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曼牢蕊全文免费大结局 唐曼牢蕊小说在线阅读

admin
admin
admin
4025
文章
0
评论
2021年5月11日19:59:39 评论

牢蕊说这些,是让唐曼有一个准备。

牢蕊站起来了,说:“走吧!”

红村在山坳里,房子错落着,在山脚下,一个院子,牢蕊站住了。

牢蕊喊着:“吉克,吉克……”

半天,一个人推开房门出来了。

唐曼看到人,一哆嗦。

一个老太太,六十多岁,穿着巫师的衣服,红白黑蓝……多少种颜色不知道了,拼出来的巫衣,看样子有几十年没有洗过了,身上戴着各种的串子,木头的,骨头的,铁的,银的……

头发扎的是小辫子,有多少不知道,都粘在了一起。

“哟,是牢老师。”这吉克走过来,把院门打开了。

其实,就是篱笆墙,这门就是摆设了。

进屋,阴仄的房间,一股难闻的气味。

泡茶,那茶壶漆黑,得有几十年没洗过了。

唐曼不动,就是看着。

牢蕊到是喝上了茶。

“开门见山,我说事儿……”牢蕊说发生的事情。

黑婆吉克听完了,笑起来,那笑得太诡异了,还发出来“咕咕咕”的声音来,让唐曼冒冷汗。

“小事一件。”黑婆吉克竟然说是小事一件。

黑婆吉克说完,出去了。

牢蕊说:“小曼,去车后备箱,把东西拿过来。”

唐曼出去,从车里把东西拿出来,回来,黑婆吉克还没有回来。

牢蕊说:“不用紧张,没事的。”

黑婆吉克半个多小时才回来,拎着一大包的东西。

把东西摆到桌子上,还有一瓶酒,这是弄酒菜去了,从什么地方弄来的不知道。

“喝一杯吧,牢老师。”黑婆吉克这个巫师,说话听着总是阴阳怪气儿的。

“喝一杯,这些东西是给你带过来的。”牢蕊看了一眼那些东西。

“牢老师,您真是客气了,我求您的事情,别忘记了。”黑婆吉克又“咕咕咕”的笑起来。

“这孩子的事情……”牢蕊问。

“那个女孩子和她应该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的,做为父母,这样做,也是能理解的,那个女孩子的父母应该是找了什么人,问题就出现在红裙子上,女孩子父母的想做的就是,想让他们的女儿,魂在你徒弟的身上,所有的一切,就是说,她们的女儿并没有死,只是借了一个体存在,这样的机率是极少,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而且都是双阴日子,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儿,这样你徒弟就是双体双智,他们也会拿你的女儿当他们的女儿一样。”黑波吉克“咕咕咕”的笑起来,举起杯,就把酒干了。

牢蕊也把酒干了。

“您接着说。”牢蕊说。

“如果是这样,就接受,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个女孩子是借体而生,最初这个女孩子是会老实的,久了,就会以客为主,会难受一些,慢慢就会好。”黑婆吉克说。

“那怎么办?”牢蕊问。

“好办。”黑婆吉克从身上摘下来一个骨串儿,递给了牢蕊,又说:“在化完妆后,给你徒弟戴上,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摘下来,这样就没事了。”

唐曼一直听着,看着,那骨串看着就邪恶。

“那这个人是谁呢?就是帮着这个女孩子的人。”牢蕊问。

“这个我知道,我会处理的,给我一个面子,不要追了。”黑波吉克说完,又把酒干了。

牢蕊也把酒干了,站起来说:“谢谢您,我们回了。”

“不送。”黑婆吉克没动。

他们出来,上车,牢蕊把骨串给了唐曼说:“化完妆,就戴上。”

“我不想让那个女孩子用我的身体。”唐曼说,她害怕。

“你也别多想,也许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牢蕊说。

唐曼也在想,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她是不相信的,她认为,就是这段时间紧张,加上风水的死,对她的打击是太大了,才会出现了幻觉。

回到市区,唐曼把牢蕊送回家,她把车开到家楼下,停好后,就去了家对面的酒馆。

她要喝一杯,然后好好的睡一觉,准备明天的这个化妆。

唐曼喝得有点多,回家一头就扎到床上睡了。

竟然睡到了第二天的十点多,一夜无梦。

她起来,感觉精神头好多了。

吃过饭,化妆,换上衣服,坐在沙发上看书,喝茶水,她要让自己稳定下来。

下午一点多,唐曼还是坐不住了,开车去火葬场。

牢蕊竟然在。

“师傅,您……”唐曼问。

“我准备一下,正好你来了,记住了,一切都听我的。”唐曼点头。

换衣服,白色的衣服。

牢蕊带着唐曼往停尸间去了。

单独的停尸间,女孩子的尸体已经从地下室停尸间运到了上面来。

门是电子锁的,牢蕊输入了密码,门开了。

进去,门关上,唐曼就站在那儿不动。

冷藏玻璃棺,尸体盖着尸单子,唐曼就害怕。

牢蕊走过去,看了一眼,坐到椅子上,把烟点上了。

“我讲禁忌,过百天的尸体,不要有皮肤上的接触,一是达百天的尸体会有大量的细菌,二是阴气更重,绊线的时候,双手系死扣,脚系活扣,清体的时候,要把七窍堵上,酒精不要进入到七窍,保持窍窍相通,穿衣服的时候,不要翻身……”牢蕊讲着。

唐曼听着,禁忌比普通时候的妆,要多得多。

牢蕊讲完,站起来,出去了,唐曼跟着。

回到办公室,牢蕊说:“你睡一会儿,下午四点,家属来,和家属谈一下,然后开始化妆,你主化,我配合。”牢蕊说完,出去了。

唐曼泡上茶,坐在那儿喝茶,看着窗户外面。

牢蕊拉开的窗帘,一直没有人再拉上。

纪永进来了。

“小曼师傅,我看你和牢师傅忙来忙去的,这是要上大妆了。”纪永嬉皮笑脸的。

“滚。”唐曼说得很轻。

纪永愣了一下说:“奶奶,我惹不起。”

纪永走了。

唐曼知道,三等级化妆室,今天她要进去,从来没有进去过。

三等级化妆室在最里面,有两个,都是电子门,听说只有牢师傅,沈师傅知道密码。

三等级化妆室,进去过的人很少,化妆师不少,进去过的没几个人。

唐曼在办公室的里间床上躺下休息,她强迫自己一定要休息,因为天黑后,要做活儿。

她紧张。

唐曼还真就睡着了。

她醒来,是有人开门,她激灵一下醒来,坐起来,是牢师傅。

“师傅……”

“你再睡会儿,死者父母来了,我叫你。”牢蕊轻轻的把门关上。

这让唐曼心里有底儿了,很快又睡着了。

牢蕊泡上茶,喝茶,看着窗台上的几盆花儿,有两盆开得鲜艳,花红的如血色。

四点十分钟,女孩子的父母来了,唐曼听到了声音,出来了。

坐下谈。

唐曼很紧张,生怕有什么额外的要求。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5月11日19:59:3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3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