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小暖叶非墨车上做 爽点十足美文叶非墨温暖出租车

admin
admin
admin
3459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16日16:49:11 评论
摘要

好不容易拦了一辆车,一上车叶非墨就搂着温暖索吻,温暖窘迫极了,慌忙拉着叶非墨的手,“叶非墨,这不是你家的车,没有挡板,别这样啦……”她的声音放得很低,因为叶非墨在揉着她的柔软,声音有些低喘,这是出租车啊,后面干什么,前面都看得清楚,真是丢人。温暖咬着牙,不敢太大声说话。从这里回到名城公寓要30多分钟的路程,叶非墨在这紧要关头哪儿忍得住,开车的司机压力好大啊,忍不住调整内视镜,不去看他们。

总裁的替身前妻叶非墨温暖 叶非墨温暖体内

温暖满意了,再说道:“以后怎么骂我都没关系,就是不准和上一次那样骂人,不准质疑我的人格,不准践踏我的自尊,你要有什么不满,很生气,先去浴室冲凉水,静下心听我怎么说,你再决定是不是要生气。”

“好!”

这也没什么难的。

最后一点,温暖很严肃地说道:“这一点很重要,你和我在一起期间,不准和别的女人有任何的关系。精神上有了,你得告诉我,我不会死缠着你。你骂我,我气几天你可以哄回来,这一点要是犯了,没回头路,彻底完了,我有洁癖。”

“真霸道。”叶非墨失笑,温暖却没有一点笑意,她知道叶非墨喜欢韩碧,她也不问叶非墨到底是喜欢韩碧多一点,还是喜欢她多一点,问这一点没意思。

既然他心中有韩碧,也有她。

那她再多爱他一些,多关心他一些,那就可以了。

如何选择,是叶非墨的事情。

至少目前,他是选她的。

“答不答应?”

“好。”叶非墨应得也爽快。

温暖舒了一口气,叶非墨挑眉,“说完了?”

“差不多了。”

温暖还在思考要不要提别的条件,叶非墨已经压低她的头,又狠狠地攫住她的唇舌,温暖移动身子,回应着他,两人旁若无人地拥吻。

广场后面,不知是谁放了烟花,漫天灿烂。

世间所有的声音仿佛都远离他们而去,只有彼此的心跳在激烈地跳动。

满空灿烂,心心相印。

两人似乎吻得太热情,有点忘我了,叶非墨也有点小激动,手很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走,旁边两位看得面红耳赤的小青年忍不住提醒他们注意公众场合啊。

公众场合啊。

温暖如梦初醒,狠狠地瞪了叶非墨几眼,叶非墨嘴巴一动,温暖赶紧捂住他的嘴,这家伙不会又要蹦出什么长这么大没看过等等这么雷人的话吧。

丢人一次可以,绝对不能再丢一次了。

叶非墨很享受某人自动送上来的小手,抓着她的手在她手心落下一吻,温暖赶紧挣脱,叶非墨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

“真受不了你。”温暖失笑,叶非墨搂着她在脸上亲了好几下。

旁边的小青年一只瞅着他们两人,温暖不自在地别过脸去。

叶非墨突然拉她起来,拔腿狂奔。

“那个……不是温暖吗?”有人发出弱弱的声音。

“不是吧,大明星怎么可能在街头……还这么……额……好像真是她……”

……

叶非墨拉着温暖在街上狂飙,温暖窘迫极了。

她是成年人,当然知道叶非墨在急什么,可拜托啊,大哥,你也体谅我穿高跟鞋,哪能和你一样脚长腿长地跑啊。

猴急也不是这样的吧。

温暖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有些脸红心跳。

好不容易拦了一辆车,一上车叶非墨就搂着温暖索吻,温暖窘迫极了,慌忙拉着叶非墨的手,“叶非墨,这不是你家的车,没有挡板,别这样啦……”

她的声音放得很低,因为叶非墨在揉着她的柔软,声音有些低喘,这是出租车啊,后面干什么,前面都看得清楚,真是丢人。

温暖咬着牙,不敢太大声说话。

从这里回到名城公寓要30多分钟的路程,叶非墨在这紧要关头哪儿忍得住,开车的司机压力好大啊,忍不住调整内视镜,不去看他们。

要不要这么激情啊,存心刺激大半夜没老婆陪的老司机咩,太过分了。

叶非墨索性脱了西装外套,裹在温暖身上,他的西装裹着她,正巧能遮到臀部以下,温暖觉得丢脸死了,忍不住捶打他的肩膀,“你就不能忍到回家吗?”

“不能!”叶非墨丝毫都不掩饰他的兽性,果断堵住她的唇,有了西装的遮掩,叶非墨的动作也就大胆多了,他抱着温暖置于腿上,她的外套早就被叶非墨脱了,温暖里面就穿了短裙,黑si袜,衬衫,对叶非墨来说,非常方便。

“叶非墨,你真是……”温暖正要抗议,叶非墨的手已经伸进短裙中,扯下她的内衣,温暖敏感地夹紧他的手,叶非墨却硬是分开她,手指很放肆地在她紧致的下面进出。

另外一只手伸进的衬衫中,恣意妄为,因为在车上也不怎么方便,温暖脸红耳赤,把头埋在他的胸膛出,他的手指在她体内的感觉非常的鲜明,她必须要死死咬着唇,才能忍住不叫出来。

叶非墨吻着她的唇,咬着她的耳垂,轻声道:“温暖,求求我。”

他拉着她的手,放在他的骄傲上,不停地磨着她的唇,求她安慰,温暖眼角掠到窗外不停飞逝的景物,心跳仿佛要跳出来,在出租车上和叶非墨做这种事,怎么看都像是在那个。

“回家……”温暖有点窘迫地想离开,“会被人听见的。”

“你叫得小声点。”叶非墨含笑道,温暖真的悔青了肠子,不该让叶非墨喝酒的,喝酒果然要做坏事,他压低了声音,“暖暖……”

饱含着情yu的尾音拉得很长,仿佛有一阵电流划过温暖的背脊,她整个人都战栗起来,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叶非墨这一声暖暖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4月16日16:49:1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2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