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瑶和薄靳言第一次是哪章 精品美文简瑶和薄靳言56章

admin
admin
admin
327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15日21:29:39 评论
摘要

薄靳言当然很清楚,男人第一次因为陌生而强烈的刺激,大多很短促。但关键是,在跟简瑶做之前,他坚定的以为,自己在这方面也是与众不同得天独厚的,完全可以第一次就给她超长超强的体验……所以昨晚事实发生后,即使后来几次时间已经不断加长,但近乎挫败的第一次,多少令他有点不甘心。今天一醒来,他又忍不住要了一次,既是向简瑶再次展示自己的实力,同时也成功将包括第一次在内的平均时长,提高到1小时以上。

薄靳言吻简瑶 他来了请闭眼简瑶薄靳言亲吻

“呵……”他长吐了口气,翻身从她身上下来,跟她一起平躺在床上。

两人盯着天花板,兀自平复呼吸,一时都没有说话。简瑶从旁边把堆积成一团的被子扯过来,覆在自己身上。他一看,扯起一角,把自己也盖上。

过了一会儿,他伸手将她一搂,令她趴到自己怀里。清冽的黑眸里,暗沉的情欲还未完全褪去,但浅淡的笑意已经升起。

“感觉怎么样?”他看了眼屋内角落里那座古典摆钟,“这次是1小时34分钟。如果你认为不够,下次我完全可以再延长。”

他刻意强调时间,只令简瑶又羞涩又好笑。那手指轻轻挠了挠他的胸膛:“其实你真的不必在意第一次的时间。一开始没经验嘛……”

薄靳言脸色疏淡没说话。

昨晚第一次的情形,两个人都记忆犹新薄靳言进去没多久,刚有力的律动了几十下,简瑶也从疼痛中缓解适应,声如蚊呐般告诉他:“嗯,有感觉了,挺舒服的。”也许就是被心上人无意的情话刺激到了,只见他的俊脸明显一绷,破天荒第一次,眼中闪过难耐、不舍、灼烈、尴尬……等混杂的情绪,他已经急速的退了出来……

薄靳言当然很清楚,男人第一次因为陌生而强烈的刺激,大多很短促。但关键是,在跟简瑶做之前,他坚定的以为,自己在这方面也是与众不同得天独厚的,完全可以第一次就给她超长超强的体验……

所以昨晚事实发生后,即使后来几次时间已经不断加长,但近乎挫败的第一次,多少令他有点不甘心。今天一醒来,他又忍不住要了一次,既是向简瑶再次展示自己的实力,同时也成功将包括第一次在内的平均时长,提高到1小时以上。

这个数据,稍稍令他对自己满意了一点。

“很抱歉把你弄肿了。”他低头盯着她说,“不过不必担心,家里有药。而且我看你的肌体柔韧性很好,应该很快就能恢复原状。”明显他脑海里又联想到所谓“原状”画面,意味深长的微微一笑。

简瑶顿时又红了脸,伸手捶了他一下:“你怎么还会有……这种药?”

薄靳言带着倨傲的微笑扫她一眼:“做爱是你我关系发展的关键步骤,你认为我会有任何考虑不周的地方?”

简瑶静默片刻,微笑答:“是啊,很周到,除了闪电般迅速的第一次。”

她讲这话完全就是招惹,只见薄靳言俊眸一敛,盯着她看了几秒钟,只看得她心弦又是一颤,转身就想下床:“我去洗澡……”

腰间却已被他一把牢牢扣住,男人精瘦高挑的身躯再次压了上来,热气再次将她笼罩,黑眸幽沉的盯着她:“看来是平均时长还不够,才让你对第一次念念不忘。”

身下开始再次研磨探入,简瑶“啊”一声尖叫:“我错了我错了,够了够了!”

一室痴缠。

简瑶再次醒来,已经是中午了。整个玻璃房里阳光四溢,干净而温暖的气味包裹着她酥软无力的身躯。

浴室传来水声,薄靳言在洗澡。她埋在被子里发了会儿呆,想起昨晚和今早的种种,只觉缠绵激荡如梦。现在,她可真的是把身体交给了他这个念头,想想就让人心头甜软发涨。

就在这时,桌上薄靳言的手机响了。简瑶裹着床单走过去,拿起一看,是傅子遇。

他怎么这时候打过来了?简瑶稍稍有种被人撞破的羞窘,扬声喊道:“子遇的电话。”接起:“子遇,你等等,他马上就来。”

傅子遇在那头似乎笑了:“不急不急。起床了吗?没打扰到你们吧?”

简瑶的脸顿时火辣辣的显然他知道了。这时看薄靳言已经从浴室走出来,她索性不答,把手机递给他。

薄靳言的头发还湿漉漉的滴着水,没穿衣服,只在腰上系了条浴巾,却越发显得全身曲线光裸、修长、挺拔。

简瑶坐在床上望着他,脸颊微烫,可心头又一阵柔软。

以后他们会经常这样赤裸相对了……

“什么事?”薄靳言接起电话时,眼睛里都还有淡淡的笑意。

傅子遇本来其实是想打电话关心老友,毕竟简瑶生性温柔腼腆,薄靳言虽然志在必得但是实在粗神经,所以他还怕薄靳言昨晚受挫。但现在听他的语气,哪里还有没吃到的道理,而且估计还吃得很饱。

啧啧啧……简瑶小姐,真是辛苦你了。二十六年的处男啊!

于是他对薄靳言说:“没事,只为恭喜。”又含笑问:“感觉如何?”

薄靳言笑意更深:“谢谢,感觉非常棒。”

一旁的简瑶听他这么说,简直要疯了,拿起个枕头就砸向他。被击中的薄靳言这才侧眸望向她。

“不要跟傅子遇讨论这件事!”她压低声音吼道。

薄靳言微微一笑:“OK”转而对电话说:“她害羞了,我不打算再说。但你应该能想象到,非常棒意味着什么。我们相当愉快,再次感谢你的建议和关心。”

简瑶:“……”

挂了电话,薄靳言一转身,就见简瑶正打开身上裹着的床单,在穿睡衣,应该是打算去洗澡。柔美白皙的曲线,丰满玲珑的部位,在他眼前一闪而过,却轻而易举再次撩拨得他心头一阵燥热。

噢……她属于他,这种感觉实在太好了。

而简瑶一回头,就见薄靳言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

“怎么了?”

薄靳言微一沉思,组织了一下语言,以便最精准的表达自己对她的感觉。

“如果早知道,与你灵肉合一会带来如此极致的愉悦在遇到你的第一天,我就会向你求爱。”

又何必蹉跎了这么多时日,早就与你携手一起沉浸在幸福里。

简瑶微微一怔,柔软的、蜜糖般的幸福感,在胸中泛滥开去。

这家伙……第一天就求爱,如果真的那样,的确很符合他傲慢自大又露骨的作风。

不过……

“谢谢,我也很开心。”她轻声说。

很开心跟你在一起。虽然你这句话的假设完全没有逻辑,可却是你第一次因为我,讲了这么感性的、没有逻辑的话语。

只因为你爱着我,而我也深深的爱着你。

国庆长假一晃而过,有的人过得甜蜜而热烈,有的人过得疲惫而充实,有的人却过得绝望而痛苦。

十月七日的晚上,长假最后一天,南方某城市,某间阴暗沉寂的厂房里。

一个中年男人,跌跌撞撞,手持汽油罐,一股一股的,浇到周围密密麻麻的液化石油气罐上。

“求求你……别这样……”他的声音呜咽如困兽,强壮的男人此时却一脸泪水,“我爸妈年纪都大了,还有老婆孩子,求你别杀我,为什么是我……”

黑暗中,响起一个无比低沉悦耳的男声:“因为我看你很顺眼,所以选中了你。”

那男人简直欲哭无泪,但他知道这个人的残忍,知道自己没有其他办法。他颤巍巍的举起了打火机,跳跃的火苗在夜色里分外妖冶狰狞。

“你会放了我的家人?”他颤声问,“只要我点了火,安放在我家的炸弹,就会拆除?”

“当然。”那个人答道,“我保证他们察觉不到任何异样。呵……只除了你,因为仇恨社会,纵火身亡嘭!”

男人最后深吸了口气,闭上眼,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手一挥,打火机掉落在地面湿滑的汽油里……

烈火熊熊燃起将他包围时,他似乎听到那人的声音渐行渐远:“这是为我最好的朋友准备的。为他而死,是你的荣幸。”

而后,阵阵爆炸声传来,他被卷入震荡的热流里,什么也听不到了。

十月八日,清晨。

大切诺基稳稳停在警局的停车场里,简瑶推开门下车。薄靳言依旧一身黑西装,迈着长腿很快跟过来。两人并肩往办公楼走。

晨光清透,他的脸也显得白皙如玉。刚走了几步,俊秀的眉眼微微蹙起,侧眸盯着她。

“我仍然要对昨晚提出抗议。”

简瑶脚步一滞,就听他淡淡的继续说道:“为什么你拒绝尝试新姿势?你知道以我的领悟力和学习能力,你不可能阻止我在这方面的探索和精进。”

简瑶脸一红:“闭嘴!”

薄靳言当然不会闭嘴,扫她一眼,神色淡然的说:“我既然是世界上最聪明的男人之一,自然也会成为这方面最优秀的男人。”

简瑶的脸更红了,正好迎面走来一群刑警,她立刻压低声音说:“有什么回家再说。”

薄靳言倒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淡漠的目光,掠过前方的男人们。他们大概刚做完晨练,每个人都穿着T恤或背心,显得肌肉喷张又大汗淋淋。看到他俩,都笑着打招呼:“薄教授!”“简瑶!早!”

简瑶也朝他们微笑寒暄,这时就听到身旁的薄靳言,像是自言自语般低叹道:“噢……看看这群荷尔蒙分泌过剩,又欲求不满的男人。”

简瑶一愣,旋即忍俊不禁

他自己才“欲求得满”一星期好不好,要不要这么得意啊!

长假之后的工作,与平时并无不同。两人依旧紧张而忙碌,薄靳言依旧一上班就进入了自己的思维世界。只除了午休时分,那个长长的拥吻,以及在她耳边蛊惑低语“今晚继续”……

下午的时候,阳光静谧,一室清寂。薄靳言接到了尹姿淇的电话。

因为心情很好,所以对她讲话也是温和愉悦的:“什么事,我亲爱而麻烦的姐姐?”

尹姿淇笑声温婉,原来她打电话来,是想叫薄靳言下个月跟她一起回美国过圣诞。

“你父亲的身体最近也不太好。”她说,“我认为你应该回去一趟。”

薄靳言微一思索,答:“OK我带简瑶一起回去,你定好机票送过来。”

尹姿淇在那头顿了顿:“你确定带女朋友回去?你知道薄叔叔一直希望你在美国找一位门当户对的名媛,他的思想是太老套了,我也不赞同。但他最近身体不好,你确定要这么做?”

薄靳言淡淡一笑:“那是他的问题,跟我有什么关系?从我选择大学起,他就一直以身体为借口企图要挟当然从没成功过。我很奇怪你居然还把这种事当成一个问题提出来。”

尹姿淇:“……好吧。”挂了电话,她把手机往桌上一丢,静默片刻,又拿起来,打给未婚夫:“Hi,今晚去哪里吃饭?”

这头,薄靳言扔掉电话,抬眸看着对面的简瑶。

简瑶也看着他:“你要带我回美国?”

“我们可以度过一个愉快的圣诞假期。不被任何人打扰。”他慢条斯理的说。

许是他的语气低沉而略显蛊惑,简瑶自然而然就想歪了不被任何人打扰,他脑子里就记着那件事!

正要鄙夷,却听他淡淡的说:“如果你愿意,我会带你去一些地方。我想我喜欢的地方,你一定也会喜欢。”

简瑶微怔。

“好,我当然愿意,我很想去。”

原来是这样。他是单纯的想与她分享喜好。这家伙总是不经意间,就让人心头发软。

薄靳言得到肯定答复,当然满意了,微微一笑,低头继续工作。

两人都没再说话,办公室的空气里,仿佛也浮动着温柔的气息。

就在这时,清脆的敲门声响起,两人同时抬头,便见刑警队长拿着叠资料,脸色凝重的走了进来。

“教授,有个古怪的案子,公安部那边,想让你看一下。”

简瑶心情一紧,薄靳言却露出那惯有的淡漠的笑容:“很好。”

刑警队长继续说道:“国庆七天,国内有五个城市,发生了纵火案,造成了极大的人员和财产伤亡。这几起案子的凶手,都死在火场里,也留下了遗书。但我们发现了个不寻常的现象,经过统计发现五起案子,都是用的相同型号的汽油、相同品牌的打火机。其中有三起案子还设置了引爆装置,而装置几乎也是一样的。”

薄靳言已经站起来,接过他手里的资料,快速浏览一遍,修长双眸里顿时波光闪动。

“果然……是个有意思的案子。”

小剧场9——他的歌声里2

事实上,在遇到简瑶之前,26年的生命里,薄靳言只唱过一次歌。

一次,就绝杀。

那是博士毕业典礼,当晚,热爱亚洲文化的犯罪心理系主任,邀请爱徒们去了一家日式卡拉OK唱歌。本来这种活动,薄靳言是不屑一顾的,但是系主任是他仅有的欣赏的几个人之一,所以还是勉强去了。

坐在灯光闪烁音乐轰隆的包厢里,每个人都很High,拿着麦克风扭来扭去沙哑高歌。唯独薄靳言清冷如玉独坐一隅,喝着清酒。

这时就有女孩子起哄了:“Simon唱一首!”

“是啊,从没听过Simon唱歌!”

薄靳言只淡淡扫她们一眼:“没兴趣。”转头看向系主任:“我可以走了吗?我想,今晚的礼节方面我已经充分的做到位了。”

系主任也喝得高兴,大鼻子红扑扑的,摇头晃脑说:“不行,今天是我的Party,你唱一首歌,才能走。这是我给你最后一个任务。Simon,难道你的歌声很难听,不敢唱吗?”

薄靳言讥讽一笑:“怎么可能?”

众人全兴奋了,也不闹了不吵了,等着这位英俊冷漠的华人男子献唱。

薄靳言坦然自若站起来,走到屏幕前,拿起麦克风,点了首正当红的《Youarebeautiful》。倒不是他喜欢这首歌,只是满大街所有电台都在放,听了几遍就记住了。

至于自己唱歌好不好听?由于从未唱过歌,所以薄靳言对这个问题的判断是——当然好听。

为什么?

废话,这种简单的技能,他可能掌握不了吗?

音乐声响起……

漂亮的薄唇微启——

“Mylifeisbrilliant.(我的人生精彩灿烂)……”

才唱出第一句,所有人就呆住了——

这是、这是……

完全走调了啊!

显然,薄靳言一开口,也察觉到不对了。但他绝不会在这种时候甩手离去,冷着脸,拿着麦克风继续唱——有什么问题?他一定很快就能找到感觉。

歌声从他嗓子里不断飘出来。只是,平时说话,他是潺潺动人的声音,此刻,却是忽高忽低忽快忽慢,诡谲的折磨着每个人的耳膜……

渐渐的,薄靳言的俊脸蒙上一层薄红;

渐渐的,大家开始微笑、大笑、爆笑、捧着肚子倒在沙发笑得死去活来……满堂哄笑成一团,然后就见向来趾高气昂的天才博士冷着脸将话筒一丢,愤然离去!

第二天,一则八卦在马里兰大学火速传开了——

女孩们,你们相信有完美的男人吗?

当然没有。

上个月你们投票评选出的全校最Hot最完美的亚洲男人Simon——没错,就是他。如果想跟他约会,建议先登录网址:“XXXXXX”观看Simon的独唱视频,确定自己与他相处时,心脏的承受能力。Ps:所有那天在现场的人都表示,那真是一场惨绝人寰的灾难!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4月15日21:29:3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2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