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轰动美文墨燃楚晚宁木桶play 楚晚宁被墨燃做晕了

admin
admin
admin
1319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23日01:30:59 评论
摘要

楚晚宁终于觉得有些不对了,两个字搭上弓弦,语气凌厉,刺破这诡谲的静谧。“搓背。”“……嗯?”墨燃潮湿的嗓音凝在喉咙里,带着些鼻音,显得很性感,“什么?”这实在是楚晚宁急火攻心时想到的借口,但既然声已入耳,他有力难拔,便只得故作镇定,沉冷道:“既然来了,就搓个背再走。”墨燃:“……”

墨燃把楚晚宁按着干 楚晚宁哭求踏仙君 第142章 师尊,这是酷刑

原来就在墨燃转头的千钧一刻,楚晚宁脑中电光火石,几乎是在最后须臾反过身子,胳膊交叠着撑在墙面,留给对方一张匀实有力的后背。

这样墨燃就看不到他的正面了,楚晚宁觉得自己真是头脑机敏。

这个傻子,根本不知道自己暴露在墨燃眼皮子底下的,是低洼性感的腰窝,是饱满结实的臀尖,是一双修长有力的腿……他就像一只自己剥了皮的兔子,架在火上烤的焦黄酥脆,简直就差说一句“请吃,多谢。”

墨燃觉得喉咙都干了,眼底似有血丝,隐忍半晌,才道:“师尊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

…嗯…这个姿势确实有些怪异,该怎么说才能不动声色地蒙混过去……

楚晚宁侧过半张脸,神情冷肃,欲盖弥彰。

墨燃已经放下衣服,朝他走来了,或许是因为逆着光线,他总觉得墨燃脸上的表情令人不寒而栗,像是丛林里饿久了的狼,看到一块鲜嫩的肉,可肉是挂在捕兽夹上的,那匹狼犹豫着,腹中的饥渴与脑中的理智在激烈交战,战火从身体里蔓延到眼睛里,墨燃的黑眼睛很亮,散发着幽光。

楚晚宁终于觉得有些不对了,两个字搭上弓弦,语气凌厉,刺破这诡谲的静谧。

“搓背。”

“……嗯?”墨燃潮湿的嗓音凝在喉咙里,带着些鼻音,显得很性感,“什么?”

这实在是楚晚宁急火攻心时想到的借口,但既然声已入耳,他有力难拔,便只得故作镇定,沉冷道:“既然来了,就搓个背再走。”

墨燃:“……”

“这几天忙来忙去,身上都是汗,觉得不舒服。”楚晚宁竭尽全力显得很随意,很云淡风轻,“搓洗干净总是好的。”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骗过墨燃没有,谎话说的是不是还算自然。

但总之,最后墨燃还是听了他的话,乖乖地取来了一块毛巾,用温水浇透了,替楚晚宁搓起背来。

晚夜玉衡一向英明,这当真是他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

这世上最煎熬的是什么?

是热爱的人就站在自己身后,隔着一条粗糙的毛巾,一双宽厚的大手为他搓洗,每一道擦洗过的地方都像帆过春水,留下些微的痕迹。墨燃的力道虽已收敛,却依旧很悍,何况他的皮肉从未被人这样触碰过,只觉得寸寸肌骨都在战栗,他不得不绷紧了身子,才能勉强维持镇定,不被身后的人看出自己的异样。

他的额头抵着墙,在墨燃瞧不见的地方,嘴唇紧紧咬住,凤眸尾梢泛着潮红,心念是那样滚烫灼热,甚至如枝上露浓,迷雾里微微湿润……

他还是个未经此事的人,又如何,在深爱之人面前,忍受如此刺激,故作清高。

太难受了……

可若是问墨燃,这世上最煎熬的事情是什么?

恐怕答案会迥然不同,他大概会说,是那个人站在你面前,手抵着墙,肩背舒开,那个人浑然不疑自己,只坦荡荡地把一切都交给你,由着你隔着一条碍手碍脚的毛巾,怀着龌龊肮脏的心思,滚烫的手揉过一片早春微雪。

他当然知道自己是在给师尊搓背,可是稍一用力,那人的皮肤就泛起红,有着被欺辱、被凌虐般的遐思。

帕巾抚过他的肩胛骨,细细地擦拭着,不由自主地,力道逐渐发狠。他感到身下的人微微震颤,但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盯着那白皙饱满的弧度,克制到眼中爬满血丝,才不至于丢了搓澡巾,直接用手抓上去,勒出五道勾魂摄魄的红痕。

他早已尝透了眼前人的销魂滋味,又如何,在这个人面前,隐忍吞声,强做君子。

太难受了……

两个人各自难受了半天,再搓下去恐要搓出火来。

楚晚宁终于按捺不住,哑着嗓子,说道:“好了,你出去吧,剩下的我搓的到,我自己来。”

墨燃几乎是骤然松了口气,额头已尽是细汗。

他沉声道:“是……师尊……”

门帘子一掀一落,墨燃出去了。

楚晚宁很久没有回过神来,他依旧伏在墙上,额头抵着墙面,他的耳根是血红的,和背后被揉搓过的痕迹一样,也不知道墨燃究竟瞧见了没有。

“……”

他微睁开凤眸,似乎因为屈辱,他咬着下唇,犹豫良久,还是伸出手,喉结微微地攒动着,雾气中一片模糊湿润,周遭的水汽几乎浓的无法化开……

原本他跑回来冲凉,是为了压下这污秽的情绪。

岂料人算不如天算,机缘巧合之下,墨燃却把他推进了欲海更深的浪涛里。一直靠着清心心法抵御人性的楚晚宁,终于在这一天,忍不住以最普通、最难堪的凡人的形式,替自己纾解起了几乎要满溢出来的爱欲。

他的嘴唇微微开着,凤眸半眯,神情有些可怜,又有些委屈……

他抵着冰冷的墙面,额头却是火烫的,他漂亮的肩背低耸,喉结滚动,压着低沉的呼吸和幽咽。

那么罪恶,却又那么好看。

像是堕入了蛛网的白色凤尾蝶,在严丝合缝的情潮里,无力地振颤着自己的翅羽,却再也、再也、再也脱不了身。

他终是脏了。

脏到骨子里,脏的那么凄惨,那么惹人怜惜,诱人侵占,教人上瘾。

到最后,楚晚宁几乎是愤恨的,一拳砸在了墙上,他是那么狠,那么恼,那么不甘心,以至于用的力道极大,指骨磨破,渗出了血。

“混账。”

不知是在骂自己,还是在骂墨燃。

楚晚宁的眼眶是湿润的,有情有意,有仇有恨,还有茫然。

转眼他们来玉凉村已半月有余了,农忙将尽尾声。

从搓澡的那日起,楚晚宁就对墨燃避之如蛇蝎猛兽,他倒是没有觉察出墨燃的异样,可是他受不了自己的改变。

一个人,清淡高雅久了,就会特别容易端着,不然楚晚宁以前动不动嫌弃别人双修结道侣干什么?还真不是嫉妒,玉衡长老是真觉得有些受不了,觉得腻歪,嫌弃。

他不看春宫图,那是真的不愿意看,不是装样子。对于楚晚宁而言,“喜欢”、“亲吻”这种事情尚且可以接受,但若到了更近一步,比如抚慰,再比如其他,他就脸色发青,接受不了了。

这就好比一贯吃素的人,你给他碗里头偷偷搁点猪油,他大概会觉得香,但如果你给他一块烤的外表焦黄,里头却还带着血腥味的肉,他怕是能恶心死。

那天昏头昏脑地发泄之后,楚晚宁就清醒过来了,他喘息着看着自己手上的粘腻,只觉得兜头被浇下一捧凉水。

脸都青了。

自己是在干什么?竟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崽子撩得无法自持,居然要靠自我抚慰来平息内心的潮涌。

楚晚宁背后直起鸡皮疙瘩,所以,之后他遇到墨燃,都是退避三尺,唯恐一个不小心又放出自己心坎里的洪水猛兽,做出什么令自己后悔的事情。

他退,墨燃也退。

墨燃也是真的后怕,他发觉自个儿对于楚晚宁的渴望,好像远远高于预测,他先前筑起的堤坝,就快要拦不住汹涌的波流,他骨子里的热烈,随时都要涌溢出来。

他深知人性与兽性只是一念之差,他不愿意因为这一念之差,再一次伤害楚晚宁,因此他也下意识地规避着楚晚宁。

两个人距离拉远了,反倒多了些徒弟恭敬,师父慈善的错觉。

日子相安无事地过着。

这天村里的猎户在山上屠来一只肥美的獐子,村人提议晚上在村口的小晒场上,办个篝火会。

于是各家各户都拿出了一些吃食,或是糕饼,或是肉干,村长还开了两坛子高粱酒,热热闹闹围坐一团,映着篝火,闻着烤獐子的油香,喧哗吃喝,好不痛快。楚晚宁和墨燃没有坐在一起,两人隔得有些远,中间烧着烈火,他们隔着火互相看着对方,又不想让对方发现。

你瞥我一眼,以为是悄无声息的,但两束目光总是在半路撞见,于是佯作只是无意扫过,淡淡地垂下去,过一会儿又乘人不备,偷偷爬上对方脸颊。

橙色的火光在涌动,柴火在噼啪作响。

周围欢声笑语,觥筹交错,可他们谁都听不见,谁都看不见,天上一片月,唯照两人心。

村长开的酒很快就见了底,但诸人却觉得不够尽兴。

墨燃想起自己屋子里还有一坛上好的梨花白,就打了声招呼,起身回去拿酒。

走到一半,却听到身后有动静。

他回过身来:“谁?”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立刻一顿,然后一双葱绿色绣着黄花的鞋子从拐角慢吞吞地蹭出来。

墨燃愣了一下:“菱儿姑娘?是你啊。”

菱儿酒稍微喝的有些多,雪玉般的脸颊上泛着酡红,嘴唇更是丰润鲜艳,她站在月色里,凝睇含情,饱满的胸膛随着有些急促的呼吸而一起一伏,她说:“墨仙君,你等等,我有话要跟你说。”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2月23日01:30:5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5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