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不要江山要心上人逸天珝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admin
admin
admin
3459
文章
0
评论
2021年6月25日21:39:30 评论

“默铎……”小月念着他的名字,又问,“那他们为什么杀你?这个问题,默铎还没给姐姐解释呢。”

默铎紧了紧怀里的包袱,道:“我和父亲派来保护我的护卫走过回沽与启越的边境,到的第一个地方就是泸州。原本也是没什么的,但就在八天前,泸州官府就找上了我,说想请我帮个忙,并且还会给我很多很多的金银。我没有答应,而且就算我答应了,我的护卫也不会答应。结果,结果第二天,我就发现我的护卫全死了,我大惊之下想赶紧离开客栈,没想到客栈早就被泸州官府的人包围起来,我一出客栈就被抓了。”

他抿嘴道:“我问他们为什么抓我,他们总是说要请我帮忙,我想哪有这么请人帮忙的,于是又问他们让我帮什么忙。他们……他们却说是,说是请我帮忙当替罪羊。我震惊非常,奈何挣扎不过,便他们绑进了大牢。在大牢里,我看见了那个身量跟我差不多,等着让我给他顶罪的人。我一进去,他们就把那个人放了。”

“三天后,我才知道那个人犯的是死罪,泸州官府就是要我代替那个人死。就在当天夜里,我发现大牢的栏杆有一根是有点松动,而拿点空隙让我挤出去绰绰有余,于是我趁着守卫都睡了的时候,偷偷逃出大牢。”他稍把怀里的东西往小月面前递了递,接着道,“我母亲去的早,这些是我母亲的遗物。我逃出大牢后,直接回客栈去取了母亲的遗物,可那时候官府的人已经发现我出逃,就派人在客栈前守株待兔。我带着母亲的遗物,一路逃走,虽受了伤,但所幸还留了一条命。”

小月皱着眉头听完了默铎的经历,犀利的目光冷冷扫过那群官府杀手:“你的意思是泸州官府不仅做掉包顶罪的买卖,甚至还到了官官相护的地步。你可还记得自己下榻在哪处县城客栈?”

默铎点头道:“记得,是苏河县上的福禄客栈。”

小月站起身,把默铎往自己身后藏了藏,挪了半步,与舒谨谦并肩而立:“舒兄,此事你怎么看?”

舒谨谦神色依旧,只与小月道:“单凭小月做主。在下是客,客随主便。”

“好。”小月颔首,一记眼刀落在官府杀手的身上,分明是看着他们,言语却是对着舒谨谦,“既然如此,舒兄,不如你我改条路线如何?从北城走,经苏河县、过泸州,绕道前往盛安,正好去看看默铎嘴里的泸州官府,看看他们是如何官官相护,如何草菅人命!”

舒谨谦勾了勾嘴角,点头道:“便如小月所言。青木。”他侧了侧头,朝青木递了个眼神,“留个活口,其他人,杀。”

“是。”青木刚才答应下,青灰色身影早已闪至那群官府杀手眼前。

他们尚没有回过神来,便觉自己脖颈上似是一凉,而后又觉有许多温热的液体喷涌而出。黑漆漆的眸子瞪得老大,他们连手里的钢刀还没有动过,身子就已经直挺挺的往地上倒了。如舒谨谦所言,青木留下了当中首领的性命,卸了他的兵器,扯碎了他的衣衫将人捆了扔到舒谨谦与小月的面前。

青木抱了抱拳,冷声道:“公子,他就是这些人当中领头的那个。”

“嗯。”舒谨谦答应着,扬了扬手道:“让人把这里处理了,一会儿带着此人往苏河县寻我们来。”

“欸,不急,让我先问一问他。”小月拦下青木,让他先去处理当街的这几具尸体。

小月蹲在被青木推倒在地的杀手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居高临下的问道:“你叫什么?是苏河县的人还是泸州的人?是个什么官位?”她咧着嘴,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恐吓道,“你也看到了,你也打不过我们,眼下你又是我们的阶下之囚。好好回答,或许姑奶奶我大发慈悲,能让你好受些,用不着被捆得跟个粽子似的与我们走一路。”

亲眼目睹了青木犹如鬼魅的一幕,他哪还敢扯谎,忙一五一十的答道:“小的叫宋海,是,是泸州的人,那些人才是苏河县的人。小的没什么官位,就是官府衙役,只是小的是泸州的衙役官,是管理泸州衙役的人。”

小月道:“青木,这人交给你了,我与舒兄先往苏河县去。”她复又蹲在地上与默铎自报家门,“我叫小月,你可以叫我‘小月姐姐’。”她指了指舒谨谦,介绍道,“他叫舒谨谦,是姐姐结识的好友,你,咳,你便唤他‘舒哥哥’吧。那位是青木,是舒兄的随扈。”

默铎点了点头,乖乖的叫道:“小月姐姐,舒哥哥,青木哥哥。”

小月满意的揉了揉默铎的脑袋,道:“我们先走,沿着这条街走一会儿,有一家衣宝阁,衣宝阁隔壁就是一家药铺,先去衣宝阁给默铎买件衣服,然后我们再去药铺看看伤,总不好再穿这件脏衣服了。”

默铎答道:“嗯,谢谢小月姐姐。”

小月一面牵着默铎,一面凑在舒谨谦耳边道:“不管默铎说的是真是假,我们也不好听信这一面之词。说起泸州的这桩冒名顶罪案……”水灵灵的眸子在舒谨谦身上来回打量,似乎要将人看透看穿,盯着他看了好半天,见小月忽而勾起嘴角,唇稍抿着一抹玩味的笑颜,“这样吧,我有个法子,算起来应当是最方便最快捷的一个办法了,只是……只是这法子有些委屈舒兄。”

舒谨谦挑了挑眉,一股不大妙的势头在他心底油然而生,顿了顿脚步,敛着神情与小月说笑道:“什么法子?莫非小月打算要我犯下什么杀人越货的勾当?不可不可,在下可做不来这种事。”

小月亦笑道:“并非是要舒兄做些杀人放火之事,而是……”她“嘻嘻”笑了两声,压低了声音道,“舒兄不妨换个角度看这桩案子。舒兄既做不来那种勾当,又何不做那替罪之人?想来这可比杀人越货简单多了。”她一本正经的给舒谨谦分析道,“你看我们这儿,默铎还不能出现在泸州,我是个女子,那种事还轮不上我,就只好请舒兄勉为其难,打入官府内部探查一二了。唔,青木要带着宋海,他也不大方便露面,你手下应该还有别人,但眼下既有你在这儿也不用麻烦旁人了。”

“咳,你要我假扮替罪之人。”舒谨谦面色一僵,却极快的被一抹浅笑遮掩,含笑与小月妥协道,“如此,是快些……”他本是不愿插手管此等闲事的,但见小月兴致极佳,他也不愿拂了她的意思,遂顺势答应了下来。

跟在小月身后,望着她与默铎一高一矮得到背影,舒谨谦觉得这位小月女侠愈发的有意思了。

自他们初遇,便是因舒谨谦觉着她有意思,有意设计。那些杀手是真,却也是他知晓了小月会去枫树林,故意引去的。起初,就是怀着几分趣味,后来瞧见她出手,心底没来由的添了些许悸动。对世间万物一向不大有兴趣的舒谨谦,对她倒是忽然燃起了浓厚的兴趣。

他原本以为她做的不过是些劫富济贫、行侠仗义之小事,但在他这番误打误撞之下,发现她的性子其实十分单纯,整个人像是苍山白雪那般纯净,在此等腌臜江湖中濯清涟而不妖。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人,小月的出现令他耳目一新,也让他丢了几分神识。

小月不知他真实武功如何,只以为如她看到的一般,不过武功平平尔。然,他的内力武功其实是极好的,放眼整个江湖,甚至放眼六国,几乎无人为他敌手,这也使得他眼高于心,鲜少有入得了他眼的人和物。

此番他确然是往盛安而去,有小月为他引路,两人一道游山玩水过去倒也误不了什么事,正好互帮互助罢了。他有心跟着小月,小月爱玩,他便陪她玩上一玩也无妨。反正是结伴出游,反正只是同走往盛安的一路,反正到了盛安他与小月便算是分道扬镳了。他觉得她有趣,下意识的愿意事事顺她,从前他可没这种感觉。

他尚想着事,走在他前面的小月已经带着默铎走到了衣宝阁门口,小月唤他唤了好几声,他才堪堪回过神来答应。

待小月和默铎进了衣宝阁,舒谨谦抬起手,右手大拇指压着曲下来无名指和小指,并拢另外两指,朝暗处比了比手势。

手势刚收,便有一混迹在百姓当中的下属来到舒谨谦身前,朝他拱手见礼:“属下见过公子,不知公子有何吩咐?”

舒谨谦轻轻颔首:“看到小月身边的那个男孩了吗?他叫‘默铎’,回沽人,让人去查查他的身份背景。”

来人恭敬一揖,点头答道:“是,属下明白,请公子放心。”

面上的凝重稍稍退却,微阖双眸道:“默铎的事尽快查明来通知我。”话音未落,身影已经追寻小月而去。

admin
  •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6月25日21:39:3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xsptv.com/3788.html