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云锦萧澈皇帝 精品美文宋云锦萧澈免费阅读

admin
admin
admin
189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3月17日15:50:03 评论
摘要

宋云锦不由分说地裹在他身上,振振有词道:“小时候发烧,奶娘就用棉被把我捂着睡一晚,出一身的汗,烧退了,身子也好了。”“阿锦。”萧澈突然攥住她的手腕,眼尾泛红,额头布满汗珠,喘着粗气:“真的很热。”“……”气氛霎时变得焦灼。宋云锦胆怯的别过头,想挣脱,但他的手劲实在太大,大到恨不得将她碾碎。“郎君,”宋云锦委屈地看向他,撒娇,“你弄疼我了……”身体里像有把无名火在翻滚,萧澈忍无可忍,翻身将她压进被褥……

宋云锦是哪部小说的主人 皇后宋云锦萧澈 第17章

夜半,屋里人已然酣睡,窗台上摆放的枯草突然移动位置,有只手伸进来轻扣窗框几下,榻上的人睁眼,确认宋云锦未醒,穿好外衫到了屋后的小院。

正有男女窃窃私语,看表神交谈并不和谐,甚至快动起手来。

萧澈走近了,听见男子愤怒地低吼:“......姑娘提醒我一声不就好了,何必动手打晕人?我这脑壳现在还疼的厉害呢!”

女子不以为然,道:“瞧你那蠢劲儿,而且,我可不是什么姑娘......”

萧澈眼看着他们要打起来,轻咳一声,适时打断,“谢柳夫人的救命之恩,它日定会回报。”

柳扶烟摘了面纱,容颜姣好,不像个为人母的样子,也难怪会被称为“姑娘”。她道:“大人客气了,这都是应该的。”

柳扶烟是个性情中人,萧澈也不再同她推拖,开门见山道:“今晚就二位叫到这里,其实在下有一事相求。自从进入南部以来,饭菜皆由专人负责,身边也都是侯爷派来的心腹,不可能无故中招。此毒来的实在蹊跷。但如今形势,我在明敌在暗,故想请二位助我一臂力,将贼人擒住。”

柳扶烟道:“大人有何计策说出来便是,我自当竭尽全力。”

萧澈将心中所想大致讲述一遍,柳扶烟听罢,喃喃道:“是个好法子,只不过......”她若有所思地看向身边的男子。

后者立马跳脚:“瞧不起谁呢?!我可是出身医学名门,祖上三代都是名医,药谷的医圣见了我爹都要礼让三分。别以为你能解大人的毒就了不起,不过是走运罢了。”

“之言,休得无礼。”萧澈喝止,向柳扶烟赔礼:“这孩子平时养在侯爷那儿,性子难免骄纵了些,这次南下,侯爷特地让他伪装成药童护我平安,还请您多担待。”

周之言唤老侯爷一声“义父”,平素与萧澈走动颇多,对他格外崇拜,吾思城一事后又多了几分敬畏。他的一句话简直比圣旨还管用,当即乖乖地不作声了。

柳扶烟才不会跟个小孩子一般见识,转而问:“夫人那边,大人不打算相告么?”

萧澈摇头:“此事不能有半点马虎,让她知道也是平添烦恼,倒不如不说。”

柳扶烟道:“大人既有自己的打算,旁的也不好指手画脚。”

话音刚落,周之言不满地嚷嚷:“好话都让你说尽了......”

“之言。”萧澈蹙眉,一瞪,他立马没了嚣张气焰,缩缩脖子灰溜溜地跑了。

“小孩子闹脾气,回去我定严加管教。”

柳扶烟笑而不语。

萧澈道:“时候不早了,姑娘早点回去歇息罢。”

“且慢。”柳扶烟好整以暇地瞧着他,似乎透过他又瞧到了别人的影子,片刻,想通什么似的嗤笑道:“大人是何时发现我的身份的?”

萧澈望向她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道:“许是你带着阿锦来村子的时候,又或者是,你进入萧府的时候。世人都说药谷独女才貌双绝,深居山林嫌少问世,不知竟已经嫁做人妇,是该恭喜还是该惋惜。”

柳扶烟苦笑:“隐居山林而不出,不闻人间世,真是可笑。父亲不许我过问人间事,以为天真无邪便能平安一世,岂知命里注定的事情哪里是想躲便能躲过的。”

顿了顿,她道:“大人与阿昀,当真不同。我以前只觉得他行事怪异,像故意模仿来的,看见大人才醒悟......呵,偷来的东西到底不是自己的,他永远,都变不成大人。”

柳扶烟本为医者之女,机缘巧合下救了一男子,尽心尽力完成他的心愿,最终,难以自控的动了心。父亲直道荒唐,嫌弃他要相貌没相貌,要才华没才华,实在不配为她的夫婿。但她索要不多,只贪恋萧昀的温柔体贴,觉得他是个踏实可靠的人。

殊不知,这点好竟然也是骗她的。

柳扶烟同他偷偷拜堂成亲,不多久发现怀有身孕,几次三番暗示萧昀带自己去见萧家长辈,皆被他用些鬼话岔开。好不容易等到他松口,高兴不已,连夜叫裁缝做了件新衣,可翌日起来,顾昀竟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没脸回去见父亲,挺着大肚子去找萧府讨人却被乱棍打出来,险些流产,幸亏有好心人搭救,她才勉强保住一命,但孩子自此落下不足之症,只能靠汤药续命。

柳扶烟掩面而泣,无论如何也说不下去了。

萧澈从袖中掏出手帕递过去,脸上露出惋惜之情,眼睛却是冷的,问:“柳夫人可有想好以后的路如何走?”

柳扶烟抽咽道:“萧昀现在皇城,我要去,向他讨个说法。”

萧澈沉吟半晌,欲言又止。

......

大雨没完没了的下,村子里只剩下十几人严重症状的患者,身上的脓疮发炎,上药时哀嚎声在上空回荡。

宋云锦猛地惊醒,下意识缩进萧澈怀里,伸手摸摸他的额头,长舒一口气:柳扶烟的药就是管用,现下已经不烧了。

“再睡会儿。”萧澈嘟囔着把她往怀里揽,宋云锦抵抗不得,拍了他一下,萧澈立刻哀嚎起来。

宋云锦大惊:“我没打到伤口啊,很痛吗?”

萧澈恶作剧得逞,笑个不停,宋云锦气急败坏地举起手,想打又不忍心,忿忿地捶到被褥上,“烦人!”

萧澈见把她惹恼了,又凑过去哄。

有人叩门,是周之言,“大人,该喝药了。”

萧澈应了声,想起门被反锁,刚要下榻去开。宋云锦拉住他,道:“我去。”

“好。”萧澈格外听夫人的话,立马躺平。

周之言一进门见他伪装虚弱的样子,简直不忍直视,同宋云锦说:“大人恢复的很快,药已经减半了。”

“......”宋云锦瞧了眼四大碗冒着苦气的汤药,哽住。

“夫人屋里可有糖或糕点,那些来给大人清口也是好的。”

宋云锦恍然道:“辛苦先生先照料大人,我去去就回。”

“是。”

周之言见她离开,赶紧关门,从袖中掏出药丸,道:“大人,快!”

萧澈用水化开服下,看见桌上的汤药,内心震惊道:柳扶烟跟他兄长有仇,倒不至于将他也弄死罢。

“柳夫人说,既然要做样子就得像一点,否则让旁人瞧了不真。这几碗汤药大补,喝了对身子也无害,还能出出汗祛寒。”

萧澈头疼万分,摆手:“倒了罢。”

“欸。”周之言瞥见窗台枯萎的盆栽,刚端起药碗,就听见宋云锦的喊声:“幸好小厨房还剩了点麦芽糖......”

周之言腿一哆嗦,转身直接将碗放在了他面前。

萧澈:“......”

宋云锦跑进来,“郎君喝完含口糖就不苦了。”

萧澈:“......”

周之言:“......”

宋云锦纳闷:“怎的还不喝?凉了更苦。”

在她的注视下,萧澈一鼓作气,猛灌了四碗汤药,撑得几乎要晕死过去,还没等喘口气,嘴里紧接着被塞了块麦芽糖,直接将他的牙封上了。

周之言憋笑憋的脸通红,察觉到萧澈欲杀人的目光,赶紧收拾东西离开。

宋云锦好心将他送走,回来撞见萧澈脱外衫,赶紧制止:“千万不能脱,刚退烧,万一又受冷怎么办。”

屋里暖炉烧得正旺,烤得人暖烘烘的,他又喝了四碗大补药,现在只觉得浑身火烧火燎,呼吸都有些不通畅了。

萧澈舔了舔唇,妥协:“好,那我去看会儿公文。”

“不行。”宋云锦果断拒绝:“郎君身子虚弱,好生休养才是正事,那些公文等好了再处理也不迟。”

萧澈忍耐,坐会榻上。随即见她从柜子里翻腾出床厚棉被,心里从未这般害怕过,哀求道:“夫人,我真的不冷......”

宋云锦不由分说地裹在他身上,振振有词道:“小时候发烧,奶娘就用棉被把我捂着睡一晚,出一身的汗,烧退了,身子也好了。”

“阿锦。”萧澈突然攥住她的手腕,眼尾泛红,额头布满汗珠,喘着粗气:“真的很热。”

“......”

气氛霎时变得焦灼。

宋云锦胆怯的别过头,想挣脱,但他的手劲实在太大,大到恨不得将她碾碎。

“郎君,”宋云锦委屈地看向他,撒娇,“你弄疼我了......”

身体里像有把无名火在翻滚,萧澈忍无可忍,翻身将她压进被褥......

......

雨淅淅沥沥的落下,逐渐转为瓢泼,顺着屋檐砸进地上的水坑里,荡起涟漪,隐约能听到屋里的动静,但窸窸窣窣的,又像幻觉。

柳扶烟肩头被雨水打湿,将伞扔到一旁,跑到炉边烤火,扭头看见周之言靠着门框发呆,便喊了声:“小郎君,作甚呢?”

周之言顶着对面紧闭的屋门,耳边全是暴雨声,眉头紧锁,心道:眼看天就黑了,怎的还不出来......

柳扶烟没等到回音,好奇地走过来瞧,“看雨呢?”

“柳夫人,你确定给大人配的是大补药?”自从知道她是药谷的人,周之言的态度翻天覆地的改变,说话毕恭毕敬。

柳扶烟点头:“嗯。”

“可,大人他们......”周之言挠挠头,着急道:“这都快一日没出来了。”

柳扶烟“啧”了声,责怪他不懂事:“夫妻间的事你一个孩子啥掺和什么,左右人家有事情可做,你有这闲心,倒不如赶紧把医书背一背。”

“哦。”周之言听训,进屋了。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3月17日15:50:0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20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