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轰动美文燃晚棋子车文 墨燃楚晚宁珍珑棋子play

admin
admin
admin
2904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25日02:29:28 评论
摘要

她喝道:“墨燃!果然是你在捣鬼!”这女人声色清朗,犹如冰泉,极易辨识。这一声,引得周围一圈修士纷纷侧目,果见那棋子与木烟离打得如火如荼,却不曾动墨燃分毫。众人这才发现,几乎所有降临死生之巅的棋子都仿佛将墨燃视为党羽,全都避开他,不伤他。有人怒喝道:“当真是墨燃那狗贼在作祟!”“他与这些棋子是一伙儿的!”

楚晚宁被墨燃塞棋子在哪一章 燃晚棋子play 第263章 【天音阁】旧梦重演

墨燃的自白结束了。丹心殿里一时无人出声,俱是寂静。

孰对孰错?孰是孰非?

个人心中虽自有计较,却也无法再说个绝对。

墨燃没有去看薛正雍一家的脸,他垂着睫毛,半晌道:“当年,我以为自己就要死在火海里了。但是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死生之巅。那个包打听先生坐在我床头,见我醒来,就按住我的肩膀,告诉我——从今往后,我就是死生之巅的公子了。”

他顿了顿,轻笑道:“是伯父的侄子。”

丹心殿地上绣着杜若繁灿,墨燃望着那姹紫嫣红开遍,神情淡然。

“那个包打听先生,怕没有赏钱拿。所以当伯父从失火的醉玉楼把我救出来,焦急地问他,这个是不是他要找的孩子时,他点了头。”墨燃道,“他这一点头,就改换了我的命运。”

玄镜大师叹息道:“阿弥陀佛,墨施主,你能心安吗?这么多年,你从未想过要与薛尊主坦白吗?”

“怎么没想过,刚醒来的那段日子,我很不安,很想坦白。”

墨燃的目光有些朦胧,似乎望到了那隔世的岁月。

“但是,听到我醒了,伯父……就来看我,伯母亲手给我煮了挂面,我记得卧了三个荷包蛋,都是糖心的,还有满满的肉沫盖在上面。她跟我说……怕我刚醒,不消化,切碎了才容易下咽。薛蒙也过来,送了我一整盒的糕点。”

缓缓阖眸。

“我吃了那碗面条,那些花糕。真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他们这样对我笑,待我好……我若是说,醉玉楼的火是我放的,我杀了你们的侄子,你们的弟妹……那会怎么样?”墨燃轻声道,“我说不出口。这句话在喉咙里咽着,越到后面……我就越不知道该怎么说。”

玄镜大师轻叹:“唉……”

“我知道墨念是个怎样的人,他性子懒散做事轻浮,我初时不清楚伯父对他究竟有没有太多了解,所以一举一动便也尽力学着他。后来发现伯父不知道,我也就不再事事以他为准。”墨燃说停了一会儿,缓声继续,“……说到底,我与墨念一家有深仇血债。但最后,我却占了他们的亲人。”

死生之巅诸人皆是怔忡茫然,不少与墨燃有过接触的弟子或是长老都呆立着,心头交集百感。薛正雍和王夫人则没有说话,他们怔怔望着墨燃的身影。

这个孩子,从少不更事到一代宗师,他们一路看着他长大。

可现在却告诉他们,这一切,从开始便是错的。

墨燃不是他们的侄子,更有甚者,他们之间甚至隔着人命,隔着血仇。

该说什么?

该做什么?

薛正雍不知道,王夫人亦不清楚。

他们没有见过“墨念”,对于亡兄所有的亏欠与思慕,都寄托在了这个叫墨燃的孩子身上,他们不知道墨念是谁,却摸过墨燃的头发,牵过墨燃的手,被墨燃唤了一声又一声的“伯父”,“伯母”。

薛正雍心乱如麻。

沉寂中,木烟离说道:“墨燃,你虽可怜,但罪行累累,不可轻饶。枚数下来,你知你犯了多少大孽?”

墨燃素来不喜天音阁,他闭目不答。

木烟离睥睨着他,声如钟罄,其音郎朗:“你滥杀凡人,纵火烧楼,骗取身份,谎冒公子——蛟山之上,你明知自己身上流着南宫家的血,却冷眼旁观,居心难测,孤月夜你大开杀戒,血溅厅堂——你所求究竟为何?”

“我再说一遍,孤月夜的人不是我杀的,是生死门开启之后两世交错,那个人根本不是我。”

“生死门是第一禁术,几千年没开了,你不觉得你的托词太过荒谬?”木烟离冷冷道,“怕不是你身为南宫后嗣,留有不甘,野心膨胀,想要设计颠覆上下修界?”

“木阁主言辞太过。”姜曦听到这里,忍不住皱眉,“在我看来,墨燃没有任何想要颠覆上下修界的动机,如果他要做这些事情,在蛟山随意使些手段,恐怕十大门派便会损失惨重。这些地方疑点重重,未明晰前,慎言。”

木烟离冷眼乜他:“姜掌门不必替他说话。哪怕他无意颠覆修真界,以他之前所造罪孽,也足以押至天音阁问审。”

她言毕,抬了抬手,指挥身后随扈:“将墨燃缉拿,带走。”

“等一下!”

木烟离侧目,看着薛正雍:“薛尊主有话要说?”

薛正雍脸上青红交加,他似乎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叫住木烟离,这么多年来视墨燃为己出,已成他的习惯。

他无法坐视着让天音阁就这样带人走。

可是他又该说什么呢?挽留吗?

薛正雍闭上眼睛,牙齿细密地打着颤,他只觉得冷,觉得心底空洞,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生生剜去了。

他将脸埋入掌心,他从来精神矍铄,这一刻却惊现衰老与佝偻。

“薛尊主是想与自己的侄子话别么?”

木烟离为人刻薄,有意无意用了“侄子”二字,更让薛正雍如风中之絮,觳觫颤抖。

“我……”薛正雍喉头喑哑,“燃儿……墨燃……”

他甚至不知该如何称呼他。

墨燃却不再让他为难,他闭了闭眼睛,走上前几步,一言不发地朝着薛正雍跪拜磕落。

三跪九叩。

有人在嘀咕:“磨磨蹭蹭的,做些什么。”

“惺惺作态……”

墨燃对此充耳不闻,大礼毕了,他起身,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此时,薛蒙却忽地冲进了丹心殿,他龙城上满是黑血,极为震愕,他喊道:“外面——”

“怎么回事?”

“外面有大批珍珑棋子杀至,还有许多是蛟山儒风门的死士!!”

众人悚然!冲出殿去——只见死生之巅,百丈云天外,无数修士腾空御剑,袍袖猎猎翻飞。这些人有一半身着制式统一的黑袍,戴覆面,另一半则鹤麾羽衣,帛带遮目,正是儒风门英雄冢的尸群。

“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尸体南宫驷不都已经沉下去了吗?怎的又都冒了出来!是谁解开的禁制?”

话方出口,心中却已有答案。

是谁解开的禁制,还有谁能解开南宫世家的禁制?

不少出离愤怒的目光已向墨燃身上汇了过去。

墨燃此时虽已知幕后黑手为谁,但却百口莫辩。更要命的是,他现在灵力尽失,根本不能阻止棋子进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成百上千的死士降临。

死生之巅一如前世。

刹那间鱼龙翻波,顷刻间将成血海。

——原来师昧所说的“惊喜”竟还没有结束……

“先迎战!”

“把这波棋子都击退!先击退!”

众人出殿相迎,但因他们对此异变毫无预判,而这些珍珑棋子来者汹汹,毫无征兆,所以霎时乱作一团。

墨燃站在殿前,看棋子纷纷降落,他们和死生之巅的弟子短兵相接,与迎战的修士术法相抗。

银蓝轻铠与黑斗篷厮杀一处,混作一团。

他立在玉阶上,眉角阵阵抽疼,眼前这一切近乎是前世记忆的重演——

上辈子,正是他操控着由死人和活人汇聚成的棋子大军,杀尽死生之巅所有敢跟他说“不”的人。

也是从那一刻起,他开始习惯杀人如麻。习惯了人命如草芥,肝脑涂重山。

他还记得当时自己亦是这样立在丹心殿前,叛门弟子墨微雨微笑着俯瞰莽莽群雄,戚戚众生。他的靴边,躺着的是薛正雍与王夫人未寒的尸体。

“从死生之巅起,用你们的血,为我铺路吧。”

前世的冷笑犹在耳边,墨燃眼皮突突直跳,他朝薛蒙大喊:“别打,打不过的!快走,你们都快走!”

人声嘈杂,薛蒙离他太远了,没有听到。

墨燃四下环顾,周遭刀剑争鸣,战乱一片。

他看到姜曦与十余枚棋子缠斗厮杀,那一刻他想到的是上辈子姜曦是怎样倒在自己的刀下——

“你不跪本座?”

“不跪。”

“不承认本座是帝君?”

“不认。”

鲜血飞溅,手起刀落。

打不过的……

墨燃看到踏雪宫宫主低眸吹埙,声透九霄,滞得棋子神识模糊,摆摇不定,可他想到的前世这个宫主最后是怎样十指俱毁,筋骨俱裂——

“为何负隅顽抗?”

“我既为一宫之主,虽无力保踏雪宫平安,但也绝不言逃。”

陶埙破碎,终成绝响。

打不过的。

乱象丛生,墨燃看到王夫人与薛正雍在远处携手御敌,他眼前闪过的却是前世他二人不曾瞑目的脸,凄切和愤怒都凝固在眼底。

透过两辈子,直勾勾地盯着他,怨恨他。

冷。

真冷。

墨燃浑身肌骨都在战栗,指端冰凉,师昧做到这一步……他竟做到这一步!

之前他就觉得师昧带走楚晚宁前的要挟不可轻视,所以才会毅然决然地返回死生之巅。此时他不禁头皮发麻——

要是他当日一时冲动,没有听师昧的威胁,坚持着去追回楚晚宁,会怎么样?

修真界的半壁英杰都在此处,这些人要是都不明不白地死在了死生之巅,又会怎么样?

师昧布置的环环相扣,竟是不给他半分喘息。墨燃举目望去,满山遍野的珍珑棋局……不怕死不怕痛的活死人……尸山血海魑魅魍魉白骨横生……

不能再这样下去,不能再这样下去!!

师昧说过这是给他的“惊喜”,那就不会无缘无故地铺设。既然他回来了,他顺从了,就一定有可解之法的!他不能看着旧梦重演,不能看着死生之巅就此覆灭,不能看着伯父伯母再在他面前死去。

如果往事复又重现,他怎么面对自己……又该怎么面对楚晚宁?

墨燃猛地回神,分拨开重重叠叠的人群,朝自己的伯母伯母奔去。

“别打了!先撤离这里,先离开这里,别打了!根本不可能打得过!”

他嗓音嘶哑,目眦尽裂。他像沉陷汪洋的人,竭尽全力地挣向彼端。他像死人挣向活人,像飞蛾挣向火,一生挣向另一生。

“别打了!快走,都快走!你们打不过的!”

打不过的。

我早已亲眼见过你们的死亡。

走吧,求你们了。

忽地一柄剑横绝去路,剑光森寒。

望去,是木烟离冰冷的脸。

“你是想趁乱而逃吗?”

墨燃怒道:“你让开!”

“你已是修真界重犯,我理应——”

话断齿间,木烟离感到背后生凉,一回头,见一个戴着覆面的棋子劈剑挥落,她忙回身应战,眉目间尽是杀意。她喝道:“墨燃!果然是你在捣鬼!”

这女人声色清朗,犹如冰泉,极易辨识。

这一声,引得周围一圈修士纷纷侧目,果见那棋子与木烟离打得如火如荼,却不曾动墨燃分毫。

众人这才发现,几乎所有降临死生之巅的棋子都仿佛将墨燃视为党羽,全都避开他,不伤他。

有人怒喝道:“当真是墨燃那狗贼在作祟!”

“他与这些棋子是一伙儿的!”

一张张怒火中烧的面目在缠绕盘扭,一只只耳朵里灌入这样的私语与低吼,一双双杀到血红的眼睛朝他望过来。

重叠,重叠。

在这样愤怒的目光里,他又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了。他好像又变成那个踏尽诸仙为尊天下的帝君,他横刀立马破尽千戒他视这尘世为粪土他疯魔!

有人厉声喊道:“拿下他!”

“看住他,不要让他逃了!”

“瞧他能装到什么时候!”

耳中嗡嗡作响,一模一样的愤懑,一模一样的指责,一模一样的讨伐。

两世的场景太过相似了,他甚至能回想起当年自己与楚晚宁的生死对决。

那一天,也和今日一样,墨燃手握珍珑棋子,操控了死人活人走兽飞禽,大军如黑云翻墨,兵戈如霜峰映雪。

他高坐睥睨,垂眸浅笑,看天地颠覆,白昼也变得昏黄。

最后是楚晚宁阻止了他。

是楚晚宁,拼尽全力与他的百万棋子对抗,武器从天问换至九歌,从九歌换至怀沙。

怀沙。

墨燃永远都忘不掉楚晚宁最后召唤出怀沙时,眼里那种悲冷和痛楚。

“传闻这是师尊的杀伐之刃,今日总算得见了。”

楚晚宁那时候问他:“墨燃,要怎样你才能放下?”

他只是灿笑:“放不下啦,师尊,我已经满手是血了。我亲手杀了伯父伯母,杀了同门师兄弟……如今只要再祭上你的人头,我就是空前绝后的霸主了——再没有谁能阻拦我。”

楚晚宁的神情极是刺痛。

他看到了,可是却觉得好不爽快,心里横冲直撞一股报复的恶意,他咬着后槽牙,字句碾出。

“杀了你。这世上就再没有谁,是我不能杀的。”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2月25日02:29:28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