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向南景孟弦车上做 美文医冠楚楚 教授大人别太坏

admin
admin
admin
327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6日00:06:57 评论
摘要

景孟弦讥笑,“迷住?就凭你?”向南皮笑肉不笑,“如果不是,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呢?”景孟弦忽而一倾身,一把将向南压在了沙发上,灼热的气息,一寸一寸欺近向南,滚烫的眼眸,攫住向南,嘴角勾起一抹狂妄的笑,“尹向南,说实话,你现在就巴不得被我这么压着吧……”

教授大人别太坏免费阅读 景孟弦尹向南饭桌上的 结局篇(28)——沙发上失控的入骨缠绵(小船)

这场饭局比之前陪胡有成的,是轻松不了多少的。

“景总,幸会幸会!!”

景孟弦一入场,包厢里所有的人,包括他们的老大洪总也一同迎了上来。

“洪总,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景孟弦微笑着同洪总握手旄。

“别来无恙!快快,进来坐……”

洪总招呼着所有人落座。

看到景孟弦身边的向南,狐疑道,“这位是?崞”

景孟弦身边的人,他大多都是见过的,而对于向南这张生面孔,他显然是陌生的。

“尹向南,我们设计部的职员。”

景孟弦简单给洪总介绍着向南。

尹向南才微笑着,刚想伸手过去同洪总礼貌的握个手的,却莫名感觉到周旁有一股冷意袭了过来。

偏头一看,是景孟弦那双警告的眼神。

向南悻悻然的捏紧了自己的双手,嘴角的笑意也敛了数分,低了头去。

一干人落座,饭桌上免不了把酒言欢。

洪总是挨个把景孟弦这边的人敬过了一杯,轮到向南这边的时候,还不等向南拿起酒杯,就被景孟弦一手挡了来。

“洪总,多担待一,我这位小职员不太会喝酒。刚在另外一个饭局上喝了几口小酒,就已经醉倒不轻了……”

景孟弦亲自给向南解围。

尹向南眨眨眼,看他。

清俊的面庞上,依旧是那抹浅浅淡淡的笑。

向南漂亮的嘴角忍不住微微弯了弯。

这家伙刚刚在车上还对自己怒气冲冲的,可真正遇了事儿,他还是那个第一个冲出来站在她面前的景孟弦!

这种被细心护着的感觉,真好!

“景总,心疼小职员我们这做老大的都可以理解,不过这杯酒总不能就搁这了吧?总得有人替才行啊!”

景孟弦笑笑,端过酒杯,“那这杯酒,我景某先干为敬了!”

他说完,将酒杯中的酒,优雅的一饮而尽。

一顿饭来,众人都喝得差不多了,唯有向南滴酒未沾。

景孟弦不允许。

能挡的都给她挡了,挡不住的就替她喝了。

向南心里是暖暖的,却又疼疼的。

她好几次小声的凑到他跟前去劝他,“你少喝点酒啊,胃不好就别死撑着。”

这时候,景孟弦总会眯紧眼眸,笑睇着她,“啰啰嗦嗦的,像个小媳妇儿似得……”

“……”

向南觉得他有醉酒的苗头了。

吃完饭,走出饭店,都已经是十一点了。

司机将他们送到家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家里的人都已经入睡了。

向南以为景孟弦会醉得不轻,可结果,他的意识似乎一直挺清醒的。

向南扶了他上楼,“你先洗澡,我去替你弄一碗醒酒汤……”

扶着他进了卧室,将他安置在沙发上坐好,向南转身预备出门,却忽而,被景孟弦伸手一扯,整个人竟毫无预兆的就被他拉到了他的腿上,坐好。

尹向南望进他那双醉意熏熏的魅眼里,小脸儿一红,挣扎了一,“你干嘛?”

景孟弦有力的猿臂,圈住她纤细的小柳腰。

魅惑的眸仁紧眯成一条迷人的细缝,觑着向南,眸光灼灼,“今天的事情,你觉得我该怎么收拾你才好?”

“……”

向南囧了,装傻,“什么事情啊?”

“你磕疼我的事情!”

景孟弦说着,还不忘将自己的目光挪到自己面,毫不避讳的看了看,又转而看向向南,敛了敛眉目,捏紧她的巴,轻哼一声,“嗯?”

拉长的尾音,勾着太多的邪惑,让向南心池忍不住有些荡漾。

脸颊上漫过几许潮红,解释道,“不是跟你说了,我不是故意的吗?”

“你弄痛了我,是事实!!”

景孟弦箍紧了她的细腰,哂笑一声,“看不出,人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不过抱起来,手感好像还不错……”

尹向南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他的手臂上,“景总,你这样子很容易让我误解成你已经慢慢被我给迷住了……”

景孟弦讥笑,“迷住?就凭你?”

向南皮笑肉不笑,“如果不是,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景孟弦忽而一倾身,一把将向南压在了沙发上,灼热的气息,一寸一寸欺近向南,滚烫的眼眸,攫住向南,嘴角勾起一抹狂妄的笑,“尹向南,说实话,你现在就巴不得被我这么压着吧……”

向南干脆一勾手,大方的挽上了景孟弦的脖子,笑着分外妖娆且迷人,“景总不是对我没性趣吗?”

她挑挑眉,一甩脚上的毛绒拖鞋,干脆双腿直接盘上了景孟弦的腰盘,眯眼一笑,“那这么硬……又是为什么呢?真想要啊?”

景孟弦睨着身这个故作风/的女人,削薄的唇角,忍不住浮起一丝弯度。

忽而觉得,这女人……比想象中的,更好玩儿!!

他性/感的眯紧了眸子,“从前就用这种放/浪的招数追到我的?”

“噢!”

向南慵懒的点点头,眨眨灵动的水眸,微笑的挑挑眉道,“追每个男人差不多都是这点招数了……”

“每个男人?”

景孟弦挑起了浓眉,而后,双目紧眯,有危险的气息从眸仁间放射出来……

“对啊!怎么?生气了?”

向南笑得愈发肆意。

“生气?”

景孟弦轻嗤出声,“那就让我见识一你在其他男人身上练就的那些本事吧!”

他说完,修长的手指一把捏住她的巴,而后,削薄的唇瓣,就朝向南的红唇之上,覆了过去……

她尹向南还有过其他男人?

据他景孟弦的了解,她尹向南可是扎扎实实的追了他整整八年,而她嘴里那些所谓的其他男人,恐怕也不过只是她的臆想而已吧!

想让他吃醋?那可真是见鬼了!!

不过……更见鬼的是,明明知道她是撒谎的,却偏偏,心里居然还会因她这些不着边际的谎话而堵得荒……

以至于,吻她的时候,干脆用的是咬!!

对!这当然不是吻,这可是他的惩罚……

“唔唔唔——”

尹向南被他粗暴的‘吻’肆掠得有些疼了,开始在他怀里抗争起来。

然而,她越是挣扎,他吻得就越深。

湿热的舌尖,霸道的抵开向南的唇齿,强势的攻城略地。

完完全全的,与她对抗上了!

向南咬他,他也好不怜香惜玉的,回口就咬上她的唇。

再然后,趁她吃疼松口的时候,他再攫住她的丁香/舌,肆意的吸吮,纠缠起来。

“唔唔……”

向南被他吻得七荤八素的。

连喘息都已经顾不上了,但景孟弦这家伙还根本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她挣扎,他便伸手用力掰住她的小腰肢,根本让她连动弹的机会都没有!

再然后,将这个吻,狂狷的加深加重,几乎是要将她深深的吸入腹中去!!

“景……景孟弦……”

向南浑身是汗,力道也已经全数耗尽,终于,她选择了投降,“让我喘口气……”

该死的!!

这混蛋!!

听闻向南的哀求,景孟弦这才稍稍将吻缓了来。

唇瓣黏在她的双唇之上,缠绵,舔舐,吸/吮,却依旧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唇角勾起一道浅浅的弧度,噙着坏坏的笑意,挑衅道,“你追男人就靠这点功力?”

他磁性的嗓音中,透着情/欲的沙哑,让人听完就不自觉沉醉。

向南还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儿,根本腾不开气息去回应他的话。

小手推了推他的胸口,让他从自己的唇间挪开来。

呼吸顺畅了,向南这才懊恼的凶了他一句,“你想憋死我啊?”

景孟弦眉峰一跳,重重的捏了捏她酡红的颊腮,“这么凶,也有男人敢要你?”

“你就要了,你说自己不是男人?”

向南挑眉,反击他。

景孟弦却不怒反笑,“你这话说错了,我只是……要过而已!!”

向南气结。

胸口剧烈的起伏了一……

伸手,去推身上的男人,“你走开!我要回房睡觉了!”

景孟弦趴在她身上,岿然不动。

目光从她的脸上,转移至她红肿的唇瓣上,眸色灼热了些分……

而后,又情不自禁的落在了向南起伏的胸口之处。

亦不知什么时候,向南胸口前的数粒纽扣被崩了开来,白色衬衫更是因挣扎而滑落,露出那白皙的肩头,以及诱/人的锁骨。

而水嫩的肩头上,还挂着一条粉色的内/衣带……

景孟弦的眸色不由收紧了些分,性.感的喉结滚动一。

一瞬,根本不待向南缓神过来,他忽而……

一张口,就用唇齿,咬住了她的肩带……

柔软炙热的唇瓣,拂过向南的肌肤,让她情不自禁的娇哼了一声出来。

“痒……”

他的唇瓣,掠过她的肩头,酥酥麻麻的,让向南有些招架不住。

却见他……

直接咬住她的那根肩带,顺着她嫩白的肩头,滑了来,搭在手臂上……

好不撩人!!

向南急喘了口气。

脸颊顿时滚烫,连呼吸也变得灼热起来。

眼神里漫过几许慌乱,然……情/欲的因子,却也在他的挑/逗中,越渐增多……

原谅她也是个有七情六欲的女人……

尤其是,面对自己的爱人时……

尤其是,面对爱人的挑/逗时……

尤其是,两个人真的已经好久好久没圆房过时……

好久有多久?

快两个月了!!

确实很久很久了!!

至少,对于后来的他们来说,算很久吧!

景孟弦热切的视线凝在向南的眼睛里,两个人灼灼的目光,深切的交缠着……

呼吸,变得有些粗重、紧迫、炙热……

此起彼伏的喘息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此刻显得有些突兀,却也……

极致的暧昧!!

景孟弦眸仁一眯……

一瞬,低头,情不自禁的再次攫住了向南红肿的双唇……

这一次的吻,比上一次,来得明显温柔许多许多……

缠绵入骨的纠缠,让两个人同时迷失了心神……

两个人,紧紧地相拥热吻,身形交缠。

喘息声,越发粗重。

而向南身上的衬衫,早已被景孟弦迫不及待的解开……

粉色的胸/罩,不掩一物的暴露出来。

丰/润的雪峰,曝露在景孟弦眼前,让他……意识的,吸了口气……

只觉,绷紧的腹,越来越肿胀,也越来越疼!!

他大口的喘了口粗气,大手,更是情不自禁的攀上向南的雪峰,隔着那伯薄薄的胸/衣,肆意的抚摸起来……

说是抚摸,其实是大力的揉捏!!

仿佛只要用更大的力气,才能满足于他内心的那份渴望!

向南被他熟练的技艺,挑/逗得浑身燥热……

娇身,情不自禁的往他的身体上靠了靠,让自己更加畅快的展现在他身前……

向南不得不承认……

自己对这个男人,其实是渴望的!!

但这一点也不可耻,不是吗?

他可是自己的爱人……

哪有人,不渴望自己深爱的人的?

哪怕她就是个女人,可她也对这个男人……其实早就渴望到了,骨子里!!

她急切的伸出小手,捧住他英俊的面庞,将这一记灼热的吻,加深加重……

欲/望,疯狂的随着这一记吻,往两个人的大脑中冲刺……

身体,交缠在一起……

感受着,独属于对方的温度!!

向南到底按捺不住了,慌乱而急切的去替他解身上的衬衫。

纽扣太多,她是一顿胡乱的扒着,解了胸口的几颗就没了耐心,干脆一掀衬衫,就从景孟弦的头顶脱了来。

景孟弦同样是迫不及待了,自然乖乖任由着她扒着自己身上的衣物。

他滚烫的大手,粗鲁的将向南的胸/罩推高到雪峰之上。

绷紧的胸衣挤压着向南的两团柔软,登时让本就壮观的雪峰仿佛升了一个罩/杯……

景孟弦急喘了口气,一瞬,一低头,俯身过去,深深的将脸埋入了她柔软的雪峰里。

尽情的汲取着属于她的清新之味……

湿热的舌尖,更是肆意的在她柔软的小白兔上,舔/舐着,时不时的攫取这她的小葡萄……

让它在自己的唇上,尽情的跳跃着……

在他的挑/逗之,变得越来越硬……

而向南那情不自禁的娇/喘声,从唇间溢出来,越来越急而大声……

景孟弦却不得不承认,她的味道……

真的很美!!

这完全,出乎于他的想象!!

“尹向南……”

景孟弦沙哑的喊着向南的名字。

眸仁深陷,目光灼热,几乎是要将向南整个人焚烧掉。

他结实的猿臂箍筋向南的细腰……

一路移,缠紧她的翘臀,紧了又紧。

一瞬,一扯她腰肢上的短裙,将她的裙子也褪了来。

“呼……”

他重重的出了口气。

而后三五除二的将自己身上所有的遮掩物去除掉。

一把分开她的双腿,就将自己的滚烫隔着向南的粉色的小底/裤,挺入了她的三角地带中……

隔着薄薄的布料,肆意的摩挲起来。

“唔唔——”

向南感觉到他越发肿胀的灼热,心潮澎湃,感觉身体已经为他打开……

她……

想要!!

小手情不自禁的握住他的巨大,在自己的三角地带中尽情的玩弄着……

两个人的喘息,交融在一起,此起彼伏着,如同谱出了一曲暧昧的盛乐……

让人,情不自禁的,沉沦,沉沦到……几乎无可自拔!!

景孟弦巨大的滚烫在向南的敏感地带厮磨着,而向南两团柔软的浑/圆也更是充满着极致的诱/惑在景孟弦的胸口上,推拿着……

动作,只是不经意,却摩擦在景孟弦结实的肌肉上,让他……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身上,热汗淋漓……

相互交缠着。

肌肤与肌肤紧紧地黏在一起,让两个失控的人儿,再也把持不住!!

景孟弦一声低吼,大手一伸,粗暴的就将包覆着向南翘臀的小底/裤扯了来。

“唔唔——”

尹向南哼吟出声。

双腿意识的并拢,却快的被景孟弦粗暴的分开来……

就在景孟弦想要一挺腰身,进入她的时候……

却忽而,腰间的动作,猛地停了来!

他抬眼,看向向南。

眉峰,隐隐有些抽动……

尹向南见他忽而停,有些不解。

潮红的脸颊上漫过一抹羞窘,却听得景孟弦哑着声音,问她,“你这是在故意报复我吗?”

“什么?”

向南不懂。

“你来月/经了!!”

“……”

景孟弦憋足的欲/望,在临近释放的时候,却得到了这么一个噩耗……

整个人,简直濒临崩溃。

但,向南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3月6日00:06:5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8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