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漓歌容宴重生 精品美文宫漓歌容宴在哪看

admin
admin
admin
337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5月2日22:13:54 评论
摘要

宫漓歌缓缓蹲下和他平视,伸出颤抖的手想要触碰他眼上的黑纱,又想到了自己之前拒绝他的话,她的手指僵硬在半空,竭力压制内心翻涌交织的各种情绪。容宴,她舔了舔干涩的唇,如同玉珠落盘一字一句道:我要嫁给你。

重生小妻乖乖让我宠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小妻乖乖让我宠又名什么 第1章 容宴,我要嫁给你

宫漓歌,你这个不要脸的小畜生!居然在你妹妹的订婚宴上勾引妹夫,你给我滚,我宫家没有你这个女儿!

你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早知道我就不该收养你!白疼你这么多年!

被宫家收养多年,宫漓歌一直乖巧懂事,竭尽所能讨他们欢喜。

当他们找回亲生女儿,却将自己视如敝屣。

她就连呼吸都是一种错

爸妈!不是我,我没有做过!宫漓歌心头泣血,多希望养父养母可以相信自己,齐烨是我的未婚夫,爸妈,你们知道的,他明明是我的未婚夫啊!

就因为宫浅语是他们的亲生女儿,所以她做什么都是对的,而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吗?

明明是宫浅语抢了她的未婚夫!

也是宫浅语设计陷害,毁她名声!

更是宫浅语,给她下药,制造了这样的难看的场面!

可为什么,他们就是不相信她呢?

爸妈,你们不要责怪姐姐了,都是我的错。如果没有我,姐姐也不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来。姐姐,我知道你喜欢烨哥哥,你喜欢的,我不和你争就是,我不订婚了,我现在就离开宫家,你和烨哥哥重归于好,和爸妈也不要吵架了。

小语,我喜欢的是你!你怎么能为了这样一个不要脸的姐姐就把我让出去?你就是太善良了

宫漓歌都毁容了,还这么不要脸?

那可不,听说她这脸就是为了献身某导演被人家太太给划花的,胆子可真够大的,又来勾引妹夫。

她本是宫家的养女,妒嫉真的大小姐回来,不知道对浅语小姐使用了多少脏脏手段。

浅语小姐真可怜,摊上这样一个道德败坏的姐姐。

辱骂声铺天盖地的袭来,那些人看向她的眼神,带着鄙夷,带着不屑,仿佛她是这世上最肮脏的东西。

没人相信她。

没人在意她。

这冷漠的世界呵

宫漓歌再也承受不住,纵身跳下了幽深的海。

冰冷的海水扑面而来,将宫漓歌整个人都裹住,她奋力挣扎,却怎么都逃不脱,吸入口中的空气越来越稀薄,肺部痛的像要爆炸。

快要死了吧?

她的一生,就是个笑话

好不甘心啊

恍惚中,她好像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字字狠厉,却犹如野兽般的哀嚎。

她要死了,你们就下去给她陪葬!

越来越多的海水涌入口中,身体越来越沉,闭眼之前,宫漓歌依稀看见了一张本不该出现在这的脸

*

宫小姐?宫小姐?

是谁在叫她?

宫漓歌缓缓睁开双眼,惊愕的看着四周。

她正躺在一张欧式风格的大床上,入眼是皆是低调而奢华的装饰。

这是哪里?

她不是跳海了吗?是谁救了她?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竟然是她十八岁那年的红裙,难道这又是宫浅语设计自己的新招?

宫漓歌看到镜中的自己,她彻底懵了。

她不可置信的摸了摸脸,光滑细腻,没有一点疤痕,她的脸明显小了好几岁。

一种不可思议的念头在脑海中升起,她拿起桌上那老款的手机看了一眼日历,竟然重生到她十八岁那年!

宫漓歌泪流满面,她没有死!

宫小姐,既然你已经醒了,我这就让司机送你离开。

宫漓歌转头,对上一张熟悉的脸。

萧燃?

难道这里是

宫漓歌定了定神,转身认真的看着他,我要见他。

宫小姐是不是晕倒时摔坏了脑子?就在半小时前,你已经拒绝了先生,从今以后,先生不会再

她吸了吸气,声音清澈,萧燃,还有些话我要当面告诉他。

萧燃似乎对她之前拒绝的行为很不满,嘴角勾起一抹嗤笑,宫小姐是否太高看自己了?若不是两家从小订下的那桩婚事,你以为今天先生会给你机会见他?

只可惜机会已经被宫小姐给用光了,直走就是大门,不送。

她还在他的别墅,一切都还来得及!

宫漓歌向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有一个人,她必须要见,有一些话,她必须要说。

推开厚重的铁门,她仿佛走进了另外一个童话世界。

院子里四处种植着艳丽的玫瑰,映着白墙,颓败中又有些妖异,或红或粉或白的各种玫瑰包裹着别墅形成一幅瑰丽的画面,一如本该惊艳自己人生的绝色男人。

穿过院子,阴暗的走廊尽头,一人一轮椅。

男人留着寸头,干净利落的眉峰下覆着一条黑色薄纱,遮住那双本该阴鸷薄情的双眼,凌厉的五官在薄纱的映衬下削减了些威严,多了一丝神秘。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摘下薄纱,这男人的脸有多好看。

宫漓歌明白自己能平安走到这里,都是男人暗中授意,要是外人闯入,死无全尸!

他并未有所动作,仿佛所有注意力都在手心的那朵娇嫩的玫瑰上,一如身前这不谙世事的少女,只要他稍微用力,娇艳的花瓣就会化作尘土。

男人声音平淡冷清,犹如天上疏离的流云,大门不在这边。

宫漓歌没有离开,反而停在了他身边,垂眸静静的看着他,他的肌肤比起常人要白皙很多,阳光落在他身上,却仿佛被他身上的冷意所溶解,无半丝暖意。

宫漓歌缓缓蹲下和他平视,伸出颤抖的手想要触碰他眼上的黑纱,又想到了自己之前拒绝他的话,她的手指僵硬在半空,竭力压制内心翻涌交织的各种情绪。

容宴,她舔了舔干涩的唇,如同玉珠落盘一字一句道:我要嫁给你。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5月2日22:13:5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2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