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新书穿越宋朝杨家第七子的小说 重生杨家将七郎免费阅读

admin
admin
admin
327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5日11:44:34 评论
摘要

对于他的身份,他已经弄清楚了。他名字同样叫杨希,字延嗣,天波杨府第七子。天波杨府,《杨家将》世界。纵观整部《杨家将》,貌似死得最惨的就是他——万箭穿心而死。值得庆幸的是,此身只有十四岁,按照宋律,十七岁以后才能入伍。也就是说,即便是要万箭穿心而死,也得三四年以后。

  主角为穿越变成杨家将第七子 主角是杨家七郎的小说 第0001章 天波杨府

初春,汴京城,天波杨府。

一座厢房内,杨希昏昏沉沉从梦中醒来,入眼看到黑色帐幕掩在床榻四周,掀开被子坐起来,浑身乏软得厉害。

掀开帐幕,床榻边趴着一个漂亮的小丫鬟,鼻孔冒着泡泡在呼呼大睡。

仔细打量了一翻房里摆设,古代样式的家具和桌椅,处处透着一股古朴味道。

下了床,动作稍微大了一些,惊醒了趴在床榻边睡觉的小丫鬟。

“少爷,您醒了?”

杨希四处找鞋,小丫鬟乖巧地从拔步床下取出了一双袼褙白底黑面布鞋,细心给他套在了脚上。

“戏演得挺专业的,中戏毕业的吧?”

小丫鬟茫然抬起头,一脸呆萌,“少爷,什么中戏毕业?阿七不懂。”

杨希顿时来了兴致,“入戏还挺深,难道房里有摄像头?”

在阿七搀扶下,杨希在房里走了一圈,也没有找到摄像头。

伸腿准备跨过门槛出门,却被阿七拦下了。

“少爷,您还在禁足,暂时不能出去。”

“那我偏要出去呢?”

“阿七会被管家伯伯责骂。”

“那好,我不出去了。扶我到窗前坐坐。”

阿七扶着杨希到窗前,细心地给矮凳上垫上了软垫,这才扶着杨希坐下。

窗前摆着一张书桌,桌上除了笔墨纸砚外,还摆着一块铜镜。

镜子里映出了一张年轻帅气的脸颊,虽说有些模糊,但英气难掩。

猛然之间,杨希愣住了。

按理说镜子里映出的不就是自己吗?

为何会出现一张陌生的脸?

“阿七,你去打盆水来。”反应过来的杨希,吩咐阿七去打一盆清水,他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阿七一走,杨希仔细检查了一翻自己的身体,内心震惊得无以复加。

身体近乎缩小了一圈,完全不像是一个成年人的身体,更像是一个十四五岁少年的身体。

阿七端着盛满了清水的铜盆,跌跌撞撞走进来。

在清水映照下,杨希才看清楚了自己这张脸。

“这是什么情况?”

 杨希猛然站起身,跨过了门框,快速向外走去……

临近门口,撞开了阻拦他的两个家丁,风风火火走到大街上。

街上行人来往,店铺林立。

行脚、僧侣、甲士、书生、商贩,一个个都微微皱眉,侧目望向穿着中衣四处乱跑的杨希。

“这不是真的!!”

杨希咆哮了一声。

突然,从街头窜出了一匹快马,马上伏着一位壮汉,随手一拦,杨希被他夹在腋下,迅速消失在街道上。

……

七天后,杨希禁足期满,却独自一人坐在厢房里不愿意出来。

他在考虑,到底得罪了谁,被人家扔到了千年以前。

而且这个千年前,还特么是带引号的。

对于他的身份,他已经弄清楚了。

他名字同样叫杨希,字延嗣,天波杨府第七子。

天波杨府,《杨家将》世界。

纵观整部《杨家将》,貌似死得最惨的就是他——

万箭穿心而死。

值得庆幸的是,此身只有十四岁,按照宋律,十七岁以后才能入伍。

也就是说,即便是要万箭穿心而死,也得三四年以后。

或许,还能抢救一下也说不定。

门外婢女阿七,一脸担忧地看着发癔症的少爷,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瞧,赶忙进屋禀报。

“少爷,少爷,夫人过来了。”

阿七口中的夫人,就是鼎鼎大名的佘太君佘赛花。

作为杨希母亲,对他关怀备至,禁足这几日,一直都是由她亲自下厨,做一些吃食送过来的。

此时的佘赛花还人人敬仰的佘太君。

如今的她面色红润,英气逼人。

佘赛花龙行虎步,颇有一翻巾帼须眉的意思,进入厢房内,关切地看着杨希。

“七郎,别怪你爹下手重,你也知道,你爹乃是行伍出身,脾气难免大了一些。”

杨希在佘赛花呼唤中清醒了过来,对于佘赛花他打心底里尊重,不论是现在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还是曾经影视中那个坚强的身影,都值得他尊重。

“娘,孩儿未曾怪过爹。”

“你呀你!”佘赛花伸出玉指,点了点杨希额头,“不穿衣服就跑到大街上去,还被你爹瞧见给拿住了。你爹怎么说也是四品镇北大将军,也要脸面。挨抽了吧?以后还敢不敢?”

杨希赶忙摇头,认错道:“不敢了。”

“晚了!”佘赛花嗔怒道:“眼下汴梁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的,说杨府七少爷得了癔症,不穿衣服四处乱跑。你爹听到了气得发抖。他准备打发你去田庄住一段日子。”

对于住在哪儿,杨希并不看重。

不过,住在田庄,确实比住在府里强一些。

杨希魂替了前身,却并没有继承前身的记忆,一旦府里的人问起过往,他也不好应对。

虽说没见过自己几位鼎鼎大名的兄长,但以后有的是机会。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世界,投身在了杨家,他得考虑以后是否做点什么。

至少不能让这满门妇孺把泪都流干了。

罢了!此身以后就以杨延嗣自居,忘掉过去,重新生活。

再留恋也回不到以前,一切还得朝前看。

当下,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查清。

他占据了前身的身体,可是前身到底是如何一命呜呼的,他还不清楚。

据他从阿七嘴里套出的话,在禁足期间,前身并没有生病,或者身体感受到什么不适。

一个身体健康的人,不可能睡着睡着就一命呜呼了。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隐情。

阿七说过,在他禁足期间,吃食全都是佘赛花亲手准备的。

除此之外,就是每日供应的新鲜瓜果。

春日里,想吃一口新鲜瓜果很难,唯有皇宫大内暖房才有出产。

杨业备受皇帝宠信,也得到了一些赏赐。

佘赛花为他准备的吃食肯定不会出问题,那么问题就出在皇宫内赏赐的新鲜瓜果上。

思虑到了此处,杨延嗣打算试探一番。

“娘,孩儿房里的瓜果已经吃完了,可否再送一些过来。”

提到瓜果,佘赛花面上浮起一丝嗔怒,抬手拍了一巴掌他脑袋,“贪吃的小滑头。都要被发配到田庄去受苦了,居然还想着瓜果。”

往日宫里赐下的瓜果,大多都进了杨延嗣肚皮。

杨门乃是将门,一家都是肉食动物。

连幼小的杨延琪,也对瓜果不感冒。

偌大杨府,唯有杨延嗣喜好吃瓜果。

所以宫里赐下的瓜果,大多都送到了杨延嗣房里。

“娘,到底还有没有?”

杨延嗣迫切地希望知道,杨府内还有没有其他人食用宫里赐下的瓜果。

他想证实瓜果里,到底有没有添加什么不该有的东西。

佘赛花显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凤目微挑,没好气道:“宫里赐下的,都送到你这儿来了。府里其他人都没有份儿,你还不知足?”

果然……

佘赛花一句话,证实了杨延嗣心中猜测,宫里赐下地瓜果,确实被人放了不该放的东西。

那么,宫里赐下地瓜果里面到底添加了什么东西,又是谁添加的呢?

是皇帝下令添加的?

还是其他奴才被人收买,擅作主张添加的?

若真是皇帝下令添加的,杨延嗣觉得,他应该一包迷药麻翻了府里的人,连夜带着他们逃离汴京城。

可若是其他奴才被人收买了,才干出这种事,那个收买奴才的人究竟是谁?

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证实了一个猜测,一连串的猜测又出现在杨延嗣脑海里。

伴随着这些猜测出现的,还有一连串的问题。

这些问题,都需要杨延嗣一个一个去证实。

同时,杨延嗣在考虑,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佘赛花和杨业知晓……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3月5日11:44:3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