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愿池的王八少女讲了什么 都市美文许愿池里的王八少女小说

admin
admin
admin
2956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4日18:59:54 评论
摘要

玄微警觉后退一步“为什么去你家?”“你这么小,不肯去派出所,外面又不太安全,”陆晅看她“你没身份证,又没钱,能去哪里。”“我有家啊,”玄微脱口而出,她爱不释手地揪着外套上的帽绳“你将这件衣裳送我就行。”钱这东西,玄微有的是,只是生人在前,财不外露是她的处世准则。“你记得家在哪吗?”

    许愿池的王八少女笔趣阁 许愿池的王八少女在线 第2章 第二枚硬币

玄微入世已有百年,多管闲事的凡人她见过不少,但这么不明不白拉着她开溜说救她的还是第一个。
“你救我什么,”她吼了起来。他声够大,她比他还要大,气势不能输,必须对得起她的神龟身份“需要你救吗?”

男人眉头紧锁,一脸认真“你知道你差点被人卖了吗?”

“谁敢卖我?”她挺了挺胸脯,无奈个头还不到这个凡人肩膀,她不得不费劲仰头“我看就你胆子最大。”

陆晅语塞,这小女孩,看着年纪不大,讲话却老气横秋飞扬跋扈。

他不是太有耐心的人,但还是按住性子说“刚刚在肯德基,我坐你们后面那桌,你们好像在说什么办证的事情,那个老头要带你去办黑证,是不是?”

玄微怔住……哈?

玄微揪出他话里的重点“你竟然偷听我们讲话,真不要脸。”

“……”陆晅愣了,她怎么反倒骂起他这个救命恩人了。

陆晅只能认为她双商不高“你还相信他?”

“为什么不能信。”不信仙家还信你个傻帽?玄微梗着脖子“你就能信了?”

玄微担心土地爷爷还在等她找她。

毕竟与拥有自己的身份证只剩一步之遥了。

她可不想再被这个凡人耽误时间,玄微转头就往回走。

陆晅急急拉住她。

他手劲很大,玄微被迫回头,她窝火地摸自己小臂,叫囔“我手都被你拉疼了。”

陆晅这才留意到她泛红的手腕,她胳膊细白,仿若一截一折就断的苇草。这么冷的天,她就穿着一件灰不溜秋的单衣。

他心一软,不再跟她杠,但还是捉着她问“小孩,你是不是山里来的?”

“啊?”玄微开始追溯过往,早些年她的确在某灵域山涧修炼过,所以严谨答道“对啊,我是山里来的,怎么了?”

她警惕望他,困惑他是怎么看出来的,一介凡人居然这么有眼力见?能感知到她周身满溢的仙山灵气?

“难怪。”陆晅在心底感叹——难怪这么不谙世事,连衣着都这么朴素穷苦,一定是偏远山区偷跑来城里寻找父母的留守儿童。无奈父母重男轻女,都没给她上户,好不容易攒够钱跟着黑车来到这里,却因为没有合理身份寸步难行。

可又有可疑之处,女孩肤色白净,性格也不怯懦怕生,不太像疏于照看灰头土脸的大山孩子。

转念一想,或许山里都是丛林草木,常年不见太阳,女孩无人管教,性格顽劣也很正常。

他一直盯着她,眼神判研。

玄微只觉他放肆,想给他一点教训,但她不清楚附近到底有没有监控,万一被拍到她使用法术攻击人类,她就违反三界禁令了。

玄微不敢轻举妄动,决定先忍忍“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我?”

陆晅看她“我可以放手,但你不要乱跑,我带你去派出所,警察也许能帮你找到家人。”

玄微对这几个词已经有了应激反应,她瞳孔地震,连连摇头“我不去!”

她发现凡人一有事就爱往派出所跑,估计这位也是一样,赶忙收敛气焰,哀求道“哥哥,哥哥,你别带我去派出所,求求你,求求你了,哥哥……”

陆晅没料到她前后反差这么大“为什么不去?”

 玄微眼眶发红,开始扯谎“我……我偷过东西,”她泪珠簌簌往下掉“我被他们抓过,我好怕那些人……我那天实在太饿了,只是想吃点东西……”

她声泪俱下,有模有样。遥想当年,她可是和讹兽讨教过演技的。

她楚楚可怜,陆晅心有不忍,松了手,好声好气问“你能告诉我你多大了,叫什么吗?”

你龟爷爷的仙龄和大名岂是能轻易告诉你的,玄微腹诽着,两眼仍泪汪汪“我叫玄微,年纪不知道,没人告诉过我。”

她瘪着嘴,睫毛水灵灵的,像一只上岸不久、天真凄苦的小人鱼。

陆晅看她片刻,脱下外套,给她披上了。

衣服挟裹着凡人的体温,一并罩来,玄微上身一下暖烘烘的。

她一愣,不假思索说“好暖和哦。”

她下巴在毛领上蹭了蹭,似乎很喜欢。

陆晅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穿上吧。”

“哦。”玄微两手探进袖子。陆暄比她高大许多,这件外套下摆都快到她膝盖了。

她唱戏般甩了甩空出来的宽大袖口,有了笑容。

她一笑,陆晅也生出助人为乐的满足感,跟着弯了嘴角。

下一秒,陆晅听见她问“可以送我吗?”

言语间,毫无羞惭意思。

陆晅神情微滞,敛了唇角“不可以。”

“小气。”玄微发觉这褂子御寒效果极佳,有了势必要将它拿下的念头,“我和你买好不好?”

陆晅这才注意到她挎着一只小包“你带钱了?有多少?”

他试着套出更多关乎她的有效信息。

玄微问“你要多少?”

陆晅想了想“这件外套原价四百多。”

玄微问“四百多元人民币?”

她的正统说法让陆晅哭笑不得“当然是人民币,难道你还可以付美金。”

玄微顿了一下,信誓旦旦“你想要的话,我也不是弄不到。”

这一刻,陆晅认为自己可能猜错了,她也许不是大山里出走的孩子,而是漂洋过海的偷渡客。

陆晅微眯起眼“hello?”

玄微“??”

“bonjour?”

“???”

“guten tag?”

“????”

“こんにちは?”

“??????”

玄微完全摸不着头脑,这人突然讲起什么鸟语?

见她从始至终一脸迷茫,也不像装的,陆晅结束试探,说回母语“你包里有什么?方便打开看看吗?”

玄微牢牢攥住,刚要大喝一句“什么都没有”时,她猛然想起刚才派出所里的情景,感觉自己的抗拒更像是欲盖弥彰,索性把它拉开,大大咧咧展示给他看。

陆晅垂眼,的确空无一物。

交涉半晌,他一无所获,思路跟眼前这包一般空荡。

陆晅有些不知所措,抓了抓后脑勺,开始责怪自己耳朵为什么要那么尖,手为什么要这么这么贱,去多管闲事。

他取出手机看了眼,上班时间早就过了。

他看了看白茫茫的天光,尔后低头打量她几眼,问“你先去我家?”

玄微警觉后退一步“为什么去你家?”

“你这么小,不肯去派出所,外面又不太安全,”陆晅看她“你没身份证,又没钱,能去哪里。”

“我有家啊,”玄微脱口而出,她爱不释手地揪着外套上的帽绳“你将这件衣裳送我就行。”

钱这东西,玄微有的是,只是生人在前,财不外露是她的处世准则。

“你记得家在哪吗?”

“我四海为家。”玄微心念,等她变回原形,她家就在她背上,凡人不懂而已。

陆晅“……你真逗。”把自个儿流浪汉的身份也能说得这么清新脱俗。

“走吧,我不是坏人,”他从兜里取出两张证件,递给她看“这是我的身份证和工作证。”

玄微眼尖,双手捧起其中一张,细细观赏“这是身份证吗?”外形和土地爷爷的一模一样。

原来这就是人间居家出行必备、她求而不得的牛逼通行证。

她爱惜地抚了又抚,羡慕道“我也好想要啊……”

女孩莫名流露的近乎垂涎的痴汉神情有些渗人,陆晅一把抽回,揣回兜里。

她目光紧追不舍,并喃喃自语“我能拥有吗?”

陆晅回“我会帮你。”

但他也不敢保证,一定能找到她家人,一定能带她找回属于自己的身份。

所以又补一句“我争取。”

“你帮我的话,要收钱吗?”女孩仰起脸,被尺寸不合的衣服衬得像只奶乎乎的幼鸟。

“不用。”整天钱钱钱,到底被骗过多少钱,陆晅无言“走了,跟上。”

他只穿了一件衬衫,把外套让给她,他快冻死了。

陆晅瞥了女孩一眼,正要抬脚,忽的像漏了什么似的停了下来。

玄微也跟着他驻足,睁着无辜大眼看他。

陆晅稍稍倾身,双手提起她外套下摆。

玄微下意识后躲,被男人单手拽了回来,他语气有点不耐烦“帮你拉拉链呢,别动。”

玄微端正站好,不敢再动。

他轻巧地一拉而上,两人视线因此一撞,女孩瞳子过于澄明,像一望见底的水晶,陆晅心漏一拍,随即挪开眼。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睛。

陆晅直起身体,仍能感觉到那簇干净目光追随自己。

他敛目,装凶瞪了回去。  她还是盯着。

“看什么看。”他没忍住出了声,手一抬,将她脑后的毛领帽盖了上去。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3月4日18:59:5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