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瑶薄靳言第一部 精品美文他来了请闭眼57章

admin
admin
admin
337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15日13:55:13 评论
摘要

浴室里灯光柔亮,一把高脚椅放置在正中。简瑶扶着薄靳言坐下。要第一次伸手去解他的衣扣,还是有些赧然的。一颗、两颗、三颗精瘦的胸膛露了出来,而他始终目光灼灼的盯着她。上衣完全脱下了。不知是不是简瑶的错觉,空气里仿佛也多了男人特有的微热气息。一抬头,就见薄靳言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愉悦的笑。

薄靳言简瑶免费阅读 他来了请闭眼开车部分 57v章

校园居很多时候,男人和女人,对同一个概念的理解,是截然相反的。

譬如提及“全身”,简瑶之所以脸泛红潮,是想到了即将触碰抚摸薄靳言的身体。但她完全没去想某部位,因为在她的下意识里,正常的“擦澡”,是不需要洗那个部位的。

但对于薄靳言来说太棒了,她要帮他擦拭全身了,尤其是那个部位。

简瑶脸红过后,也没有太局促,想到最近天气还是有点炎热,她提议说:“这样,我在浴室放把椅子,你坐着,我用莲蓬头帮你冲洗一下,尽量不碰到伤口,好吗”

薄靳言微微一笑,眸光澄亮如波。

“怎么会不好”无比低沉柔和嗓音虫族帝国。

这稍稍有点不对劲的语气,令简瑶微怔了一下。但想到他一向喜欢跟她肢体触碰,也就羞涩的释然了。

浴室里灯光柔亮,一把高脚椅放置在正中。

简瑶扶着薄靳言坐下。

要第一次伸手去解他的衣扣,还是有些赧然的。一颗、两颗、三颗精瘦的胸膛露了出来,而他始终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上衣完全脱下了。不知是不是简瑶的错觉,空气里仿佛也多了男人特有的微热气息。

一抬头,就见薄靳言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愉悦的笑。

“你笑什么”她嗔怪道。

“我在享受。”

好吧简瑶想果然,在任何肢体接触的时候,他们俩最好不要交谈。

让他自己暗暗得意愉悦就行了。交谈只会令她羞涩而死。

然而,薄靳言的意愿岂是她能控制的当她终于脱掉了他的长裤,瞥见那修长结实的双腿,脸颊酡红着拿起莲蓬头时,他却抬头看着她:“为什么不脱光”

理所当然的语气,幽黑澄亮的眼神。

简瑶愣了足足n秒钟。

莲蓬头已经被她拧开了,热水落在脚边的地上,薄薄的水汽缠绕上来。

“不需要脱光。”她轻声说。

“当然需要。”他盯着她,淡淡的说,“我每天都洗的。”

简瑶的脸骤然便如火烧般,辣的,几乎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我可以教你怎么洗。”他继续慢悠悠的说道。

简瑶的脸红得就快滴下血来了。

“不需要你教”她抓起他的一只手臂,低头开始淋水,不去看他的眼睛,“我该怎么洗怎么洗,要不你自己拿莲蓬头冲澡好了”

薄靳言静默了几秒钟。

“ok.”低沉的,还带着一点点不满的声音。

简瑶这才抿了抿唇,拿起旁边的手工香皂,仔仔细细涂抹在他手臂上,结果听他又开口了:“那你打算怎么洗我不喜欢水温太高。”

简瑶:“你闭嘴”

好容易把他的腰背和四肢都洗完了,简瑶把莲蓬头丢给他:“我先出去了,你自己再洗洗。”

薄靳言深深看她一眼:“好。不过你要帮我脱下内裤。”微微一笑:“我弯不了腰。”

这真的是个很强大的理由。

简瑶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被满室的水汽,熏得有点懵懂燥热了。

灯光依旧洁亮,水流依旧清澈。

薄靳言坐在椅子里,高挑修长的身躯,宛如线条优美的雕塑。俊脸也染上浅浅的绯红颜色,黑眸幽沉的望着面前的女人。

简瑶诚然是羞赧的,但又不可能完全对某处视而不见,指尖的一点点无法避免的触碰,都叫她的心急急的跳光明纪元最新章节。

终于还是脱好了,简瑶再次把莲蓬头塞到他手里:“洗好了叫我。”转身就走。还没出门口,听到他不急不缓的声音传来:“简瑶。”

“怎么了”她扭头看着一边,余光瞟着他。

“即使你假装没看到,也忽略不了一个事实。”他的嗓音似乎有点哑了,“它是因为你才这么硬的。”

简瑶走回客厅,忍不住用双手摸了摸依旧滚烫的脸。

那晚他俩虽然差点就走到最后一步,但毕竟黑灯瞎火。今天还是她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那个部位。

可真的是应了那句话“眼见为实”。

现在她有直观清晰的印象了。

她觉得即将到来的某个夜晚好危险啊。

正思绪纷杂又甜蜜羞窘间,忽然听到薄靳言淡淡的嗓音传来:“好了。”

“哦。”简瑶慢吞吞的再次往浴室走。

太棒了,又要直面一次了。

原本清闲的疗伤假期,因为有些事不能做,而变得格外漫长无聊。

薄靳言的暴躁有时候会变得很明显,除了简瑶,似乎看什么都不顺眼,讥讽又可笑。

养伤第五天晚上,简瑶捧着笔记本看某美剧,薄靳言紧挨她而坐。现在他比前几天好多了,可以很顺手的搂着她了。

只是在他面不改色的批评完演员长得丑,又嘲讽逻辑漏洞百出后,简瑶终于受不了了,转头瞪着他:“你干嘛这么焦躁”

他淡淡的答:“我讨厌养伤。”

“你上次受伤更重,养身体养了一年,不也熬过来了吗”

薄靳言却瞥她一眼:“不一样。”

“为什么”

“那时候没有你,挑战我的。”

“”

到了夜深的时候,他的心情才愉悦了些:“该洗澡了。”

时间已经步入九月下旬,天气凉爽了不少。简瑶看了看窗外阴沉的夜幕:“今天降温了,有点凉,还要洗吗”

薄靳言瞧她一眼:“你要剥夺我一天中唯一的乐趣”

简瑶静默片刻,微笑:“好,那还是洗吧。”

到了浴室,薄靳言坐在椅子里,等待她的亲手照顾。谁知她却把莲蓬头往他怀里一丢:“洗完记得去睡,晚安。”

薄靳言倏的抬眸看着她,她却已走出了浴室,轻飘飘的声音传来:“我今天看到你自己伸手拿书柜上的资料箱了。”

言下之意薄靳言先生,你可以自食其力了。

简瑶回到房间,听着浴室“老老实实”传来水声,忍不住笑了场边上帝。

然而简瑶忘了,被剥夺了唯一爱好的薄靳言,怎么会毫无表示呢

这晚她在被窝里睡得正香,迷迷糊糊忽然感觉到一阵熟悉的气息逼近,然后身子一轻她吓了一跳,睁眼一看,自己已经被薄靳言从床上抱了起来。

“干什么”大半夜的。

他用行动回答了她把她抱到了主卧的大床上,然后直挺挺的在她身旁躺下来。

简瑶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一个事实他已经能抱得动她了。

尽管薄靳言只是安安静静用手玩着她的头发,简瑶却觉得一室的气氛仿佛有些暧昧起来,脸颊也红了。

关键他还开着一盏夜灯,足以把彼此看得清清楚楚。

“搂着我啊。”他淡淡开口。

简瑶侧转身体,躺在他的臂弯里,手轻轻搭在他的胸口上。事实上,她一直是很喜欢这种姿势的,不带半点色彩,只令人觉得安心。但今天,多少有点惴惴。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薄靳言居然就这么一动不动躺着,长眸轻阖,很淡定的样子。

他居然只是要抱她过来睡觉。

而等她睡着之后,虽然培养了新乐趣,但是内心依旧焦躁的薄靳言,又睁眼看着她。

噢她刚才似乎很期待他做什么。

但他还没痊愈。

他的第一次,怎么可以不是最佳状态呢

然而没想到,第二天一早,有人找上门,并且令薄靳言的假期,就此变得不再无聊了。

大概是因为在国内连破几宗案件,还包括了两起连环杀手案,薄靳言的名声在公安系统也传了出去。

今天来找他们的,是南方某二级城市,一个四十好几的老刑警,相貌硬朗又风霜。

简瑶有些疑惑的把他接待进屋,但薄靳言从卧室走出来时,态度就没那么好了:“我家里什么时候变成会客室了”

简瑶歉意的朝那刑警笑笑,他却神色庄重的从包里掏出一叠资料,递给薄靳言:“薄教授,请你一定帮我看看这些资料。”

薄靳言和简瑶同时微怔了一下,薄靳言已经接了过来。

因为老刑警手里的,是一堆血腥的现场照片。

他的来意很明确。这是一宗发生在十七、八年前的连环杀人案。共有五名受害者。因为凶手手法相似、并且在好几个现场,都检验出不属于死者的相同dna,所以并案调查。但这案子至今未破,就快过刑事案件的时效期限了。

他听闻了薄靳言和b市警方,仅仅半天时间侦破两起灭门案,所以就抱着侥幸的心态赶来了。

“当年的案发现场大多都已经拆迁了,死者遗体也都下葬很久。”老刑警说,“只有这些照片和口供。查了这么多年,我就快退休了,这案子破获的可能性很小,不甘心啊。”

简瑶翻了翻资料:五名死者都是不同工厂的单身女职工,2025岁间,相貌清秀或漂亮,身材苗条。她们都是半夜在家中熟睡时遇害,没有强~奸痕迹,尸体被施以暴力残忍殴打对待老兵传奇。死亡时间零散分布在两年间。据受害者身边人的口供,她们在厂里都是积极分子,众星捧月一样。

简瑶看得心情沉重,也看得蹙眉:陈年旧案,而且几乎没有什么明确证据,薄靳言能帮上忙吗

薄靳言却已经淡淡开口了:“我给你几条建议:

一、凶手当年为3035岁;

二、他的职业为邮递员、司机、电工甚至警察等社会化服务工种,服务区域应该靠近当年的几家工厂,你可以查询当年的员工记录,看他服务于各个区域的时间段,是否与死者所在区域吻合,至少也应该接近;

三、他尾随过受害者,并且很可能在实际生活里,以某种相同的方式譬如参加青年人聚会、譬如直接作为爱慕者追求,与受害者有过近距离接触。这是你需要找出来的。

四、他应该是不起眼的,既不英俊,也算不上丑。平时沉默寡言,但有的时候会易怒、非常情绪化;

五、从对尸体的暴行看,他非常憎恨女人。虽然没有发生性~行为,但我相信他的犯罪本质依然与性有关。他缺少来自父母的关怀,尤其是父亲。

最后,变态到他这个程度的连环杀手,是抑制不住内心的需要的,直至他无法再杀人。所以在两年后突然不再犯案,可能是因为其他事情入狱、患病,抑或是到了其他地方犯案,甚至变换了作案手法。但基于没有其他更鲜明的报道,我认为只要他还活着,就一定还对这五名死者印象深刻。现在他已经五十多岁,很可能以某种方式,保持与五名死者的联系,这样才能不断回味。譬如独居在公墓附近,譬如定期扫墓,譬如回到案发现场虽然你说已经拆迁,但他看到的只会是他脑海里的画面。”

这位老刑警当晚就走了,他是否能在时隔多年后抓到凶手,也不是马上就能知晓的。只是接下来的几天,陆续有各个地方单位,带着成年旧案来找薄靳言。薄靳言大多像这样,做出一些基本的推断。

简瑶有时候会关心他:“这样会不会太累啊”

薄靳言答:“你做脑筋急转弯会累吗”

结果五天之后,那名老刑警传来消息他锁定了一名嫌疑人:52岁,目前在距离公墓几公里外的地方开小卖铺。当年是电力公司职工,父母离异老刑警已经检验了他的dna,与当年案发现场样本数据吻合。

听到这个消息,简瑶振奋不已,薄靳言也露出淡淡的微笑。而对于找上门咨询的陈年旧案,两人亦是尽全力配合,到比在市局时更忙碌一些。

简瑶本就心无杂念,这么忙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十一假期。薄靳言在家养伤,也已经有半个多月了。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4月15日13:55:1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2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