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风神作是祸躲不过霍圾林荍第一次 是祸躲不过66章完整

admin
admin
admin
2956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1日00:05:55 评论
摘要

林荍手里的笔微微顿,霍圾侧头亲了下她的脸颊,“真的没有题目要问我”林荍勉力集注意力,看着桌上的题目轻声说,“没有。”霍圾也没有打扰她,抱着她轻轻蹭她的脸,过了片刻,他的唇慢慢靠了上来,轻轻亲她的耳朵脸颊,路流连。林荍呼吸有些乱,完全集不了注意力。她微微握紧笔,霍圾随手摘下眼镜,放在旁,伸手过来,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上来,下下亲着。由浅吻到深吻,林荍的睫毛轻轻颤动,呼吸都有些缓不过来,她头下意识往后仰,想要躲。

   是祸躲不过开车片段 是祸躲不过第一次 章节目录 66、

霍圾路下楼,在教室门口等着他的赵映琦,看见他连忙迎了上来,“学长,你出院啦,我本来打算今天下课去探望你,没想到你提前出院了。”

霍圾没有理会,越过她几步下了楼梯就往前走,连话都没有。

赵映琦微微顿住,她还是第次见到这样的霍圾,手里的礼物都还没有机会送出去,“学长,你是不是心情不好,是因为林荍学姐吗,难道你们已经分手了”

霍圾闻言停下脚步,看了她眼,“你听谁说的”

赵映琦见他停下来,连忙上前,“本来这事不应该说的,可是我觉得学长应该要知道,之前我和林荍学姐谈心,隐约间透露了我对学长的欣赏”赵映琦面上有些害羞,伸手撩过耳旁的头发,“我以为学姐会生气,连忙道歉,可没想到学姐反而很释然,她说你们很快就要分手了,不需要在意这些,还说让我再等等,反正也没几天了。”

霍圾垂着眼没说话,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

“我其实从那以后直在想,学姐是不是并不喜欢学长,否则怎么可能点也不在意别的女生对你的喜欢,真正的喜欢应该是心里的那个人只想属于自己吧”赵映琦递出的礼物盒,眼神里仿佛只有霍圾个人,小女生的崇拜和喜欢,这是另个人眼里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东西。

霍圾伸手拿过她的礼物盒,“谢谢。”

他说完谢谢,转身进了教室。

赵映琦心欣喜,正准备再接再厉,下午约个饭,就看见霍圾随手把礼物扔进了垃圾桶里。

随意地好像真的只是没用的东西,甚至不在乎她有没有看见。

赵映琦甚至以为他扔错了,可能是想扔手里的书,不小心扔成了她送的礼物。

“学长,你是不是扔错了,这是我刚刚送你的”

霍圾在位子坐下,已经很不耐烦,见她跟进来,微微敛眉,“滚”

赵映琦直接傻了,看着霍圾半天反应不过来,这是第次有男生这么恶劣的对她。

以前也不是没有撩过有女朋友的男生,可大多数都很好上勾,全都是尽最大的努力,在她面前展现优秀的面,最少也会对她像妹妹那样好,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

赵映琦被刺得脸色白,说不出话来。

霍圾根本不想搭理她,说完连看她的意思都没有,拿出手机发信息。

教室里很安静,赵映琦的难堪越发明显,门口有说话声,往这边过来。

赵映琦反应过来,见霍圾根本当她不存在,连忙转身跑出教室,第次难堪到了极点。

这边的李涉还是头雾水,“这小子发什么邪风”

他说着又开口替他解释,“搞不清楚什么状况,他以前不这样的,很少这样发脾气,最近可能是因为心情不好,这不是刚从医院出来嘛,估计给憋坏了。”

林荍眼睛通红,想起霍圾说的话就阵发闷,兜兜里的手机传来下震动,她揉了揉眼,伸手掏出手机,上面是霍圾发来的信息。

放学在教室里等我,出去吃饭。

林荍看着这条短信,都要怀疑刚才摔门走了的人是不是他了

明明发了这么大的脾气,转眼就说着吃饭的事情了,林荍都反应不过来。

李涉看见上面的信息,满脑子问号,有些匪夷所思,“这个逼最近真的是会儿风,会儿雨的,看啊看不懂。”

李涉见林荍情绪好了点,也就没再说什么往位子上走,走到半突然停下了脚步。

诶,这不对啊

他出院跑来找她干嘛,又是发脾气,又是要吃饭的,这特么不是女朋友闹别扭的路数吗

李涉看了眼在位子上坐下发呆的林荍,瞬间明白了。

妈的,他怎么就忘了,这个狗逼东西从人家进学校就殷勤得不行,那个狗性格,不给他弄到手,会甘心才有鬼

学习的时间过得太快,高三的压力,让林荍几乎从早到晚都是学习,桌上的书叠得越来越高。

除了各科知识点,别的东西,根本没有时间想。

最后节自习课,大家都在认真刷题,连悄悄话都没人讲。

“这特么什么逼的题目,说个鬼啊”李涉读了几遍题目就摔了笔,完全看不懂想要他干嘛。

李涉烦躁地抓头,凳子上跟长了钉子似的坐不住,旁边认真学习的同学纷纷看他。

李涉啧了声,开口就是怼,“seeyouothersee,beieve不beieveigiveyouorseesee”

顾语真“”

全班瞬间哄堂大笑,本来还认真的学习气氛,瞬间被打破了。

顾语真说不出的崩溃,“李涉,我求你出去,不要说英语是我给你补习的。”

“这不通俗易懂嘛,又不是听不懂。”李涉打了个瞌睡,恨不得教室里有张床,可以躺着睡觉。

李涉本来想打游戏,可是家里已经下最后通碟了,说是花钱花精力给他弄进重点班,如果高考没有考出个像样的成绩,那他们李家就不要他这个不孝子孙

李涉烦得不行,只能重新拿起笔,“顾姐,这题目说得什么,你给小的解释下呗。”

顾语真完全不想搭理他,继续认真写作业。

林荍忍不住笑起来,下课铃声响起,同学们全都解放了样,放下笔活动筋骨。

林荍乖乖整理书包,往外面看了眼,霍圾果然已经来接了。

李涉打开窗户,“阿圾,找天去马场骑马,无聊死了,天天憋着。”

霍圾闻言应了声,“好。”

林荍听到他的声音,加快动作整理好书包,背起往外面走去。

霍圾等她出来,直接拉过她的手,两个人路往走廊楼梯下走,背影看起来特别般配。

教室里的同学看见忍不住讨论,“霍圾和林荍的感情真好,谈到现在都没有分,天天牵着手上学放学。”

旁边女生停下理书包,凑过来低声说,“我还挺好奇霍圾家里到底知不知道,这要是只谈了两个月也就算了,可都谈到高三了,就是瞒得再好,也总会察觉到吧”

“应该不知道,毕竟是资助的对象,正常做父母的都不愿意自己儿子娶个家里资助的对象。”

“我觉得你们想得太多了,先不说知不知道,就霍圾那样的条件,和林荍谈恋爱肯定只是时的,绝对不可能结婚,他们家里就是知道也无所谓,反正只是高谈谈恋爱而已,霍圾成绩这么好,又不怕受影响。”

“也是,现实就是林荍没什么戏的,百分之百会被抛弃,霍圾这样的男生,喜欢的人太多了,早晚会换下个,说不定哪天就遇到真爱了。”

“你这么说,我突然有点可怜起林荍,这摆明就是没有结果的恋爱,要是我绝对不谈,以后分手,指不定得多难受,说不准还得看着他爱别的女生,想想都心酸。”

林荍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同学们眼的悲情人物。

她跟着霍圾下了楼,车已经在学校门口等着了,霍圾拉开门,让她先上去。

等他坐进来,车里片安静。

“作业写好了吗”霍圾开口问。

林荍轻轻摇头,“还有很多没有写完。”

“有不会的吗”

“没有。”林荍继续摇头,就算是有,她也不会找他问。

霍圾没有再说话。

到了霍家,霍圾也从来不避嫌,还是和以前样,在她房间里写作业。

林荍不知道霍家的人究竟知不知道她和霍圾之间的关系,霍兴国整天在外面忙,不清楚并不奇怪,但是赵碧郡是又看见的。

反正霍圾在她的房间里写作业,她从来不过问,有次她来找霍圾,晚上十点见他还在她房间里,也没有点讶异。

林荍也不知道该有什么感想,她拿着手里的笔,垂着眼继续乖乖写题目。

身后忽然有人伸手抱住她的腰,靠了过来。

林荍手里的笔微微顿,霍圾侧头亲了下她的脸颊,“真的没有题目要问我”

林荍勉力集注意力,看着桌上的题目轻声说,“没有。”

霍圾也没有打扰她,抱着她轻轻蹭她的脸,过了片刻,他的唇慢慢靠了上来,轻轻亲她的耳朵脸颊,路流连。

林荍呼吸有些乱,完全集不了注意力。

她微微握紧笔,霍圾随手摘下眼镜,放在旁,伸手过来,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上来,下下亲着。

由浅吻到深吻,林荍的睫毛轻轻颤动,呼吸都有些缓不过来,她头下意识往后仰,想要躲。

他按上她的后脑勺,吻到她呼吸接不上来才勉强松开。

他和她的唇微微分开,低头看过来很久,忽然低声开口,说得轻轻慢慢,“好想和姐姐做。”

林荍吓得心被瞬间提起,连忙起来掰他的手,“霍圾”

霍圾声音很哑,抱着她的手越来越紧,似乎很压抑,“嗯”

林荍掰不开他的手,感觉他的体温烫得她满面通红,“我要去卫生间”

霍圾没有说话,看她半晌才松开了她,让她起来。

林荍连忙进了卫生间,伸手打开水龙头,泼了几把冷水才缓过劲来。

霍圾的念头表现的越来越明显了,他现在就是在等她成年。

就好像谈恋爱已经到了种程度,就等着做更亲密的事情。

她直再等,等他突然什么时候喜欢上个女生,然后和她分手。

可没想到这等,就等到了高三。

霍圾从来没有提过分手两个字,还是样亲近温柔,偶尔还会很过分地亲她。

林荍咬了下唇瓣,看了镜子片刻,才转身往外走。

霍圾正安静坐在外面,神情平静拿着她的手机看。

到了高三,他已经越发长开了,就是静静坐在那里都让人移不开眼的味道,举手投足都好看,也越来越沉稳,几乎看不透他想什么,他带上眼镜,完全就是斯斯的好学生,根本看不出来刚才说了这么轻挑过分的话。

林荍默了阵,走过去,“这个手机只存了你的号码,没别人打来。”

霍圾闻言没说话,垂着眼继续翻记录,显然不信她。

林荍没再说话,在位子上坐下,继续写作业。

房间里很安静,霍圾看完以后把手机放回桌上,温声问,“想喝什么”

“不用了。”林荍摇头。

霍圾转身出了房间,去楼下倒水。

林荍看着他出去,心里越发沉,霍圾现在连她和男生说话都要过问,完全不像他之前说得什么腻了就分,慢慢厌烦,反而管得越来越严了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3月1日00:05:55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