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请闭眼开车部分 惊世之作他来了请闭眼小说未删减资源

admin
admin
admin
4025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15日13:45:29 评论
摘要

简瑶的手心稍稍有点冒汗。接下来就该开始了吗谁知薄靳言却瞥她一眼,牵着她的手,没有走向床,而是带向一侧的窗前。他一只手扶在玻璃上,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后脑:“闭上眼睛。”简瑶:“干什么”由于他经常出人意表,她实在是有点紧张。话音未落,一只微凉的大手覆住了她的双眼。他低下头,轻轻亲了亲她的耳朵,低声说:“让你睁眼再看。”

他来了请闭眼58章 他来了请闭眼小说全文无删减 58v章

校园居b市的秋天,澄澈高远,宁静爽朗。请使用访问本站。

阳光灿烂的上午,简瑶站在书案前,哼着歌整理卷宗。薄靳言坐在她身后的沙发里,腿上放着个笔记本,眸光湛湛,不知道在看什么。

“一放假,倒是没人上门了红色权力。”简瑶随口说道。

她指的是那些带着陈年悬案上门的警察们。昨天还有两拨人来找,今天国庆长假第一天,却是门庭寂静。

薄靳言从电脑后抬眸看她一眼,声音淡淡的:“人人都要过节。”

简瑶一听笑了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当真奇怪。

“你不是从来不在意节日吗”去年除夕,他唯一的活动,就是裹着毯子在家里看书。后来还是她拉他出门去放烟花,才勉强有点过节气氛不过估计他也没感觉到。

面对她的质疑,薄靳言却只浅浅一笑,眸色似有几分幽深,但又叫人看不分明。

“我当然不在意。”他说,“但今天是我的节日。”

简瑶微怔,他已经低头,继续去看电脑了。

她想了想,豁然开朗

今天是国庆,居然被薄靳言青睐,称之为“他的节日”。

这家伙,如此自大的爱着国啊

整理好卷宗,简瑶回房,换了身出门的衣服。今天她约了几个大学同学逛街。这种活动,薄靳言当然是不会参加的。

“我走了啊。”她提着包到了玄关。

“嗯。”薄靳言头也不抬,“什么时候回来”

简瑶心头甜甜的,答:“我快去快回。”想了想,又补了句:“不会让你一个人过节的。”

薄靳言衬衣笔挺的坐在沙发里,侧脸清俊动人。闻言薄唇微微一勾:“你当然不会。”

略显低沉慵懒的嗓音,令简瑶微愣了一下,旋即笑了。

热恋的心情就是刚刚分开,就开始想他。

简瑶坐在出租车里,窗外蓝天白云楼宇大厦一掠而过。她想着薄靳言刚才英俊又淡然的模样,心头甘甜如蜜。

他前些天还势在必得的想要跟她更进一步,哪怕躺在床上动都动不了,也不妨碍他露骨的表达出这种意图。

但这几天,找上门案子多了,他整日忙碌,却好像忘了这事,今天放假也没想起来。

简瑶忍不住微笑他虽然有时候直白得令人发指,但本质上还是挺单纯可爱的啊。

不过他肯定还是会想起来的,然后必然会全力以赴。

噢,她好想找个地方把自己埋起来。

简瑶想错的一点是,对于薄靳言而言,根本不存在“忘记”或者“想起”这件事。他一直牢记于心,只不过因为身体还没恢复,凡事追求完美的薄靳言先生,才暂时搁浅这件事,先去忙案子了。

这头,她一出门,他就放下笔记本电脑站起来,迈开长腿在屋里转了一圈,微笑沉思。

终于迎来初夜了

今天毫无疑问是他和简瑶的专属节日。各项准备工作他完成得非常漂亮,她一定会满意。

闲杂人等他已经提前通知市局,这几天不让任何人打扰。显然刚才她已经注意到这个改变,而且很快会意识到他浪漫的为她营造了二人世界。

身体体能已经按照计划全面恢复,在床上躺久了,他甚至有点精力过剩道行。

知识技能呵就刚才电脑上那些简单的东西,他已了熟于心。毫不夸张的说,他现在具备了学术级别的丰富理论知识。无论她喜欢哪一种姿势和技巧,他都能满足她。

今天也不是她的生理期。按照女人的雌激素分泌周期判断,今天还是她每月那方面最旺盛的几天之一。

很好,很完美。

他又走到窗边,长指在窗棂上轻轻敲啊敲。他要的是一次极致美妙的享受,还有什么没考虑到

思索片刻,他拿出手机,给傅子遇打电话。

那头的傅子遇,正端着杯咖啡,心情愉悦的靠在自家阳台的躺椅里,享受悠闲假期。见是薄靳言打来的,他轻啜一口咖啡,说:“少爷,有何吩咐”

薄靳言语气淡然:“我今晚会和简瑶发生初次关系。基于你在这方面丰富的经验,我可以抽空听一下你还有什么建议。”

傅子遇:“咳咳”

简瑶提着一大包东西回到家,却意外的发现屋内静悄悄的,薄靳言不知所踪,车钥匙也不在了。

今天可是长假第一天,街上到处都是人。以他千年宅男的性格,居然挑在这种时候出门了,当真叫她讶异。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正是他。

“到家了吗”那头隐隐传来音乐声,他的声音听起来低沉澄澈。

“嗯,刚进屋。”简瑶好奇,“你在哪儿啊”

“停一下。”他似乎对那头说了声,然后才淡淡对她说,“我在哪儿你暂时不必关心。现在,请立刻去准备一下,一会儿会有人来接你。”

简瑶微愣:“接我干什么”

薄靳言似乎轻轻笑了笑,答:“当然是跟我参加一个重要活动。”

挂了电话,简瑶想,靳言应该是要带她去参加什么国庆活动。莫非是公安部的晚会

不管是什么,难得轻松假期,今晚她都只想开开心心陪在他身边。

然而一下楼,简瑶就愣住了。

此时暮色降临,小区的路灯刚刚亮起。一辆沉黑厚重的加长豪华轿车,就静静停在公寓楼下。车两侧的后视镜上,甚至还系了两朵鲜红的玫瑰花。

一名穿着黑色制服、戴着宽檐帽的年轻司机,弯腰为她拉开车门。

而周围的邻居,齐齐侧目。

坐上车之后,她立刻给薄靳言打电话:“你在干什么为什么找了这样一辆车来接我”如此大张旗鼓、古古怪怪。

那头的薄靳言似乎静默了一瞬。

“这还用问”他答,“我在跟你约会。”

傅子遇提供的宝贵经验第一条

“你居然打算等她晚上回家,就直接抱进卧室氛围啊,第一次的氛围很重要,先有个浪漫的约会,让她终身难忘,然后顺理成章就做了。”

简瑶闻言微微一愣。

原来这就是他说的重要活动其实不是。

想起来,他们真的一次也没约会过。

“不好意思,我刚刚不知道。”她微笑说,“谢谢。”

那头的薄靳言明显也愉悦了,微微一笑问:“浪漫吗”

简瑶忍不住笑出了声。

虽然其实有那么一点点被“系着玫瑰花的加长轿车”雷到,但他有这份心,一定要表扬。

“浪漫,浪漫极了。”

轿车在一座金碧辉煌的酒店门口停下。

大堂经理把简瑶带上直通顶层的观光电梯:“简小姐,薄先生已经等很久了。”

简瑶浅浅一笑:“谢谢你。”想了想,又好奇的问:“他在顶层干什么啊”

经理笑道:“薄先生包下了顶层的豪华套房。简小姐,那个套房非常的棒,270度无遮挡开阔观景窗,能够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阳台上还自带露天游泳池。我们可以自信的说,这是b市最好的套房。当然,也是最贵的。祝你度过愉快的夜晚。”

简瑶完全愣住了。

她终于意识到,薄靳言是在干什么了。

原本她以为他只是要带她来这里吃饭,但是豪华套房

这家伙分明就是开始全力以赴了。

简瑶酡红着一张脸,走出了电梯。

眼前首先看到的,是一间开阔的客厅,繁复璀璨的水晶吊灯、欧式大弧形靠背皮沙发。对面窗外夜景阑珊,但是却没有人。

一侧铺着红绒地毯的走廊,通往另一间厅室。悠扬的音乐声传来,似乎还有人走动的轻盈脚步声。

简瑶缓缓走过去,绕过一座镂空金属屏风,怔住了。

这是一间灯光幽暗的精致餐厅。光泽柔润的深褐色小圆桌放在正中,上面点着根长长的白蜡,火光温柔摇曳。桌面上还放着一束紫红娇艳的蝴蝶兰。

一名年轻的演奏者侧立一旁,正在拉小提琴。琴声如泉水清澈悦耳。

而薄靳言就站在地毯的尽头,一身笔挺的衬衫西裤。窗外的夜色是朦胧而流光四溢的,映在他脸上的光泽,也是浅淡如画。而修长乌黑的眉色下,那双眼沉沉湛湛,静静的望着她。

“hi.”低沉的,仿佛带着一丝丝浑然天成的蛊惑的嗓音。

简瑶:“hi.”

他就在烛火音乐里,徐徐走向她。高挑的身姿挺拔如树,眼中却浮现似有似无的笑意:“你今晚很漂亮。”

简瑶今天以为是要参加宴会,专程挑了条漂亮的裙子,还把头发绾了起来,戴上了他以前送的钻石项链,露出雪白的脖子和肩膀。

“谢谢。”她轻声答。只是他那所有所思的笑意,当真是叫她的心扑通扑通直跳。因为她很清楚,他现在在“思”什么。而她的打扮,似乎还很合他的胃口

薄靳言牵着她的手,在餐桌坐下。

演奏者的音乐更加柔和抒情,窗外的夜色也更显幽深迷离。

菜色精致而清爽,在这期间,薄靳言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嘴角始终噙着淡淡的笑,看她的目光也是幽深愉悦的。但这足以令简瑶红着脸吃完整顿饭了。

很快就吃完了。

桌布撤去,小提琴手也掩上门悄然离去。偌大的套房里,只有他俩对着烛光,相对而坐。

简瑶微赧,拿起桌上那束蝴蝶兰:“很漂亮。”

薄靳言却忽然起身,绕过桌子朝她走来。感觉到他的气息逼近,简瑶全身稍稍有些紧绷。然后就看到一只修长的大手,从自己手里把蝴蝶兰拿走,往桌上一丢。

“别管花了,我们去卧室。”

简瑶的脸顿时滚烫一片。没出声,也没抬头,任由他牵着手站起来。

他当然察觉了她的羞窘,低沉的嗓音里就带了笑意:“紧张什么”微微一顿说:“虽然我没有经验,但是资质和领悟力超群,另外观察力也很强我会做得很好的。”

热气蒸腾着简瑶的脸颊,完全无言以对。

步入卧室,简瑶看到眼前的一幕,倒是微微一震。

极具艺术色彩的方格吊灯下,一张漆白的大床赫然放在正中。而房间周围,三面都是巨大的落地窗,连接成270度的空中浮华美景,头顶是星光月色,脚下则是整个城市的风景。

所以他们要在这样一张床上风花雪月

太奔放了,太刺激了。

果然是他的风格啊。

简瑶的手心稍稍有点冒汗。接下来就该开始了吗

谁知薄靳言却瞥她一眼,牵着她的手,没有走向床,而是带向一侧的窗前。

他一只手扶在玻璃上,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后脑:“闭上眼睛。”

简瑶:“干什么”由于他经常出人意表,她实在是有点紧张。

话音未落,一只微凉的大手覆住了她的双眼。他低下头,轻轻亲了亲她的耳朵,低声说:“让你睁眼再看。”

简瑶被他亲的耳根发麻,而他似乎来了兴致,唇舌沿着她的耳朵往下,在光~裸的脖子上流连。简瑶在他怀里轻轻颤抖着,眼睛又被他蒙住,只好伸手抓住了他的衬衣。

“还要等多久”她低喃了一声。

“快了。”他开始在她脖子上细细的啃咬起来。

简瑶的第一反应就是薄靳言这绝对是学了新招数前几天他还只是热烈而简单的吻着她,可现在,明明更轻微的触碰,却叫她从脖子酥到了全身,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喘急。

她的第二个想法是她知道薄靳言想让她看什么了。从今天的加长轿车、豪华酒店,还有烛光晚餐,她几乎可以推断出,接下来他肯定是让酒店工作人员,从下层升一堆氢气球上来,写上求爱的话语,飘过她面前。

老天,他千万不要写:“跟我makelove吧,简瑶”

正想着,忽然间他的手松开,唇舌也暂时离去。简瑶缓缓睁眼,就见窗外广阔的夜幕上,一道银色的烟光亮弧,徐徐上升狂野无双。宛如水波,划过深黑的湖面。到了最高处,陡然绽放成一朵巨大的雏菊般的烟花,整个天际瞬间流光溢彩。

简瑶着着实实吃了一惊烟花,他居然是准备带她看烟花。她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但是b市是不允许燃放的,除非是

“国庆烟火晚会。”他已经淡淡的倨傲的开口,“显然,你现在站在全市最好的观景点上。”

转瞬间,更多的烟花已经升上天空,漫天璀璨、繁花似锦。整个窗外是一幕烟光瀑布,在她面前倾泻怒放。

简瑶静静的看着,而她身旁的薄靳言,当然没有看无聊的烟火,而是专注的盯着她。

傅子遇的第二条建议:带她去看这个城市最美最浪漫的风景。

薄靳言想了很久,想起她春节的时候很喜欢看烟花。告诉傅子遇时,他说:“很好,没有女人不喜欢看烟花。她一定会主动吻你,然后自然而然接受你的欢~爱。”

嗯他等着。她再不过来吻他,他就要吻她了。

果然,她很快在烟光映照中转身,看向了他。清秀柔美的脸颊,染上了层层红晕,那双眼更是波光盈盈。

“谢谢你,靳言。”她柔声说。

“不谢。”他微笑答,“只要让你觉得浪漫。”

因为浪漫,是爱情最好的催化剂。

简瑶又笑了,但她没再看烟火,而是神色微赧的盯着他,上前一步,轻轻勾住了他的脖子,闭上眼,红唇就送了上来。

这一次的吻,明显跟之前不同。她整个人都依偎到他怀里,像是要把自己交托给他。她的唇舌亦是模仿着他一贯的热烈,挑拨着、纠缠着他的。

薄靳言瞬时心头一荡。

本来他还准备了两个浪漫环节,但现在直觉告诉他,用不上了。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转身走向床。

简瑶靠在他的胸膛里,被他轻轻放在大床的正中。窗外的烟光依旧闪烁着,两人头顶的光线暗柔如梦。他低头望着她,俊脸再次浮现那倨傲的、略显得意的笑意。

他很高兴。

靳言,我也是。我有多紧张,就有多欢喜。

“帮我把衣服脱了。”他的声音低沉如水,黑眸定定的望着她。

简瑶红着张脸,伸手去解他的衬衫纽扣。一颗、一颗、又一颗正心神晃荡间,忽然感觉到大腿一热,他的手不知何时从裙下探了进去。

“别停,继续脱。”他的声音忽然响起,打断了简瑶的思绪,“除非你喜欢我穿着衣服做。”

简瑶的脸又是一热,刚刚她的注意力全集中到他那不安分的手上,双手滚烫着,替他将衬衣脱掉,他又满意的微微一笑,上身朝她压过来,她的手只能轻轻抵住他温热的胸膛。

可是要命,他能不能不这么盯着她,目光简直锐利如电可伸进她裙子的手,却越来越大胆了

修长灵活的手指,先是隔着那层薄薄的布料,力道均匀的揉了一会儿,只揉得简瑶浑身轻颤。可这当然只是开始,察觉到有微微的湿润浸染了布料后,他浅浅一笑:“你湿了。比我预想的更快。”

简瑶简直要发疯了,把头埋在他怀里,近乎呜咽的抗议:“你可不可以不要说话”

他深深望她一眼,眼中笑意越发荡漾苗疆蛊事。

“不行。”他不急不缓的答,“我们必须随时交流感觉,有助于达成完美的享受。”

话音刚落,长指终于挑开那层布料,探了进去。简瑶全身轻轻一颤,哪里还顾得上说话,全身的细胞,仿佛都被他的手主宰了。

大拇指先是在上面摁了摁,只摁得简瑶双腿发软,随即食指长驱直入。这时他微蹙眉头,手上动作也没停,明显是在寻找。

“是这里吗”他用指尖轻搓了两下,简瑶生生喘了口气,他随即展颜,兀自感叹:“看我找得多准。”

简瑶的脸简直要滴下血来,只能牢牢抓住他的胳膊。而他当然察觉到她明显剧烈的反应,唇畔笑意更深:“别紧张,你享受就可以了。”他低头吻住了她,高大的身躯压在她身上,令她动弹不得,那只充当先锋的手,却越发轻车熟路、如鱼得水。

揉捏、按压、逗弄。时而极为强势的快速摩擦,时而慢条斯理的划着圈圈他的动作干净利落、流畅自如,不给她半点喘息的机会,全身都在他身下弓得像煮熟的虾子。

“你是从哪里学的”她微喘着说。

他抬眸看她一眼,微微一笑:“你说这个手法”

简瑶的脸又热了一层:“嗯。”

“一本法国的书。”他说,“最佳指南,你有时间也应该看看。”

“我才不看”简瑶的后半句话,咽在嗓子里,因为他的动作又加快了。时快时慢,时轻时重,直撩得她全身如热锅上的蚂蚁,生生感觉到一种陌生的、求而不得的强烈渴望。

“噢感觉越来越激烈了,是吗”他低沉的嗓音,也染上了几分暗哑。

简瑶已经完全不行了,他的手指之下,她的身体深处,某种颤栗的、奇异的感觉,正如波浪般层层叠叠的涌上来,而她的心跳,仿佛都随之变得七零八落氤氲恍惚间,只看到他修长健美的脊背,覆盖在自己上方,那双眼依旧幽沉迫人,手上动作变得更加灵活熟练

不公平明明大家都是第一次,为什么她这么快就被折腾得几乎奄奄一息,他却娴熟笃定得好像情场老手,一切尽在他掌控

但她已经没力气抗议了,那清晰而锐利的感觉,仿佛一道白色电流,瞬间席卷了她。

“啊”她的口中竟然逸出一声呻~吟,全身都在轻颤,拼命去推他的手:“不要了不要了”受不了了

而薄靳言低眸看着身下颤抖蜷缩的女人,按照性~事指南的动作要领,长指不再给予她强烈的刺激,而是安抚的轻轻按压着外围,让她在余韵中慢慢平息。

而他的内心,完全不像简瑶以为的那样平静。

阵阵热流,正在他体内沸腾窜动着。

天知道他有多想立刻进入她,让这样的她包裹住自己。噢,那一定美妙得不可思议。看她那美丽的地方,现在已经完全湿润,在灯下显得越发柔软嫣红。

下腹一阵收紧,某处紧绷灼热得就像要爆炸掉,只有她的那里,是唯一可以安抚缓解的地方。

不,再等一会儿,还有一件他很想让她做的事。

“简瑶,摸我。”他低头含住她的红枣,抓住她的手,往下牵引。内心一阵激荡她终于要碰他的那个地方。

简瑶全身发软,小腿发麻,下面更是湿漉漉的说不出的感觉。脑子里也有点昏昏沉沉,抬头与他幽黑的眼睛对视着,手已经被他按在了某个滚烫的、梆硬的地方。

简瑶再度面红耳赤。老天,这么下去她一定会缺氧。

但到底已经更近一步,虽然羞赧无比,她还是在他的灼灼注视下,握着他,缓缓的动作起来。

才几秒钟的功夫,薄靳言的喉咙阵阵发紧,那里更是涨得不可思议。虽然她的动作一点也不规范,也不懂得套~弄,完全就像在摸一只小动物,可却令他瞬间感到体内热血沸腾。

“你太棒了”他叹息了一声。

简瑶继续脸红:“真的”看着掌中的那物,也有点好奇,忍不住说:“其实你这里跟你的外形一点也不像。”

那么清俊白皙的长相,截然相反的

显然,薄靳言完全领会了她的意思。女人这种话,在男人听来,当然是一种赞美。他再度心潮澎湃,哪里还能等上一秒钟握住她的手,往床上一扣。然后身子一沉,就抵了上去。

然而充分湿润的幼嫩处,却依旧紧~窒无比。薄靳言刚刚进去一个头,感觉就被卡住了。但这已经足以令他舒爽无比,薄唇微启,眸色如波,那俊容也染上一抹绯红。

“噢”他低叹了一声。

简瑶也低低了抽了口气她是疼的。

薄靳言握住她的腰,又往里奋力送了一截。这下简瑶疼坏了,丝丝喘气:“好痛”忍不住瞥他一眼:“你不是看了书吗怎么还弄疼我了”

做到现在,薄靳言第一次不想说话,只想快点进去,全部进去。体验那柔软温热包裹的感觉,简直就像迷药般勾引着他,完全无法抑制贯穿她的冲动。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前端,一跳一跳,难耐又欢快。

可她疼了。

薄靳言长长的吐了口气,压抑住一进到底的强烈冲动。而是保持原样不动,手指再次摸上她的敏~感部位。

“放松。”他低声哄道,“你会很愉悦的。我的技术无与伦比。”

简瑶“噗哧”一声又笑了。

但她很快笑不出来了,因为薄靳言一边手指摩挲,一边缓缓挺进,双重刺激,只令她全身都开始颤抖。但他真的很高手果然不那么疼了。

完全进入的时候,两人都没有说话。这感觉如此陌生又激荡,而两人的身体相互交缠着,空气中到处都是属于彼此的气息。两人的心跳快得像打鼓,因为即将到来的最热烈的痴缠。

“现在,我令你感觉真实了吗”薄靳言在她耳边问,黑眸暗沉如水。

简瑶凝视着他:“嗯。”

还有比这更真实的存在吗这么美好的夜里,你在我的身边,在我的身体里。那么骄傲的你,却对我那样热烈,那样的怜惜。你令我颤抖,也令我疯狂。而我们终于成为世界上最亲密的两个人,缱倦纠缠、唇齿相依。

而我多么希望,这一刻便是许了一生。我可以陪你日日夜夜,陪你年华到老,而我们依旧相爱,永远也不要分离。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4月15日13:45:2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25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