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劲爆美文机床小匠赵小匠刘忠全章节美美试读

admin
admin
admin
345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12月26日13:58:57 评论
摘要

刘忠一听,赵小匠是个高手啊,仅凭车屑就能看出材料来,对刀具也是有了解,他又看了看身边的另一台CA6140普车,心想,“要不要让赵小匠这傻大个车一刀看看,要是他真会,自己是不是连精车也在这里搞完算了,要是省了用数控车精车的钱,这50来个工件得多赚上千块啊!”刘忠琢磨了一下,把车床的电源关了,笑着说,“叫什么刘老板啊,要不我叫你小刘得了,你就叫我刘哥好了!”

机床小匠 工业小兵 主角赵小匠刘忠 机床小匠赵小匠最新 第3章车刀

刘忠没想到吃面这招居然没有,早上的在拉面店里,刘忠可是听赵小匠说他是第一次去吃那家店的拉面,刘忠见赵小匠吃面很享受的样子不像有假,可这会居然拒绝了吃拉面,还说要吃自己包里的馒头,最可笑的是还说要去补习英语,就赵小匠这傻样,还去补习什么英文啊,可惜了这身的力气了。刘忠现在也是无可奈何,来硬的想都别想,来软的骗吧,赵小匠又不吃这一套。刘忠只得利用这一个半小时搬工件,要不一会赵小匠真的走了,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在刘忠的指引下,赵小匠很快就用液压叉车把一托盘的工件拉到一台CA6140普车前。赵小匠没想到刘忠一身的肥肉,力气还不小,只见刘忠抱起50来斤工件麻利地塞到普车的三爪卡盘里,快速用扳手把工件固定,调整了一下车床的转数,换了一下刀架上的车刀就开始干活了。

赵小匠因为想着要忙着去赶公交车,也没停留,拖着液压叉车又去搬第二次了,听着从背后传来的哧哧声,工件被车刀削去表面的氧化皮,这声音让赵小匠记起了他小时候他第一去江机厂的车间,看到的第一个机床便是这台沈机厂CA6140,在白色冷却液的冲溅下,车刀把工件表面一层一层的削掉,露出银白色工件。又仔细听了一下,刘忠因为是在开粗,工件表面的氧化层又硬又不平,赵小匠听出哧哧声中有卡顿和不流畅,赵小匠判断不是车刀选错了,就是车刀钝了。

江机厂全称是江北机械厂,主要是生产发动机的,在90代前技术在国内实力还是相当雄厚的,只是后来厂里管理跟不上时代的发展,设备落后,慢慢地产品就没竞争力了,厂子就没落了。

CA6140卧式车床源于国内50年代自行研发的C620-1车床,C620-1车床的技术主要是从熊国引进的。CA6140卧式车床于70年代初研制成功,由于其出色的性能多次获奖,并在该类型的车床中奠定了其霸主地位,这种机床一直在生产,甚至后世普车的的命名都是延续CA6140卧式车床,比如机床命名中C代表车床,A代表结构,6代表卧式,1代表基本型号,40代表最大回转直接。

听着车床切削的声音,赵小匠又回忆起当年爷爷给他说的话,“小匠啊,这车床是机械加工的的基础,车床还是机床之母,后面才衍生出来钻床,铣床等机床。车床全是手上功夫,多练就是唯一的诀窍,其中这听声观屑就是其中的基础……”

赵小匠突然有了一点伤感,他7岁开始跟爷爷用锉刀,10岁就学了车床,可直到他高毕业也没学出个样来。心里有事,但不影响赵小匠干活,来到货车边上,又卸了十来个工件,堆了一托盘,忙活了一阵再次拉到了刘忠面前。

赵小匠多少还是受了一点触景生情的影响,饶是他生性豁达,可总感觉自己学十年都没让爷爷满意,没办法把自家的手艺传下去,是一件多么让爷爷失望的事,赵小匠心里在抱怨,“都怪自己的身体不争气,一做高精度的工件身体就吃不消!”

就在这时,赵小匠突然听到一阵咔哧声,本能的喊了一声,“刘老板,再不换刀,就要崩刀了!”

“怎么,赵同学会开车床啊?”刘忠笑着问。

赵小匠这才放下手里抱着的工件,看了一下,刘忠工件开粗的速度真够快的,自己也就出去搬了一趟,刘忠都已经车好一个了,而且车刀都要崩了,刘忠也没手忙脚乱,显然也是个老手,又看了一下从工件下车削下来的断屑,加上工件的外形是一根轴件。

赵小匠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刘老板,这工件的材料是40Cr吧,你这把焊接刀刃口都快没了,你想赶急活,还是换一把机夹刀吧!”

焊接刀是在高碳钢刀柄上焊一个刀片,然后再手工磨出后刀面,前刀面,最后再修磨出刀尖来,焊接刀比价格便宜,但费工夫,机夹刀就不一样了,刀片是直接用螺丝锁在刀柄上的,更换快,而且刀片基本也不用再磨直接就可以用了,而且机加刀片表面有涂层效果好,像刘忠这样赶时间正好用机夹刀。

刘忠一听,赵小匠是个高手啊,仅凭车屑就能看出材料来,对刀具也是有了解,他又看了看身边的另一台CA6140普车,心想,“要不要让赵小匠这傻大个车一刀看看,要是他真会,自己是不是连精车也在这里搞完算了,要是省了用数控车精车的钱,这50来个工件得多赚上千块啊!”

刘忠琢磨了一下,把车床的电源关了,笑着说,“叫什么刘老板啊,要不我叫你小赵得了,你就叫我刘哥好了!”

赵小匠摇了摇头不答应。

“不叫刘哥也行,你想怎么叫啥都行。”刘忠真的是无语了,想了一肚子讨好赵小匠的话,硬是给憋了回去。

赵小匠还是摇了摇头,这下刘忠是彻底投降了!

赵小匠想了一下又说,“要叫,就叫我小匠吧!”

“小匠!!!”刘忠无语了。

赵小匠再怪,再怎么折磨刘忠,刘忠也只有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刘忠心里清楚今天这批工件太重,现在学校里放假又没一个帮手,自己开粗都要二天,可要是赵小匠真的会开车床,赵小匠这个大块头加入,省下的时间,干脆精车也在这里搞定,就可以省掉去送到别人那里数车的钱,大不了给赵小匠给点工钱就好,工钱的事刘忠倒不担心,现在请个零时工也就30多块钱,怕就怕赵小匠早上和中午的两顿饭要是还按今天上这样要吃5饭拉面15块钱,这样光两顿饭钱就要30块加上工钱就要60多块钱,这就有点贵了。

“那小匠,要不你来车两车试试,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技术。”刘忠高兴道。

“刀架上的刀都钝成这样了,进给又这么大,再车肯定崩刀,万一溅着人就要出事故了。”赵小匠摇了摇头,又说,“刘老板,你额头的疤痕应该是磨刀时出事故留下的吧?”。

“对,对,小匠说的对,安全第一,我这就去换把刀,我额头上的疤我们一会再聊。”刘忠一听赵小匠居说的都是内行话,感觉让赵小匠帮着开粗的事有希望了,刘忠感觉这上千块的利润仿佛在给他招手了。

车床操作因为要眼睛紧盯工件,手还要结合看到的情况,调整摇柄,人一直处于高度精度下,相对其他机床容易出事故,所以在管理上是很严格的,一旦出事不论大小,车间还会反复开事故开场分析会,制定措施防止事故的再次发生,赵小匠从学车床的那一天起就没少听爷爷讲安全,还有赵小匠也在江机厂亲眼看到过车床师傅出事,那可都是血淋淋的教训。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0年12月26日13:58:5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