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祸躲不过全文阅读 爽点十足美文是祸躲不过主要内容

admin
admin
admin
1118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1日00:03:55 评论
摘要

林荍给霍圾递了小纸条,可等到放学,都没有收到霍圾的回应。难道是没有喜欢吃的东西,还是不愿意来吃饭她也不好再问,等整理好书包,教室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她背着书包出了教室,往楼下走去。慢吞吞到了楼,就看见霍圾站在楼梯间,似乎在等人,的校服穿在他身上格外清隽,像光透过彩色的琉璃珠,有种干净舒服的少年感。 她微微顿住,“你怎么还在这里呀,等人吗”

    霍圾什么时候喜欢林荍的 是祸躲不过什么时候在一起 章节目录 31、

午吃饭的时候,林荍转头看了眼。

霍圾的位置空着,他已经去吃饭了,而自己的本子就放在他的桌角,叠在他的书上,整齐摆着。

应该是已经看了里面的字。

林荍趁着教室里没人,起身走到他课桌旁,翻开自己的本子,里面除了自己的问题,什么回答都没有。

林荍又翻过第二页,第三页,个字也没有,空白片。

她顿了下,才想起自己没有署名,他可能不知道是谁在问他,所以就没理会了。

上完厕所的李琪琪回来,在教室外面叫她,“林荍,走吧,我们吃饭去。”

“好,我来啦。”林荍慌了下,连忙合上本子,拿着自己的饭卡,飞快跑出教室。

林荍本来想在食堂找霍圾单独问下喜好,可食堂里的人比教室还多,她直没找到机会。

好不容易到了午休,林荍才找到机会,瞅着霍圾在位置上坐下,伸手拿过本子下的书,就是没看她的本子。

林荍瞄了好几眼,正准备起身去悄悄问他。

于辉扬突然拿着习题册转过来,“你早上问的这道题目,我大概解出来了,应该是这样子,我跟你讲下吧。”

“好。”林荍顿,瞬间收回迈出去的脚,注意力集到题目上,认真听讲。

于辉扬拿着手里的笔正在讲解,个纸团从后面扔了过来,“啪”得声轻响落在他们间的课本上。

林荍看着丢过来的纸团愣了下,转头看去,对上了霍圾的视线。

他笑,看了眼她课桌上的纸团,显然是他扔过来的。

于辉扬对着桌上的纸团,看了眼霍圾,又看向林荍,“是给你的吗”

“应该是的。”林荍拿过纸团打开,里面是行漂亮凛冽的字,即便纸团皱成这样,也改变不了字的好看。

姐姐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

林荍猛地收拢纸团,生怕于辉扬看见纸上的姐姐两个字。

于辉扬看她这样动作,微微愣住,“班长说了什么吗”

林荍抓着纸团,手往下搁在腿上,有些紧张,“没什么,他安慰我不要把高叙的事情放在心上。”

“哦。”于辉扬点头表示理解,没有点怀疑,低头继续给她讲题目。

林荍说完都有些心虚,偷偷瞄了眼后面的霍圾

他正低头看书,好像刚才传纸条的不是他样,完全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林荍可没他那个胆子,给他传回纸条。

她收敛了心思,继续听于辉扬讲题目,过了会儿,身后好像有人起身走来。

于辉扬的声音顿,林荍也愣了下,抬头看去。

霍圾拉过李琪琪空着的凳子,在她身旁坐了下来,看向她,那眼神似乎在询问,为什么不回答他的问题。

林荍心口慌,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霍圾笑了下,看向于辉扬,“你刚才讲的步骤,可以再简单下,不然会把这个问题想得过于复杂。”

于辉扬顿了下,“那应该怎么解”

霍圾拿过林荍的笔,身子微微前倾靠近这里,在草稿纸上写下了步骤,“设x为解释变量,代入分母,得到低于16”

他靠得近,林荍没有了位置,胳膊都碰上了他的胳膊,她微微收回手,探头仔细听他讲题。

他声音里的温柔,因为离得近,听得很清楚,长直的睫毛微微垂下,干净利落的黑发,往下是线条好看的下颚线,皙白的脖颈没入白净的衣领,每处都无可挑剔的好看干净。

于辉扬听得很认真,霍圾讲完以后,他的思路下就通了,“原来还可以这样解”他连忙拿着笔,继续接下去解。

霍圾看着于辉扬在解题,收回视线,在林荍的草稿本上写下了两个字,

姐姐

这个字眼配上问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挑逗

林荍看到这两个字,都能想象到他的语气,吓得心口慌,连忙往前趴,用胳膊挡住了草稿本。

于辉扬被她的动作吓了跳,小姑娘慌慌张张得特别乖软,他声音柔和了下,“林荍,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林荍是真的慌了,语句都没有组织好,结结巴巴。

霍圾抬手撑着脸,眉眼弯,笑得无辜,“别着急,题目不能想得太复杂。”

于辉扬听了这话深表赞同,“确实不能想得太复杂,太复杂就容易绕弯路。”

于辉扬看霍圾坐在这里没有走的意思,连忙又请教了下面题,“班长,这道题目应该怎么解,你看我这样的步骤有没有问题”

林荍见于辉扬没看见,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压着草稿本往后挪,等掉到腿上,连忙收进抽屉里。

她趁于辉扬还在问题目,在草稿纸上写下排小字,飞快撕下张小纸条,看了眼已经在给于辉扬讲题目的霍圾。

她伸出手指头,借着桌子的掩护,戳了下他的腿。

霍圾的声音微微顿,抬眼看来。

林荍脸认真看着题目,手指头轻轻拉了下他的衣摆,示意他伸手。

霍圾眼眸微微转,继续讲题目,写解题步骤的笔却换到了右手,左手不着痕迹地收回,放回腿上。

于辉扬见霍圾声音停了,有些奇怪抬头看来,还没开口问,就见他换了右手写字,写得和左手相差无几,时震惊无比,佩服得不行。

林荍有些紧张,也没注意到霍圾用右手写字。

她悄悄瞄了眼,他放在腿上的手,大概确认好位置,做贼似的把纸条往他手里塞。

才刚伸过去,不小心碰到了他修长的手指,比她的坚硬温热,有些烫人。

林荍碰到他的手指,连忙把手里的纸条给他。

霍圾的手指微微收,拿过纸条,不小心抓了下她的手指头。

林荍心口慌了下,连忙抽回手,掌心瞬间冒汗。

霍圾讲题的声音依旧没停,只是声音里似乎带了笑意,听着有些低沉的暧昧。

林荍感觉自己紧张的耳朵都有些发烫,手指头隐约还有被他轻轻抓住的心慌感,花了好大功夫才收了心思,听他讲题目。

霍圾讲好题目,看了眼身旁的小姑娘。

她趴在桌上,耳朵还有点粉嫩的红,看着题目脸认真并纠结,显然没听懂,可又不好意思问。

他笑了下,垂眼打开手里的纸条,小巧可爱的字体,因为写得太急而歪歪扭扭,

我想请你吃饭,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霍圾看着纸条,唇角弯,轻轻笑起,有点坏坏的散漫。

林荍给霍圾递了小纸条,可等到放学,都没有收到霍圾的回应。

难道是没有喜欢吃的东西,还是不愿意来吃饭

她也不好再问,等整理好书包,教室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她背着书包出了教室,往楼下走去。

慢吞吞到了楼,就看见霍圾站在楼梯间,似乎在等人,的校服穿在他身上格外清隽,像光透过彩色的琉璃珠,有种干净舒服的少年感。

她微微顿住,“你怎么还在这里呀,等人吗”

霍圾看向她笑,“在等姐姐请我吃饭。”

林荍听见姐姐两个字,看了眼上面的楼梯,好在没有人下来。

她背着书包,几步下了楼梯,快步走到他面前,“那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都可以,我不挑食。”

林荍连忙点头,“好你等等,我还要叫几个人。”

霍圾闻言眉梢微微扬,看到眼前雀跃的小姑娘没有说话。

他很好奇,她还需要请谁

“怎么眨眼就不见了”李涉靠在窗口,往楼下看了眼,刚刚还在的人已经不见了。

他连忙拿过书包,看向宋复行,“走了,起去看看,那个逼肯定跟他那个姐姐约会去了。”

宋复行看了他眼,合上书放进书包里,淡淡问了句,“你很闲”

“你不好奇他早恋的对象是谁吗还护着不肯说,真是活久见。”

“以后就知道了。”宋复行回了句,背上书包往外走。

“可是我现在就想知道那个狗逼东西会认真谈恋爱还叫人姐姐,想想都特么觉得不可思议。”

宋复行出了教室,扫了他眼,意有所指点评了句,“你吃太饱了。”

“滚你才吃饱了撑的。”李涉反应过来,对着宋复行离开的背影深表唾弃,这个逼不去,他就只好自己上了。

李涉站在走廊里,给霍圾打了个电话。

那边过了会儿才接起来,“什么事”

“你去哪里了,不起吃饭”

“准备去吃饭。”

李涉贱兮兮笑,“和谁去吃饭,你那个姐姐”

霍圾那边还没说话,电话里就传来个很甜的声音,“霍圾,你想吃火锅吗,依依说附近有个火锅店味道特别好”

李涉在心里摇头,这个提议不太行,小姑娘之前没有做过基本调查呀,这个王蛋有洁癖的,从来不和别人吃火锅。

然后他就听见这个不要脸的说了句,“姐姐喜欢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李涉“”

这话怎么听着很诱啊,话里话外都有点莫名意味。

尼玛这个逼没救了,太特么明骚了,,,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3月1日00:03:55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