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云锦萧澈抖音推荐 书迷精选宋云锦萧澈抖音小说

admin
admin
admin
2956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17日15:07:57 评论
摘要

宋云锦被他无在乎的语气刺的一痛,委屈道:“郎君怎的不回府?”静了半晌,萧澈终于放下书,起身,居高临下地看她,气魄压得人心颤。神情却没什么变化,好像意料之中她会来。宋云锦道:“郎君莫不是还在生我的气。那日我说的话欠妥,已经知道错了。”萧澈久未出声,只沉沉地盯着她看。不一会儿,小厮叩门而入,扬着笑刚要说些讨喜的话,见屋里两人的气场不对,低眉顺眼的将温好的酒放在桌上,逃出去了。

 宋云锦萧澈沈黎书名叫什么 宋云锦皇后沈黎皇贵妃小说 第17章

“我,我……”宋云锦登时哑然,不敢同他直视,支吾道:“我只是怕他北上,会对郎君不利。”

“不利?”萧澈轻嗤:“兄长待我一向和蔼,哪怕在南方数年,也始终不忘我,隔三差五寄些家乡特产来。如此,夫人说对我不利?”

“可三年前,他伙同张郎君企图谋害你!”

萧澈道:“此事父亲已同我解释过,都是受那张郎君蛊惑,兄长并不知道他要针对的是我,更不知你也在其中。”

宋云锦觉得可笑:“这样蹩脚的理由,郎君信?”

“信,为何不信?”萧澈盯着她,恨不得将她的心看出个口子,将里头隐藏的情绪全部看透,“成亲许久,每次提到兄长,夫人都是一副憎恶至极的模样。我知那年的逼婚确是萧家的错,但,最终不还是遂了夫人的愿……”

“你觉得嫁给你是遂了我愿?!”宋云锦觉得荒唐,伤心道:“若郎君不乐意,倒不如让我嫁给萧大郎君去!”

“你说什么?”萧澈表情瞬间阴沉,死死钳住她的肩头,手劲大到几乎将她撕碎。

宋云锦疼的咬紧牙,偏偏不肯服软。

沉默的对峙一番,萧澈喊停轿子,头也不回的离开。

相宜纳闷地问:“夫人,驸马爷去作甚?”

宋云锦狠狠地摸了把眼泪,喊道:“莫管他,回府!”

相宜被吓得一激灵,赶紧唤轿夫赶路,不敢再多嘴。

……

这夜,书房又亮起灯。

相宜路过时瞅了眼,叹口气,端着水盆进了屋。

宋云锦嚷着要作画,手执笔,半天没落下。

相宜拧干帕子,递过去,“夫人,夜深了,歇了罢。”

宋云锦朝窗外瞧了眼,不冷不淡地“嗯”了声,没动。

相宜知道她在等驸马爷来,两人先前吵架,熬不过几个时辰,驸马爷便来道歉求和了。

但此次显然不同往日,相宜劝道:“夫人,莫等了。驸马爷恐有事务要处理,您先休息罢。”

“谁说我在等他,我只是睡不着,失眠而已。”

相宜将帕子放回去,帮她磨墨。

“奴婢刚回来时,见到小厮抱着被褥进了书房,驸马爷今夜恐怕不会回来了。”

宋云锦作画的笔一滞,随即装作无所谓地掩盖过去。

相宜默默叹了口气。

……

没想到接下来几日,萧澈越发变本加厉,甚至连府都不回了。

宋云锦担心,又拉不下脸主动示好,便让小厮去打听,得知他宿在了客栈,气得脸都变形了。

“宁愿住在客栈都不回府,他是有多厌恶我!”

宋云锦跺跺脚,打开柜子收拾行李,“那我将这府邸让给他,我回侯府去!”

“夫人,欸,夫人息怒。”

相宜招呼旁的奴婢上去拦,着急地劝:“您有什么话跟驸马爷说开了就好了,夫妻没有隔夜仇的啊!”

宋云锦气急败坏地将包袱扔在地上,眼眶通红,快要哭了。

相宜暗中示意让旁人退下,将东西捡起,挨个摆放好,走到她身边跪下,好言好语道:“您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说过的话转头就忘了,但驸马爷一向心思细,尤其重视您。您觉得自己开玩笑,殊不知驸马爷当真了呐。”

宋云锦委屈道:“我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呀,无非是让他小心些萧昀。萧家那群狼子野心的,一但北上,定要掀起风雨。”

相宜道:“夫人,这就是您的不是了。”

宋云锦不懂。

“萧家人再坏,那也是驸马爷的亲人,血浓于水啊。驸马爷能说他们的不是,但您不能这么讲。”相宜道:“驸马爷也是萧家人,您处处针对萧氏,不等于在针对驸马爷嘛。”

宋云锦仔细一想,觉得有理,“可我又不能眼睁睁看着萧昀来祸害他,这该如何是好?”

相宜笑道:“夫人天生聪慧,应该懂得劝人之道,怎的对方换成驸马爷,您就束手无措了呢。”

说得有道理。左右不过低头认错而已,能哄好他比什么都强。宋云锦登时就有了勇气,穿戴好,直奔客栈而去。

掌柜的一见她来,忙不迭行礼,将人带到楼上去,特别私心地说了句:“夫妻俩有话就说开,莫堆在心里,有了嫌隙可不好了。”

宋云锦笑笑,深吸口气,叩门。

里面随即传来声轻咳,道:“进来。”

屋里燃着香,清香不刺鼻,正和他的喜好。

萧澈坐在帘后翻阅书籍,听到人来,头也不抬,道:“放在桌上罢。”

宋云锦慢慢走过去,嘟囔:“是我。”

萧澈翻书的动作一滞,不冷不淡道:“嗯。”

宋云锦被他无在乎的语气刺的一痛,委屈道:“郎君怎的不回府?”

静了半晌,萧澈终于放下书,起身,居高临下地看她,气魄压得人心颤。神情却没什么变化,好像意料之中她会来。
宋云锦道:“郎君莫不是还在生我的气。那日我说的话欠妥,已经知道错了。”

萧澈久未出声,只沉沉地盯着她看。
不一会儿,小厮叩门而入,扬着笑刚要说些讨喜的话,见屋里两人的气场不对,低眉顺眼的将温好的酒放在桌上,逃出去了。

宋云锦垂眸,失落道:“若郎君实在不肯原谅,那我也没别的法子了……”

话音未落,猛地被拽进他怀中,铺天盖地的温热压下来,让她难以招架。

萧澈早后悔那日对她发脾气,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面对她时难掩愧疚,索性躲出来冷静,殊不知,她与自己同样煎熬。

吻毕。

宋云锦已然情动,拽着他的衣襟,嗫嚅道:“亲一亲,郎君就不生气了,好么?”

萧澈喉咙发紧,俯身再含住她的红唇,“嗯。”

……

这晚,萧府房里的灯亮了半夜,奴婢们都退到院外守着。

乞料,天将明时,侯府突然派人来,传驸马爷速速前去商议要事。

相宜赶紧前去通告,进去一瞧才发现两位主子掌灯谈了整晚的心,她登时无语,顾不上这么些,将小厮的话复述一遍。

萧澈应了声,说“马上便来”,让她退下。

宋云锦纳闷:“阿爹这时候唤你去作甚?”

“想必是为了南方的疫病。”

宋云锦心猛地悬起来,“郎君,你可别出这种风头,眼下疫病来势汹汹,太医们束手无策,你一个谏官尚不懂医药,去了也是白白送命。”

“嗯,我心中有数。”萧澈穿好外衫,吻了吻她的额头,道:“熬了一夜未眠,赶紧歇息罢。”

宋云锦哪里睡得着,唯恐他经不住那些道德大义压迫,真就答应南下了。提心吊胆到天亮,也没等到萧澈回府。

相宜伺候她穿戴整齐,道:“驸马爷行事向来有分寸,您且放宽心罢。”

本来今日约了姐妹去茶馆听书,现下也没心情了,宋云锦对付着吃了几口粥,继续等着去了。

约莫过了午后,相宜跑进来喊:“夫人,有人来……”

宋云锦自软榻上翻身坐起,二话不说便往外跑,院落里满是白色的梨花花瓣,被她的裙摆扫起,再化成小旋涡跌回地面。

宋云锦欣喜地跑出去,喊道:“郎君!”

门口的人将缰绳递给小厮,转身,毕恭毕敬地向她行礼,“见过萧夫人。”

来者是个生面孔,细瞧却有些熟悉。宋云锦颇尴尬地站在原地,问:“郎君可是我家驸马爷的好友?”

个子高挑,剑眉星目,举止温润尔雅,倒真像萧澈的风格。

那人哑然失笑,还未张口,旁边跟随的小厮抱着包袱从马车上跳下来,道:“夫人好生有趣,这位是萧家大郎君,您不记得了么?”

萧昀?
他?是萧昀?

宋云锦诧异之至,上下打量,面前这男子无论哪一点都无法同印象中粗鄙恶劣的莽夫相比较。

宋云锦愣了好半天,直到相宜暗中戳了戳她的手臂,才恍然回神,唤府内小厮出来,帮忙搬行李。

宋云锦带着萧昀到府内落座,唤相宜沏一壶茶端来,道:“先前听郎君提起过,未料来的这般快,妾身真是毫无准备。”

萧昀面上含笑,“夫人不必麻烦,在下因公务借宿几日,不会叨扰太久的。”

正说着,偏房已经收拾完毕。
宋云锦借口说舟车劳顿,让他早些休息,便将人打发了。

……

李家夫妇听闻萧昀已经到了皇城,提着礼物便上门拜访恩人。

宋云锦来时,见萧昀熟络地招揽客人,俨然把这儿当成了自己家。她冷哼一声,换上笑,进了大堂。

乔姝这几日吃的不错,脸上泛着红润,亲昵地挽着她的手臂,到一旁说些私密话。

“一直没问你,跟萧大人现在如何了?”
宋云锦一愣,没反应过来,“什么?”
乔姝“啧”了声,拍拍她的肚子。

宋云锦猛地醒悟,耳尖蹿红,“这,这八字没一撇的事呢,不着急。”

得,好像前段日子委屈的人不是他一般。到底是别人的家事,她不便多嘴。乔姝转而道:“实话说,你这位大舅哥,气概还是蛮不错的,婚配否?”

宋云锦眼中不自觉滑过一丝轻蔑,道:“不清楚。”

乔姝又道:“我家有个妹妹到了适婚年龄。”

宋云锦打断她,直言道:“没记错,你家妹妹才十六,这大郎君都过三十了,不合适。”

乔姝没听出她的嫌弃,认真想了想,道:“我瞅着萧大郎君人不错,虽说年纪大了点,但长辈们都说嫁人找年纪大靠谱……”

宋云锦悠悠转头,不满。

“呃……”乔姝找补道:“毕竟年纪小的,像萧大人这般好的郎君实在难寻。”

宋云锦道:“婚姻乃人生大事,还得三思。”

言下之意便是,像你家妹妹这等高贵身份,若嫁给萧昀,真是睁着眼往火坑里跳。

也不知听没听懂,乔姝囫囵点点头,这事儿就算聊完了。

……

府里住着个大仇人,就隔着条长廊,怎么着都睡不安稳。偏生萧澈今日事务繁忙,久久不见回来。

宋云锦怕的要命,唯恐那人突然爆发本性,闯到这边院子来对她做什么。

相宜一直陪伴左右,还喊来许多小厮守住院子的前后门和墙壁,确保万无一失。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3月17日15:07:5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2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