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新书机床小匠赵小匠刘忠精校版无错细品

admin
admin
admin
3347
文章
0
评论
2020年12月26日14:15:01 评论
摘要

赵小匠对刘忠也是有想法的,现在确定刘忠的二哥在学校实训车间里上班,那要是赵小匠跟刘忠关系好点,以后就可以来实训车间混个脸熟,机械加工可是赵小匠的长处,说不定还能找个什么兼职,以后就不用挨饿了,说不定自己的存钱大计也可以加快进度,但眼前这个刘忠不仅扣门,还爱算计,赵小匠肯定不把自己真实的想法显露出来,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刘忠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刘忠这人虽然唯利是图,可是干活很卖力…

机床小匠全文免费阅读 工业小兵的小说 赵小匠刘忠在线阅读 第5章 找到了

赵小匠对刘忠也是有想法的,现在确定刘忠的二哥在学校实训车间里上班,那要是赵小匠跟刘忠关系好点,以后就可以来实训车间混个脸熟,机械加工可是赵小匠的长处,说不定还能找个什么兼职,以后就不用挨饿了,说不定自己的存钱大计也可以加快进度,但眼前这个刘忠不仅扣门,还爱算计,赵小匠肯定不把自己真实的想法显露出来,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刘忠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

刘忠这人虽然唯利是图,可是干活很卖力,并没有因为要给赵小匠钱,就在一边做起了甩手掌柜,他先跟着赵小匠把大门外的工件全部搬到车间里。

在搬工件的时候刘忠又生出一个想法,他主动说用车送赵小匠去江城大学,这样赵小匠就可以在车间多做一会事。赵小匠利用多出来的时间,焊了一把焊接刀,当着刘忠的面试车了几刀。

刘忠见赵小匠把50多斤的工件一下子提起后,直接塞进三爪卡盘固定,推上尾座,打开电源,又按自己的理解调整了一下车床转速和进给,双手快速调整手柄,又调了一下小刀架上的手柄,看了一下排屑的情况,又再次新调整了一下车床的转速和进给,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在刘忠看来,车削这样大的工件,目前还没那个师傅能跟赵小匠比,尤其赵小匠装夹工作的力气太吓人了50多斤的工件一只手就拎上去了,三爪卡盘离地的距离有1米多高,刘忠自己可是使了好大劲才抱上去,还要装夹,基本上已经是极限了,装夹好后还要调整,进行二次装夹,赵小匠就不一样了,一手扶着工件,一手拧紧三爪卡盘,这样一个工件就很轻松就装夹好了。

刘忠最后想到今天刀具也不全,最多也就干下午,要是赵小匠走了,还不如自己趁着这段时间去买点刀片,同意了赵小匠离开的要求,反正赵小匠天天在学校,国庆长假还有6天,自己这批工件国庆之后交货,不急于一时,正好自己也可以休息一下。

刘忠见了赵小匠的车床技术不是他想像中的学徒工,而是大师级的,刘忠这下终于放心了,见时间也不早了,便开着车送赵小匠去江城大学。

“小匠,你这手车工技术练不少年了吧?”刘忠边开车边问。

“我第一次见车间里那种CA6140普车时,那年我正好7岁。”赵小匠道。

“那岂不是10来年了。”刘忠道。

他心里在想,也就是赵小匠这种傻大个才会一学就是十年,要是别人家的孩子,估计几天就不去,车间里不是机油,就是冷却液的味道,干的活又脏又累,全是重复的机械操作。

“对了,我看刘哥车工技术也不错,不过见你手上的动作,你应该干多年的钳工吧?”赵小匠道。

赵小匠其实只是7岁见车床,从10岁才开始学车床,但他赖得向刘忠解释,不过他对刘忠这个小老板的经历有点好奇。

“小匠,你果然是高手,仅凭我手上动作就能看出我当过钳工,我15岁那年,我爸就安排我进厂当学徒,算起也有二十来年,你是从我用扳手看出来我当过钳工吧?”刘忠笑问。

刘忠之所以这么说,他也看出赵小匠的钳工底很好,用扳手固定工件的力度控制得很好。

钳工主要是手上功夫,长期的训练使得他们对力量的感知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即便是现在赵小匠还带了一个虎钳来学校,每天都要用锉刀练习自己基本功,以保持自己的手对精度的感觉。

赵小匠与刘忠都是行内人,聊天也有话题,两人还约定赵小匠的工资是50块一天,车子很快到了江城大学,下车的时候,刘忠还给了赵小匠50块钱收买人心,赵小匠开始没收,最后刘忠说是预支明天的工资,赵小匠才收到下的。

赵小匠与刘忠挥手告别之后,才认真地看了一下江城大学,他是第一次来这里,江城大学的规模太大了,首先是这大门,十辆车并排都能开进去,再往里就是一个宏大的广场,中间是一大两小的台阶,上了台阶便是20来层的主楼,与两边的副楼成品字形,看起来气势磅礴。

可赵小匠突想起一个问题,学校这么大去那找他的妹妹啊?

赵小匠之所以着急,是因为他跟妹妹赵如兰从江北老家来江城上学后,赵小匠是第一次来江城大学,说起来与妹妹赵如兰已经快一月没见面,虽说有一个地址,女生公寓10号楼,可这学校这么大一时半分还真不找,学校很地方还在施工,路边连一个告示牌也没有。

于是赵小匠就问了一个正在放开水的民工,“师傅……”

赵小匠话还没说完,那民工就打断了,还指着远方,“小伙子,新来的民工,在前面那个棚子报道。”

那个民工把杯放满水后,说了一句就忙着跑回去上班了,赵小匠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穿的这身迷彩服,脚上的黄胶鞋,背上的牛仔包好像还真是民工的标配。看了一下手上那块已经有些年代感的江城牌手表,已经快要超过与妹妹约定会合的时间了。

赵小匠无奈只好继续在学校里寻找女生公寓10号楼,受到问工人的打击后,赵小匠把希望寄托在找一个学生问路,可现在放假,走了很久也没遇见一个学生。突然赵小匠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施工牌,上面画有整个学校的平面图,以及学校四周,赵小匠这下终于看到自己的位置,同时还在平面图上看到了学生宿舍的位置,虽然没有标明每幢楼的号数,可是他想只要到了公寓那块,找门牌号或问人就轻松多了。

赵小匠看着木讷,可他的记忆很好,他记得坐刘忠车来时,有一个什么汽车配件城,那幢房子特别大有6层来高,正好在学生公寓的对面,赵小匠借着这个地标的指引,很快就找到了学生公寓,到了这里,遇见的学生总算多了起来,在问了接连问了两个学生后,赵小匠成功找到了学生公寓10号楼。

赵小匠很远就看到了,他妹妹赵如兰在宿舍大门外的行道树下东张西望,一脸着急估计等了很长时间了。

“赵如兰,这呢!”赵小匠挥手道。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0年12月26日14:15:0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