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挚爱精品铁索封神美文风水有术 目录 主角叫张禹的风水小说

admin
admin
admin
728
文章
0
评论
2021年1月3日17:06:09 评论
摘要

“你没事吧?”青年人问道。“还好……谢谢你……”潘云嘴里说着,扭头向后看去。只一瞧,她跟着就发出惊讶之声,“咦?怎么是你?”原来,骑车的青年不是别人,正在上午被她带到警局盘问的张禹。“这么巧。”张禹说道。张禹晚上骑着眼镜妹的自行车回家,走到这边的时候,突然听到叫喊之声,说是杀人了。这若换做别人,打死都不敢继续往前走了,可张禹是热心肠,真就遇到这种事情,他是不会退缩的。

作家铁锁怎么了 风水有术小说完整阅读 风水有术铁锁 第53章 仇人见面 第54章 飞车

城中城小区。

这是东镇区这边的一个高档住宅小区,距离区公安分局很近,被称之为不仅地点好,而且治安也好,这种小区,价格自然也很贵。

在一户住宅内,一个英姿飒爽的女人正在吃饭,她吃的东西很简单,就是麻辣烫。女人不是别人,今天早上和张禹见过面,正是刑警队的那个女警。

在女警的对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女人的皮肤很好,和三十几岁的女人没什么区别,那的脸型略方,可是下巴再有点尖,这种流线,没有半点违和感,特别的自然。她凤眼朱唇,鼻梁笔直,头发不长,和女警差不多。身上一件白色的衬衫,腿上是黑色纱裤,手腕上带着一块看起来并不起眼的手表。她的表情十分严肃,似乎就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女人,给人只有端庄肃穆的形象,又有些不怒自威。

“小云,你成天在家就吃这个?”中年女人板着脸说道。

“妈,我凑合一口就行。”潘云低着头,似乎不敢看对面的中年女人。

“瞧瞧你,就是吃这些没有营养的东西,在公安局还做着那么危险的工作,你要是有个闪失,让我怎么办呀?”中年女人又是严肃地说道。

“这种工作总要有人来做,不能因为我是你的女儿就特殊化吧。再者说,我的身手很好,绝不会有危险,当刑警是我的愿望,我要像电视里的那些巾帼英雄一样除暴安良!”潘云用坚定地语气说道。

“什么巾帼英雄!电视里的那些女警都是胡说八道的,刑警队里能有几个女的,基本上也都是文职,哪有去抓贼的,你不怕丢人,我还要脸呢!”中年女人瞪着潘云,又是一片的严肃,似乎根本不容女儿反驳。不过,当她说完这番话的时候,眸子中却闪现出一丝慈祥的柔情,平和地说道:“我已经和法院那边打过招呼了,明天就把你借调过去,日后就留在法院工作吧。”

“我不去法院,我要留在刑警队!”潘云倔强地说道。

“你这什么态度!”见女儿不答应,中年女人凤眉一掀,厉声说道:“我让你去哪工作,你就得去哪工作!”

“我不要!我就要留在刑警队!你不要把我的意识总加在我的身上好不好!我有我的理想,我有我的抱负!”潘云这次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反了你了!”中年女人愤怒地说道:“谁家娶儿媳妇会愿意娶个刑警!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你不过是想让我嫁给戚家,官商联姻,在政治上给你铺路,提高你在家族中的地位罢了!你什么时候真的关心过去,我就要留在刑警队,我哪也不去,戚家爱娶不娶,我还不稀罕嫁呢!”潘云说着,竟然愤愤地站了起来。

“你、你......你是想气死我呀!”中年女人狠狠地瞪向女儿,可以看出,她的身子都在颤抖。

女儿的话,似乎刺痛了她的内心。

“我说的有错吗?你的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好了,我今晚还要值班,先回队里了,你愿意留就留,不愿意的话,就回家去吧!”潘云说着,就转身朝门口走去。

看着女儿直接离去,中年女人的身子都在哆嗦。

潘云出了家门,直接离开城中城小区。

其实今天晚上,并不是该她值班的,只是她实在不愿意再听母亲说这些事情。

她父亲死的早,一直都是和母亲相依为命,可是母亲有母亲的事情,并不能家庭妇女那样每天照顾她,所以潘云在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自立,并培养了她刚强的性格。她喜欢看警匪片,所以立志要当一个合格的警察,要当一名刑警。

还记得当初在考上警校的时候,母亲之前根本不知道,甚至根本就没功夫关心女儿的高考。直到女儿去警校报到,母亲才知道女儿要当警察。当时百般阻挠,奈何潘云以死相挟,最后才作罢。潘云当了刑警,又让母亲十分的不满,几次要给潘云调动岗位,都被潘云强行阻挠,没有成功。

潘云越长越漂亮,渐渐不乏追求者,于是母亲想把她嫁给商业大鳄戚家,以达到联姻的目的。潘云知道之后,也是十分的气恼,于是她更加没命的工作,先后荣立三等功两次,二等功一次。

今天母亲旧事重提,怎不叫潘云恼怒,她实在不希望做一个任人摆布的棋子,希望能有自己的生活。

夏夜的风不大,她一个人走在街上,一时间,她竟然发现自己已经不知该何去何从。

她漫无目的的走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到了半夜十二点。像镇海市这种地方,晚上十点也是夜生活的开始,所以街上也不乏行人,灯红酒绿的。

和许多城市一样,路别的烧烤摊也是镇海市的一大景色。路旁有很多烧烤摊,基本上都能干到后半夜两三点。

在一个烧烤摊那里,正有八个汉子在吃烧烤。其中一个留着寸头,****着上身,背上纹着一条扛肩龙。

他们正喝着啤酒,朗朗的吹牛B,当潘云心事重重地从烧烤摊前经过时,马上吸引了寸头汉子的注意。

“大全哥,看什么呢?”“那个女的长得不错,大全哥不是看上了吧?”......

同桌的汉子们见寸头汉子突然不说话的,都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随即如此说道。

“就是这个娘们,一点也没错,我弟弟就是被她给打死的!”寸头汉子咬着牙用不大的声音说道。

另外七个汉子一听这话,瞬间没了动静。

寸头汉子名叫葛大全,当初和弟弟葛二全一起贩毒,结果被刑警队给侦破,前来捉拿。葛二全因为掩护哥哥葛大全逃跑,加上持枪拘捕,被潘云当场射杀,这笔帐,葛大全一直记的。

他逃到外省之后,做的自然也是杀人越货的勾当,因为够狠,还拉了一批小弟。这次回到镇海市,一来是回家看看老娘,二来是想在镇海市做几票买卖,可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潘云。

这可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葛大全压低声音说道:“兄弟们,我现在要去把她做掉!”

“老大......”有个汉子四下张望了一下,说道:‘这里的人不少,不太合适吧。’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想要碰见她,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今天晚上既然遇到,我就绝不能错过。有种的,就跟我上......”葛大全冷冷地说完,就摸了摸腰间的家伙。

葛大全身边的这些人都是他拜把子的哥们,一个头磕在地上,杀人放火的事儿都没少干。虽说在这种人多眼杂的地方下手比较冒失,可是葛大全既然这么说了,其他的人也就都没有异议,一个个把手伸到腰间。

他们本身就是通缉犯,身上哪能不带家伙防身。

葛大全将一千块钱丢到桌上,抬屁股就走,其他的人纷纷跟上。摊位老板见他们直接就走,吓得都不敢张嘴要钱,当看到桌上有一千块钱时,才算松了口气。

这顿烧烤也就三百块钱,葛大全给了一千,似乎也没有要找钱的意思。老板想招呼一声,却还是不敢,因为他已经看到,有两个汉子现在从腰间抽出了军刺。

八个人快步朝潘云走去,原本有二十多米的距离,很快就被追上。

潘云作为一名刑警,警惕性是很高的,若不是心事重重,她早就可以发现后面有人跟上来。

而现在,在葛大全等人距离她三两米的时候,她才听到后面匆匆且杂乱的脚步声。

她连忙回过身子,想要看看是什么人。葛大全见她转身,直接一步就抢了上去,手里的军刺劈头就砍。

军刺大体上有四种,分别是刀型刺、剑型刺、三棱刺和四棱刺。其中刀型刺和剑型刺可以用来砍人,刀身也长,最长的能达到六十公分。刀身上还带有血槽,只要刺上去,人就别想好受了。

葛大全用的是刀型刺,一军刺砍过去,如此近的距离,又是突然袭击,一般的人根本白扯,肯定得中招。也就是潘云,散打七段可不是吹出来的,她连忙向旁边一让,随即一脚,踹在葛大全的小腹之上。葛大全吃痛,身子登时一弓,可这功夫,他手下的人也都冲了上去。

这几个家伙的手里全都拎着军刺,一股脑地朝潘云或砍、或刺。

若是赤手空拳,八个人捆在一起也不一定是潘云的对手,可是现在不同,他们的手里都拿着利刃,潘云之前又没有准备,这帮人蜂拥之上,饶是潘云功夫再好也是白扯。

要不然有这么一句话么,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这帮人也不是第一次联手砍人,配合的也挺默契,直接两个去抄潘云的后路。潘云一个侧踢,踢倒一个汉子,可没想到,又有一个汉子一刺扎来,狠狠地戳在潘云大腿之上。

潘云回手一拳,砸在汉子的脸上,汉子被打的翻滚在地。余下的汉子,又是拎家伙刺来,潘云急忙后退,奈何大腿上插着军刺,行动都不方便,只一动就疼的是咬牙切齿,冷汗直流。

“啊!”“呀!”“杀人了!”“有人砍人!”“快报警!”......

街边的摊贩和路上的行人看到这一幕,有的是惊慌大叫,有的是撒腿就跑。但是,没有一个敢凑到前面去的。八个大汉凶神恶煞,手里还拎着军刺,什么人敢上去。

此刻的潘云被逼退两步,腿上的疼痛,让她一个踉跄,显然摔倒在地。而三把军刺也在这个时候朝她刺来,潘云一看不到,咬牙向旁边一翻,算是勉强躲过,可身子却摔在地上。

葛大全已经勉强缓了过来,他抄着军刺冲了过来,嘴里喝道:“臭娘们!老子今天就宰了你,祭我弟弟的在天之灵!”

声音落地,他已经抢到潘云的身边,一脚朝潘云的身上踢去。

也就在档口,他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东西重重地撞在他的腰上,让他的身子直接向前抛飞出去。

原来,是一个骑自行车的青年人突然冲过来,从后面将葛大全偌大的身子给撞飞出去。

其他的汉子见状,立刻叫道:“小子!你找死!”“他玛的!”“想死呀!”......

嘴里叫骂,人也朝青年人冲来,青年人的速度极快,飞身下车,反手将车一扫,扫几个汉子。

这自行车可不小,乃是传说中二八大野狼,有些年头了,但是十分结实,汉子们被他逼退三四步,

再看青年人,身子一弯,一探臂就将地上的潘云拉了起来。他如同老鹰抓小鸡一样,把潘云提到前辆坐下,跟着上车,是直接就跑。

“哪里跑!”“追!”“别让她跑了!”......

汉子们见青年人也不恋战,立刻就跑,是连忙追赶。葛大全从地上爬起来,也跟着向前追,一边跑,他一边把手伸进兜里,竟然掏出一把抢来。

“散开!散开!”葛大全喊道。

汉子们赶紧散开,葛大全朝着青年人的后背开枪就打,“砰!”“砰!”“砰!”

葛大全的枪法实在不怎么样,估计也没系统的练过。这若是潘云开枪,青年人有几条命也得扔在这。

听到枪声,青年人明显吓了一跳,瞪着的速度更快,都好赶上轿车了。前面有个胡同,青年人猛地一拐弯,硬了钻了进去。

眼瞧着青年和潘云跑掉,葛大全的手下们纷纷朝他看去,说道:“老大,怎么办?”

“撤!”

葛大全也是果断,知道追不上了,枪声一响,估计警察很快就能到,他赶紧带人钻进旁边的一个道口。

青年人骑车驮着潘云逃出老远,不一会来到一个小公园,公园里没人,他扭头朝后面观瞧,确定没人追来,他才停下车子。

“你没事吧?”青年人问道。

“还好......谢谢你......”潘云嘴里说着,扭头向后看去。

只一瞧,她跟着就发出惊讶之声,“咦?怎么是你?”

原来,骑车的青年不是别人,正在上午被她带到警局盘问的张禹。

“这么巧。”张禹说道。

张禹晚上骑着眼镜妹的自行车回家,走到这边的时候,突然听到叫喊之声,说是杀人了。这若换做别人,打死都不敢继续往前走了,可张禹是热心肠,真就遇到这种事情,他是不会退缩的。

所以,他才骑车快速赶了过来,正好看到葛大全要踢潘云,他也顾不得地上躺着的人是谁,直接就撞了上去。就连拽起潘云的时候,他都没功夫去看潘云的长相,实在是忙不过来。

虽说张禹能打,可对方人多势众,还带着家伙。即便他有自保的能力,但只要打起来,哪还能顾得了受伤的女人。因为这样,他才不敢恋战,是赶紧逃跑。当发现开枪的时候,张禹还在庆幸,仗着没停下开打,自己就算功夫好,也挡不住子弹呀。

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月3日17:06:0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3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