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美文你尾巴戳到我了第一次 你尾巴戳到白软小说

admin
admin
admin
337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8日04:19:05 评论
摘要

白软在褚珩怀里动了动,尾巴轻摇,耳朵微动,眼睛圆溜溜的往上看褚珩。短暂对视,褚珩收回目光,沉声道:“带回我书房,玩玩。”玩玩?!众人皆是一愣,颇有几分不敢相信之意。靖王可是出了名的冷漠,如今不仅对凌烟阁新来的王妃上心,现如今也对一只狐狸有了兴致,真是稀奇。回了书房,将怀里的狐狸给下人,褚珩准备去沐浴。“王爷,这活物关在笼子里可否?”一小厮问道。

你尾巴戳到我了by娜小在 你尾巴戳到我了全文在线 第十二章

他又瞧了眼怀里的小东西,话题一转,问道:“新来的良种战马,你们安置的怎样了?”

“回王爷,都已安置妥当,只是这些马匹皆是些性子暴躁的烈马,又不喜被圈养,栅栏已被它们撞坏不少,想来,是要好好训练训练,才能为王爷所用。”宋疾道。

“训练之事交付驯马师便是。”褚珩淡声道,转而又问:“若急用,可否短期内拿来上战杀敌?”

“怕是要等两三个月。”宋疾道。

“不妥。”冯缓道:“王爷,这些马虽是战马,但更是野马,没个半年一年的,怕是很难驾驭。”

“哦,是嘛。”褚珩语气平淡,有些赞同。

“冯将军这是在质疑我们的驯马师能力不足?”宋疾瞪眼。

“我可没这么说。”冯缓道:“我只是想告诉某人,做事切不可操之过急,这训练出精湛的好马,更不能急,要知这些可都是听不懂人话的畜生。”

“你骂谁畜生呢?”宋疾眼瞪得更大。

“马。”

“两位将军,当着王爷的面整日吵闹,成何体统啊。”同僚沈谢笑呵呵道:“你们俩这般你一句我一言,颇有小两口吵嘴之意。”

宋疾、冯缓:“……”

 褚珩嘴角扯出一丝浅笑,道:“驯马之事,日后再议,本王累了,去歇息了,你们自便。”

“那这白狐如何处置?”宋疾问道。

褚珩垂下眼眸,淡淡看着怀里的小白物。

白软在褚珩怀里动了动,尾巴轻摇,耳朵微动,眼睛圆溜溜的往上看褚珩。

短暂对视,褚珩收回目光,沉声道:“带回我书房,玩玩。”

玩玩?!

众人皆是一愣,颇有几分不敢相信之意。

靖王可是出了名的冷漠,如今不仅对凌烟阁新来的王妃上心,现如今也对一只狐狸有了兴致,真是稀奇。

回了书房,将怀里的狐狸给下人,褚珩准备去沐浴。

“王爷,这活物关在笼子里可否?”一小厮问道。

褚珩微顿,后点下头,走了两步,顿住脚步吩咐道:“给它弄点吃的喝的。”

“是。”

白软反抗不成,就这么被关进了木笼子里,气的他当即火气一下子冲到脑门,正要发作,忽地想起自个现在是只狐狸,若是张嘴说了人话,还不得把人吓死。

可把他关进笼子里算得什么?偏偏褚珩还同意的,这下可把白软委屈的不轻,瘪着嘴巴,一双眼瞪得浑圆,小爪子抓着笼子门,望着走开的褚珩。

等褚珩进了屏风后沐浴更衣,白软小胸脯起伏的弧度有点厉害,显然气的不轻,目光幽幽的盯着褚珩。

下人们关好白软,准备了些水和食物,便去了门口候着。

白软一双葡萄似得眼睛圆不溜秋,盯着下人们给他准备的食物,小爪子扒拉扒拉,哪里有什么胃口,他家阿珩将他关在笼子里,真是好不生气。

白软小爪子挠了挠脸,后蹄子又挠了挠耳朵,大尾巴摇啊摇,一双圆眼水光光的瞅着洗完澡出来的褚珩。

伺候的丫鬟上前递上一杯温水,褚珩端起喝了口,放下时,视线不经意扫过笼子里的那只小白物。

小东西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那小模样透着可怜气儿,让他不由的眉头微蹙。

他缓步走到笼子跟前,跟白软对望。

白软歪着小脑袋回望褚珩,这一刻他是多么想变成人形,好好的抱一抱他家阿珩,然后跟他亲热亲热呐。

可也只能想想了,他可不想吓着他家阿珩。

褚珩见它没动准备的水和吃的,开了口,“不饿?”

白软摇摇尾巴,饿了的,跑了这么久找你,不饿才怪。

“不喜欢?”褚珩又开口,想了想,他记得狐狸最喜吃鼠类鱼虫虾,便吩咐下去让人准备这些东西。

闻言,白软一骨碌站直了,圆溜溜的眼睛瞪了又瞪,大尾巴摇了又摇,他不喜欢吃的,却无奈以狐狸身不能说人话,更不能变成人,便有些急了……

自有灵智以来可是没吃过那些东西,鼠类更别提了,在山中时吃的是果子,下山吃的是人类的食物,口味与人类一样,哪里能吃的下生肉……

褚珩以为白软是急着想吃东西,催促下人快去准备。

王府的厨房食材应有尽有,就算没有凭借这几个侍卫的伸手那也是手到擒来,片刻就有侍卫端来新鲜的生老鼠肉、鱼肉、蚯蚓、蛐蛐什么的,腥味儿扑鼻。

“…………”白软看到这些吃的,浑身一颤,再看到褚珩打开笼子门,不嫌脏的端着那些生肉递到他嘴边,两眼一瞪,腮边鼓起,抬起爪子打翻了。

褚珩:“……”

狐狸的口味他一人类哪里知道得清,抿紧了双唇,看了看这气性挺大的狐狸,起身欲走。

白软见状,猛地跃起,跳在他肩头,又强行的滑进褚珩怀里,抬眼望了望褚珩,见他神色清冷,连忙将自己的脑袋埋进褚珩的胸膛里,只留下大大的尾巴软软的伏在他身上。

白软动了动耳朵,褚珩的下巴线条,挑不出一点不好来,心里忽而喜滋滋的,觉得自个的阿珩是这世上最好看的男人。

褚珩被这只狐狸弄得有几分无措,稍稍思量,命人收拾了那些生肉,又命人把笼子搬走。

抱着白软去吃饭了。

白软这才算满意,先前那点对他家阿珩的气消失的无影无踪,此刻只觉得他家阿珩是一等一的好娘子。

褚珩坐在饭桌前,把怀里的小白狐狸放在桌上,他夹了一小块鸡肉,放在它嘴边。

本以为会跟狗似得用嘴接肉,哪里想小狐狸伸出爪子接过那块鸡肉送进嘴里。

褚珩的神色不可抑止的一滞,愣神的望着白软。

白软把鸡肉吃下肚,见他愣神,眨眨黑不溜秋的眼睛,想到自己现在是普通狐狸,便做出一副呆呆的模样。

褚珩皱皱眉头,又拿了块鸡腿喂他。

白软踌躇了好一会儿,心里犹犹豫豫,架不住饿意,还是怯生生的伸出小爪爪抱住那鸡腿吃了起来。

褚珩:“……”

忽而来了兴致,又夹起一块排骨递到了小狐狸嘴边。

白软来者不拒,通通用爪子抱住送进自个嘴里,他还觉得不够呢,与娘子成亲多日,两个还真没如此一起吃过饭,更别说喂食了。

今儿真是来对了,即便是变成狐狸被阿珩看见也是值得的。

白软心思一转,把排骨吃下肚,骨头一丢,伸出爪子去拿盘子里的,而后递到褚珩嘴边。

哪能单单让娘子喂自个?作为相公也是要疼爱娘子的呀。

白软想的理所当然,见褚珩不接,也不张嘴,便上前一步,费劲的往他嘴里送。

褚珩怔了一瞬,随即躲开了,他直直的望着眼前这只太过灵性的狐狸,心思转了又转。

虽心有疑虑,但还是选择不动声色暗暗观察,如同观察凌烟阁的小细作一般。

过了些时日,他再喂完小狐狸之后,开了口,“你能听懂人话。”

这句是肯定的。

白软有些呆愣,虽不知褚珩说这话是何意,但秉着疼爱娘子的心情,点了点脑袋。

褚珩挑起了一侧眉毛,略微顿了顿,又问:“你是野狐狸还是家养训练有素的狐狸?”说完这话又觉自个有些好笑,太复杂的问题怕是它根本听不懂,即便是听懂也无从是说。

先是皱皱眉后又摇摇头,指尖轻轻抚了抚白软毛茸茸的身体,道:“去玩吧。”

白软没动,玩哪里比得上看他家阿珩来的有趣。

只是这段时日,跟阿珩相处是以狐狸样,在阿珩眼里自己是一只四脚兽,不会有相公娘子那等心思意念。

白软趴在软榻上,尾巴轻轻摇着,余光偷偷的瞄坐在那看书的褚珩,何时能变回人和娘子好生亲热一番呐。

正忧心,外面候着的家仆汇报冯缓将军和宋疾将军求见。

褚珩允了他们进来,一进门便看到软榻上那只白茸茸的灵物,冯缓自是高兴,可宋疾却神色不好。

不过,眼下并不是跟一只宠物较劲的时候,他们禀明了来意。

听后,褚珩眉头皱起,道:“驯马师被踢伤?”

“没错,那些马的性子太烈,实在是难驯服的很。”宋疾皱着一张脸,看样颇为头疼。

“早说过,不可操之过急,宋将军偏不听。”冯缓道。

宋疾看向他,“听冯将军这意思,看来是有高见了,宋某愿闻其详。”

冯缓神色一滞,瞪向他。

“冯将军准备如何训练这匹野马?可否告知宋某?”宋疾将笑不笑的追问道。

“你……我何时说过我有高见?”冯缓被他气得反问了这么一句。

“既无高见,那就别对我的驯马师们指指点点。”

“我何时对你……”

他们俩争的不相上下,褚珩知道他们俩的相处模式,倒也没生气,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们俩一眼,两人立刻住了声,不敢再多说一言。

阿软:驯马师,现成的

王爷:谁?

阿软:我啊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3月8日04:19:05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