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人新书你尾巴戳到我了by娜小在 你尾巴戳到我了全文在线

admin
admin
admin
327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8日04:18:30 评论
摘要

“那我们做点运动,消消食如何?”褚珩轻轻抚了抚他的头发,说道。白软的眼睛睁的圆乎乎,有些懵懂的看着褚珩,“做什么运动?”又道,“大晚上的,我哪都不许去。”褚珩给他这懵懂的小模样弄得心头酥软无比,抱住他的嘴角,回道:“自然是在屋子里,还是在床上做的运动。”白软眼睛眨眨,明了,捂嘴傻笑,对于情=事这等事,他一个成精的四脚兽全然的没有点扭捏不好意思,反而很大方。

  你尾巴戳到我了番外篇 你尾巴戳到我了番外白城 第三十二章

白软瘪着嘴巴, 尾巴、耳朵皆都耸拉着, 圆乎乎的眼睛里一滩水汪汪。

“阿软很生气,但阿软不说。”他委屈了巴巴道。

褚珩给他弄心里软塌塌, 将人搂进怀里,给他解释道:“宋疾他虽然莽撞了些,但并不是坏人。本王已经处罚他了, 日后他不会再来找你麻烦了。”

白软看他, 眉毛皱着,不服气道:“可他有用剑刺你。”

储珩又给他解释,说他们是在做戏。

白软不懂。

褚珩略作思索, 觉得有些事不需隐瞒白软, 便将遇刺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全部道出。

白软听的讶异不浅, 只觉得他们傻子不成。心思转了转,恍然, 问储珩是不是跟那些个唱戏的似得。

储珩无声笑了笑, 朝堂之事,自个的处境, 和褚铎的恩恩怨怨,他选择不告诉这只不喑世事的小妖怪, 只要他简简单单活的无忧无虑便好。

白软耳朵动了动,再看储珩笑,更觉得他家娘子是个大傻蛋, 即便是唱戏也不能让人拿刀剑砍自个。

人类有些事他也不太懂, 娘子有些个心事他也猜不透, 白软有了一丝烦闷。

轻轻的叹了声,道:“阿珩,阿软何时才能明白你们人类的种种呢?”

“为何非要明白?”储珩手玩着他的耳朵。

“明白了,我就更像个人了,也能为娘子分担些。”白软说的认真,“阿珩会不会觉得我好多事都不懂,而嫌弃我?”

储珩柔柔一笑,“如此甚好,不需刻意的来改变你自己。”又道:“喜欢还来不及,怎会嫌弃?”

得了这等甜蜜的话,白软心满意足嘿嘿笑,开心的摇了摇尾巴。

储珩给他弄得心里柔软万分,玩着他的耳朵,手又伸向白软的大尾巴。

白软坐到了褚珩腿上,屁股正好无意识的蹭到褚珩腿间那物事,再看他漂亮的小模样,褚珩的呼吸略微粗重了些。

褚珩强忍着,目光紧紧盯着在他腿上也不老实的白软,道,“你这露出尾巴和耳朵的模样已经被宋疾看到了。”

白软抿了下唇,浑然不在意的道:“就是为了吓他,才让他看到的。”

吓?这个字眼让褚珩露了笑,伸手刮了下白软漂亮的鼻子,“你这模样,哪里会是吓人?”

白软看他,“就是吓到那个宋疾了。”说到这圆乎乎的脸颊上带了笑意,“先前的阿软一直怕我这副模样吓到阿珩,如今看来,阿珩不怕,真是让阿软松了口气。”

说完摇了摇尾巴,又动了动耳朵,明显的开心小模样。

“在我眼里你哪样都好看。”褚珩开口,手继续把玩着白软的耳朵。

得了这话,白软哎哟一声,亲了褚珩两口,抱着他,学着褚珩的话说道:“你这嘴巴抹蜜的小娘子。”

褚珩给他说的失了笑,揪一揪他的耳朵,问道:“你可知娘子这称呼是用在哪一方的?”

“当然知道。”白软一副我明白着的小表情,软绵绵的开口,“阿珩是娘子,我是相公,相公要宠爱娘子,所以阿软要宠爱阿珩。”

褚珩又给他说的心里甜丝丝,想要跟他细细说明何为相公娘子,但又觉得说清与否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眼前这个小妖怪开心。

白软在他腿上摇头晃脑的,还晃着腿,尾巴也跟着摇一摇,嘴里唱着歌。

“小狐狸,摇尾巴,摇呀摇尾巴……我有一只小狐狸,我从来都不骑……”

这样的他实在是讨人喜欢极了,褚珩忍不住凑到他圆软的脸颊上亲了两口。

白软也丝毫不含糊的回了他两个亲吻,舔舔嘴唇,浅浅的打了个哈欠。

褚珩大手抚了抚他的后背,“困了?”

“有点儿。”白软揉揉眼睛,“刚吃完,不是说要等会才能睡?若不然我又要积食吃那些苦药了。”想到前两日喝的那些个苦药,就脸颊微鼓的哼了一声。

“那我们做点运动,消消食如何?”褚珩轻轻抚了抚他的头发,说道。

白软的眼睛睁的圆乎乎,有些懵懂的看着褚珩,“做什么运动?”又道,“大晚上的,我哪都不许去。”

褚珩给他这懵懂的小模样弄得心头酥软无比,抱住他的嘴角,回道:“自然是在屋子里,还是在床上做的运动。”

白软眼睛眨眨,明了,捂嘴傻笑,对于情=事这等事,他一个成精的四脚兽全然的没有点扭捏不好意思,反而很大方。

哼哧哧的从褚珩怀里出来,站在那就开始扒自个的衣服,扒的光溜溜,却看褚珩正要笑不笑的盯着自个看,顿时圆眼一瞪,转瞬又迷了眼,娘子莫不是又不好意思了?

他的心思转到这,伸出手来给褚珩脱衣服,还不忘软绵绵的说道:“阿珩莫要害羞,就你我,秋容她们也不会进屋来的,阿雀在外屋凉塌上睡了……”

白软小嘴一张一合,絮絮叨叨的说着,全心全意的是为了让褚珩不害羞。

褚珩给他弄得呼吸更重,当下再也不忍,一把抄起白软,将他抱起,去床上做消食“运动”了。

——和谐之歌:我有一只小狐狸,我从来都不骑——

等一番“运动”后已是子时,储珩知道白软每次做完总会喊饿,故早就让人备了粥,这也是为了顾念白软后方。

一回生两回熟,这事做多了,白软也知再饿也不能沾荤的,要不然屁股还要跟着遭殃一次。

储珩用勺子一勺一勺的喂他喝粥,白软则撅着屁股拿着毛笔在纸上画了个圈圈。

而后,认真的数圈圈,等数完,两条小眉毛皱的更厉害。

二十五个圈圈了,还差五个,就不能再跟娘子交=配了。

想到这,白软叹口气,惆怅起来。

储珩给他一会皱眉一会叹气的小模样弄得好笑,又喂了他两口粥,询问怎么了。

白软圆眼轻轻眨了眨,将圈圈给他看。

后闷闷道:“等画满三十个圈圈,阿软就不能和阿珩交=配了。”

交=配这个词叫褚珩皱了眉,耐心教他,“我们之间不能用交=配这个词。”

白软看他,带些懵懂,“那该用什么?”不等褚珩说完,哦了一声,有些个激动道:“阿软听阿城说过,说人类做这样的事情叫欢=好,也叫行房=事,还叫交=合。”说到这抿了唇,全然的赞叹,“没想到人类居然能把交=配这事说这么些个词。”

听了这话,褚珩却生出一丝酸意来,沉声问道:“你与那个阿城之间,什么话都说的吗”

白软点头。

褚珩眸色沉了两分,道:“你与他再亲密,也不是相公娘子这样的身份,日后不要什么话都与他说。”

白软不解,两条小眉毛皱了一下,“阿城很好的,我与他之间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的。”

“那是以前,尤其这床第之事。”褚珩又拿勺子舀了口粥送到白软嘴里,“你若认我这个娘子,就听我的话。”

白软将粥咽下肚,慌忙点头,“阿软认,阿软听话。”说着伸手抚了抚褚珩的后背,“阿珩不气。”

褚珩嘴角轻轻勾了些笑意,放下粥碗,忽而想到方才白软的话,问道:“方才你说等画满三十个圈圈就不能与我做那事了,为何?”

白软挠挠屁股,抿了唇,皱了眉,“因阿城说三十次后,就会减阿珩阳寿了,阿软可不想阿珩阳寿减少。”

又是那个白城,褚珩跟着皱了眉,这减阳寿之事,他在那些个神鬼妖怪的书籍看到过,以为是无稽之谈,却没想是真的。

说到这白软的眼睛里起了泪花,瘪着嘴巴,又升起委屈来,小小声地道:“阿软好讨厌自个,偏生的是妖!”说罢手背抹泪,好不可怜。

褚珩心疼,低下头亲他的眼睛,后到嘴巴,安慰道:“阿珩喜欢的便是小妖怪阿软,你怎就讨厌自个了呢;至于减阳寿那等事,可有先例?”

白软止了泪,眼角挂着泪花,摇摇头,“阿软不知,但阿软知道阿城不会骗我的。”

褚珩轻叹,左一口一个阿城,右一口一个阿城,真是让他酸气突突的往上冒,也知这干醋吃的有些无聊,只能努力往下压着。

白软打了个哈欠,撅着嘴,屁股也撅高高,想要睡觉。

褚珩起身将茶杯的水拿来,喂白软喝了两口水漱口,哄着他睡了。

“小东西。”褚珩在白软将要睡着之计,在他耳边轻语。

“嗯?”白软睡得迷迷糊糊。

“你可知我们人类还把欢=好那等事叫做共赴巫山、鱼水之欢、被翻红浪……”

一个个的词冒出,听得白软哼哼唧唧,双腿蹬了蹬,一巴掌呼在褚珩嘴巴上,脑袋一歪睡了。

褚珩:“……”摸了摸被打疼的嘴巴,又捏了捏那只打他的软乎乎的小手,无声笑了笑,将白软圈入怀中。

轻轻的长叹了一口气,想到减阳寿那事,他倒不是怕啊,而是怕自个短暂的生命与小东西长久的生命一作比较,便生出些烦闷来。

如此口甜懂事乖巧,优点一堆的小东西,若能与他生生世世,那该多好。

——

白软是妖,不是细作的事情,宋疾知道了,却没敢告诉任何人,一方面怕妖怪,另一方面怕褚珩。

左思右想,觉得自己三番五次想要杀白软这事做的实在不厚道。

王爷待他如兄弟,他居然还对王爷的小妖精动了杀念,实属该杀!

想去王府请罪的,只是,尿裤子那件事让他感到颇为丢脸,实在不好见人。

在家闭门思过了两日,宋疾觉得总在家待着不见人,岂是大丈夫所为?

咬了咬牙,心下一横,豁出去了!

白软在书房里写字,这些个时日,他已经能把褚珩的名字写的像模像样了。

褚珩坐在一旁看着,白软认真的小模样让他露了笑。

这深山里不沾墨水的小妖怪,也有这般认真学字的一天。

只是写字便写字,真佩服他能把一张脸也沾满了墨汁,原本白净的脸蛋,此刻黑不溜秋的,看着滑稽。

伸手轻轻捏了捏他柔软的小花脸,却给白软躲开,抬头,故作凶巴巴道:“阿珩不乖,阿软写字呢,不能打扰。”后又放柔声音,小手摸摸褚珩的肩膀,“乖,我写完再让你捏。”

褚珩低笑,“好。”

两人这边说着,外边传来一阵脚步声。

来人是宋疾,光着膀子,披着荆条,不顾下人们的拦阻,大踏步进了屋,走到白软面前扑通跪地,道,“末将今日特来请罪,请王妃责罚。”

说罢取下背上荆条,送到白软面前。

白软圆眼睁了又睁,一张小脸上的神情显然是有点吓到,全然不知他这是在做什么名堂,询问的目光看向褚珩。

褚珩稍稍收了收脸上的笑意,看着宋疾,“宋疾,你这是在做什么?”

“末将在负荆请罪。”宋疾脸上的表情非常严肃,丝毫没有半点儿玩笑的意思。

“负荆请罪?”白软满眼疑惑。

宋疾抬眼,这才看清白软的大花脸,一愣,忙给他解释何为负荆请罪,听罢白软圆眼晶晶亮,觉得负荆请罪这个故事真好,他放下毛笔,起身,将宋疾手上的荆条拿过来扔到一边,拉着他的手,“快,再给阿软讲些个这样的故事,真有意思。”

“……”宋疾又一愣,被这王妃弄得有些迷糊,定定神,强调道,“王妃且慢,末将今日特地是来请罪的。”

说罢捡起荆条,又跪下。

白软瘪了嘴,看向褚珩。

褚珩轻挑眉,淡声道,“宋疾,你这又抽哪门子的风?不要再跪了,起来,拿着那些荆条回家吧。”

“不行,还要他跟我讲故事的。”白软拉起宋疾的手,要他起来。

被一双软乎乎白净净的小手拉住,不知怎地,宋疾的脸有些泛红发热,他眨眨眼,傻不愣登的站起身,近距离看白软,这才发觉这小妖怪真是长的太好看了,难怪把王爷迷成这般。

褚珩咳了咳,走过去拉过白软的手,“想听什么故事,本王给你讲。”说着目光冷飕飕看向宋疾,“你怎么还不走?”

宋疾一愣,反应过来,连忙应了声,抱起那些个荆条跑了。

白软笑眯眯的拉着褚珩的手,“快,阿珩快给我讲故事。”

褚珩任他拉着,教道:“以后别人的手,尤其是一些个成人男子女子的手,勿要随便触碰,知道吗?”揉揉手中那只软软的小手,“本王的手还给你拉不够?”

白软给他说的双眼圆溜溜,有些不懂,但又有些明白,他家阿珩这是吃醋了。

当下咧开了嘴笑开来,握着小嘴乐颠颠的想,吃醋的阿珩真是可爱。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3月8日04:18:3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8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