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浅给厉致诚口小说 惊世之作小说厉致诚和林浅第一次

admin
admin
admin
1533
文章
0
评论
2021年4月20日01:12:59 评论
摘要

林浅的身体陷在柔软的床褥里,厉致诚的身体就在她上方,完全覆盖住灯光和她的视线。这令她感觉很刺激,又有些紧张。而他的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居高临下望着她。幽黑的眼,似在打量,又似在欣赏,并不急于动手。林浅被他这意味不明的目光,羞红了脸,小声嗔道:“你看什么!”

厉致诚要林浅第一次 厉致诚第六次亲林浅 第52章 今夕何夕

林浅的身体陷在柔软的床褥里,厉致诚的身体就在她上方,完全覆盖住灯光和她的视线。

这令她感觉很刺激,又有些紧张。

而他的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居高临下望着她。

幽黑的眼,似在打量,又似在欣赏,并不急于动手。

林浅被他这意味不明的目光,羞红了脸,小声嗔道:“你看什么!”

他没答。唯有眼中,浮现浅浅笑意。那深邃的眼里映着迷离的灯光,笑意就像是清浅的湖水,缓缓荡漾开,荡漾到他瞳仁深处。

然后重新归于沉寂。

他的眼睛,重新变得漆亮又逼人。

明明是最普通不过的一个笑容,却令林浅看得心慌意乱。

感觉自己就像自由奔跑了很久的猎物,终于被他获得。

而他此刻,心情很好。

“衣服脱掉。”他低头盯着她,嗓音低沉迫人。

林浅也看着他。他的眼睛黑得好像无底洞,有一种无形的吸引力,令她心甘情愿沉沦其中。

“嗯……”她轻声答道,顶着张通红的脸,慢慢脱下睡裙。于是全身上下,只剩一条小内裤。

再次这样近乎全~裸地躺在他眼前,林浅的脸抑不住的阵阵发烫,而因为今晚的他与众不同,她的心也跳得特别的快。

厉致诚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低头就咬住她胸~前的蓓蕾,两只手却开始往下,来到她的内裤边缘。

在她腰上轻轻地摩挲了一会儿,就径直往下,将她的裤子慢慢往下褪。

林浅的整颗心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恍恍惚惚,口干舌燥。她只无声地配合着他,抬起双腿,让他把内裤从脚踝脱下来,丢到一旁。

她终于完全~暴~露在他面前。

五月的夜间,空气明明还有些微凉。可屋内却仿佛被点着了一团无形的火,空气中四处浮动着难言地燥热。林浅期待又害怕,羞涩又紧张,躺在他的身体下方,全身仿佛中了咒,不能动,也不敢动。

可他却要沉静许多。双臂依旧撑在她上方,以虎踞的姿态,继续凝视着她。他的目光沿着那玲珑的曲线,缓缓下移,最终来到他从未涉足过的蜜谷,然后就没有移开。

然后他的眸色,似乎越来越深。

林浅被他瞧得羞窘无比,伸手就像捂住那处。谁知他的动作比她更快,轻而易举地擒住她的手腕,扣在床上,然后另一只手,就探了进去。

他的指尖触碰的一刹那,林浅全身一抖。明白他要干什么,她立刻紧绷起来。羞涩本能令她立马出声抗拒:“别摸……”可身体竟然是欲拒还迎的,躺在原地,无力地轻扭,任由他轻松地就将手指插了进去。

看着林浅全身都微微蜷缩起来,蜷缩在他的手中。厉致诚的双眼,变得比窗外的夜色还要暗沉。他的头缓缓下移,开始亲吻噬咬她腰间最柔嫩的皮肤、最妖娆的曲线。手指,则开始快速而耐心地转动、揉捏,让她的整个身体,开始在他的手下不断颤抖。

……

林浅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明明只是厉致诚的几根手指,怎么这么快,就要把她整个人逼向崩塌的边缘?

全身上下,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噬咬,在叫嚣。叫嚣要找一个快乐的出口。可这个过程又是痛苦、舒服又难耐的,只令她的十个脚趾都颤抖着蜷缩起来。想逃,又想要;想叫,又想呜咽。

迷迷糊糊间,忽然就瞥见了厉致诚。他此刻已改变了姿势,坐了起来,低头看着她。他的脸在灯下犹如浮雕,朦胧而英俊。而此刻,漂亮的颧骨上,也泛起一层晕红。

只是那双鹰一样的眼,依旧牢牢盯着她的脸。探进她身体里那根手指,却悄无声息越来越快。

被他如此觊觎把弄着,林浅心头更加激荡。再看他的浴袍还好端端地穿着,全身整整齐齐,眉目沉稳;她却已不着寸缕,被他一只手就弄得就快要情不自禁……这一幕生生刺激了林浅,猛地就感觉一股热流从身体深处涌出来,迅速窜向他的手指正在快速摩擦的地方……一种从未有过的尖锐而磅礴的感觉,瞬间侵袭全身。她“啊”的失声叫了出来,双腿一下子并拢,全身都紧紧蜷成了一团,开始剧烈地颤抖。

厉致诚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喉咙阵阵发干,下腹也阵阵胀热。他停下了正在造次的手,缓缓地将身体沉下来,压在她身上,让她完全在他怀里战~栗失态。

林浅身上余波未泯,羞窘极了,只好把脸深深埋在被子里,一声不吭。这时就感觉厉致诚的唇开始在她的脖子、她的胸和腰上再度流连。只亲得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的她,阵阵发软。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平复下来,伸手推开他的头:“别亲了……别亲了……”

厉致诚抬头盯着她。而那坚~挺的灼热,也以从未有过的强硬,抵住了她的小腹。

四目凝视,只看得林浅心头一跳。

她已丢盔弃甲一塌糊涂,他的侵占却根本没有正式开始。

完了完了完了,她为什么有一种“我命休矣”的感受?

“把我衣服脱了。”厉致诚低声说。

林浅的心跳又是一促,不动。

“为什么我的衣服是我脱,你的衣服还是我脱?”她壮着胆子抗议。本来嘛,脱衣服这种事,为什么逼着她主动做?

但厉致诚根本不理会,见她扭捏,直接捉住她一只手,放在自己腰上,漆黑的眸,就继续那样沉沉地盯着她。

像是下一秒,就要将她吃下去。

于是林浅脸上又升起一股热气,老老实实开始解他浴袍上的腰带。

尽管已经看过他的身体好几次,可当林浅脱掉他的浴袍,又给他脱下内裤时,心跳已快得就要失控。

两个人,就这么赤~裸地对坐着。

这还是第一次,两人间没有任何阻隔,只有宛如初生般赤~裸的彼此。

林浅的喉咙更干了,低着头,没出声。

然后厉致诚的手就缓缓覆上了她的肩膀,慢慢将她重新放倒在床上。然后身体一沉,压了上来。

在这一瞬间,林浅的感觉不是刺激,不是冲动,甚至也不是慌乱。

竟然是踏实的。

感受着他身体的重量,感受着他胸膛中的心跳。她竟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因为被这个男人,如此彻底地拥抱在怀中,如此彻底地占据了她每一寸躯体。

她从未如此清晰而热烈地感觉到,他是她的,她也是他的。赤~裸交缠,彼此拥有。

而就在心潮悸动之时,厉致诚低沉得仿佛夜色流水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林浅。”他缓缓地说,“我进来了。”

在这个瞬间,林浅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阵阵激荡的声音。

“好。”她轻声说,伸手抱住了他的背。

从未如此甘愿,从未如此心动。

只愿为了你,把一切都交付。

……

厉致诚还是第一次体会到,如此水深火热的感觉。

女人的身体太紧~窒,刚进入一个头,就被紧紧卡住,湿热又温暖。像一处会勾人的洞穴,令男人心志大乱,心甘情愿深陷其中。

脑子里只有她,身体也被她主宰——只想要她,再要她。

他抬起无比幽沉的眼,静静地看着她。然后一低头,就握住她胸~口的一侧丰腴,送入嘴中,用舌头和牙齿挑~逗;另一只手,则悄无声息再次下滑,揉捏再揉捏,比之前的劲道更大。这样,就能让她更湿润,更能容纳他。

可躺在他身下的林浅,是什么感觉呢?

疼……

好疼!

怎么会这么疼?

泥马她就知道那些h书都是骗人的,什么女人湿了之后就能容纳好多好多。她早该想到的!当初给他用手时,就觉得这尺寸,怎么进啊将来……果然,被她料到了吧,这么难这么疼……

他的每一寸挤入,都像要将她的身体缓缓割开。而他的凶器太硬太烫,只令她浑身都在颤抖。

关键在她水深火热时,他的唇舌和大手,又开始造次。于是她就陷入了一种舒服和痛苦交织的奇异感觉中,好难受、好难受……呃……

察觉到她闭着眼,开始轻声哼哼,厉致诚眸色更沉,松开她的胸,握住她的腰,一挺身,终于完全没入。

林浅情不自禁低喘了一声。

而他盯着她,眼中泛起笑意。

他开始缓缓抽~动。

不知不觉,林浅就不疼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奇异又舒服的感觉。

这感觉令她抬起氤氲的眼,迷迷糊糊地望着厉致诚。

望着这个正在她身上驰骋的男人。

他的身体修长柔韧如猎豹,擒着她双腿的手臂,也是结实有力。而他的脸,沉毅如雕塑。即使在床上,他看起来依然不动声色,强势逼人,一切仿佛尽在他掌控。

唯有额头一缕青筋有些许凸显,暴露了他暗藏的情绪。

而他一下又一下,有力地撞击着。林浅整个人都被他牢牢按在床上,动也不能动,只能随着他的节奏,一下又一下,颤抖……

而厉致诚看着女人如弯折的草,在自己的身下喘息;看着他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带出一缕缕浅红的血迹,沾染了他的**,也沾染了身下的床单……他没出声,只进退得更快更凶。

很快,林浅就忍不住了,开始高高低低地发出声音。这些声音令她又羞又怒,拼命咬牙忍住,同时用那湿漉漉的眼瞪着他。而厉致诚哪能不知她的感觉?见她满脸红云,只浅浅一笑,律动的同时,伸手捏了捏她的脸。

“叫出来。”他低声说。

一句话令林浅更加羞赧,伸手捂住自己的脸,他真的是越来越坏了!不想看他!

这时,厉致诚动作却稍稍一停,说:“把套拿过来。”

林浅抬头,就见那盒冈本放在床头柜上,触手可及。

“嗯。”她轻应了一声,伸手拿过来,丢给他。

厉致诚接住,**还埋在她体内不动,从盒中拿出了一个,然后抬头看着她。

“帮我戴上。”嗓音有点哑。

林浅都快不行了。

帮他脱衣服就算了,居然还让她帮他戴这个……

“不!”她闷声抗拒,“你自己来!”

厉致诚没吭声。

冷不丁她腰间一紧,竟被他从床上抱了起来。身体腾空而起时,林浅“啊”的一声惊呼。再一定神,他居然就这么抱着她,在床沿边坐了下来。他的**还深埋在她体内,而她双腿分叉,坐在他的大腿上。

离开了温暖的被褥,就这么两人紧贴着,以这样撩人的姿势,交缠而坐。林浅很不好意思,手抵在他胸口:“你干什么?”

他却将手里的那个套子递给她:“给我戴上。”

林浅没办法,只好接过。这时他双手托着她,将她的身体缓缓抬起一截、再放下。而他的**也从她体内拔了出来。

林浅被他这样轻而易举地摆弄着,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滋味——也不知该甜蜜还是慌张,她虽然不胖,但也不是瘦竹竿,一米六多的一个人,居然被他这么轻松的托来举去……讨厌……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冲动,她一边撕开套子的包装,一边说:“喂,你手下留情。”

这话令厉致诚眉角泛起淡淡地笑意,与她一起低头,共同看着她把小雨衣,给他戴上。

“害怕了?”他低声问。

厮磨了这么久,林浅明明已被他折服为他主宰,此刻却不怕死地抬眸斜他一眼:“我才不怕呐!”话音刚落,就见厉致诚眸色一敛。然后她再次被他举起,再缓缓放下——他重新进入了她。

林浅这次真的要疯了。

因为厉致诚就这么坐着,跟她继续做了起来。明明她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他却那么轻松地一下下撞击着她,将她托起又放下、撞走又拽回来……速度和力度都完全不输刚刚在床上时。而林浅被他撞得一耸一耸,在他大腿上身不由己地弹跳着。

这姿势实在太狂野,关键是她显得太狂野——双腿被分得太开,他进入得太深。而她所有过头的表情,都被他近距离凝视着。

“你真的……是第一次?”她断断续续地质疑,第一次难道不应该像她这么生涩么?为什么到了他这里,老练又镇定,而且居然还会换这么……**的姿势?

这话显然又令他不满意了。眉头微蹙,因为在运动,所以他的声音也带上了微喘的劲儿:“又胡说?”

林浅小声:“本来就是啊……”

于是她又被惩罚了。

厉致诚不理她的胡言乱语,干脆一低头,捧住她的胸,开始啃咬。双重刺激之下,只令林浅讲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咬着牙,抱着他的脖子,开始了喘息。

“第一次。”他在她意乱情迷时,凑到她耳边说,“货真价实的第一次。信了吗?”

“呜……信了信了!”

……

渐渐地,彼此的呼吸都越来越急;

渐渐地,林浅的声音仿佛断了的线,再也接不起来。搂着他脖子的双手,也越来越紧,就像要掐进他背上的肌肉里去。

忽然,厉致诚抱着她转了个身,稳稳地又将她放回了床上,再次正面压了上来。这正是最令林浅感到安全和珍惜的姿势,心情一阵激荡。而他双手环抱着她,迫得她的臀抬高迎接着他。而他的头,则埋在她的肩窝里,呼吸缠绕着呼吸,身体紧贴着身体,然后开始了一轮更猛烈的攻击,快得不可思议,也深得不可思议……

林浅整个人,好像去往了从未经历过的梦境里。明明身体的交互如此激烈,她的心却如此恬静。一时间她听不到任何声音,也看不到其他。只有被他侵占着的那个地方,主宰了一切。她像一叶弯舟,在惊涛骇浪中,摇摇欲坠。而他就是那磅礴的大海,一切的源头,追逐着她,占有着她,让她忽上忽下,让她忘乎所以。

终于,在一连串极其要命的撞击后,她的全身剧烈一抖,“啊——”地发出一声尖叫。

她终于被那海浪吞没,彻底崩塌在他怀里。

而厉致诚竟像是与她心有灵犀、身心相通。就在她缴械的这一秒钟,一把将她更紧地搂在怀里,然后猛地几个抽~插,就不动了。

感受着他在她身体里的颤动,感受着他的胸膛同样急促的心跳,原本浑浑噩噩的林浅,只觉得眼眶一热。心脏就像身体一样,也被他塞得满满的。

满心都是欢喜,满心都是怜惜。

对这个男人的爱恋,和怜惜。

爱他在床上的温柔和执着,也怜惜他此刻,在她身上,同样情难自已地颤抖。

林浅的嗓子很干很干,她伸手,摸着他的头发,轻声说:“厉致诚,我爱你。”

厉致诚撑起身子,抬眸看着她。

那眼眸比她见过的任何黑夜都要深沉,比她见过的任何大海都要澄澈。

他用手轻轻抚摸着她滚烫的脸颊,眼神越来越炽烈。

“我爱你。”他低声说,“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4月20日01:12:5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26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