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仙君临幸楚妃大殿上 品质非凡美文楚晚宁被墨燃强迫戴耳钉 

admin
admin
admin
327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4日00:12:32 评论
摘要

“……那就不要了。”楚晚宁为挽颜面,斩钉截铁道。墨燃轻轻笑了,低沉微哑的嗓音,很是醇厚动听。他说:“你不用管我,今晚……”他的声音渐渐轻下去。楚晚宁眨眨眼。今晚怎么样?但见墨燃结实强健的胳膊撑起,在他上方凝视着他,而后慢慢地坐起,下移。这倒是梦里不曾有的,他要做什么?“今晚,只想让你舒服。”

墨燃楚晚宁自己动 墨燃给楚晚宁世上最烈的情药 第188章 师尊,我是真的很爱你

楚晚宁的心蓦得收紧了。

什么雨太大了,什么好冷好热——明明都是可以回去的,却偏偏用这种两人都觉得蹩脚的理由,要带他去客栈住。

这其中的意思,楚晚宁就算再傻,也当明白。

墨燃是在号他的脉,探他的心意。

如果自己摇头,墨燃定不会勉强,但如果自己答允,便是默认了愿意与他……

与他做什么?

楚晚宁不知道,哪怕知道,也不愿意去想。

他只觉得自己的脸烧烫得厉害,是大雨也浇不熄的热度。

他紧张极了,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于是只好拎着酒壶细窄的颈口,想再喝一口,里头却已近空了,最后一丝微凉稠厚的梨花白入喉,他低头,鲜红穗子镇得手指愈发细长白皙。

他不吭声,气氛便有些尴尬。

墨燃是个不太爱饮酒的人,这时看他仰头喝酒,却忽然问了他一句:“还有吗?”

“没了。”

“……你性子好急,喝酒都那么快。”墨燃说着,低下头,轻轻吻了他的唇瓣,“那我就,只能尝一尝味道了。”

梨花白滋味醇甘,有着隐约的桂花清香。

但是三十岁那一年,楚晚宁离世,墨燃在屋顶上独酌了一整晚,喝到最后只觉得什么味道都没有,是苦的。

后来,以及重生之后,墨燃都不怎么愿意再碰酒。

太苦了。

他亲吻着楚晚宁的微凉的嘴唇,一开始是轻啄,小心翼翼地触碰而后分开,再小心翼翼地吻上去。

雨声隆隆,天地渺然。

廊庑下没有任何人,雨幕成了天然的幔帐,不知什么时候起,他们拥抱在一起,互相亲吻纠缠,唇舌湿润地磨蹭着,激烈接吻时脸红心跳的渍渍水声被雨打横梁的滂沱声响淹没,楚晚宁听不到更多的声音,那暴雨之声振聋发聩叩击心弦犹如鼓角轰鸣着。

与冰冷溅入的雨珠子不同,墨燃的呼吸是那么炽热,他的吻从嘴唇一路上移至鼻梁,眼眸,眉心,继而又转至鬓边,粗糙湿润的舌头伸出来舔舐着他的耳廓,楚晚宁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身子紧绷,指捏成拳,却不愿意出声。

他与他交颈厮磨,墨燃吻住他的耳坠,指腹磨蹭过他耳后那颗细小的痣印……

楚晚宁在他怀里微微颤抖着。

墨燃抱住他,抱得更紧,想要把他浑身都捏碎了,捏碎在自己身体里,揉进血肉里。

他的嗓音低沉沙哑,在楚晚宁耳边呢喃着:“师尊……”

唤的恭敬,手却大逆不道地抚着怀里的人,这个年轻男人闷在锅里叠了密密实实的盖子压抑着的热切,终于还是满溢而出,滚烫的沸水在翻腾着泡沫,水就要烧尽了,就要就要煮干了,柴火却越来越旺,煎熬着他。

煎熬着他们。

“跟我走吧……”

大概是鬼迷了心窍,他竟由墨燃紧紧握着他的手,在雨里急切地奔着,那么荒唐。

雨水极寒,浇在身上却像是烫的,他们谁都没有开结界,也没有去买伞,像是法力近失,像是最寻常不过的平凡人,任由风吹雨打着,急急循着大雨里摇曳的红灯笼,跑进一家客栈里。

客栈的小二正在打哈欠,大约觉得这么大的雨,这么迟了,是没有旅人再来投宿的,因此见两人湿漉漉地闯进来,吓了一跳。

墨燃紧紧握着楚晚宁的手腕,手心那么烫,好像都要把水汽蒸干了。

他抹了一把顺着英俊的脸庞往下直淌的水珠,有些焦躁地说:“住店。”

“啊,好,好,这是两间上房的钥匙,一共……”

“什么?”听到两间上房的墨燃更焦躁了,他喉头攒动,修长分明的手指蜷着,敲了敲台面,“不,我们只要一间。”

小二哥愣了一下,看了看墨燃,又看楚晚宁。

楚晚宁猛地把脸转了过去,烧得厉害,他不动声色地把手从墨燃掌心里挣脱开,而后道:“要两间。”

小二哥略显犹豫,善解人意道:“若是银钱不够,一间也是可以的。”

“要两间。”楚晚宁斩钉截铁,目光如刺刀,端的是让小二哥倒退一步,也不知道是哪里惹着后头这位白衣仙君了,忙诚惶诚恐地递了两把钥匙,按价收了银两。

楚晚宁缓着呼吸,尽力让自己看起来如往日一般从容,只可惜身上一直湿漉漉地滴着水,更有雨珠子顺着漆黑的眉渗下来,落入眼眸里,他眨了眨眼,睫毛湿润。

“我先去睡了,你买些姜茶干巾,一会儿再上来。”

楚晚宁说的正正经经,庄庄重重,甚至特意在小二哥面前,从墨燃手中只拿过一只黄铜钥匙,而后独自上了楼去。

他看起来很清白。

墨燃在后头也不说话,只是暗自觉得好笑,他知道,楚晚宁的脸皮毕竟是薄的,再怎么着,样子也是要做出来给别人看。

楚晚宁来到屋内,单间房,床榻也窄。

他看了那卧榻一眼,只觉得喉头很干,脸更是烧得厉害,竟是不敢再看第二眼,只站在卧房中央,连灯烛都没有点,不知自己应当做些什么。

他的头脑甚至还是昏沉的,觉得这一切是那么荒谬,唐突,猝不及防。

怎么会这样……

自己怎么就会站在这里,怎么就会趟着雨水来这里胡闹,怎么就……

他还没有想完,身后房门开了,墨燃走了进来。

楚晚宁的身子一下子绷直绷紧,十指在宽袖下捏成拳,他尽力最大的努力去而知骨缝里细微的颤抖,但是没有做到。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这样茫然、无措,把风筝的引线交到另一个人手里。

他的掌心里不知是雨,还是汗,很湿润。

“咔哒”一声,门栓被落下,清晰可闻,令人寒毛倒竖,犹如刽子手的刀架在了脖颈间,铁腥味。犹如猎豹虎狼的利齿将咬上猎物,血腥味。

楚晚宁忽然,陡然,竟然,生出一种想要临阵脱逃的恐惧感。

幸好他的脸上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墨燃开口说话,声音还算温柔,没有太过剑拔弩张,克制着,但多少有些沙哑:“怎么不点蜡烛?”

“……忘了。”

墨燃把木托盘在桌上放落,将一盏烫热的斗笠小碗递到楚晚宁手中:“姜茶,你要的,趁热喝吧。”

说着走到窗边,去点那西窗旁的烛台。

外头风吹雨斜,屋内很黑,但镂着葡萄藤纹的窗户是开着的,外头别家的灯火模糊地亮着,晕着些微弱的光。

墨燃站在敞开的窗户前,秀丽纤细的鹤鸟铜烛台边,白茫茫的雨幕衬着他高大的身影,那个剪影显得挺拔,俊秀,轮廓分明,拨弄着火刀火石时,纤细卷翘的睫毛显得格外鲜明,像两只黑色的蝴蝶。

他是修道之人,要点个火,原本没有那么麻烦,但他却偏偏愿意像个最寻常不过的人,用最寻常不过的方式,踏实而安静地去点那一缕光明,让心蕊明暗亮起,蜡炬软为红泪。

火石擦亮了,正欲凑去灯蕊上,楚晚宁忽然道。

“别点灯。”

墨燃的手悬而未及,回头望他:“怎么?”

楚晚宁不知该说什么,便只好生硬地重复:“不要点灯。”

墨燃一时有些困顿,而后看着黑暗里那个木僵而立的人,心中缓缓的明白了过来。

纵使晚夜玉衡,也会有怕的时候,会有畏惧的东西,会有不知的领域。

前世与他有过枕席之欢的那些人,男的也好,女的也罢,都愿踏仙帝君能多瞧瞧他们的脸,从未有人提过熄灯的诉求,都宁愿那红烛彻夜高照,使尽千般技巧,万般讨好,无限娇媚,来博君半寸眷恋。

墨燃不眷恋。

无论是初时的容九,后来的宋秋桐,说来奇怪,当年宠他们,是固执地觉得他们像师昧,所以把他们留在身边,近乎是做戏般的痴迷。

但在床上却从来不爱看他们的脸。

从来只是让他们背对着自己,不去亲吻,也不爱去抚摸,枯燥重复的动作里,头脑甚至都是清明的。

甚至会忽然觉得,很没意思。

真的很没意思。

他记不住那一张张烛火下媚笑的,逢迎的,谄媚的,酡红的脸。

如今想来,那些欢爱,与“欢”无关,与“爱”也无关,反倒像是他在混乱泥潭里陷入,堕入,让自己显得更脏,更深,自暴自弃,恨不能把自己的骨头缝都染黑。

黑到极处,就不会再渴望光亮,奢望救赎,就不会再斗胆想拥住那人世间最后一团火。

好极了。

可是怎么还不死心。

无论怎样告诉自己不留恋,不眷恋,告诉自己,生命已无望,世间尽黑暗,还是会在风雨飘摇的巫山殿,在纠结与煎熬中,伸出颤抖的指爪,猛地勒住楚晚宁的脖颈,按在冰冷的金石砖上,按在凄清的院中青石台上,在万般凌乱的被褥间,在雪地里,在温泉中,甚至在朝堂高座、庙宇祠堂、在最庄严最肃穆最当奉上尊敬的地方。

染指他。

看着他的脸,亲吻着他的眉心,脸颊,嘴唇,唤着他的名字。

撕碎他。

其实那些时候,楚晚宁也是想要黑暗,要熄灯的吧。

一点光芒都不想要有。

但是那时候楚晚宁不说,什么都不肯说,什么要求都不肯提。

想来,软禁他足足八年,楚晚宁只在最初和最后,请求过他两件事。

第一件,是踏入巫山殿时,请求他,放过薛蒙。

第二件,是永离人世前,请求他,放过他自己。

如果不是意冷心灰,又怎会如此……

墨燃将火刀与火石放下了,许久没说话。

久到楚晚宁微微放松了因为紧张而绷直的身子,久到楚晚宁轻声问他:“怎么了?”

墨燃说:“……没什么。”

嗓音温雅,潮湿,咸涩。

他走过去,抱住了黑暗里那个兀自站着的人,彼此的身上都还有些雨水潮湿,墨燃抱着他,然后说:“晚宁。”

“……”

有一瞬间他忽然很想把那些过去的事情都告诉他,可是他喉头哽咽,鱼刺般梗着,他说不出口。

真的,真的说不出口。

如今这来之不易的温暖太不容易,无论对他,还是对楚晚宁,都来得太难了。纵使千般有罪,万般有愧,也不能说,不愿说。

不想醒。

只想好好的,梦下去。

直到黎明把咽喉扎穿。

没有灯,没有火,黑暗中,墨燃拥着他亲吻,吻得很专注,渐渐缠绵。

屋内很安静,雨声不能扰乱的安静,他们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心跳,嘴唇触碰,转换角度时细微的湿润声音。

楚晚宁极力地想要让自己的呼吸时一如往常,可是没有用,他在墨燃的亲吻抚摸之下,胸膛的起伏逐渐变得湍急。他本就是个身材高挑匀称的男性,可是墨燃能轻而易举地笼着他,覆住他,山岳般雄浑高大,这个男人将他搂在炙热的怀里,初时轻啄浅吻,继而索求更深。

他深深地亲吻着楚晚宁,像是在探索着这世上最甘甜的花露,彼此温柔纠缠着,像是渴极了的人,在饮着甘泉,又像烈火焚身的人想要引了水来熄火,可是楚晚宁的气息对他而言不是清凉的水,而是松油,浇在火里,烧的无边无止,烽火狼烟。

当你看到这一行字,希望你明白,肉乎乎大魔王

越来越模糊……

直到看不见……

是错觉,是幻觉,像是假的,就是假的。

是梦境的叠加,不散的魇。

可是那种被逆天而为,侵入强占的感觉又是那么清晰。

是应该……这么做么?

楚晚宁朦胧地,近乎是涣散地半阖着凤眸,低声道:“进吧……”

墨燃一惊!

楚晚宁知道该怎么做?

他怎会知道?

这个连春宫图都没有看过的人,一张干干净净的白纸,他怎么会知道?

“是……是应当……这样么?”

他脸红的像要滴出血来,喃喃的,这样问身上压着的男人。

“你从哪里……从哪里得知的?”

“……”

楚晚宁当然不好意思说做梦梦到的,这样显得自己仿佛多放荡,多不知羞耻,他含混地说,“藏书阁不慎翻见过……”

又急忙再补一句:“有人放错了书。”

墨燃自然不疑他,心中微送,却也微动。

他亲着楚晚宁的唇角,鼻尖,而后说:“太急了。”

“……!”

急。

说谁急?!

当即气血上涌,又恼又耻辱。可墨燃俯身拥着他,胸膛相贴。

他摸着楚晚宁的鬓发,温柔道:“会疼的。”

“……那就不要了。”楚晚宁为挽颜面,斩钉截铁道。

墨燃轻轻笑了,低沉微哑的嗓音,很是醇厚动听。

他说:“你不用管我,今晚……”他的声音渐渐轻下去。

楚晚宁眨眨眼。

今晚怎么样?

但见墨燃结实强健的胳膊撑起,在他上方凝视着他,而后慢慢地坐起,下移。

这倒是梦里不曾有的,他要做什么?

“今晚,只想让你舒服。”

当你看到这一行字,希望你明白,肉乎乎大魔王

最后是墨燃覆过身来,抚摸他的脸,男人的眼睛有些红,有些野兽的气息,但依然是沉炽地,柔和地凝视着他。

“我爱你。”

真的,真的,真的很爱你。

是狼子野心,也是浪子回头,背负着愧疚与罪恶,却也不肯放弃,自私的,绝望的,热烈的,渴望的。

爱你。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4月4日00:12:3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2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