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网文魔道祖师精修版小河蟹 一只小河蟹爬过的内容

admin
admin
admin
195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2月27日00:19:53 评论
摘要

蓝忘机的动作则更火爆,那双指节分明、纤长白皙的手在魏无羡周身游走了几个来回,最终贪婪地流连于腰臀一带。魏无羡在这双手底下被翻覆弹弄,可弹奏他的人却没有留下半分往日奏响七弦古琴时的幽雅冷清。魏无羡发出的也不是凛冽高洁的琴音,而是肆无忌惮的享受。

魔道祖师浴桶原文 魔道祖师95和谐掉的内容 第95章 寤寐第二十 6

今晚的魏无羡已经对蓝忘机做了无数个这样轻薄的小动作,早已习惯了蓝忘机的“逆来顺受”。是以此刻忽然被抓住制止,魏无羡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蓝忘机却沉声道:“别动了。”

他俊雅的面容轮廓之上、甚至眼睫上还沾着一点透明的水珠,神情看似冰冷,目光却炙热得烫人。

大抵是今晚拿来的酒确实后劲太足,魏无羡感觉头脑开始发热了。

他道:“别动?为什么?不都让我动了这么久了?”

蓝忘机紧闭双唇,一语不发,握住他腕部的手也不松,看来是坚持了。

他勾起一边嘴角,轻声笑道:“我若是偏要动,你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又能拿我怎么样?”

蓝忘机死死盯着他,目光中似有火花闪过。

这张脸、这种神情、这种目光、这种情形、这个人,使得魏无羡整个人都仿佛被一把理智尽失的火点燃,烧了起来。

他突然之间疯了,豁出去了地把另一只手探进水中,在蓝忘机的某个部位上狠狠捞了一把,喘气道:“含光君,你可别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动你!”

像是被一条毒蛇咬了一口,又或是被他的举动激怒了,蓝忘机猛地一拽,魏无羡感觉一阵恐怖的大力袭来,身不由己地被拉到蓝忘机那边去。

水花扑溅,一发不可收拾。

不知是谁先开始的,等到魏无羡稍稍清醒一点时,他已经坐在蓝忘机腿上用这种姿势搂抱着唇齿缠绵地亲了好一会儿。两人紧紧贴在一起,分明都是湿漉漉的,可他现在只剩下满脑子的**,清醒也只勉强维持了片刻,心底隐隐有个声音说趁蓝忘机喝醉了、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时做这种事很不妥,很不应该。然而,这个声音立刻就在上气不接下气的忙乱亲吻中湮灭无声了。

魏无羡两条手臂交缠在蓝忘机脖颈后,和他吻得难舍难分,怎么舒服怎么来,之前那些“我只问他几句话”、“我只帮他擦擦”、“我什么别的也不做”的反复保证早便抛到了九霄云外。

忽然,他啊了一声,分开唇,骂道:“蓝湛!你怎么跟狗似的又咬人?!”

对他不合时宜的轻微不满,蓝忘机的回答是一口咬上他的下巴。魏无羡最怕这样了,眉尖微微一蹙,作为报复,伸下一只手,在他刚才撩过一次的部位上又揉了一把。

蓝忘机脸色骤变,魏无羡笑着喘了几口气,啄了一下蓝忘机的嘴角,道:“怎么样,疼不疼,生气没?”

他一把将自己已经彻底湿透的上衣脱了下来,道:“蓝湛你知不知道,我就喜欢你生气的样子……”

他语气里满满都是有恃无恐的兴奋,蓝忘机的皮肤烫得像是整个人都要着火了,一手牢牢箍住他的腰,另一手在木桶边缘一拍。浴桶登时四分五裂,房间里也瞬间一地狼藉,惨不忍睹。

两人却全然顾不得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了。蓝忘机几乎是提着魏无羡把他扔到了榻上。魏无羡才支起一点上半身,立刻被他压了回去,动作凶悍至极,全然不像是那个为人称颂、雅正知礼的含光君。魏无羡被撞得背部一痛,叫了一声,蓝忘机微微一滞。魏无羡却又在他耳边道:“看不出来,你这人在床上这么凶……”

唇边的耳垂莹白如玉,魏无羡忍不住在上面咬了一小口,咬完之后含住轻轻吮吸了一下,蓝忘机扳着他双肩的十指骤然收紧。他手上力道奇大无比,魏无羡登时被他捏得“嘶”了一声,侧首去看自己肩头,已然留下五道鲜红的指印。而蓝忘机的手已经伸向魏无羡的腰间。

魏无羡有意逗他,一把拍开,笑道:“这么性急?”

说着将一只膝盖弄进身上之人的双腿中间。蓝忘机的眼睛似乎都爬满了血丝,隐隐发红了。魏无羡道:“又不是不脱,我自己来。”

说完果然爽快无比地把下身衣物两把撕了,光溜溜地搂住蓝忘机结实的肩背,让他压向自己。

两人都赤着身体,肌肤贴着肌肤摩挲,彼此亲密无间地辗转着头部接吻。魏无羡左手按住蓝忘机的后颈,不让他分开哪怕是一点缝隙,在他嘴唇上撕咬琢磨,吞咽着他的气息和津液,右手则顺着蓝忘机背部优美有力的肌肉线条一路摸下去,摸到那些微微不平的戒鞭痕,轻柔地抚弄。

蓝忘机的动作则更火爆,那双指节分明、纤长白皙的手在魏无羡周身游走了几个来回,最终贪婪地流连于腰臀一带。魏无羡在这双手底下被翻覆弹弄,可弹奏他的人却没有留下半分往日奏响七弦古琴时的幽雅冷清。魏无羡发出的也不是凛冽高洁的琴音,而是肆无忌惮的享受。

魏无羡最初还能享受,过得一阵,感觉大腿根附近细腻的皮肤被蓝忘机用力揉捏。这里是敏感地带,蓝忘机手劲又大得可怕,不一会儿他便被拧得又痒又痛,又酥又麻,呛了小半口气,移开已经红肿的嘴唇,喘了几口气,假意拿开了这只半点也不君子的手,还有力气揶揄:“不想含光君脱了衣服之后竟如此狂野,真是枉称雅正……啊!”

蓝忘机在他胸前一点上狠狠拧了一记,魏无羡身体一缩,连连闪避。蓝忘机发出了听起来十分危险的声音,魏无羡忙道:“好嘛,别这样,让你拧。”说着引了蓝忘机那只手,往自己身下送去,笑道:“想怎么拧就怎么拧。”

飘飘然间,魏无羡觉得自己在这种事上真是有一种无师自通的下流。

【一只小河蟹爬过】

蓝忘机温暖的身躯覆在魏无羡身上,埋首在他胸口。魏无羡浑身脱力,仿佛从指尖软到了头顶,懒洋洋的连手指都不想蜷缩一下。好半晌,汹涌的清潮热意才微微消退,呼吸也渐渐平复下来。

他被沉沉压着,心内却是无比的静谧和魇足,低头在蓝忘机发间细细亲吻。缠裹两人的气息之中,除了那阵淡淡的檀香,还有一丝刚刚沐浴过后的清新皂荚味。暧昧的麝香味反而不明显了。

魏无羡原本是有话要问蓝忘机的,但此时此刻,他觉得没必要再问了,自己说就行了。

魏无羡低声道:“蓝湛……你听着吗?”

须臾,蓝忘机“嗯”了一声。

魏无羡道:“我有话对你说。”。

顿了顿,他用微不可查的声音轻轻地道:“谢谢你,蓝湛。我……”

如果回来之后,他这辈子没有遇到蓝忘机,魏无羡不知道现在的他会是什么样子。

但无论如何,他觉得,不会比现在更好了。

可是,听到这句之后,蓝忘机整个人刹那间僵硬了。

魏无羡还浑然不觉,准备亲他一下再继续说,蓝忘机却猛地将他推开,坐了起来。

猝不及防被推到了木榻的另一边,魏无羡背撞得一声闷响,懵懵然坐着,睁大了眼睛。蓝忘机则低着头,胸口轻轻起伏,呼吸略显急促。

两人沉默地对着坐了半晌,率先动作起来的,是蓝忘机。

他脸色十分苍白,但眼神清明至极。捡起一旁地上的一件白衣,先盖到魏无羡身上,然后才去找自己穿的。

魏无羡简直不能相信方才发生的所有事。

他像是在一场柔情万千的旖旎美梦里又做了一个噩梦,迎面一盆冷水,泼得他从头到脚透心凉,又仿佛重重一记耳光扇到他脸上,打得他耳鸣心悸,天旋地转,许久都给不出任何反应。好容易艰难地开口,连嗓子都哑了。

魏无羡道:“……蓝湛,你酒醒了?”

蓝忘机已经穿戴完毕,远远坐在木塌边缘,右手抹了抹自己的额头,转过身,面对着屋里的满地狼藉,背对魏无羡。过了一阵,才低声道:“……嗯。”

虽说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时候酒醒的,但是有一点,魏无羡可以肯定。

既然酒醒之后,蓝忘机现在是这个反应,这便说明,刚才的事,他并不愿意继续下去。

忽然之间,魏无羡醒悟过来了。

他终于发现自己刚才做的事有多恶劣了。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2月27日00:19:5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7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