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美文厉致诚要林浅第一次 厉致诚埋头林浅身体

admin
admin
admin
2956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19日03:55:21 评论
摘要

林浅从未对男人的“性感”,有过直观真实的感受。可她清清晰晰感觉到,此刻只是在她腰上浅尝辄止的厉致诚,却令她感觉性感到不可思议。屋内的空气,仿佛凝滞了。下一秒,厉致诚已经重新松开她的腰,重新覆盖上来。扣住她的双手,压住她的胸口,英俊的脸离她不到几公分,定定地望着她。

厉致诚和林浅哪一章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吻下面 第38章 风流缠绵

台北的夜空,五光十色,迷乱动人。

而屋内,朦胧的灯光下,林浅眼前全是这个男人的轮廓;微凉的空气里,全是他的气息。

这是比之前每一次,都要深入,都要强势,都要持久的吻。男人的姿势,不知不觉就改变了,没有再搂着她的腰,因为她的腰早在他身下,在他怀里。他的双手全扣着她的手,十指交缠,压在墙上。英俊的脸微微侧转,方便他完全压住她的唇,舔舐吸吮,辗转反复。

林浅的胸紧贴着他的胸口,双腿也被他的身体稍稍压住。这些细微的触感,令她的心跳变得更快,内心仿佛又升起一缕异样的紧张感。

这个吻太炽烈,并且他是以完全占有的姿态,付诸在她身上。以至于当他终于移开唇,眼眸幽黑地盯着她时,她已面色潮红,目光柔亮如水。而他目光向下一扫,没有片刻停留,就吻在她领口露出的那一小片光滑白皙的皮肤上。

男人的唇舌轻咬深吮,与她交握的双手,也像是无意识的,同时轻揉摩挲着她的芊芊十指。可这一吻一揉,却只弄得林浅全身都微微颤抖,一颗心更像是被人用一枝黑色羽毛,轻轻划过、再划过……

“呜……”她低低呜咽一声,瞬间更加面红耳赤。下意识双手一用力,想要将他推开。可手刚一使上劲,就被他察觉了。于是他双手的力量瞬间加大,更加牢固地将她压在了墙上,半分动弹不得。

呜呜呜……林浅在心里抗议,明明是你情我愿自由恋爱,吻得这么强取豪夺这么霸道做什么!

好在厉致诚在品尝完她脖子上的皮肤后,终于松开了她的双手,也暂时停下了这个要命的吻。但他的双臂还撑在她的身体两侧,以虎踞的姿势,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因为吻得用力,他的短发有一丝凌乱,衬衫领子也压得有点乱——在她身上压的。因为动情,他的脸颊又有浅浅的红,唇上也隐有水光。那模样英俊极了,看得林浅很不争气地又有些心猿意马,本要指责他接吻的态度不对,一时却又忘记了。

“转告你哥哥。”他微哑着嗓子说,“厉致诚生平第一次不守诺,不能遵守与他的约定了。”

林浅听得心头一甜,答得却很不在乎:“管他做什么。”忽然想起来,问:“对了,你吃晚饭了吗?”都九点多了。

厉致诚看她一眼,答:“没吃。”

林浅心里一软。是谈完了工作,第一时间回来找她吗?

她把他的胳膊一搂:“我陪你出去吃宵夜好不好?”

厉致诚的确也很饿了,微微一笑:“好。”

——

林浅换了身漂亮衣服,在镜前一照,自觉亭亭玉立。这才拿起包,打开门。

厉致诚就站在门外。台湾的气温比霖市高一些,他穿着件长风衣,里头一件简单白衬衫,却也帅气得一塌糊涂。

林浅唇角一弯,走过去。他的手自然而然搭在她肩上,轻轻带着她往前走。林浅心头甜甜的,就像被某种情绪吹涨了许多天的心脏,终于把气息脉络给捋顺了,舒畅又欢喜。

酒店地处闹市区,灯红酒绿、商厦林立。两人走了一段,抵达目的地——位置稍偏的一条街上,便是夜市。此时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林浅带厉致诚在一家卖圆环蚵仔煎的老店坐下。人很多,只在靠近店门的位置,占了张小桌子。老板把美食送过来时,林浅望着厉致诚笑:“我帮你调调味吧。他们家可是网上最出名的。”

老板立刻竖起拇指,用带着闽南腔的普通话赞道:“小姐好有眼力啊。”又拍拍厉致诚的肩膀:“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有福气啊。”

他说这话时,厉致诚就靠在椅子里,一只手搭在林浅身后椅背上。闻言淡淡一笑,果然就见正拿着调味瓶往食物里撒的林浅,眉目一弯,得意中似乎又带着一丝羞涩。

厉致诚看了她一会儿。没出声,只伸手过去,将她放在桌下的另一只手,握在掌心,放到自己大腿上。

这简单的动作,却令林浅心头一阵悸动。斜眸嗔他一眼,继续单手给他弄筷子和碗。过了一会儿,却感觉他像是习惯性的,握着她的手,轻轻摩挲揉·捏。

林浅坐在喧嚣闹市的一个角落里,就被他这一个小动作,撩得面红心跳。可又不想开口说,因为他什么过分的事也没做啊!就摸了一下手而已。

后来,她突然就有个了觉悟。

他虽然没有恋爱经验,但真的是个天生的恋爱高手啊……就跟他商战似的,虽然全无经验,但是不动声色,然后任何一个小的举动,都能恰好打中敌人的要害。就譬如现在,只牵着她一只手,却令她整个人仿佛都在他主宰中,不由自主为他悸动……

林浅转头,看一眼他低头吃东西的沉静侧脸。

高手,高高手。

怎么有种感觉,今夜之后,她林浅都会被他捏在掌心,再也别想他会放手?

咦,她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

——

吃完后,两人又在街头散了一段步。回到酒店,已经是十点多。

厉致诚把林浅送到房间门口。

“那……晚安。”林浅轻声说。

“嗯。”他微垂眼眸,看着她。

林浅觉得,确立关系这天,怎么也要给个晚安吻吧。于是双手搭上他的肩头,踮起脚,一偏头,在他脸颊印上轻轻一吻。

可人刚送到他怀里,他的动作就那么快!原本插在大衣口袋里的双手,瞬间就抽了出来。还是老姿势,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从后面按住她的脑袋,低头又封住了她的唇。

林浅今天与他定情,也有些心潮澎湃,食髓知味,不舍得就这么分开。于是就任由他亲吻着,闭着眼迷迷糊糊。不知不觉就被他拥着倒退了几步。

等她反应过来时,他人已经进屋了,门“哐当”一声在背后关上。他移开唇,低眸看着她,嗓音低沉又动人:“我呆一会儿再走?”

林浅:“……好。”

——

蒋垣今晚有点为难。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远在霖市的刘同副总裁,发了份新的外观设计图过来。虽没说必须马上送给厉致诚看,但厉总却交代过,这种重要的东西,必须第一时间呈给他。

如今,厉致诚在一干下属心中的威望是非常非常高的。任何情况下,谁都不敢拿他的话当放屁。

所以蒋垣第一时间就去敲厉致诚房间的门。然后他就头疼了。

无人应答。他不在。

他又抬头看向隔壁紧闭的房门——隔壁是林浅的房间。

他又给厉致诚发了条短信,半阵没人回复。

他只好去敲林浅的房门:“咚咚、咚咚。”

过了大概一两分钟,门开了。林浅站在门口,穿着牛仔裤和休闲外套,衣着特别整齐,神色自若地看着他:“蒋助理,你找厉总?他在我这里看资料看睡着了,进来吧。”

蒋垣站得笔直,没有往里迈一步,神色很淡定,态度很坚决:“我就不进去了。”然后把文件递给她,略作解释,然后彬彬有礼地告辞了。

笑话,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厉总,在女下属的房间睡着?

资料已经送到。他进去干什么,围观吗?至于要不要叫醒老板,那是老板娘的事了。他安全撤退。

林浅一关上门,想到蒋垣刚才粉饰太平的表情,就觉得尴尬。

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厉致诚在她这里,干什么呢……

她抬头看着侧卧在床上,却已经闭目睡着的男人。

刚刚他说就呆一会儿,林浅就打开电视跟他一起看。房间小,两人只能靠坐在床上,他搂着她。说是看电视,但大部分时间是在接吻。

不过没多久,林浅去上了个洗手间,出来却发现,电视的光影打在男人安静的脸上,他已经睡着了。

是这些天太累了吗?

还是……多少有点故意,在她这里睡着,于是就不用走了?

林浅觉得,两者都有可能。毕竟这男人,跟狼一样“坏”。

可看着他的睡颜,又叫人心动心软。林浅小心翼翼替他解开领带、拖鞋皮鞋,然后给他盖上被子。

然后蒋垣就来了。

林浅又看了看蒋垣送来的资料,有了判断:重要,但是不紧急。她将资料放到一旁桌上,又转头看着厉致诚。

舍不得叫醒他。

傍晚她睡了挺长时间,以至于现在精神还特别好。左右无所事事,索性拉了把椅子,在床边坐下,托着下巴,看他。

房间的灯光被她调得更暗了,给他的短发、脸颊,还有身形轮廓,都笼上一层薄薄的光泽。虽然在沉睡,男人的每一寸线条,都有年轻职场领袖特有的气质。

但林浅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想了想,从包里拿出了他给她的那顶帽子——定情信物嘛,情窦初开的她当然随身携带,以示重视。

她把帽子轻轻扣在他的脑袋上,帽檐压低。

瞧,完美了。

帽子遮住了半张脸,露出挺拔的鼻梁和线条简洁的下巴。虽然他身上还穿着衬衣,跟鸭舌帽却混搭成一种独特的诱人气质。

林浅托着脸的手指,轻轻地弹啊弹。

然后拿出手机,开始拍照。

“咔嚓、咔嚓、咔嚓……”连拍了十几张,然后她很满意地翻看着。储存照片名时,有点纠结。

My BF?太简单没新意。

My man?有点小害羞啊。

Him?太冷艳高贵。

最后还是输入:My man.

拍完照,林浅又低头看了他一会儿。

她想起了几个月前,在火车初遇那晚。他就是这一副模样,戴着帽子,只露出个冷峻漂亮得不可思议的下巴,不理周遭一切喧哗,也不理她,兀自睡觉、兀自沉默行走。

其实从那时起,她心里就印下了他的模样。

他知道吗?

林浅心里软绵绵的,手撑在床沿上,低头轻轻地亲下去。

——

厉致诚的确是累极了,加之女人的气息太过甜美宜人,所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当然也有迷糊醒过的时候,蒋垣来敲门他也大致知道。但既然是在自己喜欢的女人床上,何必起来?

直至,他被下巴传来的一阵轻微的、湿软的,却极其酥麻的感觉弄醒。

一睁眼,就见林浅趴在床边,低头在亲他的下颌,表情非常的温柔。

厉致诚微眯着眼,没出声。她也没察觉,低头又在他下颌亲了一下,有些情动的模样。这模样令厉致诚心头一阵热气上涌,一声不吭,伸手捏住了她还欲继续造次的小脸。

林浅明显吓了一跳,全身都抖了一下,抬眸看着他:“啊!你醒了。”

“嗯。”厉致诚低低应了声,见她眼神闪躲,脸色却很镇定,不由得微微一笑。

每次被他抓包,她都是这幅表情。

厉致诚一把搂住她的腰,就把她抱上了床,然后一个翻身,就把她整个压在身下。

林浅双手又被他扣在床上,而且这一次,他沉重温热的身体,还压在她身上。这还是两人第一次以如此亲密的姿势全方位接触。林浅看着他相隔不到10公分的脸,还有他漆黑幽沉的双眼,只觉得整颗心都要跳出来。

“为什么要亲我下巴?”他低声问。

林浅据实答道:“那是我觉得你身上……线条最漂亮的地方。”

当初就是这一个若隐若现的下巴,棱角分明,线条干净,引人无限遐想。

以至于她还给他留了电话号码,他都忘了吗。

从未有人这样说过,所以即使是厉致诚,闻言也微怔了一下。林浅觉得自己这个发现非常有爱,笑眯眯地看着他。

结果下一秒,她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厉致诚轻描淡写地说:“礼尚往来。换我了。”

这一回,林浅终于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跟厉致诚讲每一句话,都要小心啊!他都可以挖个坑让你往下跳!

因为此刻,厉致诚就保持着全身压着她的姿势,只将上半身稍稍抬起。然后那双眼睛,就静静从头到脚打量着她。林浅犹如羊入狼口,被他瞧得又羞又紧张。

然后他松开了她的手,转为双手握住她的腰。林浅就见他的头,缓缓往下移动……

林浅整颗心都提起来。她穿的是一件单T恤,感觉到他的呼吸,似有似乎喷在她的脖子、心口,林浅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开始乱撞。

“你要亲哪里……”是屋内光线太迷魅么,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她却有点微微的晕眩。

感觉衣服下摆被撩开,皮肤接触空气带来一缕凉意,林浅条件反射双手护胸,身体一转躲避:“想得美!”

但这句抗议听起来也是软绵绵的,毫无抵抗力。林浅话一出口,就在心里纠结,给他亲呢,还是不给他亲呢……

谁知就在这时,腰上忽地一阵湿热微麻的触感。

他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林浅微微一抖,转头看着他。

所以……这是他觉得她身上线条最美的地方?

她的腰?

周围的空气热得像火。厉致诚依旧覆盖在她身上,宛如一头修长的猎豹。他的双手握着她光滑的腰。而他的头颅伏低,轻贴着她的一侧腰线,细细地、非常耐心地、一下下亲着。亲了一会儿,抬头看着她。那唇微张着,仿佛意犹未尽;那眼如此深邃,里头有暗沉的光。

四目凝视的一瞬间,林浅只觉得浑身的血仿佛都冲到头顶。而某种陌生的、燥乱的酥痒感,也从他亲吻的腰间,迅速席卷全身,令她的身体深处,仿佛都在无声战栗。

林浅从未对男人的“性感”,有过直观真实的感受。可她清清晰晰感觉到,此刻只是在她腰上浅尝辄止的厉致诚,却令她感觉性感到不可思议。

屋内的空气,仿佛凝滞了。

下一秒,厉致诚已经重新松开她的腰,重新覆盖上来。扣住她的双手,压住她的胸口,英俊的脸离她不到几公分,定定地望着她。

林浅感觉到他炽热的气息喷在脸上,喉咙微微有点发干。

因为她头一次,很清晰的感觉到,男人身上某个极其坚硬的部位,抵在了她的大腿上。

他动了情欲。

她……也是。

聪明人的交流不需要语言。

她看懂了他的眼神,他又何尝没看懂?

林浅只觉得厉致诚的目光越来越暗,甚至还带上一丝与众俱来的凌厉。然后,他握着她的一只手,缓缓地……往下移动。

这完全超乎林浅的承受能力了,死攥着劲儿,手不肯过去。可厉致诚眉都没皱一下,手上的力道就无声无息加大。她连抖都没法抖一下,就被他拉着,稳稳地往下继续探……

“厉致诚!”她喊了出来,“我从来、从来没碰过!”

厉致诚的手一顿。

林浅的心跳,仿佛也跟着一顿,然后乱得犹如奔腾的野马。

其实今晚之前,厉致诚并没想过,马上就要她成为他名副其实的女人。

这种事要水到渠成、你情我愿。正如他之前所说,对于林浅,他不求速达。

然而刚刚吻上林浅那不盈一握、细滑柔软的腰后,某种埋在身体深处的火,仿佛彻底被点燃了。

他跟林浅相处一向随性。现在的举动,也完全是遵从身体的意志。

然而随着林浅一声可怜兮兮又冒着一丝傻气的“断喝”,他也彻底冷静过来,知道如果再继续,必然一发不可收拾。

他稍稍平复了一下,看她一眼,松开她的手,同时从她身上翻身而下,跟她并肩躺在床上。

感觉到身旁男人略显沉滞的呼吸,林浅大大松了口气,可又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头。感动?紧张?害怕?兴奋?

我勒个去哦,不管了。

两人一时都没说话。林浅想起他刚才的“神来之手”,就一阵脸红。但终究好奇多于紧张,飞快地往他身体下方瞄了一眼。

靠,光线太暗,看不清楚。

就在这时,却听厉致诚的嗓音已经恢复低沉清冽,在她耳边问道:“从来没碰过?”

林浅:“……”为什么他这么会抓住她话语里的重点?一句话就被他撩得脸红心跳。

却又听他轻声说:“难道我又被女人碰过?”

那语调就像是在她耳边轻哄。林浅的心跳更快了,但也深谙快刀斩乱麻的真理。轻声说:“很晚了,你回去睡吧。”

他静了一会儿,答:“嗯。”起身下床。

身旁床铺承受的重量骤减,林浅原地不动,看着他拿起外套和领带。

“晚安。”她躲在被子里,身体还有他的余温,睁大眼睛看着他。

厉致诚看起来已经完全恢复了平时的沉静稳重,手里搭着外套,领带塞进衬衣口袋,一只手搭上她的头顶,弯腰在她脸上,轻轻印上一吻。

“晚安。”他用轻得像风一样的声音,在她耳边说,“今晚先放过你。”

林浅原本已基本平复下来,这句云淡风轻的话,瞬间又令她破功。

他是认真的。今晚,先放过她。

她是如此了解他。虽然他与她相处,堪称坦荡君子。但他也是个男人,而且是很男人的男人。情欲一旦被挑起,两个人又都心知肚明,他也就不会就此作罢了。

被他丢下了这句“狠话”,颇有些心慌意乱的林浅,看着他转身出屋。到底是今晚三番两次被他吃得死死的,颇有点不甘心,于是她大着胆子又来了句:“你回去……是不是要冲个凉水澡啊?”

靠,这到底是什么心态?为什么她就喜欢这种老虎头上拔毛的颤巍巍的不安全感?

果然,厉致诚脚步一顿,转头看了她一眼。

然后把手里的西装往椅子上一丢。

林浅看得眼睛都直了。一把扯过被子蒙住自己的头,阻挡住他的视线:“我错了我错了!你快走吧!”

被子外静悄悄的。

过了一会儿,“喀嚓”一声轻响传来。

林浅推开被子,屋内终于空荡荡的,那西装也不见了。他走了。

这男人……

林浅埋在被子里,忍不住笑了。

过了一会儿,忽然又想起什么,从床上爬起来。撩起一截衣服,对着墙上的镜子,开始翻来覆去照自己的腰。

有点得意,又有点害羞。

过了一阵,重新躺下,却发现手机里多了条他刚刚发来的短信:

“洗完了。”

林浅微怔,反应过来,噗嗤笑了。

冷水澡洗完了啊……

给他回复:

“晚安,致诚。好梦。”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4月19日03:55:2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2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