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美文爱你繁花落尽心脏病 时婳霍权辞全部章节

admin
admin
admin
1198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26日14:30:49 评论
摘要

时婳蹙眉,在听到霍司南给霍权辞打电话时,她就已经想要阻止了。都说现在的霍权辞半只脚已经踏进了棺材,霍司南这是嫌他死得不够快,干脆把人整个塞进棺材里去啊。霍司南被骂了滚,也有些委屈,什么嘛,娶个漂亮媳妇儿当摆设,他拿去用用怎么了?在霍家,霍司南是最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而且万事只求自己开心。时婳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男人为了撩妹,根本就没有羞耻心的。

爱你繁华落尽时婳霍权辞 爱你繁花落尽时虐文短篇小说 第22章 你女人我看上了

时婳的眼里闪了一下,突然明白为什么人们都在追逐权势,当初宁夫人在她的面前多么高高在上,可是在面对更加显赫的家族时,只有低下头颅。

宁瑜道完歉后,一直等着时婳的回复,然而低头这么久,时婳始终没有出声。

她感觉自己的自尊被人踩在脚下,她嫁进唐家这么多年,宁家把她捧着,外面把她捧着,何曾受过这种屈辱。

时婳......

她在嘴里反复嚼着这两个字,恨不得嚼烂了吞进肚子里。

时婳掐准了时间,在折磨宁瑜的同时,又不会让人觉得她得理不饶人。

“宁夫人,我接受你的道歉。”

但是我不会原谅你。

她在心里补了这么一句,扭头看向了依旧跪着的宁晚晴。

宁晚晴的身子瑟缩了一下,不敢对视她的眼睛。

时婳不想说她什么,因为待会儿宁瑜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事情发展到现在,基本也就收场了,唐老爷子让服务员把围在周围的客人喊走,又单独请了霍老爷子上楼,说是要亲自赔罪。

唐老今晚的处理,也算是给了霍老爷子很大的面子,所以霍老爷子并没有拒绝。

转眼两个老人上楼,时婳不想继续在这里待着,也就找了一处露台,藏了起来。

可惜经过刚刚的事情,大家都已经知道她的身份,这会儿不少人上来寒暄。

时婳并不擅长应付这个,只恨自己藏的不够彻底。

不一会儿,邢淼就领着时沫过来了。

“姐姐,你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半天呢。”

时沫的语气变得无比熟稔,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时婳是她的姐姐。

时婳的嘴角嘲讽的勾了起来,刚刚这对母女也躲在人群里看戏,看到她被欺辱的那么惨,估计很痛快吧。

现在会巴上来,无非是因为老爷子对她的态度。

邢淼看着时婳的眼神瞬间就变了,原来这个丫头上次没有骗她,她确实和老爷子搭上线了,而且老爷子还如此的看重她。

她心里一时间五味杂陈,本以为这个贱丫头会在霍家被欺负的很惨,没想到她搭上了老爷子这艘船。

“刚刚霍司南在为你出头,看来你们关系很好,你现在就把沫沫带过去,让他们认识认识。”

邢淼一心想要自己的女儿嫁进霍家,迫不及待想让时沫和霍司南扯上关系。

时婳挑眉,她和霍司南在今晚是第一次见,但就算说出来,邢淼也不会相信。

她瞥了一眼霍司南所处的位置,真的抬脚走了过去。

时沫在邢淼的眼神示意下,赶紧跟上。

时沫的脸色很红,她之前在报纸上见过霍司南,长得确实很好看,是那种有些妖气的长相,头发稍长,微卷。

听说之前霍司南是长发,不过因为长得太过女气,总是被认成女孩子,所以他一气之下把长发给剪了。

霍司南正游刃有余的撩妹,眼角余光看到时婳走过来,他抬手就将几个女人给打发了,比起那些莺莺燕燕,显然时婳这样的女人更让他有兴趣。

时婳的脚步在他几步之外站定,指了指自己的旁边,“时沫说是想要认识你。”

她没有说我的妹妹,而是这么直白的指名道姓。

霍司南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对塑料姐妹花。

时沫的脸色果然就黑了,呐呐的伸出自己的手,“你好,霍少爷,我是时婳的妹妹,我叫时沫。”

霍司南没有伸手,眸光淡淡的从她的脸上略过。

“你们不是亲姐妹吧?”

虽然这么问,但他的语气却是十分笃定。

时沫的脸上更黑了,有些讪讪的,“同父异母。”

“嗯,那我嫂子的妈妈肯定是位大美人。”

霍司南的嘲讽完全不加掩饰,简直伤人自尊。

时沫的眼眶瞬间就红了,咬唇没有接,这话她也没法接,人家这是嫌弃她丑呢。

霍司南的毒舌那是出了名的,当初有位女明星对他疯狂示爱,质问他为何不肯认真的看自己一眼。

霍司南的回答很有意思,说是对于丑人,细看是一种残忍。

从此在娱乐圈里再也没有见到那位女明星了。

时沫毕竟还年轻,年轻女孩子最在乎的就是脸,这会儿被人明明白白的嘲讽,哪里还能忍下去,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去了邢淼的身边,继续在这里待着只会更加难堪。

霍司南的手里端着一杯红酒,低头嗅了嗅,动作很优雅。

可在时婳看来,再优雅的动作都掩盖不了他身上的那股渣味儿。

“嫂子的妹妹太年轻了,下次你就算要介绍,也得介绍一个好点儿的货色。”

霍司南说话的时候,靠得很近。

时婳往后退了一步,将他想要勾过来的手指给拨开。

“霍少爷要是喜欢美女,大可多看看镜子里的自己。”

谁都知道,霍司南最讨厌别人说他长得像女人。

但意外的是,这句话从时婳的嘴里吐出来,他一点儿都不生气,因为他能看出来,时婳是真的觉得他长得好看,只不过夸人的方式有些特别。

“时婳,我觉得你挺有意思的,要不我跟我堂哥说一声,把你要过来吧?”

时婳翻了一个白眼,老婆是说要就能要的?

然而下一秒,霍司南就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哥,你女人我看上了,你看什么时候合适,你们去扯个离婚证什么的,我可告诉你,这一次我是认真的,你要是同意,你以后就多一个弟媳,你要是不同意呢,以后多的可就是绿帽子。”

那边,霍权辞紧紧的捏着手机,力道大的快把手机给勒成两段。

“滚。”

他的薄唇吐出这句话,气息刺骨的冷。

霍权辞打了一个哆嗦,挂了电话后,目光在时婳的身上逡巡着。

时婳蹙眉,在听到霍司南给霍权辞打电话时,她就已经想要阻止了。

都说现在的霍权辞半只脚已经踏进了棺材,霍司南这是嫌他死得不够快,干脆把人整个塞进棺材里去啊。

霍司南被骂了滚,也有些委屈,什么嘛,娶个漂亮媳妇儿当摆设,他拿去用用怎么了?

在霍家,霍司南是最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而且万事只求自己开心。

时婳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男人为了撩妹,根本就没有羞耻心的。

“嫂子,堂哥暂时不同意我们在一起,要不这样,我们先地下恋?”

霍司南兴致勃勃的开口,就差把未来给描绘好了。

时婳嫌弃的又往后退了一步,扔下一句“我对雄孔雀没有兴趣”,抬脚赶紧离开。

雄孔雀?

就是那种费尽心思开屏,只为吸引异性的雄孔雀么?

霍司南的脸瞬间就绿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形容他。

但不可否认,时婳形容的很妙。

她在骂他骚,而且骂的十分高级。

看着时婳走远的背影,霍司南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她是真的很有意思。

时婳刚走出没多远,就看到邢淼在一旁等着她,而且满脸不善。

“我让你介绍沫沫和霍司南认识,你倒好,自己和他相谈甚欢,时婳,你不愧是柳清浅的女儿啊,勾搭男人的本事挺有一套,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看霍司南的样子,就像个荡妇。”

邢淼把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当时霍司南离时婳那么近,笑得乐不可支。

这个女人是不是觉得霍权辞那个病秧子无用,想要自己搭上霍司南?

时婳的眸光淡淡的,嘴角噙着一丝讽刺的笑。

“邢女士,女人虽然都痛恨荡妇,但要是有机会扮演荡妇的角色,没有一个不跃跃欲试,你现在骂我,无非是清楚你没有这个机会,你的女儿也没有。”

邢淼气得脸色发红,胸口都剧烈的抖动起来,咬牙说道:“你别忘了你外婆还在我手里,真以为搭上了老爷子,你外婆就没事了么?”

时婳勾唇,她了解邢淼,这个女人不榨干她的价值,是不会对外婆怎么样的。

“我现在对你来说还有用,时沫想要在霍家露脸,只有靠我,你也看到老爷子对我的态度了,如果外婆出事,你说老爷子会不会为我出这口恶气?就像刚刚对付宁瑜和宁晚晴一样。”

邢淼就是懂这一点,才不敢轻易下手。

刚刚霍老爷子的震怒她看在眼里,若是有朝一日他对付时家,时家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她和时婳,是相互制衡的关系。

“时婳,我不敢轻举妄动,你也最好给我安分点儿,咱们各取所需。”

良久,她才吐出这么一句,算是妥协。

 时婳的眸光闪了闪,缓缓点头。

她不能把人逼急了,邢淼在时家过的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舒坦,若是真把人逼急了,只怕会玉石俱焚,到时候外婆会有危险。

两人不欢而散,一直到宴会结束,她才在大厅里遇到霍老爷子。

老爷子的面色很不好,满脸愠怒。

“我来时给权辞打了电话,那小子竟然给我爽约,小婳呀,你放心,等我有空,一定把你们叫来老宅,到时候狠狠的收拾他一顿,省得他这么不知轻重!”

时婳讶异,霍权辞不是在国外治疗么?可听老爷子的意思,似乎他已经回国了?

“霍爷爷,我先生他回国了么,是跟你一起回来的?”

老爷子看到她惊诧的表情,想通了她为什么这么问之后,一瞬间气血上涌,使劲儿咳嗽起来。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2月26日14:30:4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6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