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非凡美文楚晚宁被墨燃囚禁做了什么 踏仙君楚晚宁MONO猫弄

admin
admin
admin
715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23日01:25:59 评论
摘要

金红色的枕褥在身下潋滟,鼻腔里窜上一股熟悉的味道。楚晚宁看着墨燃的脸,曾经做过的梦终于在这一刻和现实重叠。原来这些竟不是梦,竟是真的。他和墨燃竟早已有过肌肤之亲,他们竟早已成婚,他被墨燃囚禁,跪在冰天雪地恳求见墨燃一面……都是真的。时至此刻,楚晚宁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感受,又或许在那迷香的蒸腾下,他的神智也渐渐和另一个世界的楚晚宁重合。

楚晚宁被墨燃囚禁小说 楚晚宁被墨燃囚禁abo 第243章 【龙血山】其三

金红色的枕褥在身下潋滟,鼻腔里窜上一股熟悉的味道。

楚晚宁看着墨燃的脸,曾经做过的梦终于在这一刻和现实重叠。原来这些竟不是梦,竟是真的。

他和墨燃竟早已有过肌肤之亲,他们竟早已成婚,他被墨燃囚禁,跪在冰天雪地恳求见墨燃一面……

都是真的。

时至此刻,楚晚宁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感受,又或许在那迷香的蒸腾下,他的神智也渐渐和另一个世界的楚晚宁重合。

感其所感。

知其所知。

当一切如此真实地逼近,浓重的亲吻落下来的时候,楚晚宁阖上了双目。

他觉得很痛苦。他究竟是谁?

是仗剑红尘的北斗仙尊,还是匍匐君下的那个可笑的楚妃?是得到了墨宗师真心的楚晚宁,还是被踏仙君仇恨的师尊?

一切渐渐的都不再那么清楚,眼前飘过桩桩往事,犹如溪流里的浮红落花,他试图去捕捞那些回忆,可都看不真切。

最后,竟只有罗帐之间的情事是鲜明可见的。

两位主角的不友好交流内容请呼叫肉乎乎大魔王不好意思删节前字数要和删节后保持一样我只能持续重复肉乎乎大魔王肉乎乎大魔王。

过了很久,楚晚宁的神识才慢慢回归。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与之回归的,不仅仅是知觉,还有如江流奔涌的前世记忆。

在他和墨燃结合之后,都纷至沓来。

他想起了天裂时,师昧死去,墨燃跪在雪地里伤心欲绝。

他想起儒风门血流成河,天地变色,墨燃纵情长笑着,将叶忘昔的琵琶骨生生击穿。

他想起自己被做成血滴漏,想起红莲水榭里墨燃将他救醒,却把他软禁深宫,再也不能有所作为。

一件件地,都想起来了。

石洞已恢复了原本的面貌,他能觉察到自己躺在冰凉的地面,一声狼狈,太过疯狂,墨燃自背后紧紧抱着自己,那青年的胳膊在颤抖,彼此身上都是微凉的汗水,空气中弥漫着湿润的气息。

都想起来了。

楚晚宁没有动,没有说话也没有生气。

他的头很痛,近乎劈裂般的痛,他感到在两人结合的过程中,有某种瞧不见的东西,从墨燃体内,转嫁到了他的体内。

正是那个东西让他恢复了前世的记忆。

可那究竟是什么?

一时要接收的回忆太多了,楚晚宁脑颅内疼的厉害涨得厉害,他觉得自己一定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他一时理不清。

“师尊。”墨燃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是那样的小心翼翼,像是初春时枝头的嫩蕊,哪里还有方才暴虐的模样,“对不起……”

他被墨燃拥在怀里,他没有回头,却能从声音里想象出墨燃此刻湿红的眼眸,心疼而歉疚的神情。

“对不起,我还是……我还是弄疼你了……”

刚刚在熏炉的掌控下,墨燃也和楚晚宁一样,虽然意识清醒,但一举一动却根本由不得自己。当他失去控制地钳制住这个珍爱之人,急躁而狠心地得到这个男人时,他是痛楚的。

他根本不愿意这样……他看着楚晚宁在自己身下眼尾通红,只想俯身去温柔地亲吻他,安慰他,包容他。可是嘴上的言辞是那么刻薄,手上的动作也是那样凶狠。

他心中痛极。可是又能如何呢?他根本掌控不了自己。

楚晚宁伏在冰凉的石面上,头疼欲裂,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就没有。他听着墨燃的道歉,却只觉得耳中嗡嗡,眼前阵阵晕眩,随时都可能再次失去意识。

他开口,因为方才叫地实在太惨了,所以嗓音嘶哑地厉害:“你先……你先出去……”

墨燃抿了抿唇,没有吭声。

他比楚晚宁早一些恢复意识,其实在能控制身躯的时候,他就已经这么做了,可是楚晚宁被欺负得那么凄惨,竟到此刻仍觉得那柄摧心折骨的凶器还在,未曾抽离。

墨燃心中更是难受。

在踏进山洞之前,他原以为会看到和回忆卷轴类似的法咒,却不曾料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当年的死生之巅,新婚之夜。他一身金红华裳,推开了红莲水榭的大门。

墨燃当然知道自己做过什么,却不曾想过竟会以这种方式,要再现当时的情形。

他不想再做伤害楚晚宁的事情,不想成为踏仙帝君——但他身不由己。更要命的是,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做着这样暴虐的事情,内心深处其实是悸动而兴奋的。

无论是踏仙君还是他,其实都迫切渴望着对楚晚宁的撕咬与征服。

再怎么忍耐又怎样呢,他到底还是那个墨微雨。

变不了。逃不过。

刚才做那些疯狂之事的时候,墨燃听着楚晚宁那明显压抑着的声音,脑中像起了灭顶的潮流,那兴奋的潮流感与强烈的愧疚冲撞,水花四溅。

他忽然分辨不清自己是谁,是踏仙君还是墨宗师,是善是恶是忠是奸。

俯仰之间,他摩挲着楚晚宁的脸颊,说着那些自己曾亲口道出的混账话……楚妃?

是啊,他前世对楚晚宁做过三件最过分的事情,其一杀之,即对其动用了杀招,其二辱之,即强迫与之欢好。

其三,娶之。即,夺其身份,困其一生,碧落黄泉,为他所有。他就因这一己私欲,把那个铮铮傲骨的仙尊,弄成自己名正言顺的侍妾。

虽然这世上其实并没有太多的人知道当年帝君纳的“楚妃”究竟真容如何,但强迫他以红盖遮面,在众目睽睽之下与自己拜堂成亲,且屈居次位,这是不争的事实。

他也不知道自己当年这样做,究竟有什么意义。

其实他如果真的想要楚晚宁难受,大可以闹得沸沸扬扬,让天下皆知他墨燃娶了自己的师尊,让所有人都知道北斗仙尊如今成了踏仙帝君帐里的人。

为什么不这么做?

反而谨慎地保守了秘密,甚至很长一段时间,连皇后宋秋桐都不知道那个神秘的“楚妃”到底是何许人物。他心怀报复,作天作地,最后只演了一场没有看客的戏。

他却唱的有滋有味。

为什么?

他甚至想起了楚晚宁死去之后,他一心想给他立个碑,却又怕天下人看穿他,笑话他,所以只能自己拿着一个镐,在通天塔前掘了亲手掘了一个墓,埋进去的,是当年楚晚宁与自己成婚时穿的那套婚服。

踏仙帝君坐在碑前,托着腮想了很久,他很想写:

先师楚晚宁之墓

但觉得这样写,自己仿佛就一败涂地了,像个一无所有悔不当初的怨妇,那场面着实是可笑的。

他提着不归磨蹭了半天,最后眼睛一亮,想到个狭蹙又亲昵的做法,他于是呵呵地痴笑起来,以刀为笔,一笔一划写下了:

楚姬之墓

写了这四个字,他觉得胸中一口横冲直撞的气似乎出了,可他仍觉得不够,他想到楚晚宁那张清冷孤高,总是不爱正眼看他的脸,心中又是恼恨,又是缠绵——他以后再也瞧不见这样的神情了,于是踏仙帝君依旧无可救药地当着他的怨妇,他心中狠毒地想。

楚晚宁弃他而去。

留他独活。

楚晚宁好狠的心,竟以死来报复他。

过分。

他怨戾地瞪着熬到血红的双眼。

对,真过分。

所以他要折辱楚晚宁,欺负楚晚宁,要让楚晚宁在九泉之下也死不瞑目,等自己百年之后下了地狱,还能纵情大笑着去嘲讽那家伙两句,跟那个白衣胜雪,一生清白的人说——

你没有赢,是我赢了。

你看,你死了,我还是能这样欺负你。

踏仙帝君抱着刀,在坟前想了很久,想到夕阳西沉,暮色四合,想到黑夜降临,银勾漫照。

在如水如霜如白衣的月色里,墨燃终于拿起不归,一笔一划地,在墓碑上又加了四个字:

卿贞贵妃

石灰簌簌,刻完了。他托着腮嘿嘿地笑出声来,心想,这真是个再好不过的谥号,印证了楚晚宁是他的人,管他愿不愿意呢,都必须贞于自己,完美极了。如果楚晚宁能被自己气活过来,那就更好了。

他怀着这样的期待,竟两眼发亮,乐呵呵地跑去了红莲水榭。

楚晚宁的脾气最大了。

这样的屈辱,怎么会愿意受呢?

所以快醒来吧,醒来再与他一决高下,一论高低,这次看在他重伤未愈的情况下,自己也可以让他一招。

实在不行的话,十招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醒来吧。

他站在荷花池前,望着里面那个肌骨未损的尸身。

本座都让你十招了,你要识趣。你看本座给你立的碑,难道你不生气吗?不想拽住我的衣襟朝我怒吼低喝,你甘心一生清名,最后变成了荒唐的八个字——卿贞贵妃,楚姬之墓?

醒来。

醒来。

他从面无表情到神色狰狞。

但楚晚宁躺着,不说话,也不动。

很久之后,墨燃才终于明白,他到底是得偿所愿,赢得了他一直以来期望得到的驯顺。

他的师尊,他的仇敌,他床榻上缠绵的伴侣,他的楚晚宁。

终于听话了。

寂静冰冷的龙血山石窟内,墨燃抱着伤痕累累的爱人,一时谁都没有说话。

然后,他忽地想到那个雨夜,在无常镇的客栈里,怀里的人曾是那样青涩却热切,与他翻滚缠绵,耳尖通红地,低声问他舒不舒服。

那个时候,他曾在心里赌咒发誓,这一生定不能再伤害楚晚宁半分,他想要循序渐进,小火慢煨,他想要一点点地让楚晚宁适应他的爱,最后给楚晚宁魂灵结合的战栗。

他做过许多打算,有过很多念头。

甚至设想过无数次,他们第一次真正的结合,会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天边是霞光还是星斗,窗棂落着海棠还是杏花。

但他唯独没有料到会这样。

爱欲交融,肌肤相贴,他们这辈子第一次的结合竟是那么荒谬,痛楚,而又疯狂。

两人都疲惫至极,墨燃躺在他身边,胸腔里渐渐生出一种极为特殊的感受,似乎心脏里有某个洁白东西在剧烈震颤,而后地裂天崩,犹如百年巨木被连根拔起,带着簌簌泥沙破土而出。

那个纯洁的东西,似乎包裹着他心脏里某种肮脏而可怖的东西,疯狂地向外挣扎,一黑一白两样东西极速从他体内挣脱而出。

他不知道从自己心脏里窜逃出的这两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他没有闲暇去多想,因为楚晚宁说:“你先出去。”

墨燃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一声不吭地忍心口处的剧痛,慢慢地把散落一地的衣衫拾起,默默地替楚晚宁重新穿上。

这些衣服穿了很久,因为他几乎不敢去动楚晚宁身上太多的十分,那些过分荒唐的痕迹无疑昭示了他刚才都做了些什么,也昭示了楚晚宁此刻究竟会是怎样的滋味。

他也不敢去看楚晚宁的脸。

那双眼睛里此刻会有什么?

失望,愤恨,空洞……

他不愿再想下去。

墨燃花了很久,才把楚晚宁的衣衫穿好,这个时候他的头已经很疼了,浑身都沁着冷汗。

他不知道这种疼痛究竟缘何而来,大抵是跟刚才心脏里缺失的那两样东西有关。他忍着疼,握住楚晚宁冰凉的手。

实在没有勇气去看楚晚宁的脸,所以他就那样盯着那只手,踟蹰许久,轻声问:“师尊都想起来了?”

“……嗯。”

墨燃便愣了一会儿。

他脸上带着一种茫然,那种茫然像极了是无家可归的弃犬,他就这样怔怔地出了一会儿神,而后闭上眼睛。

曾经无数次畏惧这件事情的发生,可当审判真的来临时,他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是这样的平静和安宁。

好像一个惴惴不安的逃犯,终于被押解进了牢狱。

他站在那一方凄清的囚室里,环顾四周,从前所害怕、所逃避的噩梦终于既成现实,心底里竟好像一块石头落了地。

逃亡时永无宁夜。

而堕入网中后,却终于一夜好眠。

再也不用逃了。

没有了希望,也没有了忐忑。

竟成释然。

“我现在很乱,很多东西……都还不清楚。”或许是因为方才叫地太激烈,又或许是因为往事袭来的疲惫,楚晚宁声音沙哑,面色也比墨燃更为难看,“太乱了。”

墨燃鼓起勇气,抬手摩挲着他苍白的脸颊。

尽管他自己的手也抖得厉害。

“墨燃……”他几乎是有些空洞地喃喃,“踏仙帝君……”

“……”

蓦地合眼,睫毛颤抖,眉心成川。

“那就先别想了,睡一会儿吧。”墨燃红着眼眶,手指滑过他的脸庞、鬓发,“我陪着你。”

楚晚宁似乎轻轻颤抖了一下。

墨燃只觉得心痛如绞。

“师尊,别怕。是我,不是踏仙君……我再也不会伤害你了,再也不会了。”

楚晚宁微掀睫羽浓荫,那漆黑的睫毛下面有湿润的光泽在闪动,墨燃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他似乎想要和自己说些什么。

可是话最终还是没有出口。

楚晚宁阖上了眼睛,在最后一刻把脸转过去了,身子下意识地蜷缩起。

“师尊……”

“我有一句话,想要问你。”

“……”

“……如果……你早点知道当初在无悲寺外给你一壶米浆的人是我。”楚晚宁的嗓音极为疲惫,“……巫山殿的那些年,你会不会放过我?”

这一问犹如利刃尖刀,直刺听者肺腑。

他知道……楚晚宁竟已知道……

其实也是,前世他执念颇深成日介地去找他的恩公哥哥,楚晚宁就在后宫,不可能不清楚。

这些前世的楚晚宁都看在眼里,但他不说……曾经那么多年朝夕相处,楚晚宁都没有把这个真相说出口,直到今日,痛苦终于摧枯拉朽之力压垮了他。

墨燃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他哽咽了,不知当如何答话,只是伸出手,想拥住眼前的人。可是手才触上就感到楚晚宁的肩膀在微微颤抖着。

他在哭。

但墨燃知道,他再也不想要自己瞧见。

过了一会儿,墨燃实在支持不住了,他虽然不知道前世的楚晚宁到底为什么要设下这样的一个迷阵,但心口的异样感却是越来越鲜明。

这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胸腔处似乎飘着一缕薄烟,径直飘到楚晚宁的胸背之间,那薄烟太淡了,以至于方才都没有觉察。

仔细一看,才发现那烟雾一会儿泛着黑气,一会儿又洁白如玉,湍流不息地从自己的心脏处,流到楚晚宁的心脏里。

这是些什么?

他注意到黑色的东西被楚晚宁的身体不断阻绝于外,渐渐汇聚成一团墨色,被吸纳到旁边的香炉中。

到底是什么?

他想要提醒楚晚宁,可是却发现楚晚宁不知何时已经又昏迷了过去。庞大的前世记忆令人不堪重负,更何况这些记忆还是凌乱的,要在楚晚宁的脑内重新盘绕、重组。

“师尊。”

疼……怎么会这么疼?好像心脏里有两股势力在做拉锯。黑的和白的,纯澈的和污脏的。

 墨燃黑眉紧蹙,挣扎着站起来,走到那个熏炉旁,颤抖地揭开炉盖。

失去意识前,他最后一眼看到的,是那些流涌出来的黑气——在香炉里,逐渐凝聚成了一朵黑色重瓣花的模样。

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2月23日01:25:5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5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