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瑶薄靳言的小说结局 爽点十足美文薄靳言简瑶重生小说

admin
admin
admin
2956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15日21:23:30 评论
摘要

不过这天晚上,简瑶才知道,她偶尔性感一把,对薄靳言来说,杀伤力岂止是大,简直是过了头……第二天一早,几乎全身每一寸皮肤,都被某人反复占有肆虐过的简瑶,郁闷的窝在被子里,全身软软的不想动。而某人神清气爽的站在床边:“以后舞会我会尽量抽空陪你去。”“为什么?”“你不认为,这样的夜晚,很有情趣吗?”

他来了请闭眼所有的 简瑶和薄靳言第一次是哪章 第81章 番外一

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篇

婚后第二年。

简瑶如愿以偿,接到马里兰大学犯罪心理系的博士入学通知书。

按照计划,薄靳言也将赴美为妻子“陪读”,不过身份是马里兰大学教授。

简瑶也曾犹豫:“你真的要去?其实我寒暑假都可以回来,你也可以经常过来啊?”她这么问,是因为公安部专家身份,薄靳言去了美国,就不能再配合FBI查案,光教书岂不是很无聊?

薄靳言却淡淡瞥她一眼:“你忘了求婚时我们的约定?”

简瑶仔细回想了他的求婚词,摇摇头:“……约定?”

薄靳言忍耐的低头亲了她一下,然后才倨傲的道出答案:“‘以我全部的智慧和生命’”

少一天,都不够完整。你还想少好几年中的好几个月?

简瑶微怔,秒懂。登时心头甜如蜜,抬头眼眸亮晶晶望着他:“前一句是什么?”

薄靳言也秒懂了,低沉的嗓音透出他自己都未察觉的撩人的性感:

“我爱你。”

又腻歪了一阵,简瑶忽然想起件事,问:“那你走了之后,公安部的工作怎么办?”

薄靳言很淡漠的说:“徒弟代班。”

他新收的徒弟,就是霖市女神探许诩。

简瑶想想:“不错。不过她老公季白同意吗?要调到北京分居两地啊!”

薄靳言怪异的看着她:“管他做什么?”

八月的马里兰州,天空碧蓝如绸缎,绿草柔软得像鹅绒。

马里兰大学里,棕红色的校舍素雅而庄重。

简瑶坐在阶梯教室第一排,手托着下巴,看着薄靳言冷着张俊脸,在讲台上用英语流利的授课。

旁听他的课,她总是很开心的。因为可以偷偷看他的领带整不整齐啊,他的衬衣颜色今天搭配得如何,他写板书的背影原来这么帅……

薄靳言教授,可就没她那么舒心畅意了。因为几次当他布置了课堂测验,在走到教室后排,总能听到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年轻男孩在议论:

“看到那个中国女孩了吗,她很可爱。”

“噢,还很性感。”

“我一定会成为第一个约她出去的男人。”

然而,简瑶算是比较传统的中国女孩,所以提前就跟薄靳言讲好,最好不要再学校透露两人的关系,免得麻烦。

而薄靳言虽然恨不得立刻把这几个小子丢出去,但他本身又是个教学非常严谨公正的人。于是他暂且面无表情的走开忍!

但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某天中午下课,薄靳言照例坐在车里,等老婆过来一起吃午饭。远远却见一个高高大大的金发男孩,跟在简瑶身后正是那个想要“第一个约她出去的男人。”

薄靳言眼中浮现冷漠至极的笑,推门下车。

简瑶其实也很烦。这叫Sam的金发男孩虽然幽默可爱,但屡屡对她穷追不舍。她甚至板着脸对他说:“不好意思,我结婚了,不会跟任何人约会。再见。”

可男孩哪里信:“你结婚了?开玩笑?你看起来只有二十岁!”

就在这时,薄靳言走过来了。

要知道薄靳言,走到哪里都是个发光体。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他忽然在两个学生面前停步,立刻吸引了周围学生驻足好奇张望。

Sam也很意外:“薄先生,你好!”

简瑶目瞪口呆望着他,薄靳言面不改色淡淡一笑:“你好。你们打算做什么?”

Sam继续意外中,但还是笑着答:“我打算去跟Jenny(简瑶)吃午饭。你呢?”

薄靳言点头:“我也打算跟我太太去吃午饭。”

简瑶抬手捂住了脸完了,这冷漠的语气,分明是发脾气了。她刚想赶紧走人,谁知薄靳言一句话激起千层浪,周围的老师和学生都围了上来。

“薄先生结婚了?恭喜!”

“薄教授妻子也是中国人吗?”

“一定非常漂亮。”

“真想见一见她。”

对于这些声音,薄靳言只笼统的回答一句:“谢谢。”

简瑶的脸都快垂到地下了,忽然就看到面前伸过来一只白皙修长的手。

然后,周围统统静了下来。

一抬头,薄靳言眸色温和的看着她:“去吃饭。”

简瑶:“……好。”

薄靳言又看一眼Sam:“似乎我妻子选择跟我吃饭。”

Sam:“啊……”

然后一夫一妻,手牵着手,旁若无人的离开了。

众人恍然回神纳尼?中国小美女是薄教授的娇妻!中国人果然比以前更开放了,师生恋潜规则!

而Sam石化中:“所以……我刚刚当着薄教授的面,邀请他的妻子去约会?”

那可是素有冷血恶魔之名的薄靳言教授啊!

不过这个学期末,Sam还是获得了A的成绩。只不过他总觉得,每次薄靳言看他的眼神,总是如同阿拉斯加那儿的冰雪一样寒冷……

美国人喜欢办party,对于这种活动,薄靳言向来是不屑于参加的,统统只来一句“不会跳舞,不感兴趣”,推脱掉。所以整个马里兰大学的人,都知道薄靳言教授是party无能星人。

“他虽然是天才,可是连舞都不会跳,社交功能退化。”大家这么说。

但自从简瑶来了美国,情况改变了。

因为她是个很随和爽朗可亲的人,又顶着“教授夫人”的头衔,所以朋友真不少。于是自然也收到了party的邀请。

第一次参加party前夕,简瑶问薄靳言:“邀请我们夫妻呢,你去不去?”

薄靳言答案依旧不变:“不去。”

简瑶也就不管他了。

临近傍晚,简瑶在镜前换礼服。

宝蓝色长裙,抹胸上镶着细细的银线;布料紧紧包裹着纤腰,沿着笔直的长腿顺滑而下……她正在佩戴项链,忽然后背伸过来一双手,捏住她光裸洁白的肩膀。

“你真的不去吗?”她眨眨眼睛。

“既然你想,那就去吧。”他一脸坦然的反悔了。

“好啊。”简瑶转身,勾住他的脖子,送上轻轻一吻。

呵呵……果然被她成功勾引了。

Party热情又热闹,薄靳言一身西装,高大英俊的坐在其中,吸引了很多目光。

简瑶也没有完全黏在他身旁,跟几个女孩站在一旁聊天。不多时,就见有性感艳丽的女孩,走过去邀请他跳舞。

“可以吗?薄教授?”

薄靳言虽然平时毒舌,但是毒舌得很有风度。所以这种时候,他也不会太扫女孩们面子,而只是淡淡的答:“我不会。再见。”

好吧,女孩们其实已经很没面子了。那么冰冷的说再见,简直对她们避如蛇蝎啊!

次数多了,简瑶忍不住靠过去,悄声在他耳边说:“我可以教你……”

薄靳言瞧她一眼,不说话。

简瑶只好作罢。

很快,有人来邀请简瑶跳舞了,是学院另一名男老师,谦虚又温和,给简瑶印象还不错。薄靳言还没说话,简瑶已经大方的把手递给人家,转头朝薄靳言安抚的一笑,跟人滑进了舞池。

灯光迷幻,音乐轻摇。薄靳言冷着脸,端着杯红酒,坐在宽沙发里,看着妻子娇俏如小鸟,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很不顺眼的男人”共舞。

忽然某个瞬间,他放下酒杯,站起来,朝舞池中走去。

他是那样高挑而醒目,顿时不少人都看过来。而他目不斜视,径直走到简瑶和身后。

此时正值一曲终了,男人扶着简瑶的手:“再一曲?”

简瑶刚要微笑回答,身后传来熟悉而低沉的嗓音:“MayI?”

惊讶回头,就见薄靳言微微一笑(其实是对她舞伴轻蔑的一笑),无比绅士的朝她躬身邀舞。

而周围,无数人惊讶的看着即将发生的薄教授的“初舞”,甚至都忘了自己还要跳舞。

舞池中,奇迹般的就剩下他们一对了。

音乐再次响起,居然是欢快的探戈。

冷血恶魔薄靳言教授跳探戈?

灯光之下,他握着女人的手,那颀长挺拔的身材,投下清逸而倨傲的剪影;而当他们随着音乐开始旋转,那舞姿竟如流水行云般优雅、有力、性感……唯一令人感觉违和的,是薄教授虽然舞姿精彩绝伦,脸色依旧很冷淡,唯独看向妻子时,才会染上一抹柔色……

一曲终了,众人都欢呼了。简瑶也很兴奋,搂着他窄瘦的腰:“你不是不会跳舞吗?居然跳得这么好?”

得到妻子的夸奖,薄靳言嘴角才泛起浅浅的笑:“这么简单的运动,我怎么可能不会?”

“那为什么一直不跳呢?”简瑶问。

“你不认为跳舞很无聊吗?”

“这样啊……”简瑶笑眯眯的望着他,“那你现在还想不想跳,都听你的?”同时上前一步,身体跟他轻轻贴得更紧。

薄靳言没吭声。目光沿着怀中被长裙包裹得玲珑诱人的身体曲线,流连反复。

简瑶转身,拉着他的手要走。腰间却忽然一紧,被他再次扣进怀里。

“想跳。”他的声音斩钉截铁。

简瑶偎在他怀里,浅浅一笑。

喂喂喂,是谁刚刚还说跳舞很无聊的?今天第二次为她破例了哦?

果然跟结婚前一样,她只是露个肩膀的晚礼服什么的,对薄靳言来说,就已经是大杀器了啊。作为女人,真的好有成就感!

不过这天晚上,简瑶才知道,她偶尔性感一把,对薄靳言来说,杀伤力岂止是大,简直是过了头……

第二天一早,几乎全身每一寸皮肤,都被某人反复占有肆虐过的简瑶,郁闷的窝在被子里,全身软软的不想动。而某人神清气爽的站在床边:“以后舞会我会尽量抽空陪你去。”

“为什么?”

“你不认为,这样的夜晚,很有情趣吗?”

“……”

简瑶小姐,对于二十六岁才开荤的处男,招惹挑逗请慎重哦!

包子篇

婚后好几年。

简瑶生了第一个孩子。

对于“孩子”这种生物,薄靳言是全无兴趣的。在他的脑子里,孩子意味着麻烦、吵闹、爬来爬去、难以沟通……

不过简瑶是很喜欢孩子的。她也知道丈夫耐性缺缺,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啊、她母亲啊、保姆啊带孩子,而薄靳言只需要每天抽出一点时间,陪在她们身边,避免“婴幼儿成长过程中过度缺乏父爱而导致心智不健全”,就可以了。

但偶尔,也有需要薄大教授自己带孩子的时候。

譬如这天,保姆请假了,简瑶母亲身体不适,简瑶陪她去医院,于是照顾宝宝的重任,终于无可避免的落到薄靳言身上。

简瑶离家前,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澡也洗了、臭臭也拉了、也带孩子出去溜达过了,薄靳言只需要照看孩子5个小时,期间喂一顿牛奶,就可以了。

夏日炎炎,午后慵懒。薄靳言靠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他一般很少看电视,但是类似天网、法治之眼这种纪实侦缉节目,还是会定期看,因为可以了解中国国情。至于案情什么……简单到不必动脑子想,他忍忍也就过去了。

他看电视的时候,十个月的宝宝,就在地上的爬行毯上,玩着满地的玩具,爬来爬去,自己笑得咯咯很开心。薄靳言偶尔也会看她一眼:不赖嘛,还算独立。不讨厌。

谁知看着看着,忽然感觉脚趾有些痒痒的热热的,低头一看,宝宝不知合适爬到他脚边,抱着他的腿,笑得欢天喜地。

薄靳言眸色微敛:“你要干什么?”

“抱……抱……”

薄靳言:“不想抱。”

“呜呜呜……”

薄靳言想起简瑶离家前,“一定要温柔对宝宝”的嘱咐,决定妥协。

不过,也只是折中的妥协。

他把宝宝抱起来,放在自己身边的沙发,跟自己并排的坐着:“不要乱动,看电视。”

约莫宝宝还是第一次像大人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居然真的听话的坐着不动了,嘴角还挂着甜甜糯糯的笑。

于是一大一小父女俩,并排而坐,一起全神贯注看法治追凶中……

不过,才过了一会儿,宝宝就不安分了。灰暗的电视画面多无趣啊,她爬上薄靳言的西装裤,抬起头可怜巴巴望着他:“牛牛、牛牛!”

这个代号薄靳言是懂的:牛牛,牛奶。

“坐好,等着。”他起身去冲牛奶。

很快泡好了,宝宝又开始咯咯笑,伸手不停的要。薄靳言比划了半天,才把她妥善放入臂弯里,奶嘴塞进去。

看着她白嫩嫩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眉眼里也隐约有了简瑶的清秀细致。

嗯,这么看,倒是比刚生下来顺眼不少了。

而且浑身软软的肉,小手还捏着他的一根手指,好像小动物。

宝宝虽小,却似乎能很敏锐的感觉大人情绪的变化。喂完奶,她就趴在他怀里,不肯走了。薄靳言捏了捏她的小脸,又捏捏圆滚滚的小胳膊,好吧,就让你呆一会儿。

于是宝宝终于如愿以偿,坐到了爸爸的怀里。一大一小父女俩,继续全神贯注看法治追凶中……

简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走进客厅,却发觉沙发和地上都没有人,电视也关掉了。

走进卧室,旋即失笑。

一大一小,都躺在床上睡着了。

只不过……跟平时有些不同呢!

宝宝平时都是蜷缩啊、趴着呀,乱七八糟的睡姿。今天却规规矩矩的平躺着。当然,肯定是被她身边,同样规矩睡姿的某人,严格纠正过了……

简瑶的心情变得超级超级柔软,洗了个澡,也换了睡衣,在他身边躺下。

只不过他立刻惊醒了,唇角微勾,一个翻身,就压在她身上。

号称睡姿最健康的薄靳言教授,自从初夜之后,就再未健康过。因为大部分时候,他都是趴在某人身上睡的,还缠得很紧。全然将坚持了二十多年的好习惯,丢到不知哪个角落去了。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4月15日21:23:3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25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