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新书颊边痣被锁章节 颊边痣童子未删减

admin
admin
admin
185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6日10:46:23 评论
摘要

许锥儿鼻子发酸,他觉得当女人咋这么难,干脆跑了算了,可扭头一看床上的大爷,又狠不下心,他走了,这瘫子咋办,他没他,过不成人的日子。松开绞着的指头,他端来水盆,倒上热水:“那啥,俺给你擦擦汗吧。”说着,他放下遮羞的床帘,光倏忽变暗,四周有一种隐秘的氛围,他拧着腰,不大熟练地解下大裙,撅着屁股爬上床。大爷盯着他看,用一种复杂的神情。

颊边痣29章AO3 颊边痣全文加番外在线阅读  第3章

这确实是个羞人的事儿,许锥儿理亏,低下头没吱声,大娘成心臊他:“我伺候主家这么些年,还是头一回见着这样的奶奶!”

哪样的奶奶?扒着男人大腿要亲嘴儿的奶奶。

许锥儿坐不住了,涨着脸站起来,正要辩解两句,大爷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腕子颤巍巍抵到桌上,无名指往前一拨,把盛蛋羹的小盅拨到地上,啪嚓碎了。

大娘这才去看他的脸色,一个瘫子,神色却十足威严,瞳仁沉沉地黑,眉目间有一股煞气,最怕人是那一张薄嘴,嘴角往下微微一撇,就叫人没来由地胆寒。

她立刻噤声,乖顺地哈下腰,别别扭扭朝许锥儿作个揖,去添碳了。

“哎呀,你咋把鸡蛋膏碰掉了,”许锥儿看不懂他们之间这些东西,只顾蹲到地上,心疼他那盅残羹,“糟蹋了好东西!”

大娘回头看,惊讶于他和大爷说话的口气,那样一个霸道冷硬的爷们儿,这时候却淡淡笑着,像是得意这丫头无知的傻样。

吃了饭,大娘收拾走碗盘,许锥儿不让大爷躺下,非叫他从后头搂着自己的脖子,半背半拖的,带他在屋里绕圈,“你试着自己腿上使劲儿,”他出了一头汗,吃力地拉拽,“搂紧俺别撒手,慢点儿。”

俩人呼哧带喘,这时门被推开了,来的不是大娘,而是两个穿金戴玉的夫人,许锥儿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黑眉毛,红胭脂,一身呛鼻子的脂粉味儿,他慌张地垂下脸,好像看一眼,都是坏了男女间的大防。

“哟,这就是那丫头啊,”一个说,“清汤寡水的。”

“身条还成,”另一个接茬,“听刘妈说,我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货色。”

她们走上来,左右有小丫头扶着,许锥儿不敢抬头,紧张地瞪着自己绣鞋上的花纹,两位夫人来到近旁,很不手软的,在他手臂上捏了一把。

她们走上来,左右有小丫头扶着,许锥儿不敢抬头,紧张地瞪着自己绣鞋上的花纹,两位夫人来到近旁,很不手软的,在他手臂上捏了一把。

许锥儿从小到大没被女人碰过,这一把捏得她很局促,窝着脖子,脸都要贴到大爷的手腕上。

“哎这丫头,”她们嬉笑,“有点儿惹人疼的意思。”

小丫头们争着在主子面前表现,拱着左边穿红裙的说:“这是我们二奶奶,”又绕着右边穿蓝裙的,“这是三奶奶。”

许锥儿听她们这么一说,明白了,这俩是他妯娌,既然是亲戚,他就不那么羞了,怯生生地抬起头,咕哝一句:“俺、俺先把老大放床上。”

他蹭着她们过去,听她们在后头捂着嘴笑:“听见么,他叫大爷老大……”一种养尊处优的口气,“……土死了,嗓子也老粗的……”

她们嫌他土,许锥儿不意外,镇上那些姑娘也嫌他土,那时候他以为是自己穷,原来现在穿上好衣裳了,她们一样瞧不起他。

“躺会儿,”他把大爷安顿好,摆个舒服的姿势,拿袖子揩他脸上的汗,“等她们走了,俺给你擦洗。”

这些话那头是听着的,二奶奶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吊着嗓子问:“多大了?”

“十九。”许锥儿抿着嘴,照实说,小丫头们窃窃私语:“……这么大了,才嫁……”

“脚也没缠过。”三奶奶给二奶奶使眼色。

许锥儿这才敢去看她们的裙摆――女人的脚不能看,看了就是不正经――两幅宽大的裙裾边将将露出几个尖儿,是说书人故事里的三寸金莲。

许锥儿自惭形秽,把一双男人脚往裙子里缩,缩成个可笑的内八字。

“哎闺女,”二奶奶朝他招手,许锥儿不去,她就搭着丫头的腕子过来,出其不意的,手伸到他屁股后头,狠掐了一把。

许锥儿像被雷打了,涨红了脸推开她,人家捏着帕子,全不当个事儿:“身上没来过呢吧,”她回头跟三奶奶说,“屁股瘪得像个小子,也就十四五的身子!”

丫头们哄笑。

许锥儿不知道她们说的“来”是什么,只知道自己被女人摸了屁股,那么羞耻,那么委屈:“你……你们干啥欺负俺!”他看着这些漂亮的坏女人,颤声儿指着门口,“你们给俺出去!”

人家本来也没想在一个瘫子的屋多待,晃着钗钏,扭着细腰,呼啦啦往外走,边走边给他风凉话听:“你的苦日子啊,在后头呢!”

许锥儿鼻子发酸,他觉得当女人咋这么难,干脆跑了算了,可扭头一看床上的大爷,又狠不下心,他走了,这瘫子咋办,他没他,过不成人的日子。

松开绞着的指头,他端来水盆,倒上热水:“那啥,俺给你擦擦汗吧。”说着,他放下遮羞的床帘,光倏忽变暗,四周有一种隐秘的氛围,他拧着腰,不大熟练地解下大裙,撅着屁股爬上床。

大爷盯着他看,用一种复杂的神情。

小手伸过来,一颗一颗解他的扣袢,然后是亵裤,轻且缓地从大腿上滑下去,一双温柔手,一条湿汗巾,“好受吗?”那丫头问,声音绵绵的。

胳膊被抬起来,胳肢窝里发痒,大腿被朝两边分开,很难堪的姿势,可没有知觉,也不觉得怎么样,对,他是个瘫子,一个不顶用的废物。

“别管我了,”忽然,一把金石般的嗓子,蓦地振响,“你管不了。”

许锥儿停下手,有些愣,老半天才挤出一句:“……啊?”

“我休了你,”那男人说道。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4月6日10:46:2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2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