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女配三岁半叶芽沈昼 精品美文黑化女配三岁半在线阅读

admin
admin
admin
1198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2日04:04:04 评论
摘要

周围几个女生对着叶芽悄声讨论,时不时投过来打量的视线。小姐姐们都很有礼貌,即使认出她,也没过来打扰,害怕吓到小孩子。叶芽不知道对方在说话,继续吃着手上的鸡翅。“好可爱哎,脏兮兮的也那么可爱。”对桌女生单手托腮,看向叶芽的眼神满是怜爱。“那是爸爸吗?父女感情真好,你看她爸,眼神多慈祥。”

  作者锦橙全部小说 女配三岁了全文阅读 026

叶霖川将三楼的一间书房改造成儿童屋当做叶芽的卧室,由于家居设计需要两天时间,这两天叶芽只能睡在子煜的小床上。子煜不嫌弃卧室多了一个人,反而很开心,就连狂躁症都得到明显缓解。

叶芽周六有数学和语文的考试,早上刚七点就被系统叫醒,安排她进入到考试系统当中。

临开始前,系统安嘱:[今天要考的都是很简单的加减法,芽芽你肯定能考一百分。]

叶芽还没睡醒,坐在考桌前一脸懵。

桌上显示着考试倒计时,还有三十秒。

系统:[龙族还有鬼族那几个宝宝脑袋不精明,芽芽绝对第一!]系统很有自信。他们芽儿虽然是个宝宝,但是起步早,学得快,除了刚开始闹过笑话外,后面经常性被老师表扬,区区考试肯定难不倒她!

系统;[你现在考好了,到时候上人类学校就方便了,别的小朋友在上学,你可以边玩边拿一百分,多好。]

快开始了。

系统匆匆陷入休眠状态。

考试正式开始,叶芽眼前的桌面上浮现出考试卷,旁边升起的一只形似眼睛的眼睛,正悬浮在上面监考。叶芽握笔,一道题一道题写,虽然她学得很好,也很聪明,但偶尔也会被难倒。

比如这道17+8-9=?

叶芽掰着手指头半天没算明白,挠挠头,看了眼旁边的监考系统,眼珠子转转。

“我想拉臭臭。”

监考系统中间的眼睛亮起蓝光,从上到下扫描着叶芽的身体,确定她有生理需求后,暂时放她离开网课空间。叶芽睁眼回到现实空间,一缕阳光从从窗帘缝隙中穿入,旁边小子煜还在熟睡。她轻手轻脚从床上爬下去,踩着凳子上桌,抱着小子煜的变形金刚计算机钻到厕所,一边拉臭臭一边敲算:

17+8-9=16。

嗯,完美,不愧是她。

拿到答案,拉完抽抽,叶芽重新进入考试系统,在最后一题上写下正确答案。

最后交卷,起床洗漱。

叶芽爽了,系统可不爽了。

考试结果出来的下一秒系统就被网课老师在家长群里公开批评。

[网课系统老师:鬼族宝宝的成绩不错哦,不过请不要再让他继续再考试上玩自己的脑袋了。]

[5号系统:谢谢老师。]

[网课系统老师:龙族宝宝好聪明呀,一百分。]

[3号系统:谢谢老师。]

[网课系统老师:???说了一百遍一百遍!蛇族宝宝还是颗蛋!不准参与考试也不准进行教育,到底是谁放进来的!]

[6号系统:你瞧不起蛋啊!蛋怎么了!我们胎教不行吗?!那个花草祖还是根草呢!凭什么她就可以我们就不行!]

突然被call的系统01:[??我们芽儿聪明!她有身体她又不是颗蛋!凭什么不能学!]

[网课系统老师:01号的宝宝考试作弊,剥夺考试成绩重新参考,若再违例直接退学,并且格式化她曾经所学知识。]

格式化的意思就是清空她大脑中有关数学的记忆,再次变成那个1+1=11,一问三不知的朴素宝宝。

系统01裂开了。

系统06笑得鹅鹅鹅鹅鹅鹅的离开了。

叶芽并不知道系统因为自己遭受到了批评,此时她刚洗脸完,刷完牙,正拿着小梳子对着镜子美哒哒的梳头发。

系统:[芽儿。]

系统声音听起来很严肃。

“早上好呀,叔叔。”叶芽像往常一样的和系统打着招呼。

[我不好。]他是系统管理局01号,系统中的元老,江湖中充满着他的传说,但是今天,风评被害。

[你知道考试是不可以作弊的吗?]

叶芽歪歪头,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电视上说过的一句话。

“我只是犯了天下宝宝都会犯的错误。”叶芽振振有词,“所有人都犯的错误就不是错误。”

系统:[……]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它的幼崽到底在它不在的时候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小孩子怎么这么难带!

关键说的好像有那么点道理!

系统苦口婆心教育,[芽儿,没有意外的话你会在这里生活到十八年,你会经历各种各样的考试,那是对你曾经所学知识的评定,作弊是不可取的,那是错误的。现在叔叔可以帮你受过,但是现实生活中,你要自己承担后果。]

叶芽瘪瘪嘴。

不开心。

系统:[当每个人都在犯同样的错误时,并不表示这是正确;而是每个人将同样的错误再次重复。叔叔曾经作弊过,所以得到近乎毁灭的结果。芽儿现在还小,芽芽可以犯错,但一定要改正。]

叶芽快被说哭了。

她对着镜子泪眼汪汪点点头,诚恳道歉:[对不起叔叔,芽芽以后不去拉臭臭了。]

系统:[?]这和拉臭臭有什么关系吗!!敢情她认为拉臭臭是错的?!

啊心好累,幼崽为什么这么难带。不过今天这样说了,它的芽儿应该不会就不会再犯……了吧?

叶芽重新参与了网课考试,最后的成绩评定分数是95分,虽然没有拿到100,但也够让系统高兴老半天了,他用自己辛苦兼职赚来的钱兑换了5个浇灌点,全部浇在了叶芽的小脑袋上,当做是成绩奖励。

望着那绿油油,一晃一晃的的小叶子,她爱怜地用小手摸了摸,嘴里念叨:“四叶草快长大,长大救妈妈~”

只要长出四朵小叶子,就能许愿让妈妈回来了。

“叔叔对不起。”叶芽小甜音认真,“以后我不作弊,我好好学习,努力恶毒当坏人!”

系统夸赞:[芽儿真乖!你一定会成长为恶贯满盈的大坏蛋的!]

虽然不知道恶贯满盈是什么意思,但系统叔叔说得对!

叩叩叩。

敲门声响了三下,叶清河推门而入。

叶芽拿着小梳子跑了过去,仰起头甜甜叫了声哥哥。

“子煜还没醒?”叶清河瞥了眼床上四仰八叉的弟弟,蹲身拿过叶芽手上的小梳子,“芽芽这么早就醒来了?”

虽然叶芽参与了两场网课考试,然而现实的时间区区只过2分钟,现在七点半都没到。

“洗脸了吗?”

叶芽点了下头。

“那让保姆阿姨给你梳头发,一会儿要和爸爸出去。”

爸爸两字让叶芽顿感不妙,神经绷紧,紧张兮兮问:“去哪里?”

今天叶霖川准备带叶芽去医院做一个常规检查,小孩子都恐惧医院,尤其叶芽是从实验室跑出来的,要是知道去那里肯定会抗拒。叶清河知道这一点,没有直接回答,说:“带你去吃肯德基。”

叶芽放轻呼吸,不安着问:“哥哥去吗?”

“沈昼哥哥待会儿会来我们家里,我们约好要做小组作业。”他安抚,“沈昼哥哥也想要看看你,所以你要听爸爸的话,回来就可以和沈昼哥哥还有沈然哥哥一起玩儿了。”

叶芽才不要听坏弟弟的话。

但也知道学习很重要,尽管想要哥哥一起跟着,但也懂事的没有再纠缠下去。

“哥哥。”叶芽捧着他脸蛋,眼神认真,“哥哥要好好学习,不可以作弊。”

“?”

叶芽像个老奶奶一样一板一眼着说:“我回来会检查。”

“噗。”叶清河喷笑,捏捏她小巧的鼻尖,“知道啦,哥哥不会作弊的。”

“嗯。”叶芽满意点头,“那我走啦,拜。”

她绕过叶清河,拿着小梳子去找保姆阿姨梳头。

**

由于身体检查需要空腹,叶芽早点都没吃的就被叶霖川带上车。

路途稍有些远,她乖坐了五分钟就不安分了,叶芽晃着小脚,眼神飘到旁边的叶霖川身上。他今天不用去公司,穿的随意,看着也亲近。

叶霖川双腿交叠,垂眸专注观察着股市,对叶芽的眼神毫不在意。

“弟弟。”叶芽拉上他袖口。

叶霖川眉头瞬间皱起,不搭理她。

“我肚子饿。”

“饿着。”男人声线冷冰冰。

叶芽鼓腮,“我想吃饭饭。”

“想着。”依旧冷冰冰。

叶芽垂头丧气的搭话:“我们去哪里呀?”

“医……”

眼看最后一个字要落下,坐在前面的司机急忙接话:“依芽芽看,我们去哪里好?”

“哥哥说弟弟要带我去吃肯德基。”叶芽眼睛亮晶晶的,“我们是要去肯德基,对不对。”

“对对对,我们中午去吃肯德基。”助理松了口气,要是让小朋友知道去医院检查身体,保不准直接哭出来。

叶芽乖了,老老实实坐在位置上等着去肯德基。

半个小时后,车子驶入一家私立医院。这家医院的医疗条件先进,环境优雅,价格也非常昂贵,叶霖川是这里的投资者,由于他早就预约好时间,如今可以直接接受检查。

叶霖川让助理等在门口,独自带叶芽进去。

他当然不会抱着叶芽,甚至都不愿意拉着她的手,就让她一个人跟在后头。

叶芽短腿腿走得慢,踉踉跄跄跟在叶霖川那双大长腿后头。

看着草坪上散步的老人和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叶芽很快预感到了不对。

“你、你是不是又要把我送走?”叶芽停下脚步,眼神中满是警惕。

叶霖川止步,高高俯视着叶芽

她那张小脸蛋上有不安有无措,更多的是害怕,湿润润的黑亮眼眸中倒映着他冰冷的眸眼。若是其他大人肯定会被小朋友这小鹿斑比的神情触动,可惜,他是叶霖川。

“你要是在叶家生活,必须做身体检查。”她是从赵博士手上跑出来的,身体里有没有携带病菌是未知数。没有最好,若有也可以早日知道,早日处理。

“身体检查是什么?”叶芽害怕地揪紧衣服,“你说好要带我吃肯德基!。”

“先检查。”叶霖川强调,“检查完就带你去吃肯德基。”

“真的吗?”叶芽眼中是深深地怀疑。

叶霖川不耐烦地强调:“真的。”

“真的真的吗?”叶芽还是很怕,“我是小孩子,小孩子很好骗的,你不能骗我。”

叶霖川哼笑,到她身边弯下腰:“你昨天不是说自己是长辈吗?怎么,24小时没到就成小孩子了?”

叶芽一听,哼唧两声:“小孩子也可以是长辈,长辈也可以是小孩子。”望着身边的白大褂和阵阵飘来的消毒水气味,吓到双腿发软,小奶音打颤,“我不去做检查,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去……”

这具身体的主人死了,但留下了一些很可怕的记忆。

那些记忆时不时在脑中重播,只要看到白大褂,叶芽就想到那些人在身上扎针的画面。

很吓人。

“不要也得要!”叶霖川板起脸,单臂将她抱了起来,“快点去检查,不准闹,再闹我就生气了。”

“臭弟弟臭弟弟臭弟弟臭弟弟!”叶芽小手乱拍,耳刮子扇得叶霖川脸颊生疼。

很多小朋友来医院检查几乎都是这个德行,护士医生早就见怪不怪。负责为她进行检查的医生终于过来,叶霖川忙于把麻烦脱手,没有片刻犹豫的把叶芽像快递似的递了过去,“麻烦你了,苏医生。”

主治医生面貌慈和,她接过叶芽,瞥见她哭得伤心,不禁笑着抚去她脸蛋上的泪水,“你叫叶芽是吗?”

叶芽点点头,害怕地看着她,哽咽着说:“阿姨我很乖,我会唱歌……你不要、不要用针针扎我。”

她童音稚嫩,让身后叶霖川的眉头微微拧了下。

苏医生和叶家有几年交情,对叶霖川几个孩子的事情知根知底,自然也知道叶芽是克隆人。她瞥了眼叶霖川,擦去叶芽眼角泪珠,“可能要扎一下,不痛的,”

这话让孩子吓懵了,大哭着四处张望,最后锁定叶霖川。他长得和父亲一样,过于惊惧的叶芽完全忘记了那是臭弟弟而不是她的父亲,双臂用力探过去,边抽搭边叫他:“爸爸爸爸,抱芽芽,快抱芽芽!”

叶霖川冷漠站着,没有接。

小孩子的哭声引起大厅多人的注意,苏医生哄不好,尴尬望着叶霖川:“叶总……”

他抿唇,不情不愿把小孩接了过来,抱姿僵硬,就像抱了块石头。

“唔……”叶芽紧紧环着叶霖川的脖颈,泪涔涔地埋在他肩窝里啜泣。

苏医生向他颔首。

叶霖川深吸口气,抱着她进入电梯。

接下来是各项身体检查,叶芽怕得很,直到她发现这里和实验室不一样,护士姐姐很温柔,医生还会哄她玩,她终于不怕了,一边做检查,一边打量检查室的各种新鲜玩意。

最后一项是抽血,她坐在叶霖川腿上,当看到桌上针管时,叶芽眼泪再次掉下。

“我不要扎针针!!”

“一下下,就一下下。”护士拽过她手,“宝贝不痛的,咻地一下就好了。”

“呜……万一是、是咻――的一下呢?”叶芽委委屈屈,哭哭啼啼,恨不得立马变成小叶子钻到泥土里不出来。

噗。

刚还觉得小姑娘可怜的护士一下子被这个加长版的咻弄笑了。

“叶总,你女儿真可爱。”护士怜爱看着小姑娘漆黑的睫毛,“你有这样的女儿真是有福了。”

是啊,有福了。

他福就福了个鬼。

“芽芽看这边。”另外一个护士拿着画板吸引她的注意,叶芽果然上钩,看了过去。

“告诉姐姐,1+1等于几呀?”

叶芽盯着看了会儿,鼻尖红红的说:“你肯定是想吸引我的注意力,趁机扎我对不对?”

拿着画板的护士愣了下。

叶芽很是傲娇:“我那么聪明,才不会上当呢~”

她扭过头,对着莲藕似的胳膊出神,那里早就被扎了针,护士正用医用棉按压着针孔避免出血。

“好了,叶总用手压一下。”

叶霖川指腹压住棉花,嘲弄瞥她一眼,唇角勾起一抹极为调侃的弧度,“是啊,你这么聪明,才不会上当呢。”

叶芽:“……”

叶芽:“!!”

情绪彻底崩溃。

好不容易才止住恐惧的小姑娘再次仰头,嚎哭出声。

一旁的护士莫名其妙看着叶霖川,眼神是明显的责怪。

好端端的干嘛惹孩子??这爸爸可真不是个人。

**

检查结果要一个小时后才出来,叶霖川决定先带他们去周围吃个午饭,吃完刚好过来拿检查结果。

叶芽还在哭。

叶霖川她抱上车,坐在一旁不搭理她。

“走吧。”

助理看了看悲恸啼哭的叶芽,一踩油门离开医院。

叶霖川开始用手机刷微博,叶芽在旁边哭。

叶霖川回复短信,叶芽在旁边哭。

叶霖川闭目休息,叶芽还在旁边哭。

终于,哭声像按了暂停一样戛然而止。

耳朵突然解放,叶霖川倒是不习惯了,他看过去,“不哭了?”

叶芽从书包里翻出小手帕擦着脑门上哭出来的汗水,抽抽噎噎,沙哑着嗓子说:“人家、人家会累,休息一下在哭。”

这还有中场休息的?

叶霖川挑眉,垂眸继续回复客户邮件。

刚打下一个字,就听她爆发出下半场的哭声,不过这次的声贝明显小了很多,看样子是真的累了没劲儿了。

哪怕是湖水都有干涸的时候,更别提她哭那么久早就没了眼泪。

叶芽皱着小眉头凑到叶霖川身旁,神色责怪:“你怎么都不哄哄我呀?你哄哄我,我不就不哭了嘛。”这个弟弟怎么连小孩子都不会哄?他以前到底是怎么做爸爸的?叶芽陷入浓浓的疑惑之中。

叶霖川觉得好笑,合上手机看向她哭得脏兮兮的小脸:“你都是长辈了,我干嘛哄你?”

他今天起码重复了两次“长辈”这个字眼。

叶芽挪坐的远远地,双手环胸,偷偷用余光瞄着他,最后嘟囔:“哼,妈妈说的果然没错。”

叶霖川满脸漠然。

“这世上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她掐着嗓子,扭捏作态学着食人花妈妈说这话时的神情。

叶霖川嘴角一抽,手指头多打了一个字。

前面正开车的助理:“噗。”

刷。

男人锐利的眼刀又一次过去,声线冰冷:“很好笑?”

助理抿唇憋笑:“抱歉叶总,我只是想到了一个很好笑的事情。”

叶霖川面无表情合上手机,问:“说出来我听听,我也想笑一笑。”

助理脑袋上的冷汗簌簌掉,脑中飞快转动想着最近听到的笑话,最后灵机一动,开始结结巴巴给不言苟笑的老板讲笑话:“狄仁杰对妻子说,‘我想把名字改了,因为天下不仁!我干嘛名字还要有这个字!’妻子问:你和我说这个干嘛?狄仁杰说:‘如果我是狄杰你还爱吗?’”

叶霖川不言不语,死死盯着他。

助理神色尴尬移回目光,“旁、旁边就是肯德基,芽芽不是要吃,你觉得呢,叶总?”

“嗯。”他淡淡吐出一个音节。

小助理松了口气,缓缓将车子打进车库。

这个节点的肯德基自然有不少人,入座后,助理取餐回来。叶霖川对快餐没什么兴趣,随便吃了两口薯条便不再动弹。

叶芽坐在他旁边,大口大口吃着汉堡,酱汁蹭的满脸都是。

叶霖川有严重的洁癖,小孩时不时蹭过来的脏手手让他无法忽视更难以忍受,终于忍不住命令:“小何,给她擦嘴。”

助理瞪着眼睛:“我手也不干净,叶总擦吧。”

叶霖川眉头打成八字,抽出张纸塞过去:“长辈自己擦。”

“长辈老啦,小辈给擦擦。”叶芽主动把自己脏兮兮的漂亮脸蛋凑了上去。

叶霖川额头青筋凸起,还没发作,就听旁边传来阵阵议论声。

“那个小妹妹有点眼熟啊。”

“好像是之前上电视的,叫叶芽是吧?”

“妈耶,不会这么巧吧……”

周围几个女生对着叶芽悄声讨论,时不时投过来打量的视线。小姐姐们都很有礼貌,即使认出她,也没过来打扰,害怕吓到小孩子。

叶芽不知道对方在说话,继续吃着手上的鸡翅。

“好可爱哎,脏兮兮的也那么可爱。”对桌女生单手托腮,看向叶芽的眼神满是怜爱。

“那是爸爸吗?父女感情真好,你看她爸,眼神多慈祥。”

眼神慈祥叶霖川:“……”

叮。

此时手机提示音响起,是医院那边发来的。

[苏医生:叶总,检查结果出来了。]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3月2日04:04:0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7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