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南景孟弦办公室 小船摇曳太深了办公室

admin
admin
admin
327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6日00:54:09 评论
摘要

而向南,显然因为工作太过于专注,才以至于根本没有发现景孟弦的存在。景孟弦仰头,看着她,唇角却不自觉的掀起一抹戏虐的笑。目光深沉,视线灼灼。由于她穿的职业装不过只是及膝的短裙,加上高高的站姿……他一抬头,便能清晰的看到……她的双腿之间去!虽然,光线太暗,几乎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但那双白花花的长腿,还是一眼便能了然的。

景孟弦尹向南免费 尹向南景孟弦 结局篇-办公室里的擦枪走火,你侬我侬!

夜里——

所有的人了班,唯有设计部的灯还亮着。

向南一个人伏在办公桌上修改着设计稿。

也不知道是不是秦微茹故意的,反正到最后就是把她一个人留来,非得让她今晚把初稿定来才准班。

向南又是那种不肯服输的人,至那天被她呛声之后,自然更加不会轻易屈服煨。

所以,她立誓要将初稿以最短的时间拿出来,以证她的优秀。

当然,前提条件是,初稿必须是优秀的!

正当向南壮志酬酬的时候,忽然,头顶的灯泡响起一阵“嗤嗤——”的声音,紧接着灯泡便开始极不稳定的闪烁起来厣。

晃着向南的眼,怪难受的。

向南有些郁闷了。

看来还想继续工作去的话,只能自己动手换灯泡了!

她先是去办公室后面的柜子里翻了个节能灯出来,又找来了人行梯。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向南生涩的爬上了人行梯,切了灯座上的电源,借着手机手电筒的一丝光线开始换灯。

刚把手上的事情忙完,正准备班的景孟弦,从总裁办公室里走出来,经过设计部的时候,却不自觉被里面的那一点微弱的灯光吸引了视线。

借着那一点点的白光,他模糊间还能看清楚隐在暗光里的那张清秀面孔。

除了她尹向南,又还有谁呢?

就见她拧着秀眉,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端着灯泡执拗的往灯座里塞。

本来灯座并非普通的座子,是那种带面罩的,手还得绕过面罩方才能将灯装进去。

显然,这份工作对向南而言,有些吃亏。

何况,她另一手还得拿着手机照亮。

暗光里,仿佛还能看见她额头上那薄薄的细汗,被白色的灯光照射着,晶莹剔透,看进他眼里居然还觉得有几丝道不明的小性/感。

景孟弦信步走进了设计部的办公室去。

站定在她身的人行梯跟前,抬头,看她。

而向南,显然因为工作太过于专注,才以至于根本没有发现景孟弦的存在。

景孟弦仰头,看着她,唇角却不自觉的掀起一抹戏虐的笑。

目光深沉,视线灼灼。

由于她穿的职业装不过只是及膝的短裙,加上高高的站姿……

他一抬头,便能清晰的看到……她的双/腿之/间去!

虽然,光线太暗,几乎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但那双白/花花的长腿,还是一眼便能了然的。

“啪——”

忽而,灯掣的声音一响,顿时灯亮起,瞬间照亮整个设计部。

也照亮了梯子前,景孟弦那张俊逸非凡的面孔。

向南一低头……

“啊——”

景孟弦忽而出现的面孔让向南吓得尖叫。

身形一晃,整个人就直接从电梯上栽了来。

然而,预想的疼痛并没有袭来。

只觉身被什么热乎乎的东西垫着似的,向南睁眼一看……

居然是景孟弦!!

他好看的剑眉因疼而拧作一团。

健硕的身板被向南直接扑倒在地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哪儿被磕坏了,总之,脸色有些难看。

“你要投怀送抱,也不需要这么凶猛吧?”

景孟弦清俊的脸上还写满着吃疼的神情,大手习惯性的揽上她纤细的小腰肢。

向南吓坏了,“景总,你没事吧?”

她说着就要从他的身上爬起来,然而,臀/部却被景孟弦的大手紧紧摁住。

向南一窒……

她……仿佛间,好像,抵到了什么不该抵的东西。

有点硬……

有点烫……

反正不在常规状态之。

“它好像……被你惹到了……”

景孟弦喑哑着声音,冲向南说。

向南脸一红,“你别闹,快点放开我,你检查一,有没有哪儿被摔坏了!”

“除了这儿有点疼,其他地方都还好。”

他说得,当真是一本正经!

“景孟弦!!”

向南有些羞恼。

然,话音才一落,她还未来的及闭合的唇瓣就被景孟弦一仰身,给深深的含/吮住了。

就听得他用一种低迷且饶磁性的嗓音,贴着她的红唇同他道,“你恼羞成怒的叫声,简直就像……一剂催/情/药,所以……”

他说着,包住她翘臀的大手,越发用力的往自己的昂扬之上,狠狠一顶。

“你点的火,就该由你灭!礼尚往来,应该也不为过吧?”

礼尚往来?!!

敢情上次她被灌药,然后拿他当解药的事情,他还一直记着呢!

灰太狼!!

就等着把她锅,煮沸了只等开吃了吧!

“上次可是你自己自愿的……唔唔——”

向南抵在他的胸口,倔强的抵抗着,然,话未说完,声音便已然消融在了他的深吻中去。

景孟弦抱着向南坐起了身来,顾不得她穿着一步裙,强势的直接将她的双腿分开,让她盘踞在自己精壮的腰肢上。

而向南身上的裙子……

因为双/腿分开的缘故,而狼狈的被掀起到了腹部以上的位置。

粉色的蕾丝小底/裤毫无一丝遮掩的曝露在了空气里。

这姿势,这模样,别提多让人难堪了。

“唔唔——”

向南羞涩的挣扎着,“景孟弦,你快别闹了,这里是……公司……”

向南被他吻得晕头转向,只能借着挣扎的空隙,控诉着他恶劣的行径。

但,没说几个字就会被他的吻迅速掩盖掉……

以至于,一句话直到最后,才破破碎碎的,终于说完。

“这层楼所有的人都班了!”

景孟弦急不可耐的回答向南。

灼热的大手却早已沿着她的臀线,顺势往向南嫩滑的双/腿/之间轻抚了去……

他大手仿佛带着魔力般,拂过向南,所到之处,无不撩起一把又一把撩人的大火……

惹得向南,浑身娇颤,小嘴不自觉的将暧昧的嘤咛声哼了出来。

无疑,她的哼吟声,于景孟弦而言,就是一道兴奋剂!!

漆黑的色泽,染上赤血的情/欲,在他一贯冷静的眸子里,翻江倒海。

而他的吻,一路从向南的唇瓣,移至她性感的锁/骨……

舔过她要命的喉管,顺着她嫩滑的肌肤,喘着灼气,一路移……

向南气喘连连,“孟弦……”她忍不住喊他,“别,我……我怕……”

这里可是公司!!

万一有人还在怎么办?

又或者,万一有同事折回来了,然后撞见他们正好在xx/oo,那她这辈子就真的要羞于见人了!

可是,身的这个男人,显然已经没有理智再去想这么多东西了。

他唯一的念头就是……

想要!!

恨不得用尽身体里所有的能量,将身上的女人,从头到脚的啃一遍!!

“有我在,不要怕!”

景孟弦的吻,已经从向南的锁骨,转移至她柔软的雪峰……

当他的银牙咬开她衬衫的纽扣,舌尖抵开她的胸/衣,而后灵巧且精准的捕捉到向南那诱/人的一点粉红时……

“啊——”

向南忍不住娇/吟出声来。

天!!

雪峰上那种湿热的快感,简直让向南……无法招架。

她细长的双臂意识的勾住景孟弦的脖子,小背挺直,娇身却在不自觉的往他的舌尖处靠近……

白皙的后背处,因她的绷紧而流泻出诱/人的线条……

藏匿在白色的衬衫里,无比妖媚!

金色的长卷发,松散而略显凌乱的散开在她的肩头……

透出一股子,野性美!

直击景孟弦的理智神经!!

景孟弦从她高耸的雪峰里退出来,又再次急不可耐的吻上向南无辜的红唇,“你知不知道你每天在我眼皮底晃悠,对我而言是一种多大的挑战……”

光看不能吃!!

简直能让他憋出病来!!

向南满眼无辜。

潮红的水眸里,噙着的都是慌乱的欲/望……

明明想要,却又害怕……

可是,却不知,情侣之间,偶尔要的,就是这份……刺激!!

越是如此,男人,便越是兴奋!!

景孟弦到底按捺不住了,伸手,便粗鲁的将向南身上的衬衫撕扯开来。

都这份上了,他哪里还有耐心一颗一颗的替她解来!!!

直到向南的衬衫,禁/忌的挂在双臂上,露出那白皙如雪的肩头……

还有,同样粉色系的胸/衣曝露在景孟弦的眼里,让他眸仁一紧……

性/感的喉头滚动了一,抬眸,看她,迎上向南那双热切,却略显慌乱的水眸……

她怎么都没料到,自己好好的加个班,结果……

却被这头狼给吞了!!

而她……

好像,还不那么排斥,甚至于……

有些期待?

向南觉得,定是自己饥渴太久了的缘故!!

更何况,她似乎也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

这可真是……

正当向南还在为这天雷勾地火找理由时,忽而,只觉胸口一凉……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她身上那件粉色蕾丝胸/衣却已经被跟前的景大总裁毫不留情的甩在了一旁的地上去。

甚至于,向南不知道他是什么在不脱衬衫的情况,就能轻而易举的将她的胸/罩扯来的……

景孟弦炙热的视线,紧凝着向南那形状极其完美的雪峰……

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喘息,在快的加重!

而后……

一口攫住了向南那颗诱/人的小葡萄,另一只手,开始失控的把玩起那团如雪的柔软起来。

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哼吟声,不知到底是满足,还是……太饥渴……

总之,很深重!!

忽而,他攫住向南的手,置于自己的腰带上……

“帮我解开!!”

沉哑的声线,命令向南。

向南面色绯红,脸颊发烫,呼吸微微一窒。

却还是试探性的……

伸出了小手。

即使,指间的动作,有些微颤。

还有更多的,是羞涩!

但……

她还是急切,却又很是生涩的替他解开了腰间的棕色皮带……

再然后是纽扣,以及拉链……

向南灼热的喘了口气,忽而只觉身子一轻,一秒,整个人竟然就被景孟弦抱起来,架在了她的办公桌上。

双腿还依旧性/感的盘踞在他的腰上……

向南被他直接推倒在桌上,桌面上的文件登时散乱了一地……

但他们谁也没心情再顾及那些。

炙热的潮水,一层又一层的向他们袭来……

景孟弦紧紧地托住向南的粉臀,一瞬,往自己那早已等不及的昂扬之上……

狠狠一挺!!

“唔——”

随着向南一道亢奋的尖叫,就感觉她那紧致的灼热,正……深深的,将他吞没……

一,一……

让他,眉心颤栗……

难以把持!!

好要命!!!

“向南——”

他嘶哑着声音,喊着向南的名字。

“向南——”

每喊她一次,便深挺一次!

紧窄的腰肢,苍劲有力,惹得身的向南,一次又一次无力的尖叫,亢/奋的呜咽……

而身,也越来越湿……

暧昧的染湿了桌面……

电脑上待机黑屏的屏幕里,此时此刻,正倒影着,他们这无比暧昧的姿势……

向南更是羞于去看屏幕里自己那张放浪的面孔……

然,那娇吟的声音,从她的小嘴里溢出来,一声比一声高亢,而且是……忍无可忍,情不自禁……

因为,这个男人给予她的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根本让她无法招架!!

他永远都能掌握到她最敏感的地方……

永远都清楚她最喜欢的体位是什么……

“孟弦……”

向南求饶般呢喃着他的名字。

而景孟弦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推入她的身体里,一次比一次深入……

还伴随着,沉哑的低吼声……

直到感觉到身的向南经受不住的颤栗,热潮像泉水般从身体内涌出来,他方才换了个姿势,将软得像一滩泥水的向南从办公桌上抱来。

翻了个身,让她趴在桌上……

抱起她粉色的美臀,迎上自己一直昂首挺胸的炙热……

“啊啊——”

向南尖叫,浑身抖得像筛子。

小手死死地扣住桌子的边缘,哭着求饶,“孟弦,我不行了!!”

“我真的要不行了……”

然而,回应她的,却是那饶富节奏的“啪啪啪——”声。

是他,猛烈撞击着她后,所发生的,最暧昧的歌曲……

听得向南,心弦一颤一颤……

再然后,情不自禁的翘起美臀,更加猛烈,更加深入的,迎合他!!要他!!

粉臀被他的大手,一次一次拍打着。

动作不重,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的痛楚……

却是,无比暧昧……

让向南腿/间诱/人的银丝,越流越多……

向南只觉得这样的自己,好让人羞涩……

他们俩,居然……

就在办公室里!!

怎么可以这样!!

“啊————”

忽而,一声尖叫……

向南只觉自己五脏六腑仿佛都快要被身后的男人撞碎了一般。

那频率,根本让她无法招架。

整个人被他疯狂的往前推着,被他撞得摇摇摆摆着,荡漾到了极致!

“孟弦——”

“吼————”

伴随着景孟弦一声失控的狂吼,向南只觉腿间一热……

一团奶白色顺着她的双腿,暧昧的滑了来……

而他,早已从她胀大的身体内退了出来,抵在她滑嫩的,还在贪婪的磨蹭着她细腻的肌肤……

仿佛,刚刚根本还没要够一般!!

而向南,还有水,不停地从身体内涌出来……

站在那里,无助的往滴……

融在地上,形成一滩清浅的水渍,让她越发羞红的脸蛋。

颊腮上的灼热,几乎快要把她烫伤。

景孟弦望着眼前这一幕,潮红的深眸紧了又紧,胸口的气息喘得更加厉害起来。

甚至于……

向南能清楚的感觉到,摩擦着她双腿的那根滚烫……

正在以超前的速度,疯狂增长!!

天!!

“孟……孟弦,不要……”

向南无助的摇头。

他们才刚刚……结束的!!

然而,显然……

由不得她!!

还在向南矜持的拒绝时,忽而,才空虚了不出分分钟的身体,竟再次被身后的男人……

进入!!!

“啊……”

进来的速度太快,且伴随着炙热的温度,还有那种特殊的润滑感,都疯狂的刺激着向南的敏感边缘,让她失控的尖叫出声来。“啊……”

进来的速度太快,且伴随着炙热的温度,还有那种特殊的润滑感,都疯狂的刺激着向南的敏感边缘,让她失控的尖叫出声来。

景孟弦伸手抱过她的细腰,将她更紧更深入的贴近自己……

让自己,更疯狂的要她!!

腰间的动作,较于刚刚,愈发猛烈,狂劲!!!

天!!向南觉得自己当真快要被他玩疯了!!

最后,向南不知道这段是如何结束的,也不知道具体持续了有多久方才结束。

到最后,她几乎是没有了任何的意识…仫…

只知道,双腿之间湿湿的,烫烫的……

他奶白色的东西弄在她身上,让她又羞涩,又混沌。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男人与她的每一次,不采取安全措施,便是体外……

显然,他这么做,是担心她会怀孕!

甚至于,不惜过敏也要避免!

他真的就这么不愿意自己怀上他的孩子?

向南心底还是掩不住的有些分失落的情绪,但她自然不会开口去问她。

………………………………

向南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和自己的办公桌收拾了完毕。

再回头看景孟弦。

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模样,宛若刚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而向南,依旧面色绯红,甚至于情/潮漫在眼底还未来的及褪尽。

“你……那个,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工作没忙完……”

向南心慌意乱的在桌前坐了来。

打开电脑,看着里面还未完成的图纸,她的心却是一片紊乱,仿佛已经抓不到分毫的头绪了。

真是糟糕!!

“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景孟弦单臂撑在书桌上,靠近向南,低头,沉声问她。

自然的男性荷尔蒙味道将向南笼罩,让她心思越发凌乱。

“我……我答应了秦总监,明天一早得把初稿交给她。”

向南坚持。

景孟弦清楚向南的个性。

她决定了的事情,一般人是不可能轻易改变得了的。

尤其是对工作上。

尤其是对工作上的假想敌。

她怎愿意轻易屈服。

景孟弦不再做过多的劝说,霸道的拉开向南坐着的工作椅,将她推至一旁。

向南迷糊不解,“你干嘛?”

就见他拿着鼠标点上保存,快的又插上usb将向南的图纸统统都拷进了u盘里去,而后,不等向南明白过来,打横抱起椅子上的她,就往外走。

向南双臂环住他的脖子,“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你刚刚忙活了近一个小时,你不累啊?”

“……”

“不累!”

向南梗着脖子回答他,“所以,赶紧的,把我的工作还给我!”

景孟弦轻笑,“体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看来次我还能再加把劲!”

“……”

向南觉得他要真的再加把劲的话,自己一定会被他弄死在身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男人的体力好到……几近变/态!!

向南光想想都觉背脊发凉……

心潮却颤动不已。

景孟弦最后是将向南抱进了自己办公室的休息间里。

他将自己的电脑搁放在床上的移动书桌上,又替向南插上u盘,将她的图纸统统导了出来。

末了,用指间敲了敲桌面,故意警告向南道,“f盘里有重要文件,不许随便打开查看,知道吗?”

向南眯了眯眼。

难不成还是她的照片?

可是,看着电脑已经不是从前那台了呀!

景孟弦似乎一眼就看出了向南的心思,嘴角微微上扬,勾出一抹邪恶的弧度来,“提醒过你了,别乱看,少儿不宜的东西。”

少儿不宜……

真的假的?

向南半信半疑诶!

“今晚就睡这了。”

景孟弦说。

向南倒是没什么意见,因为她真的挺累了,而且又这个点了,奔波着回家,估计她要累得够呛。

所以,她点了头,然而,抬头看他,“那你呢?”

“一样。”

“你也睡这?”

向南愣了一神。

景孟弦看定她,不语。

然后……

意外的,向南居然没有了后话,只一溜烟的逃去了浴室里,“我要先洗个澡。”

“……”

景孟弦以为,向南一定是拒绝他的吧!

甚至于,就在前一秒,他还在思忖如果向南一再要求他回家的话,他该怎么应付,到底是回家好,还是厚着脸皮赖在她的身边……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明明隔着厚厚的玻璃门,景孟弦却仿佛见到了门那边的那道亮丽风情的胴/体,让他……

有些头脑充血,腹肿胀,喉咙干涩!

但他还是迅速的强逼着自己冷静了来。

因为,他担心她的身体受不了……

“孟弦……”

忽而,里面传来向南氤氲的唤声。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听入他的耳底,软绵绵的,教他有些心神紊乱。

“我可以用哪条毛巾?”

向南隔着玻璃门板问她。

“灰色的。”

而后,里面安静了来。

一会儿后……

“能不能借我一套浴袍……”

向南冲完了凉,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换洗的衣服。

悲剧!

景孟弦从衣柜里拣了套浴袍出来,敲了敲玻璃门,很快,门板开出一条细缝……

一只光洁的手臂,还染着诱人的水珠,伴随着氤氲的雾气从门缝里探了出来。

景孟弦眸色一紧……

一伸手,便邪恶的将向南从浴室里扯了出来。

猿臂一探……

便将光果的她,强势的裹进了怀里……

“啊——”

向南显然没料到这家伙突然会这么无耻,“你……”

景孟弦根本不理会向南的羞涩和抗议,弯身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就扔到了柔软的大床上去。

“啊……”

向南整个人陷进了被褥中,“景孟弦,你耍流氓啊!!”

她虽是斥着他的,然,嘴角那抹笑,却是怎样都无法掩住的喜悦。

景孟弦躬身就朝向南欺覆了过去,俊美无俦的面庞逼近向南,眸光凝住她白嫩无暇的美体,眼底的色泽越渐猩红……

这是……升起的征兆!

向南就这么被他赤菓菓的盯着,不掩一物的曝露在他的眼底,感觉……特别……不自在、害羞、别扭?!

向南紧张得去拉被子,试图将自己的娇身掩盖住,却被景孟弦一把粗鲁的扯开来。再然后……

他如同猛兽一般,重喘了口粗气,而后,湿热的唇舌将向南挺起的傲人雪峰深深含住……

“唔……”

向南忍不住低吟出声来。

手指,抠着被褥,时松时紧……

喉间,干燥得有些难耐。

忽而,他的手指……就朝向南私/密的黑色森林处探了过去。

向南几乎是意识的将双/腿分/开,情不自禁的欢迎着他的进攻……

景孟弦低笑出声来。

显然,她的声音,是极其热爱着他的!

听到他的笑声,向南羞愧不已。

懊恼的要将双/腿闭合,却被他捉住,不允许她动弹。

他的唇,从她的雪峰上挪开来。

目光看定向南动人的水眸,与她平视,心疼的问她道,“疼吗?”

他知道自己的某些东西大得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3月6日00:54:0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8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