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之作你尾巴戳到我了全文加番外篇 你尾巴戳到我了免费阅读

admin
admin
admin
2904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8日04:20:42 评论
摘要

褚珩给他弄得哭笑不得,抚了抚白软的后脑勺,又抚了抚他的后背,接着抚了抚那漂亮的尾巴,最后摸上白软圆圆软软的屁股,心中大为满足。他的小东西在他眼里就没有胖这一说。不过,能把胖说成怀了,恐怕这普天之下也只有他的阿软了。与阿软在一起的日子,类似于这种啼笑皆非的事情不少。褚珩不得不感叹一句,他家小东西实在是带给他太多欢乐了。

你尾巴戳到我了第一次 你尾巴戳到我了全文 番外之四章

在天宫有个不成文的规矩, 凡是未来的天君和天后,皆都要下凡经历三世三生的劫数, 待劫数结束后, 才转回天宫完成大婚。而大婚当日也是两位新人真正见面之时。

褚珩作为天君的儿子,作为太子, 也就是未来的天君, 日后是要统管三界,肩上担任的可是天上地下神人妖的担子,自然是少不了一番熬练。

同时给他的太子妃人选, 是早在几万年之前就已经定了的,乃是白狐仙族的人。

九尾白狐族乃是远古神祇,极其稀少,地位又颇高,自然是太子妃上上人选, 可等了万年, 他们九尾白狐族就只生了一只小狐崽子,还是个雄的。

小家伙浑身通白, 又软又萌,小小的一团缩在他父亲白鹤轩的怀间,那双葡萄似得猫儿眼水光光, 小小的爪爪可爱的揣着, 雪白毛茸茸的尾巴包裹着自个小小的身子, 刚刚喝完奶的他, 只露出一颗小脑袋来半睡半不睡的, 小嘴边还残留着奶渍,小肚皮圆滚滚的,一双小耳朵抿着。

就是这么一副可爱至极的小模样瞬间俘获了天后她老人家的心,不管旁的,就将他认了自个的儿媳。

天君他老人家惧内是出了名的,自家娘子选了儿媳,他自然是答应。

倒是白鹤轩,听完后那一张脸如同寒霜,正想着驳了他们,迟疑了下,看看怀里的小东西;软儿的母亲因与妖王斗法时候动了胎气,当时为保住软儿,她选择牺牲了自己,临终前自家夫人千叮咛万嘱咐,这一生那么长,定要护软儿周全。他们九尾狐族稀少的可怜,若是与天族联姻,细细想来倒是不错。

于是,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了。

白软,正如他的名字,又白又软,是他们狐族难得一见的可爱小狐狸;按理说他们狐族该是聪明无比,不管是再可爱,也得多多少少像只狐狸,可偏生的白软却没半点儿狐狸该有的样子,反倒是像极了一只小奶猫,除了每日吃睡贪玩便是吃睡贪玩了。

等他断了奶,每日便是甩着毛绒大尾巴迈着小短腿屁颠颠的跟着他的父亲白鹤轩,颠颠的把整个九重天的神仙萌的心肝脾肺肾都跟着又软又颤。

尤其是天后娘娘,每每见到自家儿媳,都是心花怒放的,想着盼着这么可爱的儿媳快点长大,嫁给她的儿子。

等再大一些后,白软依旧是每日吃喝睡玩,心思简单,没半点大追求。

白鹤轩对他吹胡子瞪眼,气的跳脚,他觉得自己的儿子哪里像只狐狸!简直就是个饭缸!可每每对上白软那葡萄似得圆眼睛以及无辜的小表情,即便是心是石头做的,白鹤轩也给白软弄得软成一滩水了。

再说,白软早早没了娘亲,实在是可怜,每每提及母亲,白软眼睛里泪水一直打转,瘪着嘴,真是十分的委屈,却又故作出一副很乖很懂事的小模样来,真是叫他这个父亲无比心疼,同时又深感欣慰。

故而,该是疼着爱着纵着的。

好在小软儿生来招人喜欢,天宫里但凡是见过他的,就没有不喜欢的,所以,白软也算是天界的团宠了。

不过,随着历劫的时日将近,白鹤轩心中有了担心,他家软儿心思极其简单,且不说能不能担当这天后之位,而是就这样下凡去历劫,难免会吃一番苦头。

这但凡历劫,吃苦头是必然的,可瞧着自家的儿子,越看越觉得不忍,又想到自家娘子临走前的交代,便想着跟白软一起陪着他造劫历世。

哪里想,他的插手竟让他家小软儿受的更多;同时也让他这个明白,上天给你什么样的儿子便是什么样的。

你想他变得精明,你想他按照你的样式来,却不知上天给你的便是最好的。

白鹤轩想起白软亲自斩断八尾,抽去心智,他的心里说不上的痛。

好在这一切都只是劫数。

尤其是如今看着软儿与太子恩爱有加,他这个做父亲的心里甚是宽慰。

褚珩带着软儿回了人间继续逍遥快活,他呢更是落得一身逍遥自在,天上人间来去自如,想儿子了便去王府逛逛,小日子惬意十足。

再说,靖王府里的白软,那小日子过得更是惬意,每每与褚珩如胶似漆,可是叫他整只狐狸都高兴的飞起来。

不过近来白软似乎是有了小愁绪了,他觉得自个胖了,盯着铜镜里那圆滚滚白绒绒的一只胖狐狸,白软的眉头拧作一团,实打实的郁闷了。

他抬抓摸了摸自个的小胖脸,又抬抓摸了摸自个的肚子,最后爪爪揪了揪自个的毛毛,心里头想,阿珩说我不是胖,只是毛茸茸罢了。

想到这句话,心里头刚起来的那点小愁绪立马不见了,往软榻上一躺,滚了一圈,将小脸埋进软枕里,蹬了蹬小蹄子,嘿嘿笑了两声,是个开心的小模样。

褚珩进来的时候,放眼望去,软榻上的白软就如同一只圆滚滚的团子,瞧在他眼里不由得眼尾处带上了一抹笑意。

白软翻个身看他,后化了人形,一张俊俏圆乎的小脸上带着甜甜的笑,软软的叫了声阿珩。

褚珩走近他,就被白软抱住,哎哟一声,嘴巴冒蜜的说,“阿珩又撞到阿软心里去了。”

褚珩失了笑,将给他买的猪蹄鸡爪各种卤味放下,道:“趁热吃吧。”

白软点头,半点儿不客气,打开油纸包,双手抱着猪蹄便咬了一口,然后递到褚珩手上,“阿珩也吃。”

褚珩眉眼温柔,应了好,却亲上白软的唇,然后颇为满意的称赞道:“好吃。”

白软一双葡萄似得圆眼水光光,给他弄得脸蛋红扑扑,往褚珩怀里一靠,开心的啃猪蹄了。

白软被人说胖是两日后,他化了狐形在院子里玩,宋疾来找褚珩,眼睛不好使的问了句,“王爷,那白滚滚胖乎乎的球是什么东西?”

正惬意的在干草上晒太阳的白软,“……”

宋疾被褚珩踹走后,抱起哀怨的小胖狐白软。

白软脑袋和身上沾了干草棒,再对上那委屈巴巴的小眼神,褚珩心疼又好笑,抱在怀里哄了一番才算是安抚了他家白软的小情绪。

过了几日,冯缓家里的猫咪怀了小宝宝,白软见了后,便觉得保不齐自个真不是胖,而是怀了。

于是,白软将这可能性告诉了褚珩。

褚珩听后脸都绿了。

白软坚持自个是怀了,因早在远古时代有过男神仙怀孕的事情,所以,他或许有可能是怀了阿珩的小宝宝。

褚珩觉得他家小东西真是想一出是一出,非要回天宫看神医,询问自己是不是怀了。

神医看着太子怀里那只圆滚滚可爱的白团子狐狸,再三告知,不是怀了,是胖。

这话把白软气了个仰倒,窝在褚珩怀里烦闷的揣着爪爪独自哀伤。

褚珩给他弄得哭笑不得,抚了抚白软的后脑勺,又抚了抚他的后背,接着抚了抚那漂亮的尾巴,最后摸上白软圆圆软软的屁股,心中大为满足。

他的小东西在他眼里就没有胖这一说。

不过,能把胖说成怀了,恐怕这普天之下也只有他的阿软了。

与阿软在一起的日子,类似于这种啼笑皆非的事情不少。

褚珩不得不感叹一句,他家小东西实在是带给他太多欢乐了。

不仅欢乐,还有一往情深的爱。

无论是在厉劫时,白软为他斩断八尾,抽离心智,还是现如今的小事情,褚珩觉得,自己给白软的爱远远不够。

所以,他要用这一生年华来好好的疼爱他家小东西。

人都说是他宠着爱着纵着白软,殊不知,他也被白软同样的宠着爱着纵着。

“阿珩,快来,阿软给你藏了好些个吃的。”

“阿珩,阿软的小瓷罐钱有存满了,阿软要给你买好东西。”

“阿珩,你弄疼阿软了,真是的,哎哟,不过谁叫你是阿软的小娘子来着,阿软不生你气。”

“阿珩,阿软好喜欢你呀。”

“阿珩,阿软……”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3月8日04:20:4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8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