段

admin
admin
admin
2914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18日01:56:34 评论
摘要

程启玉转过来,庄怀菁望着他,慢慢摘下面纱。他显然料到她要做什么,开口说道“这里是大理寺。”嗯。”她轻轻咬着嘴唇应了一声,静静仰头看着他,“只是想让殿下高兴一点,难道不行吗?”他回道“不需要。”背后的书墙有许多案卷,有些已经很老旧,还有些是刚出来没多久的。庄怀菁意外在里面瞥见几个名字,有些熟悉,她在当日庄丞相写给她的那些官员名单中见过。

 云鬟酥腰孙珩沐浴庄怀菁 云鬟酥腰庄怀菁第一次是谁 第 32 章

庄怀菁捧着孙珩的字回了庄府, 收回自己书房中, 让人立即招来了万管家, 把太子说的话吩咐下去,又让他趁着敦亲王回不来, 尽快把事情布置好。

万管家领命下去。

庄怀菁去看了庄夫人, 说自己睡过头。她想得明白, 如果等敦亲王回京时事情早已尘埃落定,那他那些指证庄丞相的证据,也可全都推给魏公公。

两个多月前从庄府搜出的证据已经被证实伪造, 连那个心腹都是被人用钱财收买。

这些都是十五案审时该结的,只要先结了这些案, 把庄丞相摘出来,到时再呈上庄府查的发现,其余种种烦杂的事都将迎刃而解。

敦亲王遇刺失踪的事不到一天传了出来, 旁人不知他去玢州查案,只以为这位逍遥王爷在外惹了什么大仇家。

某些知情人心里却敲起警钟,一查事情大理寺的动静,瞬间头都痛了。

二皇子的幕僚接二连三求见,以为是他所做, 纷纷道句殿下三思,就连董赋也上门说了句“殿下何必做这种多余事, 您只要坐了那个位置, 敦亲王他必定不敢开口。”

程常宣坐在扶手椅上, 一脸茫然, 自然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他前天是让人出去过,但他只是想保护庄怀菁,被相府的人发现后就回来了。他又不傻,怎么可能去动查案的人,还留下那么明显的证据。

前些日让幕僚寻个救相府的法子,都说让他别插手最好,如果被皇帝和太子发现有皇子的手脚,到时圣颜发怒,连累的不止是庄家。

程常宣这几天被柳家的侍卫守着,连门都不能出,一踏出去这些严肃又没脸的就要禀报给柳贵妃,做事束手束脚,还不敢给庄怀菁添麻烦,哪有闲工派人去刺杀?

他想着等庄怀菁找借口来找自己,邀他出去商议对策,等了这么久也没见人,才让人去跟着,没别的想法。

结果太子让人过来问了几遍,话里话外都透着二皇子你快承认吧我们都知道这句话,又问他敦亲王下落,气得程常宣差点把人打了一顿。

八月十五本是中秋佳节,庄丞相早上便被大理寺的人带走,庄家只派了几个下人跟着,庄怀菁站在相府大门前,看着他们慢慢远去。

一辆马车从偏侧巷口驶出,停了过来,万管家在里面等候,庄怀菁上了马车,她今日穿得素净,微白的面容平添柔弱之姿。

万管家道“相爷的事午时就会结束,老奴查了,敦亲王还是没有着落,这几日也派人在几个城门守住,只要一有消息,他们会立即来禀报。”

庄怀菁应了一声,她不急,只是怕敦亲王回来过早,会耽误今天的案审。她提心吊胆小半天,见庄丞相平安无事出来时,眼眶湿润。

庄丞相无罪释放的事传得快,一出来便有好几个恭贺的,他摆手摇头,回了相府的马车。

庄怀菁没随他回去,万管家跟她下了马车,捧着东西,让守门的侍卫通传。庄丞相的事才审完,约摸是料她无事,所以太子召见了她。

万管家和她走在曲折的回廊中,他道“大小姐莫怕,其余事由老奴来说,您不必担心。”

薄面纱遮住庄怀菁的脸庞,她双眸平和,摇头道“万叔,我来就行。”

侍卫领他们到太子平日处理政事的屋室,有人去禀报,出来之后领他们进去,又退在门外。

这间屋子熏着淡淡的香,地板干净,两侧摆檀香木的方桌扶椅,用金钩挂起的帷幔靠在柱旁,庄怀菁和万管家跪下行礼。

太子头也没抬,继续翻看今天的案卷。

云纹案桌上摆一杯茶,已经凉了,却也没换,他道了句平身。

庄怀菁开口道“殿下想要的证据,臣女已经找到,万叔。”

太子停下手中动作,抬起了头,万管家上前,把东西放在案桌上。

庄怀菁道“里面查有一些人的身份与住处,同时还有证人所在,京中最大的茶楼是他们为谋利建造,用官权徇私枉法。”

程启玉看她一眼,把盒子打开来看,里面装了许多信件,整齐分开标记。

这么短时间,倒是难为他们准备这么多。

“他们曾派人下玢州,伪造许多虚假的证据,所谓的证人在某 段时日十分有钱,赌场的老板可以证明。父亲当年与先祖帝在玢州征战,他们便想了恶毒的法子,不仅想借当年渣战乱失踪的梁王妃,让庄府蒙上窝藏前朝余孽的罪名,更是想让陛下背负冤枉忠臣的罪名。”

庄怀菁道“其他的余种种竟然不少,臣女还查到有人同皇宫联系,这才赶紧过来通传与殿下,为避免打草惊蛇,臣女并没有派人将其捉拿,只是让人看住,望殿下尽快受理。”

程启玉应了声是吗,随后一一打开,他微微挑了眉,发觉里面写的要比他想象得要细许多,竟连小面摊的小贩都查到了,还盗出了两份信。

他看了有半刻钟之久,随后沉声开口道“你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程启玉这话的语气淡,问得却颇有压势。

他手上的东西比庄怀菁要掌握得多,她自然没有慌张,冷静道“臣女不敢有所欺瞒。”

程启玉微抬手收起来,合上信封,又整齐放在一旁,淡声说道“既然如此,便回去等消息吧。”

庄怀菁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纤细的背部都有些汗湿。太子想要的,果然只是庄家给出的证据,真假并无所求。

“多谢殿下。”

她的话里编造的不少,太子应该听得出,但她也只能继续说下去。

她查的那些人,有好些个小偷小摸惯了,一笔意外之财定是有。那些人里万一真是以前伺候过梁王妃的,见过庄丞相的可能性便很大,到时若是指证,也只要咬紧庄丞相是因为在玢州随军打过仗,所以很多人认识他。

万管家没见过他们两人间的相处,见庄怀菁这样不怕太子,太子也没太难为,几句话便过去了,心中有种莫名的异样,只觉他们之间关系比他想象得要好许多。

他来之前,以为太子会把事情全都问一遍。

他还没想出个条理,庄怀菁便突然开口“万叔,我还有些小事想问太子殿下,你先出去吧。”

万管家愣了会儿,应声下去。

程启玉抬头看了庄怀菁一眼,又继续把东西都放进盒中,合上之后,站起身把这盒子放在了后面的书架上,程启玉从中抽出一本书说“你要问什么?”

他动作忽然顿了顿,有力的劲腰突然被一双手环住,她的额头抵住他宽厚的背,听见庄怀菁道“希望殿下能护父亲平安。”

如果不出意外,这一个月内事情便会结束,之后庄丞相呈递辞呈,庄府会举家离京,庄怀菁只想这一个月平安度过。

程启玉转过来,庄怀菁望着他,慢慢摘下面纱。

他显然料到她要做什么,开口说道“这里是大理寺。”

“嗯。”她轻轻咬着嘴唇应了一声,静静仰头看着他,“只是想让殿下高兴一点,难道不行吗?”

他回道“不需要。”

背后的书墙有许多案卷,有些已经很老旧,还有些是刚出来没多久的。庄怀菁意外在里面瞥见几个名字,有些熟悉,她在当日庄丞相写给她的那些官员名单中见过。

“殿下总这样口是心非,”庄怀菁敛下心思,轻声道,“您这身体憋不得,若是到时憋坏了,该不好了。”

那些人几年前就已经入土为安,现在家中亲属在朝当官,太子这怎么有这些东西?他放着有什么用?

程启玉猛然把她抵在放有文书的案桌旁,他的大手撑着案桌,另一手拿着本书,颇为强势,庄怀菁慢慢垂眸,脖颈白皙。

八月十五那天下午,有人见庄家的大小姐前往大理寺求见太子,说了什么事并不知道,但太子那天似乎异常动怒,听说还打碎了个茶杯。

太子素来是个淡性子,极少有能让他如此情绪外露的事,庄家小姐出来时垂着眸,眼睛都红了,不知道是不是被训斥厉害。

不知内情的人想了半天,没敢去问;有知道点内情的,以为庄家小姐又是送礼求情,说错了话触怒太子。

敦亲王还没回来,就算他查得再清楚,只要没有证据,连太子自己都不会认。

那天之后,京中暗潮涌动,加派了许多侍卫,尤其是二皇子府和相府,被盯得密不透风。

明眼人瞧得出这是要有事的前奏,怕被连累,马车都绕过那附近。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2月18日01:56:3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4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