颊边痣被锁章节 古言美文颊边痣29章AO3

admin
admin
admin
3995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6日10:12:39 评论
摘要

魏家大爷腾地红了脸,愣怔的,连脏都顾不上嫌,直瞪着桌面,许锥儿也不敢看他,轻轻抹了把嘴,小声说:“你、你快点好……就不用俺喂了……”老半天,谁也不吱声,慢慢的,许锥儿把饼子又往嘴里送,一排白牙,咔嚓咬下一口,光听那声,大爷都赧,这不是调情,不是吃花酒,却比在妓女窝里滚还让他冒汗。细细一条白胳膊把他攀住了,紧接着,是红得不能再红的小脸蛋,山里来的野丫头,含着一口嚼烂的饼,怪恶心的吧,他却不觉得,微张着嘴,像是等着他送上来,也不知道是等饭,还是等嘴。

颊边痣无和谐全文折一枚针 颊边痣童子未删减 第2章

错,再金贵的人到了这个份儿上都只有等死,早死早托生。

蛋膏抵到嘴边,大爷偏过头,瓷勺子追着他喂,大爷蹙着眉,有作呕的样子,许锥儿看不下去,一把抢过勺子:“你干啥呀,没看他不愿意嘛。”

大娘把眼一翻:“小丫头片子,”她把碗往床沿上敦一敦,“他就吃这个,给他吃别的,咽得下去吗,咽下去了,拉得出来吗?”

许锥儿看看大爷,再看看她:“那……他这一年到头,就吃这一样东西?”

答案是肯定的,许锥儿那股心疼劲儿又上来了,这搁谁,谁不得呕啊,他深垂着头,倔倔地说:“往后不用你们喂了,俺自己喂。”

“哦哟,哦哟哟!”大娘端着碗站起来,“那敢情好,倒省了我的事儿了,”她用一种不叫人听、又恰好叫人听见的音量说,“山里来的土豹子,跟大爷睡一觉,就以为自己是主子了。”

“就是,”一伙人七嘴八舌,“堂都没拜,自己心里没点儿数?”她们往外走,撂话给屋里听,“现在掌家的是二爷,攀着个瘫子就想跟我们说上句儿,除非哪天神仙显灵,你男人站起来了!”

这要真是个新媳妇,能让她们气死,可许锥儿是假的,他一脚把门踢上,回来可认真地跟大爷说:“别听她们瞎说,你骨头没坏,指定能站起来!”

这要真是个新媳妇,能让她们气死,可许锥儿是假的,他一脚把门踢上,回来可认真地跟大爷说:“别听她们瞎说,你骨头没坏,指定能站起来!”

大爷淡淡地瞥他一眼,嘴角动了动,终究没说什么,把眼阖上了。

许锥儿看他可怜,踢下绣鞋,爬上床,挨着他坐下:“你会说话不?”

大爷没睁眼。

“那俺咋叫你?”许锥儿一点不见外地抓起他的手,捏着手掌轻轻地揉,“俺家那边都叫排行,俺叫你老大吧?”

大爷睁眼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看他,露出一种怪异的神情,许锥儿盘起腿,兄弟似地在他脸上摸了一把:“你看你长得多俊哪,”他呵呵地笑,“要是在俺们那边镇上,那些大闺女指定都抢着嫁给你!”

说到这儿,许锥儿有些落寞,他快十九了,一直没娶上亲,除了家在山上太偏僻,就是他纤细白净得像个丫头,她们都嫌弃他,嫌他不长须。

“俺……”他窝下脖子,他这辈子不会有女人了,倒给男人当了女人,“俺俩要白头到老呢,你要是能说话,就……就叫俺一声呗?”

这算是哀求了,可大爷依然冷冷的,撇开眼睛不理他,许锥儿叹一口气:“俺爹跟俺说过……你们这种人啥都见过,见得多了,心就硬了。”

他嘴上这样说,手上却没停,像是大爷的傲慢、冷漠都不是个事儿,他只管伺候他、对他好:“咱先吃饭,”他又傻傻地笑起来,“吃饱了才有力气活动。”

他的笑怎么形容呢,不精巧,不明艳,而是暖暖的,一汪融水似地往人心里流,两个白脸蛋红扑扑,一对杏核眼弯得可人。

大爷板着脸不看他,被他死拉硬拽架到背上,往饭桌那边拖,拖过去放在椅子上,撇着嘴自言自语:“谁说你坐不住,这不坐得好好的。”

大爷愣愣看着他,他很少这样,不敢明着看,而是偷摸地,看他气鼓鼓地说:“人家吃饭都坐着,咱不比人家差啥,咱往后也坐着吃。”

说完,他搬椅子到大爷身边,从桌上拿一块饼,小小地咬一口,闷头嚼,嚼烂了才扭捏着坐下,往大爷这边靠,是真靠,扶着他的膀子,脸凑着脸,要亲上嘴儿似地近,许锥儿有点不好意思,倏地闭起眼,把嘴贴到他嘴巴上,舌头稍动一动,把这一口和着唾沫的饭泥送过去。

魏家大爷腾地红了脸,愣怔的,连脏都顾不上嫌,直瞪着桌面,许锥儿也不敢看他,轻轻抹了把嘴,小声说:“你、你快点好……就不用俺喂了……”

老半天,谁也不吱声,慢慢的,许锥儿把饼子又往嘴里送,一排白牙,咔嚓咬下一口,光听那声,大爷都赧,这不是调情,不是吃花酒,却比在妓女窝里滚还让他冒汗。

细细一条白胳膊把他攀住了,紧接着,是红得不能再红的小脸蛋,山里来的野丫头,含着一口嚼烂的饼,怪恶心的吧,他却不觉得,微张着嘴,像是等着他送上来,也不知道是等饭,还是等嘴。

第二口,油乎乎湿漉漉的,正喂着,风打得门动,许锥儿吓了一跳,兔子似的从椅子上弹开,竖着两个耳朵往外听。

没动静,他回过来看大爷,人家也看着他,他讪讪的:“没啥丢人的,”低着头,他给自己找台阶下,“俺俩是一家子,不怕看,”这话说得很没底气,想想他又加上一句,“俺伺候俺男人,应该的。”

大爷娶过两个女人,夫妻间那些甜呀酸的,他什么没经历过,这时候却蒙着,听许锥儿憨憨地问:“还要不?”

头一回,他失了神,微微地,一个摇头。

刚摇过,他就后悔了,怕许锥儿得寸进尺,怕他死缠烂打,可那丫头只是一摇裙摆,过来用小油手给他揩嘴巴,越揩越油,“妈呀,”他咯咯地笑,“给你弄成小花猫了!”

小花猫……多少年没听过的词儿,大爷迟钝地眨了下眼,狠狠滑动了一下喉结。

许锥儿匆匆吃一口,给大爷收拾干净,拖回床上,嘿咻一声把人放下,爬上去,往人家腰上坐:“别怕痒啊,”他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4月6日10:12:3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23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